第三百五十四章:药方

作者:礽七 |字数:4144

人气小说: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全球高武透视小村医逍遥兵王神话纪元乔先生,撩妻上瘾!我家后门通洪荒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

    林英仍旧一副京兆府的官服打扮,整个人气色已经恢复了,英气勃勃,她带着一众京兆府的捕快,气势摄人,慈恩寺的侍卫竟然不敢阻拦。

    林英径直走入大雁塔,和纪渊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向房玄龄行了礼。

    她冷冷地瞥了齐麟一眼,脸上杀气顿现,齐麟心虚地缩了缩身子,没敢说话。

    房玄龄见是林英,不禁又是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纪渊这小子怎么这么胆大,原来背后是英儿你帮着撑腰。”

    林英礼貌地说道:“房大人你真是太高看我了,当然……”她余光看了一眼纪渊,嘴角上扬道,“你老人家也小看了他了。”

    房玄龄一脸嘉许,不住地点头道:“最近我可是听说了,你们两个在长安城屡破奇案,从上一次的三皇子案,我就知道只要有你们两个,就没有不敢惹的人,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你们两个还真是绝配。”

    见林英恼怒地瞪了自己,房玄龄马上哈哈笑道:“来,继续说案子,刚才英儿你说那游记不是齐麟所写?”

    不怠林英回答,齐麟“嗤”地一声笑了出来道:“林捕头真会开玩笑,你们明明已经验证,那游记笔迹就是我的,你们不是也查过了我在书院近一个月的功课作业,甚至还查了我这次秋试的试卷吗?这些笔记是不是都是一致的?”

    纪渊冷哼一声道:“你说得没错,无论是游记,还是你在鸿儒书院近一个月的功课笔记,还有秋试的试卷,三者确实都是同一人所写,但是那个人根本不是你。”

    齐麟哈哈大笑起来:“不是我还有谁?”

    “吴大志!”

    纪渊此言一出,众人都一脸震惊,但是随即却又觉得这似乎不太可能。

    纪渊继续说道:“吴大志平时为人低调孤僻,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他的才华也没有人注意,你齐麟却无意中发现了吴大志的才华,便给他钱,雇佣他帮你做功课,吴大志家境贫寒,来长安读书都是靠里救助,禁不住你的诱惑,所以你们二人自然一拍即合。而红叶山上的那篇游记同样如此,那篇游记根本不是你写得,而是死者吴大志帮你写的。”

    齐麟愈发地嘲讽道:“纪渊,你真是异想天开,就算书院那些功课笔记,还有游记,我可以和吴大志造假,但是秋试如此严格,试卷从开考之前一直都是密封,除了考官,其他人根本接触不到,我如何让吴大志帮我造假?”

    纪渊沉重地摇了摇头道:“这个其实我一开始也很费解,但是后来却想通了,因为秋试的时候,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需要把自己的试卷写上吴大志的名字,然后交了白卷,而吴大志认真作答的试卷上面会写上你的名字,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吴大志的卷子都是白卷的原因。”

    众人不禁又是一片哗然,书生甲马上又质疑道:“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吴大志会这么蠢吗,既然能考个这么好的成绩,为什么还帮齐公子代考,自己却放弃大好前程?”

    “钱!”纪渊苦笑道,“吴大志需要钱,他的家乡闹饥荒,老母亲病重,需要很多钱医治,吴大志是个孝子,他需要钱救他的母亲,对于他来说,老母亲的性命自然远远比自己的前途更重要,而且放弃了这次秋考,明年还有机会。

    众人一下子沉默下来,如果真是如此,倒是也合情合理。

    “可是,杀人动机呢?”书生丙冷不防开口道,“正如你所说,齐公子出钱,吴大志出力,他们两个最多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为何齐公子又要杀了吴大志呢?”

