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融阳

作者:五铢钱 |字数:4019

人气小说:透视小村医神话之我是传奇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凌天战尊灭世武修西游之白骨精日记寡妇田里有桃花大国工程

    曰月往复,纵然是穷山恶水,得灵气浇灌,也终有铁树开花的一日,白晶晶等三个得了恩惠,自然勤恳用心,在湖边种了修竹寒梅,做了石座石床,青松带雨,翠鲜堆蓝,四道瀑布似挂帘幕垂落,湖上烟霞气弥漫,白浪如雪飞,时有飞鱼跳跃,雀鸟低掠,一眼看去,尽是仙家气派。

    便是洞外白虎岭,得水精灵气滋润大地,细密无声,虽非仙霖天露,但这些水精,依然让白虎岭逐渐开始处处绿意盎然,生机遍地。

    尤其李渔自镜湖引出一道暗河,流入山中,化作百尺飞瀑自山涧飞流而下,光照水雾生七彩,白浪四溅润翠微,白虎岭中沟壑谷地尽成水流洼地,不过几月功夫,便已随处可见新绿,山风吹起,草木生香,虽算不上仙家福地,但也是灵秀汇中,真可谓是:

    千峰万壑挂飞流,云鹤苍鹰上九宵。

    香獐狡狐涧边跃,虎豹豺狼林中啸。

    这等变化李渔自然不知,他枯坐洞中便宛如身下石床一般,无论我外面改天换地,还是暴雨雷霆,都不能动摇他分毫。

    得养魂丹之助,将其中药力细细炼化,李渔却没花了多久的功夫,就在百会穴中凝结一枚枚乾坤神念符箓,毕竟他以领悟以神御气真意,根基早已足够,只是他神念不足,才不能一口气凝聚出十六道乾坤符箓,但所欠缺的水磨功夫,此时正可用养魂丹节省下来。

    养魂丹最是淬炼神念,正合练气化神的境界,幽越夺这丹方,便是为了自己修炼,此时却让李渔先占了便利,一连服下七颗养魂丹,恐怕便是道门真传弟子,也没得这般奢侈的修行手段。

    李渔道心取勇猛精进,加上对小乾坤破禁真法得领悟日益加深,百会穴中乾坤两道神念吞吸药力,消化滋养自身神念得速度也越来越快。

    如此过了三月有余,李渔便将手中养魂丹全数吞服,先是把自家得神念魂魄滋养得越加浑厚凝练,而那乾坤两道神念符箓,每凝聚出一枚来,李渔得魂魄便会坚凝一倍,神念便也强盛一倍,若说一枚符箓时,李渔可以驱使一百斤巨石飞舞,那神念七枚,便能将他手中足有两千多斤得虎头齐眉棍运使得元转如意。

    再过了三四个月,李渔只觉得百汇祖窍中生出一种肿胀之感,乃是乾坤两道十六枚神念符箓淬炼到圆满征兆,如今八八六十四道乾坤符箓圆满,李渔浑身法力神念也越发得浑厚,隐似乎有一股玄妙力量,随时要喷薄爆发出来。

    李渔默默感应,知道神念符箓已经淬炼圆满,心中一动,便引动百汇穴十六道符箓与丹田中四十八道符箓相合,只是无论真气涌入百汇,还是神念汇入丹田,只是在其中一转,便复流转开来,神念法力根基各自不同,隐隐似有相合,只是李渔几次尝试,都没有突破某一层界限,似乎还是在什么地方差了一层,不能将之完全融合。

    李渔闭关时选了处灵气最浓郁处,这一年多时间下来,他洞府周围修竹根根,桃花遍地,倒是成了洞中最美之处,只是洞中生灵却都从不打这里经过,许是约定俗称,许多开了些许灵智的生灵只是好奇的远远看上一眼,便是要路过这里,也宁愿绕过一大圈,从旁边飞过,也绝不敢惊扰了洞中主人。

    却说李渔洞中瞑目打坐,百汇穴中金银两色的十六道符箓化作两股神光交错闪耀,丹田中六道真气也宛如潮汐一起一伏,

    虽修为陷入瓶颈,但李渔这一座便是一月有余,除了每日搬运法力,淬炼神通,便默默感悟是体内神通,与周遭天地风雷变化,相互映照,心中有许多感悟,虽然还未有将六十四道符箓合一之感,但道心却坚定了许多,把原本因为修为止步不前,有些焦躁的心态洗涤一空,全副身心都空灵了起来。

    却说这一日正如,炽日当空,其光惶惶正大,辉耀天下,李渔虽在洞中,但体内真气却自然而然生出感应,猛的张开双目,他把手一招,顿时漫天萤火飞舞,化作一只只活灵活现的赤色火鸦,身上烈焰飞腾,李渔全力搬运神通,足足凝聚处八十八只火鸦,每只都有山鹰大小,双翅一展,绕着李渔上下翻飞。

