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五章 眉枪眼刀

作者:闲听落花 |字数:5683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黑龙法典

    江皇后看着移好牡丹和熏香炉,又来回看了几遍,满意了,才不紧不慢的转过身,下了台阶,就迎上了金太后。

    金太后冲江皇后抬了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就招手叫魏玉泽,“玉姐儿过来我瞧瞧。今天这衣服穿的好,女孩子家,就该这样鲜亮。”

    魏玉泽看起来很金太后十分熟捻,笑着上前见了礼,挽着金太后上台阶。

    李夏垂手跟在金太后旁边,低眉垂眼,面带微笑。

    苏贵妃斜着李夏那一身靛蓝蓝灰,姚贤妃却看着江皇后,江皇后神情自若,既不理会魏玉泽挽着金太后的那亲热,也没理会金太后这句仿佛对李夏一身打扮的不满。

    金太后居上首坐了,左右看了眼,看向姚贤妃问道:“六哥儿呢?怎么没来?”

    “要下了课才能来呢。”姚贤妃笑答道。

    金太后叹了口气,看着魏玉泽道:“六哥儿今年也十岁了,明后年行了冠礼,也该搬出去开府另居,这宫里,一天比一天冷清,我跟皇帝说,让你赶紧嫁进来,过个一年两年,有了孩子,这宫里也能热闹些,我就是喜欢小孩子,越多越好。”

    魏玉泽大大方方笑着,低低答着是。

    江皇后看着金太后,一脸的笑,苏贵妃抿着茶,专心的欣赏着湖里的荷花,姚贤妃脸上的温婉依旧,恭敬专注的听着金太后的话。

    李夏坐在魏玉泽下首,神情和姚贤妃一样专注恭敬。

    太后可从来没喜欢过小孩子,她的儿子小时候,抱到太后面前,太后那冷冷的目光,直到现在,还深印在她心里。

    现在就要再挑秀女了么?也是,海清河晏,正该广挑秀女,开枝散叶。

    江皇后笑着不说话,苏贵妃专注的欣赏荷花,姚贤妃一脸谦恭就只专注的听,李夏自然是不说话的,轮不着她说话。

    金太后只看着魏玉泽说话,仿佛整个凌波轩,就她跟魏玉泽两个。李夏看着渐渐不自在起来的魏玉泽,心里说不出的惊讶和意外。

    她这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简直诡异的宫宴。

    从前她入宫隔月,秦王就死了,金拙言枪挑了江家满门,那时候,她部的心神,还都在怎么能在嬷嬷手里少挨几戒板上……

    等她能站在太后身后侍候宫宴的时候,已经是太子死前一个月了。

    那时候的江皇后,不是现在这幅雍容中带着傲然的淡定模样,那时候的江皇后,浑身都是根根直竖的细刺倒刺,眼神利的象刀,一个月后,太子死了,江皇后眼里,就只能看到疯狂了。

    她侍候的头一场宫宴,她记不得为什么而设宴了,只记得江皇后浑身的刺,以及苏贵妃的雍容大度,和时不时哈哈的笑声。

    后来她侍候过很多场宫宴,再后来她坐在了宫宴的人群里,再后来,她独坐上首,不管她侍候过的,参与过的,还是独坐上首的宫宴,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冷清过,在座的人,互不理睬,却都淡定自若。

    “皇上来了,太子爷,二爷,三爷来了。”小内侍碎步紧趋到凌波轩门口,躬身禀报。

    “今天下来的可早了不少。”苏贵妃最先连说带笑,也最先站起来。

    姚贤妃紧跟其后,江皇后站起来时,太子跟在皇上左边,二皇子和三皇子肩并肩,跟在皇上另一边,已经转过来了。

    “让人去看看六哥儿,皇上来了,让他早点儿过来。”金太后声音温和的吩咐姚贤妃。

    姚贤妃答应一声,叫了个小内侍吩咐了下去。

    李夏眉眼低垂,看着走入她视线,再越过她,上了台阶,进了凌波轩的皇上的衣襟和鞋子。

    金太后坐在上首,受了皇上和太子等人的礼,“皇上辛苦了,气色还好。太子也辛苦了,二哥儿三哥儿,到太婆这里来。”

    二皇子和三皇子坐到金太后身边,金太后仔细看着两人,和皇上笑道:“都说江家那个哥儿生得好,我瞧着,还是咱们家这两个孩子更好些,太子的亲事议定了,二哥儿和三哥儿也不小了,这样好的两个孩子,我瞧着,简直没有哪家姑娘能配得上。”

    “阿娘说的对,二哥儿和三哥儿也不小了。”皇上看向苏贵妃,“他们两个的亲事,你要多花些心思功夫,挑好了,能早定下来,就早点定下来吧,省得阿娘放不下心。”

