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九章 挑了个人

作者:闲听落花 |字数:3805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我也是这么想。”陆仪看着郭胜,笑意隐隐,“郭先生这份敏锐,令人佩服。”

    “我就是随便说说,北边最远,我也就到过秦凤路,要是早知道北边要出这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女大头领,那时候我真该一路往北,去看看这位大头领。”

    “你还是认为大头领是那位三十不到的小女儿?”陆仪看着郭胜,“这个小女儿,叫乙辛,她丈夫叫迪烈,迪烈比乙辛大十几岁,二十年前,迪烈就号称草原第一勇士,在乙辛之前,迪烈娶过两个正妻,乙辛,现在只知道她是大头领最小的女儿,今年大概二十四五岁,没有母族。”

    陆仪的介绍十分简单,对这一对夫妻,他知道的也极其有限,这些年,他们关注的重点,这会儿都已经死了。

    “说说。”见郭胜只顾一个接一个剥着花生,吃的香甜,陆仪只好问了句。

    “我都说了,北边我最远只到过秦凤路,只是感觉,就是觉得,真正不简单的是那个小女儿,女人和孩子,最不可忽视。”郭胜脸上带着丝玩笑之意,眼神却严肃认真。

    陆仪想笑,迎着郭胜凝重严肃的目光,笑容还没浮出来,就沉了下去。“今天的军报,附了乙辛一封亲笔信,替大儿子求娶宗室贵戚之女,永结秦晋之好。”

    郭胜长长呼了口气,“这个大儿子,是迪烈前妻生的?多大了?”

    “嗯,第一任正妻生的,信上说二十一岁。”

    郭胜不剥花生了,拍了拍手,端起杯茶,啜了几口,“这是缓兵之计,也是来探虚实的,打算怎么办?议出来结果没有?”

    “嗯,王爷也是这个意思,这求亲,是用来探虚实的,应该驳回去,调兵遣将,夺关驱敌,不必多应付这样的小伎俩,皇上的意思,将计就计,先和亲,这样调兵就可以从容些,开春之后也来得及了。”陆仪声音很低。

    郭胜听的皱起了眉,一言不发,伸手抓了把花生放到炉子边上。

    “已经将挑人的事交待给魏国大长公主,由她在京城勋爵之家,挑个合适的人。”陆仪看着郭胜。

    郭胜正拨着花生的手一僵,抬头看着陆仪。

    京城勋爵之家,永宁伯府就是这京城勋爵之家,还没定亲的李冬,就是个合适的人!

    “挑猪挑羊挑牺牲。”郭胜一脸鄙夷。

    陆仪看着他,没说话。

    ……………………

    隔了没几天,魏国大长公主广发请柬,请京城有爵位的各家当家老夫人过府,宴饮赏花。

    严夫人和郭二太太,徐太太等人侍候姚老夫人在二门里上了车,打发李文松一路送过去,

    魏国大长公主这趟大宴宾客为了什么,不光严夫人,接到请柬的各家,心里都是明明白白,不过严夫人并不在意。

    挑这样和亲之人,说白了,就是欺负谁家不得意,哪位姑娘好欺负罢了。

    永宁伯府虽说到老太爷是最后一代了,这爵位上实在算不上什么,可大老爷刚刚升了秦凤路安抚使,五哥儿这后起之秀的势头越来越盛,六哥儿声名雀起……这京城里,比她们不如的人家,可不是一家两家。

    她们家年纪合适的,只有冬姐儿,冬姐儿可是五哥儿、六哥儿一个娘的亲姐妹,这人,也不好欺负。

    严夫人安安心心该干什么干什么,午后姚老夫人回来,严夫人见她阴沉着脸,进了门就说自己不舒服,不想见人,也没往心里去,从那场年酒到现在,她这脸子,就没有放睛的时候。

    ……………………

    魏国大长公主送走各家老夫人、夫人,歪在炕上,眯着眼睛养神,眉头却一直皱着。

    她问哪家有年纪合适,又没议定亲事的女儿家,永宁伯府那位老夫人就接了话。还真是,就她们府上有这么一位。

    可这一位,魏国大长公主低低叹了口气,一兄一弟,都是和岩哥儿能说得上话的伴儿,岩哥儿是她的眼珠子,让岩哥儿不高兴,就是给她添堵,这几十年,确切的说,从她嫁给先皇那天起,她和阿娘,就尽力不让她不高兴。

    这么件小事,犯不着给她添堵。

    “你亲自走一趟,让陆家哥儿来一趟,我有话跟他说。”魏国大长公主睁开眼,叫过心腹费嬷嬷,“悄悄儿的。”

    费嬷嬷答应了,从角门出去,寻陆仪传话去了。

    ……………………

    陆仪回到兵部那间小院,等秦王见完了人,进了屋,屏退诸人,低低道:“是魏国,刚刚她宴客挑人,请各家自荐,姚氏荐了李冬。”

    迎着秦王有几分不敢相信的目光,陆仪露出丝苦笑,“大长公主说,这几天她查过京城有勋爵各家的姑娘,年纪合适,又没定下亲事的,只有永宁伯府这一位,别的,最大的一个,才十七。”

    “她打算什么时候递折子上去?”

    “说是拖不过后天。”陆仪眼里是烦恼。

    秦王往后靠到椅背上,慢慢吐了口气,片刻,站起来,来回转了几圈,看着陆仪道:“不管挑哪家姑娘,都是送上死路,这是枉死!”

    陆仪看着他,“要和李五说一声吗?”

    “跟他说有什么用?”秦王不客气的堵了句,走到屋门口,看着外面已经有了丝丝绿意的银杏树,“这桩屈辱,这条人命,不该枉送。你去请苏烨和江延世,就在梧桐阁,就说,我得了饼好茶,请他们品鉴。”

    陆仪一个怔神,正要说话,秦王冲他摆着手,“我知道,听听话意再说。”

    陆仪咽下到嘴的话,答应一声,出门叫了承影和含光,各自去请人,自己先到梧桐阁查看安排。

    苏烨和江延世一前一后进到梧桐阁后湖边的暖阁时,秦王已经到了,正沿着暖阁外的宽廊,慢慢踱着看风景。

    “王爷真是好雅兴。”苏烨没进暖阁,沿着宽廊,迎着秦王,长揖见了礼。

    江延世站在暖阁入口,微微侧头看看笑意融融客气寒暄的苏烨,又看了看同样一脸笑容的秦王,慢慢踱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