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第1066章 碍你什么事
    胡铭晨刚一答应,他顿时就醒悟过来,自己好像是被人用了激将法。

    然而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了。

    胡铭晨是真不想参和到学生会的那些俗务里面去,这不是说他瞧不起学生会,或者说有偏见,关键是他没那个时间。自己平时就忙不过来了,要是再到学生会去做这做那,他三头六臂估计也不够用。

    见胡铭晨答应,陈鹏他们几个就窃笑,觉得自己的阴谋得逞,并且还躲过了胡铭晨兴师问罪的这一劫。

    第二天下午放学,胡铭晨回到宿舍,换了身衣服,就跟着陈鹏他们一同到c-1阶梯教室参与经济系学生会的加入面试。

    胡铭晨他们到达c-1教室的时候,原本可以容纳一百五十人的阶梯教室已经坐了将近一半,而教室正中间的黑板上就写着“经济系学生会面试”几个字样。

    “哇,那么多人,我还以为没什么人呢。”潘奕伦推开后门进去,看到那么多同学已经到场,他就发出一声感叹。

    其实对于刚进大学的新生来说,相当大部分的同学都希望能够进步,可以加入学生会。这就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想考研差不多。

    朗州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好歹也算一所重点大学,新招进来的学生的上进心比起一般学校更足一些。所以学生会的招人海报一出,报名和申请就十分踊跃。

    像经济系,系四个年级的学生加起来,也才一千人不到,距离面试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就来了数十人面试,比例算是不低的了。

    当然了,现场的这些同学,基本上就是大一新生,还有一部分是大二的。大三大四的同学想加入的已经加入了,要么就是已经没有那个热情了的。

    “别叽歪了,找个位置坐下来吧。”喻毅推了潘奕伦一把道。

    潘奕伦并没有往最前面挤,他带头在中间靠后的一排空位多的地方坐了下来。

    后面的胡铭晨他们也跟在后面,坐到他的旁边。

    “咦!你们几个怎么都来了?”胡铭晨他们刚坐下,前排的一个女生就扭过头来,看到胡铭晨他们六个,显得有些惊讶。

    “乔娜,你也申请了要加入学生会吗?”田勇军问道,“你们宿舍就你一个?”

    原来,这是胡铭晨他们班上的女生,名叫乔娜。乔娜穿着一身连衣裙,虽说她只是中等之资,可是这一身墨绿色的连衣裙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清爽,让人感觉舒服。

    “我们宿舍就我一个来,另外草菲菲申请的是校学生会,所以他不会来这里面试的。你们宿舍也太整齐了吧,竟然部来,胡铭晨,我想一定是你带头的。”乔娜道。

    “我这种积极上进的活动,我可没法带头,我就是跟着来打酱油的。”胡铭晨有点自嘲道。

    “打酱油?真的是,以为咱们学生会是小卖部呢,真是什么人都有。”胡铭晨的自嘲,似乎有人不高兴,觉得是对经济系学生会的一种蔑视,这话出自胡铭晨身后的一个男生之口。

    这位男生带着一副眼镜,只不过并不是那种书呆子的形象,反而梳理着时尚的发型,一副高傲的样子。

    “这位同学,我好像没惹到你吧,何必呢?”胡铭晨转过头,皱了下眉头道。

    “我也没说你啊,我只是觉得,既然看不起,那就不要来,看不起学生会,就等于是看不起我们在座的这些人,这才是真的何必。”对方乜了胡铭晨一眼后,目光跳过胡铭晨,看着讲台方向道。

    “诶,诶,少说两句吧,好像要开始了。”那个眼镜男旁边的一个清丽女生劝道。

    “我就是看不过去,马莉,我就告诉你了,要进就进校学生会,这系学生会真没多大意思,我们设计系那边就是这样的,没劲。”男生对那位女生道。

    “搞了半天,你根本不是我们系的啊,那你唧唧歪歪个毛线,你一个设计系的,跑来我们这里指手画脚,砸场子的吧?”陈鹏这时替胡铭晨出头道。

    那男生挤兑胡铭晨的时候,同宿舍的,除了喻毅之外,其他人脸上都不好看。他们好歹是一个团体的,现在这家伙自爆他不是经济系的,当然就惹人更不舒服了嘛。

    “遇事不平有人说,砸场子,砸什么场子,有什么场子值得我砸,哼。还说我唧唧歪歪,我看你才是多管闲事,聒噪人的耳朵。”对方不惧的对陈鹏怼道。

    “你真的很嚣张啊,我们是挖你家祖坟了还是放火烧你家了?你是吃了枪药还是吃了大便来的,我们经济系学生会面试,关你屁事,要讲,回到你们系去爱怎么讲怎么讲。”胡铭晨沉着脸,怒目而视的骂道。