    “是,已经开始看了。”苏贵妃笑容明媚。

    李夏听的心里一跳。

    皇上这话,是让太后不要多管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亲事了,皇上这会儿对太后,比从前更不客气。

    “四哥儿的亲事,还有五哥儿,你多操些心,都不小了。”金太后看向姚贤妃,温声吩咐道。

    姚贤妃一边答应着,却看向皇上,皇上哈哈笑了两声,捻着胡须吩咐姚贤妃,“阿娘这话极是,四哥儿和五哥儿的亲事,你要多操些心,要是有拿不准的地方,来找朕,朕替你拿主意。”

    姚贤妃抿嘴笑着,柔声答是。

    要说谁最知道皇上,最知道怎么样让皇上高兴,这宫里,除了她,大概就是姚贤妃了。李夏低眉顺眼,端坐不动,心思却到处流淌。

    皇上这两声轻笑,愉快的很呢,他好象比从前爽快……

    “二哥儿他们的亲事,你也要多操操心,这也是你份内的事。”皇上又看向江皇后道。

    李夏莫名的舒了口气,这才是皇上,和从前一样,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信任,不知道什么叫决断,总是不停的反复,不停的摆弄着无数的小手段,他把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亲事交到苏贵妃手里,又让江皇后管上一把,这肯定还不够,他讲究至少三重……

    而且,到明天,他会变一回,后天还要再变一回……

    “挑好了人家,让她们把女孩子带给阿娘看看,阿娘见多识广,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皇上又转向金太后,微微欠身笑道。

    第三重,这才是皇上么,李夏心里忍不住泛起一层厚重的腻歪。

    皇上的人,和他的身体一样,湿粘软趴,却又胶黏沾手,他唯一让人觉得爽快的一回,就是咽气的时候,一口气咽下去,竟然就此没再醒……

    “这就是岩哥儿自己挑的媳妇儿?”皇上看向李夏,“抬起头,让朕看看。”

    李夏忙站了起来,抬头看向皇上。

    皇上的样子,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坐在皇上身边的太子,带着说不明的神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夏。

    “是小了些,看样子是个柔婉性子,岩哥儿眼力不错。”皇上看起来还算满意,转头金太后笑道。

    金太后气色却不怎么好,“岩哥儿自小儿任性,唉,这也怪不得别人,都是我惯出来的。”

    皇上笑起来,“瞧阿娘说的,岩哥儿现在懂事多了,也出息了,北边这趟大捷,岩哥儿统总调度,功不可没,还有鹦哥儿,关铨上折子给他请功,说这趟能歼蛮族王帐主力,生擒乙辛,都是鹦哥儿的功劳,是鹦哥儿带着人一路追踪,以四五百人将乙辛王帐主力拖了三天,他才得以带大军围而歼之。”

    “这孩子真是胡闹!”金太后一听就急了,“当初不是说好了,他是去督战,不可离靠近前线,这怎么冲到最前面去了?长沙王府子嗣单薄……唉!一个两个,都是这么不听话!”

    “阿娘,好男儿就是要建功立业……”

    “长沙王府还用得着他建什么功立什么业?”金太后不客气的打断了皇上的话。

    皇上却一点儿恼怒的意思也没有,反倒笑起来,一脸无奈,“阿娘,您看看您,好好好,鹦哥儿这不是没事么,以后不让他到军中去了,这样行了吧?”

    金太后长长舒了口气,神情缓和。

    皇上又说了几句闲话,站起来,带着太子和二皇子三皇子,告辞走了。

    直到皇上走了,六皇子还没过来。

    宴席上重又恢复皇上来之前的安静,确切的说,这会儿更安静了。

    金太后垂着眼皮,明显心情十分不好的坐着出神,江皇后神态自若的品着茶,苏贵妃接着抿着茶欣赏荷花,姚贤妃垂着眼皮,十分享受的慢慢啜着香茶。

    魏玉泽垂眼看着自己面前矮几上的点心杯盏。李夏端起杯子,也专心的品起了茶。

    喝了两三杯茶,金太后站起来,“我乏了,你去看看六哥儿,到现在也没来,看目的地怎么回事,回头跟我说一声。玉姐儿送我回去吧,你找个妥当人送九姐儿回去。”

    金太后吩咐了姚贤妃,又招手叫魏玉泽,李夏将金太后和魏玉泽送到凌波轩门口,目送出几十步,才回头看向姚贤妃。

    江皇后提着裙子,经过李夏,一边款款下着台阶,一边头也不回的笑道:“九娘子这份淡然真是难得。”

    李夏呆着张脸,好象没听懂江皇后这话是什么意思。苏贵妃等江皇后走出十来步,才从凌波轩出来,走到李夏面前,顿住,看着她,一脸笑,低低道:“你别理她,都是脾气大,回去吧。”

    看着苏贵妃下了台阶,姚贤妃才招手叫了两个小内侍过来,吩咐送李姑娘回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