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影帝李学正

作者:千里风云 |字数:4711

人气小说:透视小村医神话之我是传奇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凌天战尊灭世武修西游之白骨精日记寡妇田里有桃花大国工程

    美滋滋地将剩下的油条塞进嘴里,又一口喝完不多的豆浆,还不忘夹了一口咸菜。

    吃饱喝足的何瑾,正准备一抹嘴开溜儿。可抬头便看到,对面端淑的老娘一撇眼,散发出凌厉的目光。

    他赶紧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乖乖接过了青芽端来的漱口水,不发出声音地漱漱口,又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嘴后,才开口道:“娘,我应卯去了哈......”

    老娘停下用饭,罕见地问起了他的事儿:“听说,你今日要去州学读书?”

    “嗯,师父看我聪慧伶俐、浓眉大眼的,有意多多栽培。便跟州学的学正打了招呼,允许我去州学旁听。”

    崔氏好看的娥眉不由有些颤:这孩子,废话还是这么多,而且,似乎还越来越......臭不要脸了。

    不过,这次她也懒得教训,而是沉思了片刻,开口道:“入州学读书晓习圣人经典,自然是好的。不过,你也不要太急功近利,更别钻了牛角尖儿......”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没头没尾的,何瑾不由感到有些奇怪。但愣了一瞬后,他还是点头应承道:“嗯,孩儿知道了。”

    一路走到衙门,门禁便恭敬施礼道:“何司刑,大老爷交代过了,今日你不用来应卯,速速去州学报道为要......”

    何瑾顿时有些郁闷:师父这是有多大的怨念啊,连衙门都不让进了,就想着赶紧一脚远远地将自己踹进州学里。

    没奈何,只能又搭上十一路公交车,在大冬天的凌晨,走向了州学。

    与别的州府学堂一样,磁州州学坐落于城外清幽之地。何瑾走得腿都酸了,才在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学院前。

    通报了姓名和来意后,自有助教带着他,来到了李学正的房间。

    李学正是位温和的老者,见到何瑾后和煦言道:“何司刑大驾光临,使得州学蓬荜生辉。老夫早闻何司刑乃少年英才,破案能士,州学有何司刑前来旁听,实乃一件幸事!”

    何瑾当即躬身一礼,谦逊言道:“学正大人过誉了。小子能来州学沐浴学风,才乃三生有幸。恳请学正大人多多指点,好让小子开化启智,造福磁州。”

    虽说何瑾现在的权势,比起这位只能掌管一州教育的学正要大得多,但他深知入什么山,就要唱什么歌儿。一切的言谈举止,皆遵从老娘的悉心教导,恭敬有礼、不卑不亢。

    效果自然也是出奇的好,李学正看起来很是满意,开口道:“既然有大老爷的交代,何司刑便去韩训导的课堂学习吧。韩训导虽说为人刻板严肃了些,但学识可是一等一的扎实......”

    开场不错,何瑾的心情也很是不错。

    可来到韩训导的学堂后,他便一下感觉到,事情似乎没想象中简单和谐。

    纵然拉来了教育局长亲自陪同,可那些秀才生员们一看到何瑾身上的青衫,还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鄙夷、不屑、抗拒的眼神。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嘲弄,摆明了让他们这些秀才跟一介刀笔小吏同窗,就是对他们人格的极大侮辱!

    尤其被打断了讲学的韩训导,更是丝毫不给李学正面子,恼怒直言道:“学正大人,这州学乃秀才生员备考举人之所,国之栋梁的储备之辈。何瑾连一介童生都算不上,有何资格来此旁听?!”

    李学正顿时一脸尴尬,解释道:“此乃知州大人的意思......”

    “便是一州大老爷,也不能如此胡来!国之大计,在于育才,若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罪过岂非大焉?”

    嗯......老鼠屎。

    这个比喻......真特么气人啊!

