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陆将军之九

作者:闲听落花 |字数:5305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陆仪再次累极睡着了。

    姚先生和陆老太爷愁眉苦脸,对坐喝茶。

    闷坐喝了两三杯茶,姚先生放下杯子,叹了口气,“你家这孩子,实在是聪明极了,你看到他刚才的眼神没有?我跟你说,这逃跑的事,这一回,肯定不是最后一回,这只是开了个头,往后,除了逃路,还不知道他还会打什么主意,做出什么事呢,要是哪天他放火烧了你这间屋子,我都不意外。”

    “你这话说的,还用你说?我都知道,我都看到了,你倒是说点有用的!”陆老太爷一肚皮的烦恼。

    儿孙天资不佳,他愁,这会儿有了个天资绝佳的,可他更愁了。

    “送山里去吧。”姚先生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建议道。

    “他才四岁。”陆老太爷一句话说完,两根眉毛抬出一额头抬头纹,“年纪这事,都是惯例,可没谁说过多大行,多大不行。”

    陆老太爷眉毛落下来,“山里那帮祖宗,年年冲我横鼻子竖眼,嫌子孙不佳,今年刚开年,一张嘴,就要了五十万银子,说什么,有几位老供奉说是太闲了,闲的要长出绿毛了,要到北边大草原走一圈散散心去。”

    陆老太爷深吸了口气,“你说的对,该把凤哥儿给他们送过去,前儿我也在想这件事,怕家里这几位供奉万一有点儿差池,耽误了凤哥儿的功夫,就是,凤哥儿不能不读书。”

    陆老太爷上身前倾,满眼期待的看着姚先生。

    “我跟凤哥儿去。”姚先生干脆之极,“你好茶好饭,新书好墨供足就行。”

    “这容易,山里可比我们老宅供奉得好,嗯,明儿我让凤哥儿他母亲走一趟,这事儿,得跟他阿娘说一声。”

    “怪不得那位沈氏把这孩子送回你们陆家了,换了我,也得给你们扔回来。”姚先生说着,站起来,啧啧几声,背着手走了。

    第二天一早,周三太太只带着几个心腹婆子,和十来个护卫,出了建昌城,往城外她那个小庄子过去。

    进了庄子,护卫们散开没再跟着,周太太下了车,带着几个心腹婆子,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和熟知的佃户庄头打着招呼,沿着庄子转了一圈,进了座落于庄子侧后,离别的人家都有一段距离的一处小小院落。

    周太太从屋后过来,先围着院子转了半圈。

    院子后面和两侧的围墙都是青砖,一人多高,围墙外沿墙一圈已经打扫干净,每隔两三步,用细竹子围起个小圈,圈里面刚刚浇过水,没发芽,还看不出种了什么。

    周太太一边走一边细看,转到院门一侧,站住仔细打量。

    院门这一侧是用竹子扎成的篱笆,隐隐约约能看到院子里,竹篱笆明显是刚刚用水冲刷过,虽旧却干净清爽。

    透过缝隙,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略削瘦的身形在不停的忙碌。

    周太太轻轻呼了口气,露出丝丝笑容,示意婆子叫门。

    婆子扬声道:“周嫂子在家吗?太太过来看您了。”

    几乎立刻,院门就从里面拉开了,沈氏紧紧抿着的嘴唇间带着丝丝紧张,直视着周太太。

    “没事儿。”周太太急忙迎着沈氏的神情答了句,“咱们进去说话。”

    沈氏听到没事儿三个字,明显松了口气,侧身让到旁边,曲膝下去,“太太见谅,太失礼了。”

    “这是哪里话。”周太太笑答了句,进了院门,转头打量四周。

    这间院子从前是一位避居其间的老供奉的住处,院子大房子少,靠东边两间上房连着三间厢房,上房前面西边和后面,铺着青石,砌了花池,还搭了个小凉亭,这会儿各处都打扫的干干净净,花池里地已经翻过,眼睛所及,处处清爽干净。

    “这都是你收拾的?”周太太调回目光,打量起了沈氏。

    “不能算都是我收拾的,我搬来时,田庄头他们已经把这里打扫的很干净了,荒草和这些花田,也都翻好了,我不过稍稍归拢一二。太太这里坐?”沈氏迟疑的看着周太太,指指小亭子。

    “这里最好。”周太太进了亭子,在竹椅上坐了,见沈氏就要进屋烧水沏茶,忙招手笑道:“我今天还要赶回来,你过来,咱们坐着说话,让她们去沏茶。”

