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大获全胜

作者:扬镳 |字数:5433

人气小说:全球高武神话纪元透视小村医龙裔的轨迹五神天尊逍遥兵王都市之万界至尊空间之仙路逍遥

    王珪也忙不迭道:“老夫这里也是一成——”咬了咬牙,又道:“若你觉得不够,还可以谈。”

    “二位长辈都是我的长辈,若非是把我逼得没了法子,何至于此?”李牧叹息一声,似是消气了不少,伸了伸手,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到我的书房来吧。”

    说罢,走在前头。长孙无忌和王珪只好跟着,独孤九留在后面,把胖达抱了出来,锁好门,才跟了上来。

    书房里,李牧请二位长辈坐下,又叫小竹上了茶,啜饮一口,才缓缓开腔:“二位长辈刚刚说的事情,我想了一下,还是不能接受。”

    王珪见李牧这样说,有些慌了神,忙道:“逐鹿侯,这又是为何?若你心里还有气,不妨提出来,都好商量,都好说啊。”

    李牧摆摆手,道:“不是这个意思,今日大家都这么坦诚,那我不妨就直接一些。我这个人,非常古怪,有时候爱财如命,有时候却又视金钱如粪土。两种性格,都是我。关键在于,心里是否痛快!我痛快了,怎么都行,我不痛快了,那就不能只有我一个人不痛快,总得拉上几个,陪我一起不痛快。”

    “大不了一拍两散,对吧?我这家里才几口人,就算我什么都不干了,光靠一个酒坊,过得也是上等的日子。”

    二人只得附和,李牧这些话,确实是如此。

    “转眼我来长安也半年了,与二位长辈相识,也有半年时间了。咱们之间的事情,不必细说,彼此心里都有数。我不是一个傻子,二位长辈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心知肚明。”

    “你们看不起我,只是利用我。有好处,你们当我是个人,我遇难处时,却没有一个愿意为我说句话。”

    李牧沉声说出这句话,长孙无忌和王珪急忙要辩解。李牧抬手制止了二人,继续道:“不必解释,我有自知之明。”

    “一个边陲小城来到长安的毛头小子,一个在所有人眼中靠‘幸进’封侯的家伙,凭什么能被看得起呢?非亲非故,又凭什么得到二位长辈帮衬呢?”

    “没关系,我都接受。”李牧笑了笑,道:“没有帮衬,我自己想办法,我用自己的办法,让人瞧得起就行了。”

    “现在,二位长辈瞧得起我了,陛下也瞧得起我了。这就可以了,这便足够了。”

    “二位长辈家大业大,牵扯也大,计较利益我是能够理解的。你们说分润与我,我也相信是真诚之言。我便是拿了,也没有什么理亏,毕竟我付出了辛劳,拿了也理所应当。”

    “但事情分怎么看待,如今我有酒坊、店铺,家里开销根本花不完,说句实在话,不差这点钱。而且二位长辈立场经常反复,在我看来,今日和睦,来日未必不会成敌人。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我不拿这钱财,便也不用牵扯到很多事情去,如此也好。”

    “二位长辈记着这份人情,就当是我存在二位长辈处的。日后若是我出了什么事,开口的时候,二位长辈记得这份人情,还了便是。至于内务府么,除了为二位长辈方便之外,也是陛下交给我的差事。皇命在身,责无旁贷。陛下于我恩重如山,虽鞠躬尽瘁不能报答。我答应陛下,要为他在挣一百万贯,用于创建一支万人骑兵。话说了,必须得办到。二位长辈若心里觉得歉疚,多多助力于我,李牧便感激万分了。”

    这一番话,没有什么花哨,也没有过分的渲染,平铺直叙,道尽了心中所想。王珪和长孙无忌虽然各有心思,却也都有些动容。

    李牧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非常明白,彼此立场不同,各为其主,今日无论相处多好,来日利益不同时,还是会翻脸无情。既然如此,他便不想牵扯太深,若是今日他拿了钱,来日避免不了可能要他做些违心的事情,他不拿钱,也就撇清了干系。

    而他付出的回报,就是一份人情。这份人情不必说,是一份极大的人情。日后李牧帮助门阀勋贵赚多少钱,这份人情就值多少钱。

    答应这个条件,对二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钱好算,人情难还。李牧既然如此说了,他便不会轻易开口,一旦他开口了,就一定是大事。吃进了肚子里的,再吐出来,比少吃点可难受多了。

    而且李牧也透露出了他的目标,他竟然说要挣一百万贯!这可不是一百贯,后面还带个‘万’字。这样说罢,像灞上酒坊、跑马地这样聚宝盆一样的生意,一年也不过是十几万贯的利润。但这都是凤毛麟角的极特殊情况,哪有那么多的好买卖?

