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巫族踪迹

作者:面目全黑 |字数:4746

人气小说: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全球高武透视小村医逍遥兵王神话纪元乔先生,撩妻上瘾!我家后门通洪荒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

    白马开复的话,让马去病察觉事情绝不简单,他皱着眉头问道:“如果你们想活命,只管离去便是,孤无力追击,为何要投降。”

    “回不去了,如今大草原,已经不是我们戎人的家园了。”

    “什么?”马去病站了起来:“你仔细说。”

    “雪人,雪人占据了草原。”

    “不对。”马去病虽然没见过雪人,但也听说过雪人,知道雪人是戎人的大敌,就像是戎人是他们大周人的大敌。

    但是,虽然是敌人,可雪人绝对不是戎人的对手。

    雪人身体强壮,擅长跑跳,不仅力量极大,而且耐力十足。

    可是,人口相对稀少,总数不超过三十万,装备极差,使用铁器的都寥寥无几,大多数还在使用石矛骨矛。

    而戎人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加起来人口也足足有百万,能引弓的勇士将近二十万,战斗力十分强大。相比起来,占据绝对上风。

    毕竟,能跑能跳跑的过战马?骨矛石矛比得过强弓?力气大又如何,近战戎人还有弯刀,还有铁质长矛,还有盾牌,还有皮甲,还有铁甲,还有猎犬。

    更何况,戎人根本就不会和雪人近身搏斗,只会远远的放箭,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完可以玩死那些强壮的雪人。

    所以,雪人或许可以偷袭劫掠占些便宜,可一旦正面作战,雪人只有等死的份。更何况,雪人根本就没有军队,他们是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聚集在一起的,行动的时候也是三五成群,很少有超过十个一起行动的,达到一百个一起行动的都算是大动作了。

    因此,马去病无论如何也不信那些雪人可以逼得戎人无家可归。

    “孤不信雪人会是你们的对手。”

    “我们一开始也不信,后来遭遇了那群雪人,也是将他们杀得溃败,但后来……”白马开复身体止不住的颤栗:“后来我们遇到了那些巨人。”

    “巨人?”白马开复用力点头:“他们用弓箭,而他们的弓,超过一丈。亲眼看到我的兄弟,被超过三百步的一箭射死,连人带马都被钉在地上。而且,还不止如此。”

    白马开复抬起头,看着震惊不已的马去病,苦笑道:“你能想象吗,我们为了冲进手中弓箭的射程,有五百个勇士为此牺牲,我们终于把手中的箭射了出去,却只是让对方受了点轻伤。他们的个头太大了,至少需要十支箭在五十步以内命中对方躯干,才能杀死一个,而且,对方身边还有那些彪悍的雪人。我们崩溃了,狼狈而逃,最终,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说到这里,白马开复已经泪流满面。

    他有三个同胞兄弟都死在了那里,两个被巨箭射穿,一个死于雪人投掷的石矛。

    而他,一来是运气太好,二来是马足够的快,这才逃得一命。

    只是一战,戎人就被打断了脊梁骨,现在,他们拖家带口来到这里,早已没了退路。

    现在回去?

    这样寒冷的冬天,大草原上有什么?

    除了冰雪,还是冰雪。

    那致命的冰雪,能让整个戎人族族覆没。

    马去病愣在了当场,呼吸急促。

    身为帝王,他自然知道很多事情,东胜神州发生了什么,人族将会面临什么,甚至天地大劫,他都一清二楚。

    他登上封禅台的时候,他得到泰山三圣认可的时候,他更是占据半个中原的时候,他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国师,而这个国师,将所有他应该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现在,他已经猜到那群巨人是什么身份了,顿时一股危机感浮上心头。

    那群家伙,不在东胜神州,不在东海,而在北边,在大草原的北边,那一片令人绝望的,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上。

    “某答应你们的投降。”马去病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一部分男人,所有的女人和小孩,可以度过大河,去大河南岸扎根,但你们所有的勇士,必须与孤并肩作战。”

    “诺!”白马开复双目灼灼生辉:“我,也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呢!”

    “别高兴的太早。”马去病冷漠的说:“如果你们的勇士有胆敢临阵退缩的,定斩不饶!”

    “绝对没有!”白马开复脸颊胀红:“如果真的有,不必陛下动手,我亲自斩下他的头颅。”

    等白马开复离开后,马去病立刻召见了邯郸刺史。

    “现在,城中还有多少百姓?”

    “七千户。”邯郸刺史神情中透着悲哀,要知道,这本是一个人口超过三万户的上州城,而如今,因为连绵的灾祸以及战争,城中的人口已经锐减到了还不如往日的两成。

    现在的邯郸城,凋零的可怕。

    马去病拍了拍邯郸刺史瘦弱的肩膀:“你跟了孤有多久了?”

    邯郸刺史眼中闪过回忆之色:“已经十三年了。”

    “十三年了啊!孤还记得,那时候你可真狼狈。”

    “年少轻狂。”邯郸刺史不好意思的笑了,那时候,他因为逛青楼被自己的爹追得满街跑,然后撞到了马去病,这便是两人的第一次相见。

    “有一件事,孤要交给你,很难。”

    邯郸刺史神情一肃:“陛下放心,臣一定做到。”

    “带上邯郸的百姓,离开这里,去中原。”

    “南迁!”邯郸刺史顿时吃惊得张大了嘴:“可是,我们不是已经赢了吗?”

    “是的,戎人已经投降了,但是,比戎人更强大的敌人正在靠近,但打起来,这片平原,必将尸横遍野,所有的城池必将毁于一旦,所以,孤不但要你带上邯郸的百姓迁往中原,就连朝歌,我有大河以北的百姓,通通都要往南迁。”

    邯郸刺史浑身都在颤抖起来:“真要如此?”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要让这么多的百姓弃家而去,到底要引发多少冲突,多少动乱,路途中要死多少人,根本就数不清。

    这些道理,马去病又何尝不知,但,必须如此:“真要如此,往南走,他们活下去的把握要大许多。”

    邯郸刺史身体抖得越加厉害了,一股难以承受的压力压迫在了他的身上:“不能再等一等吗,等到春天……”

    春天,等到春天再走,会少很多人。而现在就动身,那些小孩不知要夭折多少,那些老人,恐怕更是十不存一。

    “敌人不会等。”马去病打断了邯郸刺史的话:“快去办,早一刻走,死的人就少上一些。”

    “臣……诺!”邯郸刺史抱紧牙关,毅然决然的转身出门。

    门外,风很冷,却不及他的心冷。

    南迁!

    他心头苦涩,这一趟差事干下来,恐怕千古骂名是跑不了了。不仅如此,恐怕还有不知多少人要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他手上。

    手,在抖。邯郸刺史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在上面,似乎有着怎么洗也洗不掉的血迹。

    突然,他释然一笑。

    罢了,罢了,当他认同他的理想,认他为主的时候,一生的荣华与性命,就已经交托在他的手上了,如今这些许骂名,某……担了就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