    沈氏也不多客气,过来坐到周太太对面,带着几分忐忑,看着周太太。

    “是这么回事。”周太太抬手揉着眉间,凤哥儿这么大点,就要送他进山,这事儿,她面对着沈氏,竟有几分心虚。

    “凤哥儿在家里,头两三天还好,这两天,唉,算了,你是个明白人,我就直说吧,这两天,凤哥儿已经跑了两趟了,头一趟满府上下找了一两个时辰,他藏在老太爷院子门口一块太湖石缝里,还拿太湖石上头垂下来的藤蔓盖的严严实实,不是找到的,是后来他累极睡着了,自己掉出来的。”

    周太太一口气说完,带着几分干笑看向沈氏,却看见沈氏也是一脸干笑。

    周太太心里微微一动,接着道:“昨天下课回来,因为他不肯练功,不肯上课,非要没出息,先生打了手板子,他就借着这个,说手疼,把看着他的嬷嬷和丫头指使走,又跑了,这一回藏在老太爷养在后园的一盆十八学士里面,找了一个多时辰,后来天黑了,他往后跑,撞到先生身上,唉,这一回,还把黄嬷嬷和巧云给咬了,咬的血淌了一手。”

    沈氏干笑着,移开了目光。

    周太太看着她,“凤哥儿跟着你的时候,没这么淘气吧?”

    “不敢瞒着太太。”沈氏轻轻咳了一声,倒也干脆,“他胆子极大,一点点大的时候,就利落的出奇,刚学会爬的时候,常常一错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他了,我……”

    沈氏干笑一声,“他小的时候,我想找个能帮着看看他的人,都找不到,说是看他太累了,又管不了他,太太,这聪明的孩子都淘,您……”

    “那就好。”周太太打断了沈氏的话,长舒了口气,又舒了口气,“我一直担心他是因为离了你,才脾气大变,要是一直就这么淘,那就好说了,我来找你,是奉了老太爷的吩咐,老太爷昨天和凤哥儿的先生商量了,准备把凤哥儿送到山里去。”

    沈氏一个怔神。

    “这是我们陆家一点儿不值得往外提起的小事。陆家的功夫,您是知道的,家里的供奉,都是从山里学出来的,陆家子弟,要很色了,家里的供奉教导不了,才会送到山里。”

    顿了顿,周太太接着道:“陆家历代家主,主事人,都是从山里学了好些年出来的。”

    沈氏松了口气,站起来,冲周太太深曲膝到底,“太太来这一趟,这是太太给我的脸面。”

    “你坐下说话。”听沈氏这么说,周太太放下了心,笑着让沈氏。

    “是。太太,我把凤哥儿送回陆家,他就是陆家的孩子,我是个外人,我生了他,可他现在不是我的孩子,该怎么教导怎么安排,都是该由陆家安排的事儿,以后,但凡凤哥儿的事,太太,还有陆家,不用再来找我,我不该管,我也是不管的了。”

    “您可真是个明白人。”周太太笑起来,“还有件事,是老太爷的交待,再怎么也得说一说。”

    “您请吩咐。”沈氏客气笑道。

    “老太爷说,让我跟你解释一句,凤哥儿闹成这样,他没让见您,不是为了要隔绝凤哥儿和您的母子之情,一来,凤哥儿的身世,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算见不得人,那也是凤哥儿他爹见不得人。二来,老太爷说您是个极明白的人,用不着隔绝。

    老太爷之所以没让凤哥儿见您,是因为这事儿,是您和凤哥儿商量定的,凤哥儿答应了的,凤哥儿虽说,可他说什么做什么,心里都是明白的。

    老太爷对凤哥儿期望很高,老太爷的意思,从凤哥儿能明白事理起,他就要让他知道,他的承诺,出而无回,绝没有反悔的余地,不管因为什么。”

    沈氏听的上身笔直,片刻,点了点头,“老太爷是大智慧,这是凤哥儿的福份。”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您在这儿住着怎么样?还习惯吧?庄子里的人家怎么样?有能说话的人没有?”周太太语调轻快的转了话题。

    “这儿极好,真真正正的山清水秀,人也好,前头老花家媳妇儿,做的一手好针线不说,他家园子里的菜,绿油油长的好极了,说好了,等她下午歇了,就过来教我怎么点菜种。”

    沈氏神情松缓下来,也跟着说起了闲话。

    婆子沏了茶送上来,周太太和沈氏喝着茶,说着闲话,聊了两刻多钟,周太太站起来笑道:“今儿还得赶回去,不然我真不想走了。今儿先这样,以后我得了空,就过来找你说话喝茶。”

    沈氏笑应了,起身将周太太送到院门口,也不多送,看着她走远了,慢慢掩上了院门,呆站了半晌,低低叹了一声,接着刚才的活又忙碌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