    但是转念又一想,若是旁人说此大话,肯定是贻笑大方。但搁在李牧身上么,却未可知。

    眼前这俩聚宝盆,可全都是出自他手啊!

    二人在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这回是长孙无忌先开口。其实他比王珪更加没有选择,今日从李世民的态度,他已经看出来了,李牧做的事情,正合乎李世民的心意。而刚刚李牧‘无意中’透露出的消息,则让他彻底明白,李世民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想要一支万人骑兵,至少需要一百万贯,这一百万贯,指望民部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想别的办法。而李牧展现出来的赚钱才能,让李世民认为,这件事交给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也是李牧孑然一身,没有家族所累,而且他看待钱财的态度古怪,虽爱财,但相对来说,他的爱财,他更是喜欢通过赚钱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在花钱的方面,从他的做派来看,是真的不在乎。

    还有比这样的人,更合适吗?

    说到底,长孙氏的荣辱,皆在李世民的身上,受此所限,长孙无忌没有选择,只能妥协。

    “这件事,舅父应下了。以前种种,皆是过去。以后,舅父会多多助你,帮衬于你的。”

    李牧只当这话是放屁,他要是信了,死得一定很快。

    王珪也紧跟着说道:“老夫也是这个意思,必不叫逐鹿侯失望。”

    “这就太好了!”李牧笑了起来,冲外面喊道:“九儿,去吩咐天上人间订一个包间,我要宴请——”

    “不要麻烦!”长孙无忌出声阻拦,道:“今日天色不早,明日还有朝议,酒宴就免了,也都不是外人。我与侍中这就走了,再说也不急于一时,来日方长,有的是时候。”

    王珪也道:“国舅所言极是,来日方长,等逐鹿侯有空,老夫宴请你。”

    二人遭到如此翻转,哪还有脸面吃李牧的酒宴。而且今日的信息量着实大了些,他们还要消化一下。

    李牧送二人到门口,正好白巧巧的马车回来。白巧巧和李知恩坐在车上,而张天爱则是骑着马,她不喜欢坐马车。看到李牧送长孙无忌和王珪出门,白巧巧忙提醒了一声,三人从马上车上下来,与长孙无忌和王珪见礼。

    白巧巧和李知恩,二人是见过的,张天爱却显得眼生。李牧主动为其介绍,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四夫人,还没有过门。等转过年得空,我要去拜见她的父亲。之后才正式成亲,届时二位长辈,可要给一份厚礼啊。”

    二人都笑,道:“这是自然。”忽然王珪察觉了奇怪处,随口问道:“逐鹿侯风采迷人,这么快就有了四夫人,不知这二夫人和三夫人在何处?”

    李牧指了指红着脸的李知恩,道:“这二夫人就是我的侍妾,三夫人么……”李牧忽然停顿了一下,他恍然想到,他与王鸥的事情,见不得光,当着长孙无忌和王珪的面,更是不能提及,笑了笑说道:“三夫人是一位大家闺秀,门槛儿高的很。王侍中出身太原王氏,对这里面的事情应该知道得比我更多些。虽然我二人两情相悦,却无奈有各自的牵绊,无法日夜厮守。看来日吧,也许有朝一日,我李牧再出息一些,能配得上她的门楣。只是如今,只能是放在心中了。”

    王珪一听,心里就明白了。

    当世以五姓七望为贵,五姓七望的女儿,便是皇族求娶,也是非常难的事情。李牧虽然混得风生水起,但底蕴不够,名望也不行。大家谈生意可以,但是若是结亲,便是绝不可能了。

    看李牧这样说,他定是喜欢上了某一个门阀的女儿,人家看不上他。王珪心里头痛快不已,心里暗想,你李牧不是能耐么?也有你无能为力的事情!最好人家一直看不上你,让你抓心挠肝,让你痛短愁肠!

    心里这样恶毒的诅咒,嘴上却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也不知是哪家的女儿,如此不知好歹。别人老夫管不了,但若逐鹿侯看上的是我家的女儿,只需一句话,老夫可是非常愿意做逐鹿侯的丈人,有你这样的乘龙快婿的!”

    “多谢侍中美意。”李牧心中暗道,老东西你都快七十了,你的女儿最小的也五十来岁了,你想当我的丈人,我缺奶奶不成?

    长孙无忌催促一声,王珪只好放下谈兴,也上了自己的马车,一并离去了。他哪里知道,李牧口中的大家闺秀,正是他的侄女王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