    何瑾顿时满心厌恶恼怒,却还要努力保持微笑——算了算了,狮子不能同疯狗对咬。咬赢了不光彩,咬输了更丢人......

    于是,他悄悄将李学正拉了出来,小声问道:“学正大人,既然韩训导不愿收留,不是还有其他两名训导吗?”

    李学正一听这个,面色不由更加尴尬了:“何司刑啊......这个,那个,老夫同前两名训导已经说过了。”

    “可他们一听这事儿,都表示要是你去他们学堂,他们宁愿辞去训导一职。唯有韩训导这里,老夫还没敢说,本想来碰碰运气,没料到......唉!”

    ‘怪不得,怪不得你上来那么热情呢......’何瑾顿时脸色凝固,明白了这地方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个地方呢,不是他熟悉的衙门:这里不考虑你的权势、你的能力,甚至不在乎你的人品。

    这里只看重的,是你有没有功名!

    更可笑的是,这个时代整个社会,还都认可这等奇葩的观点。没有功名在身,你身份就是要比人家矮上一头!

    只不过,遇到这点儿难题就退缩,是不是有些太怂了?

    何瑾才不是这样的人,心中不由暗想:强扭的瓜不甜?哼,这纯粹就是废话,我管你瓜甜不甜,反正我扭下来就很开心了。

    你们都不想让我来,我就偏要进去!你们让我不爽,我就让你们更不爽!——来呀,互相伤害呀,谁怕谁!

    眯着眼睛想了片刻,他便有了主意,在李学正耳边嘀咕了一会儿。李学正听罢,不由老眼一怔,为难地道:“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何瑾却脸色一冷,道:“李学正,觉得我在危言耸听?里面那群书呆子,不知现实多么残酷,您老总该不会以为我办不到吧?......”

    一听这话,李学正当即老躯一震,对着学堂门口就大声喊了起来:“何司刑息怒,何司刑万万不可如此啊!......”

    一看李学正这幅声情并茂、感情充沛的模样,何瑾顿时便惊呆了:李学正,你,你这是一位被教育事业耽误的影帝啊......这进入角色也太快了,让我都有些来不及准备。

    好在,他也是位影帝,当即调整了状态,用更大的声音对着学堂门口怒喊道:“哼,废话少说!大老爷的面子都敢不给,我看你们这些人真是食古不化!我这就回衙门,好生处置一番此事!”

    李学正的嗓音,这会儿就更委屈急迫了:“何司刑,何司刑你也不能这样啊.....如此一来,磁州州学毁于一旦,我等磁州一地文风颓靡,于士林里再无半点颜面!”

    “哼,那也是你们咎由自取!”

    何瑾毫不示弱,继续表演:“反正我只是一介贪吏粗人,根本不懂这些!只知道你们杵逆师父,就是不给我面子,不整垮你们州学,我难消心头之恨!”

    两人这么一番大声嚷嚷,学堂里的韩训导怎么可能听不到?

    尤其听内容还如此可怕,他当即忍不住走了出来,先是厌恶地瞥了何瑾一眼,便想拉起抱着何瑾大腿的李学正:“大人,你好歹也是一州学正,怎能做出如此斯文扫地、毫无风骨之事?”

    可李学正就是不起来,反而还越哭越伤心:“还不都是你们害的!老夫为咱磁州的学风名声,殚精竭虑,对你们每个人都客客气气。”

    “老夫图的,不就是你们能安心教习,培养国之栋梁?可想不到越是忍让,你们越不知好歹!”

    说着,李学正才扭头儿怒视韩训导,道:“你们这些家伙,真是读书都读傻了!”

    “本来州学的拨款,就一年比一年少,好不容易等到大老爷给了机会。老夫还想着,好生巴结一番何司刑,看看能不能扭转这局面......你们可真行,一上来就得罪了何司刑,给了人家搞我们的机会!”

    “他什么样的人物儿,你难道不清楚吗?吏目刘不同都能斗倒,搞垮一个州学又算得了什么!”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