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盜就是京兆府总捕头皇甫英,皇甫英就是凤凰盗,官就是匪,匪即是盜,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那么两个人斗智斗勇,显然就是在演戏,那么饶是皇甫英破案如何厉害,自然是抓不到凤凰盜,毕竟人怎么能抓到自己。

    林英这时幽幽地说道:“我现在更加理解凤凰盗为何自杀了。”

    因为那些被杀害的捕快都是他朝夕相处的兄弟,虽然是被朱葛明三人所杀,但是是因为凤凰盜而起,可见皇甫英心里是多么的愧疚,他自杀也就不足为奇了。

    铁无私一脸沉重道:“原本朱葛明三人可能并没有私吞贡品的念头,但是七年前的那晚,当他们发现凤凰盗其实就是皇甫大人的时候,他们邪念陡升,既然京兆府的总捕头可以当大盗多年,他们为何不能私吞贡品,而且他们杀了皇甫大人,都推给凤凰盜,并宣称凤凰盗畏罪潜逃了,这样就死无对证,因为再也没有人能抓住凤凰盜,而凤凰盗也不会再出现了。”

    众人心中了然,这样确实万无一失,难怪三人敢铤而走险。

    铁无私又自嘲地开口道:“我胆子小,不敢暗地里杀了朱葛明他们三人,但是也不敢举报他们,因为这样的话,势必暴露皇甫大人的身份,让皇甫大人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所以当有人给他报仇,我是很欢迎的。不过后来,我发现他们有意栽赃给我,想来这就是我的报应吧,我也就认了。”

    纪渊一副恨铁不成钢:“那些贡品还有凶器是司徒文光故意寄给你的吧。”

    铁无私点了点头,心虚地补充了一句:“其实还有一坛西风酒。”

    纪渊两眼放光:“酒呢?”

    铁无私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我本来以为必死无疑,就把那酒给喝了。”

    纪渊一脸悲痛:“真是暴殄天物啊!”

    铁无私这时却豪气地拍了拍胸膛:“放心,这次你救了我的命,我请你喝酒。”

    林英冷哼了一声。

    铁无私马上笑呵呵道:“当然还有老大,这次老大出力最多,谁都不请也要请老大。”

    孔若也抢着道:“还有我,还有孙姐姐!”

    云竹冷不防地说道:“加我一个!”

    铁无私一脸郁闷,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帮纪渊请客啊。

    第二天晚上,铁无私果然没有食言,买了好酒来到安宁草堂,孙宁又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六人便在安宁草堂欢快地喝起酒来。

    六个人其实都酒量不高,也算是给铁无私省了不少酒钱,很快夜深人静,云竹是第一个离开的。云竹走到了门口突然回头:“纪渊,你送送我吧!”纪渊不安地看了孔若一眼。

    孔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给你半个时辰。”

    夜晚的长安城大街上,静悄悄的,落叶落了满地,纪渊和云竹二人都沉默不语,只留下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

    纪渊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只得轻轻地咳了一声,打破宁静道:“云竹,那晚在周西风家里,我……我实在抱歉……”

    “不用道歉,反正本来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也不在乎这一次。”云竹竟然表情淡然。

    纪渊松了口气道:“你不介意那就好……”

    “我当然介意!”云竹突然打断他道,“可是我介意又有什么用,你反正也不会娶我。”

    纪渊有些头疼,这姑娘就这么想嫁给自己。

    云竹这时突然停了下来,黑夜中的秋水眸子静静地盯着纪渊。

    “纪渊,有个问题问你,请你诚实回答我。”

    纪渊大概已经猜到了,但是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如果没有孔姑娘,那晚你和我好上了,你会不会娶我?”云竹郑重地问道。

    “会!”纪渊毫不犹豫地答道,“不过,这对你不公平,我娶你可能并是因为多喜欢你,而是出于责任而已。”

    “也许我并不需要公平,而只要你呢?”云竹轻声说道。

    “我……”这句话看似玩笑,却充满深情,让纪渊无言以对,沉默半晌才讷讷道:“云竹,我虽然不能娶你,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可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云竹毫不客气道。

    纪渊更加头疼,只得无奈道:“那我们以后只得少见面了。”

    “嗯?”云竹突然出手如电,伸手点向纪渊,纪渊躲避不及,身瞬间被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你……你要做什么?”纪渊惊恐地问道。

    云竹却低声命令道:“把眼睛闭上。”

    纪渊不知道云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是想来她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便老老实实地把眼睛闭上。眼睛刚闭上,突然一阵香气扑鼻而来,紧接着云竹竟然牢牢地抱紧了他。

    纪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湿润的香唇就贴到了自己嘴上。

    云竹这一次没有浅尝辄止,反而轻吐香舌,不断挑逗纪渊,纪渊身热血沸腾,竟然情不自禁地回应她。

    良久,云竹猛地和纪渊分开,怔怔地看着纪渊,低声呢喃道:“原来清醒地时候是这种感觉。”

    她双手背后,慢慢地向后退去,边退边道:“纪渊,我说了不想和你做朋友,既然做不成夫妻,那就遂了你的愿,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吧。”

    纪渊心中一惊,脱口而出:“你……你要做什么?”

    云竹站定,抬头望天,叹了口气道:“我要走了,离开长安城,去外面的江湖看一看。”

    纪渊心中不安道:“云竹姑娘,你又何必如此?”

    云竹摇了摇头道:“我本来就志不在仕途,加入六扇门也只是为了找我师哥,后来在凉州城通过你的帮助,我已经如愿了,只不过……放心不下你,才回了长安城而已。如今也算是心愿已了,我自然要离开了。而且通过凤凰盗一案,我也发现了,无论是身在庙堂的官差捕快,还是身在江湖的江洋大盜,本身并没有区别,为善的一样可以造福一方,为恶的一样丧尽天良。”

    说到这里,云竹猛地转头,大步向前行去,边走边说道:“相比较庙堂的束缚,我更喜欢江湖的快意恩仇。既然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纪渊心中感慨万千,突然大声叫道:“云竹姑娘,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名震一方的女侠!”

    云竹回头,嫣然一笑,灿如夏花:“我也这么觉得。”说着高举右手,边走边挥道,“纪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夜色如墨,秋风萧瑟,云竹的背影虽然孤寂,但是却轻快了许多,纪渊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云竹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长街的尽头,他才突然醒悟过来,马上高声喊道:“云竹,我……我还不能动啊……”

    “嗖”地一声,一枚飞镖飞了回来,刀柄正好撞在纪渊的胸口,纪渊瞬间恢复了行动。

    纪渊捡起那枚镖,心中一动,他认得这是云竹的本命镖,她只有三枚。

    纪渊喃喃自语:“不是说好相忘于江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