    胡铭晨骂人听起来一个脏字都没有,顶多就是“大便”两个字有些敏感,可是他骂人的话,没有一个人能够心安理得的听下去。

    “你”男生气急的手指胡铭晨,“你什么素质?你骂人?你信不信”

    “我就是不信,你能奈我何,我什么素质,我素质再低也比你高,自以为是的过分了,我骂你,骂你咋地?我们同学之间聊天,碍你什么事了,你咋咋呼呼干啥,我就是打酱油的,与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搞清楚,这是我们经济系的活动,干你屁事。”胡铭晨你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立即很难拿听的给与反击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到底是不是来面试学生会的?你那些话也太过了嘛。”那个马莉垮下脸来,瞪着胡铭晨道。

    “过分?要不是他狗逮耗子的横插一杠子,有这些事吗?嚣张,有什么好嚣张的,你最好是别惹我。”胡铭晨对那个男生反感,连同对马莉也缺乏好感。

    “小子,你会后悔的,你这么跟我说话,你会后悔的,你最好马上向我道歉,否则,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男生一下子站了起来,颐指气使的冲着胡铭晨道。

    “吃不了兜着走?那我端着走,抬着走不行吗?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背着走,怎么着,我就这样了,你能拿我怎么着。后悔,我的字典里就没这俩字,别再这里冲大以巴狼。”胡铭晨嘴角挂着冷笑的嘲讽笑意道。

    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你丫就冲什么能,就你那样子,看着都让人恶心。

    胡铭晨不买账的三言两语,就将那个男生挤兑得怒火中烧,哑口无言。

    他看着胡铭晨的眼神,感觉就想要一下子将他给烤熟了似的。

    只见那位男生怒目而视,彷佛随时都会朝胡铭晨动手。

    胡铭晨轻蔑的瘪了瘪嘴,对对方的发怒根本就毫不在意。

    甚至现在胡铭晨还有点期盼,希望他最好别忍住,直接动手才好。那样的话,这场面试会就不用参加了,自己反击之后,就能正大光明的退出这场活动。

    胡铭晨他们发生争执,尤其是在那个男生站起来之后,教室里的其他同学的目光都投射到了这边。

    中国人爱热闹的传统,在这些大学生的身上并没有殓去。

    等听了旁边人说起缘由之后,他们对胡铭晨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是对那个男生很是看不惯。

    人家本来就是一句简单的自嘲,你一个外系的人却跑来指手画脚,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不管是到了哪里,都不会让人感到开心。

    “安静,安静,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的面试会就要开始了,希望同学们能够配合现场的秩序。你们既然申请要加入我们学生会,那么就应该在文明礼貌上做出表率。”恰在此时,一个学生会的男生走到讲台前,双手撑住讲课席的两边道。

    “下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健鹏,是我们学生会的副主席,今天的这场面试会,由我主持下面,先请我们的学生会主席谭仑给大家讲几句话。”王健鹏继续道。

    这个王健鹏,就是胡铭晨他们刚进校报到的时候,负责接待并把胡铭晨他们送到宿舍的那个男同学。

    也正是此时,胡铭晨才注意到,原来阶梯教室的第一排都坐了人,而且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现有的学生会成员,这场活动,也是他们安排出来的。

    王健鹏讲完话之后,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就从第一排起身,走上了讲台。

    “同学们,今天秋高气爽,我很高兴能够在这里与大家认识长江后浪退前浪,每年都会有人毕业,离开校园,同时呢,又会有新鲜血液加入我们现如今,我们学生会空出了一些职位和名额,因此,我们决定从你们这一届新生中找出部分积极上进,有心服务系同学的新锐加入进来。为了能够进入我们的学生会,你们都写了申请这个机会我们一定给大家,好了,我也不多说了,我们的面试会就开始吧,希望每位同学上来之后,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最快更新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