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七章 光脚

作者:闲听落花 |字数:3745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下午一个时辰的课,李夏没什么事,都会去上,至于上午的课,那就随她了。

    不过今天,李夏到的比六哥还早,郭胜进到那间小院时,李夏已经坐在她那个靠窗的位置上,专心写着字了。

    郭胜脚步一顿,又急走了一步,下一步却又和平时一样了,进了屋,下意识的四下瞄了一圈,长揖到底,“姑娘。”

    “嗯,坐。”李夏答了两个字,没抬头。

    郭胜有几分拿捏的坐到李文岚的位置,微微伸头,看了眼已经几乎写满了的那张金粟纸,心里颇有几分忐忑和懊恼,他又没想周,北边丢了两座城,出了这样的大事,他今天该早早过来的。

    “姑娘,昨天将近人定时分,陆将军把我叫到他府里……”郭胜赶紧说大事。

    “嗯,陶家二少爷的事,查的怎么样了?”李夏打断郭胜的话问道。

    郭胜一个怔神,嘴里却答的极快,“已经查出来了。”顿了顿,郭胜收回那一丝怔出去的神,“这事好查,我让银贵走了一趟,先搭上了陶二少爷那个小厮,说是陶二少爷前年年底,和百花楼的幽兰好上了,过了年,弄了笔银子,这笔银子的来历,正在查。”

    郭胜中间解释了一句,“给幽兰赎了身,在第三条甜水巷里,闪记胡饼铺子隔壁,租了间小院,做了外室。”

    郭胜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夏的脸色,李夏已经放下了笔,端正坐着,面无表情的听着郭胜的话。

    “正月十四那天傍晚,陶家去了十来个婆子,将幽兰塞了嘴带走,把院子里收拾的一根线头都没留下,院子也退租了,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时辰,十分利落。幽兰的去向,还在查,今天中午前后,就能有信儿了。”

    郭胜看着李夏。李夏斜了他一眼,“你说说。”

    “是,辰光太紧,没来得及细查,不过,照陶家这份利落劲儿看,这外室的事,陶家只怕早就知道了,这是赶在陶二少爷相亲前,清除干净,看这样子,陶家很希望结咱们这门亲。”

    郭胜有点儿摸不大清楚李夏的意思,这话就有些含糊,态度居中。

    “看来,陶家这家风,不是说的那样好。”李夏脸色如常,眼里却带着丝丝阴沉之意。

    “连外室都容得下,这家风很是一般。”郭胜听出了李夏语调里隐隐的不满,放下了心,“利落成这样,只怕不是头一回抄拿这样的外室。六娘子脾气太好,这门亲事,得慎重。”

    李夏有几分出神,陶家这门亲,她听大伯娘说过,她们到京城前,两家就说的有六七分了,只等过了年相亲这一关,这外室,要抄,当初议的差不多时,就该抄拿了,怎么那时候不动手,偏偏赶在正月十四傍晚,突然就动手抄了?

    “陶家最近出过什么事没有?从咱们到京城起?”李夏突然问了句。

    郭胜一个怔神,随即醒悟,“姑娘是说……我这就让人去查。”

    “还有陶家老爷任上,这事不急,留心就行,这门亲事……没有这门亲事了。”李夏眼睛微眯又舒开。

    算了,其余不提,这门亲事不结,陶家和他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了。

    “是。”郭胜欠身答应,愧疚之余,敬佩不已,姑娘心思之深之远之密,真是令人仰而视之!

    “说说那两份军报吧。”李夏提起了笔。

    “是。”郭胜看了眼屋角的滴漏,“昨天到陆将军府上,陆将军问了我两件事,算是三件事,一是北边蛮族,我还知道哪些,怎么看,没得姑娘示下,我含糊过去了。

    二是柏帅练出的兵,遭遇海匪,三百对五十,柏帅三百。”郭胜看了眼专心写字的李夏,解释了句,“官兵望风溃败,柏帅准备到浙南一带挑人了,一切如姑娘的安排。”

    李夏嗯了一声。

    郭胜接着道:“第三件,陆将军问我愿不愿意到王府参赞军务,我回绝了。”

    李夏手里的笔停了,看了眼郭胜,“为什么是两份军报一起递进来的?”

    “这件事,昨天半夜里,秦庆过来找我说了,说是送前一份军报的军卒,病死在空无一人的洛远驿,秦庆说,听说皇上大怒,已经责令金相彻查此事,洛远驿是军驿,归在兵部,只怕王爷和兵部江尚书,都要吃挂落。”

    郭胜赶紧解释,不过他总觉得,姑娘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两份一起递进来这件事。

    “五哥知道了吗?”李夏看着郭胜。

    “还没来得及跟五爷说,一早上就过来上课了。”

    “兵驿的事,你知道多少?”李夏放下了笔。

    “离太平村不远就有座兵驿,我小时候常去玩,后来皇上改制兵驿,因为这个,我还写过几篇文章,知道一些。”郭胜答的谨慎。

    “嗯,照你这么说,知道的不少了。从今天起,和六哥说说这兵驿的事,说细说透,要是今年童试考了策论,就让六哥说说这兵驿的事。”

    郭胜愕然,呆了片刻,才低声问道:“请姑娘指点,这策论,往哪儿写?”

    “你觉得该往哪儿写,六哥觉得该往哪儿写,就往哪儿写。”李夏接着写字。

    “那……”郭胜看着李夏流畅的笔锋,猛咽了口口水,他觉得该往哪儿写……他觉得至少这不是兵部的错,他觉得该往皇上身上写……

    “姑娘这是要让六哥儿替王爷鸣一句不平吗?”郭胜福至心灵。

    李夏点了下头。

    “是不是太……冲的太前了?”这句话,郭胜一定得问清楚,不然他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也就没办法做好。

    “你觉得,五哥还会改投别家吗?”李夏放下了笔。

    “不会,一来得不偿失,二来,五爷是个忠义性子。”郭胜答的极快。

    “嗯,那就是认定了。既然认定了,就不能蛇鼠两端,要奋力往前。”李夏的目光越过窗户,看向不远的从前,她和五哥一路杀上去,当初凭的,就是无退路四个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