    这些火乌鸦乃是火鸦融阳诀神通衍化,每一只中都分入李渔一丝神念,故而驱使随心,每一只都指如臂使,李渔虚空一抓,手中快速捏了个法诀,顿时间,便见火鸦盘旋飞舞,在李渔身边以此排列,布成了一道十日横空大阵。

    这十日横空大阵乃上古传承,其中威力便是李渔自己也不能估量,只是之前忙于修炼小乾坤破禁真法,也从未潜心研究,最近他修炼遇到了一个关隘,小乾坤破禁真法进境迟缓起来,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李渔也只能耐心积累,等待一朝突破,有几分空闲就钻研法术的运用。

    这十日横空大阵从岑希夷身上夺来也有些时日,只是他之前根本寻不到合适妖兵法器祭炼,这次是机缘巧合,以乾坤衍化阵术推演出火鸦融阳诀出来。

    李渔记得封神时有一宝物,名为万鸦壶,衍生万数火鸦,口内喷火,翅上生烟,聒噪天地间,行人间火灾之功,若能得那件宝物,倒是祭炼这十日横天大阵的上好法宝,只是那宝主人,此刻乃是天庭火德真君,其作为火部正神,自然不是李渔现在能够得到,这才起了心思,想要以这些神念所化的火乌鸦排布阵法。

    李渔在葫芦山中便有排布真法经验,此时这八十八只火鸦随心而动,依照十日横空大阵排列,顿时间一股股辉煌灼热的火力气息充斥在李渔周围,其上火力汇聚,化成一道淡淡的金乌法相,把李渔包裹在其中,李渔口中轻呵一声,那金乌虚影引颈长鸣,顿时生出一股气吞天下的雄猛霸气来。

    湖中游鱼,洞外水鸟,哪能承受住这金乌气息,虽只是细微微一丝,但也将洞中生灵骇得,四肢瘫软,战战兢兢,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李渔再一指,那金乌虚影双翅煽动,顿时将李渔包裹其中,平地飞腾起来,只是却一刻也未停留直挺,不过才离地三尺,挺的往地上摔落下去,亏得李渔伸手敏捷,只是一个翻身便站起,周遭无人,倒也没人看到他方才狼狈磨样。

    李渔这么一摔,周围火鸦没有他法力支持,都散去了,顿时黑烟涌动,把洞口岩壁熏黑了好大的一片,李渔一甩手将洞中黑烟尽数驱了出去,这才苦笑一声道“看来想要在现在层次,以火乌鸦排布出十日横空大阵,真个是痴心妄想,纵然火鸦融阳诀与十日横空大阵,同源而生,颇为相合,也凝聚不起来,不过这次演练,倒是已经证实此法可行,只是目前虽声势浩大,却没有多少杀伤力,只能蒙蔽人眼目,那虚影没得半点征战之能,若想排布出一重阵法,非得数百只火鸦不可。”

    散去了洞中黑烟,李渔便继续盘坐搬运体内真气神念,心中不禁暗忖道“凝聚数百只火鸦,恐怕神念必须再增长十倍不可,只可惜红云师尊不在,万寿山也寻不到门户,修行上有了问题,不但无人可去询问,连翻阅典籍自修也不能。”

    心中虽有些许烦乱,但是道门真传,最易收束心境,这些念头虽然纷杂,但李渔很快就镇定下了诸般杂念,开始以小乾坤破禁真法运炼体内真气神念,他此刻八八六十四枚符箓凝聚完成,但是先前得益于养魂丹助力,神念增长进境颇快,可到了后来,养魂丹便也渐渐失去了效用。

    演练了七曰阵法,李渔虽然是道术之士,但身体神念一样有些疲乏,况且他也需要静心反思,把这七曰的经验融会贯通,便不再排布,在洞中盘膝打坐起来,趁着疲惫契机,李渔又修炼个时辰,试图将体内六十四枚符箓凝聚成一,虽然法力神通比昨曰又有些微进步,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且说李渔平日修炼,洞中时又风雷水火相随,这几日洞里冒出阵阵浩荡热气,白晶晶虽心中震惊,倒也未觉异样,这一日白晶晶修炼之余,正如常在药园细细打理,忽然脚下泥土微微隆起,她自然知道是鼠三回来,只道是鼠三又寻了什么草药采摘回来,不一会便见鼠三从地下钻出来,慎重低声说道“白姐姐,山里面突然来了只虎妖,此时正在山里四下呼啸,说要把这里变成自家洞府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