    “贪婪!”纪渊无奈道,“吴大志太贪心了,原本他帮齐麟代考之后,自己也获得了丰厚的报酬,可是他觉得自己考得这个成绩,应该能要得更多,再加上他家乡闹饥荒,他就想从齐麟那里要更多的钱财,而且这个时候,齐麟还不得不给,因为吴大志已经掌握他考场舞弊的证据,如果他不给,吴大志就把他找人代考的事情捅出去,只可惜的是……”说着纪渊看了一眼齐麟,“吴大志这无异于是与虎谋皮,本以为可以敲诈一笔,却反过来被人杀人灭口。”

    众人不再有人提问,反而开始议论纷纷,显然被纪渊的一番话说动了。

    齐麟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纪渊,你故事编得真是精彩,你口口声声说我的那篇游记,甚至我的秋试试卷,都是吴大志所写,你有什么凭证?是不是就是欺负我现在手受伤了,不能写字,无法辨认笔迹,便任由你们栽赃陷害。”

    纪渊突然问道:“齐麟,你的手真的是无意中摔伤的吗?”

    “这还有假,当时胡兄等人都在场,可以为我作证!”齐麟冷笑地答道。

    纪渊冷眼盯着齐麟道:“不用再装了,你之所以摔断自己的右手,就是为了掩盖你的笔迹,随后你迅速赶回长安城,派人拦住我和林捕头,不让我们进城,而当晚,你又派人火烧鸿儒书院案牍馆,将你以前的功课全都烧掉了,只留下了最近吴大志帮你代写的功课,这样留下来的功课笔迹自然和游记上面是一致的了。”

    “当然这并不算完,你除了要掩盖自己的笔迹之外,还要掩盖吴大志的。”林英这时开口附和道,“所以,那晚你烧鸿儒书院案牍馆的时候,还把吴大志所有的功课全烧掉了。”

    “紧接着你又派人去吴大志的住处,把他住处里面任何留下吴大志笔记的东西全部销毁。”纪渊接着林英的话说道。

    林英看了纪渊一样,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你本以为已经做得天衣无缝,谁知你又从你的好友胡明远那里得知,吴大志最近去过一次安宁草堂,在那里留下了一张他抄写的药方,那也是吴大志的笔迹,所以你又派人烧了安宁草堂,若不是纪渊等人命大,差点就被你给烧死。”

    纪渊和林英一唱一和,配合默契,将齐麟为了掩盖罪证的行为说得清清楚楚。

    众人不禁恍然大悟,原本众人就很奇怪,此时正值秋雨绵绵的季节,长安城却突然莫名其妙地失了两次大火,一次是鸿儒书院,一次是安宁草堂,原来这些竟然都是齐麟所为。

    齐麟依旧镇定自若道:“你二位说了半天,倒是拿出证据来啊,如今我提供我的笔迹你们不相信,那么你们只要拿出吴大志的笔迹,和这游记一比较,不就看出来这游记到底是谁写得了吗?”

    正在这时,陈小菱和孙宁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纪渊眼前一亮,赶忙迎上去,而陈小菱马上把一张纸交给纪渊,气喘吁吁道:“纪公子,药方……在这里!”

    齐麟闻声,脸色大变,一脸地惊恐。

    纪渊接过药方,举在手里,转身直视齐麟,厉声呵斥道:“齐麟,我看异想天开的是你吧,你真以为你凭着两场大火,就能把你杀人的罪证抹得干干净净了吗?你以为烧了安宁草堂,那张吴大志留下来的药方就会被烧掉,可是你却没有想到,吴大志的未婚妻,却不顾性命,拼死护住了这张药方。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说着纪渊将手中的药方轻轻一抖,那张纸瞬间展开,纪渊朗声说道:“这张药方就是吴大志的笔迹,也正是你杀死吴大志的罪证。”

    齐麟面如死灰。

    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纪渊手中的药方,随即却响起一阵“咦”的声音,紧接着纪渊却看到众人脸色古怪,林英更是一脸震惊。

    而齐麟此时却突然欣喜若狂。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