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 38、第38章 鱼骨
    ()    脸颊紧紧挨着,温热的, 微凉的。

    沈知弦苍白的面容上隐约浮现黑气, 晏瑾便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扣在他脑后, 温热的唇印在他额头上,渡灵力给他, 又将黑气都吸过来, 低声安抚:“没事了, 我们出来了……”

    干净温顺的灵力流转身, 沈知弦觉得自己仿佛泡在暖融融的温泉,昏昏欲睡, 好艰难才睁开眼睛,涣散的视线逐渐聚焦。

    彻底睁开眼时,晏瑾已恢复一贯的沉稳平静, 略带担忧地望着他。

    距离太近, 沈知弦下意识动了动, 这才发现两人姿势简直是……亲密至极。

    晏瑾比他要高大半个头, 他被转过来抱住的时候,大概是觉得抬高手搂着脖子太累, 无意识就缩了下来, 转而抱住晏瑾劲瘦的腰身,抱得紧紧的,像个树袋熊一般。

    沈知弦飞快地缩回手,不太好意思地偏了偏头, 他就说晏瑾怎么搂着他搂这么紧呢,原来是自己扒拉着别人不放。

    脸上微微发烫,红晕淡淡,倒叫苍白的面容带了点血色。晏瑾的手还紧紧扣在他腰间,沈知弦小声道:“放手罢。”

    晏瑾仔细端详了他片刻,确认他确实是好多了,才缓缓地松了手。

    结果一松手,沈知弦就觉浑身一重,双腿瞬间像是被挂了千斤坠,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然后又被晏瑾稳稳扶住。

    ——他经此折腾,本就虚弱不堪,靠方才晏瑾扣着他的腰,承了他大半重力,才站得轻松,眼下晏瑾一松手,他便有些站不住。

    晏瑾这回不容他拒绝了,再次稳稳地扣住他的腰,扶着他站稳。

    他这个师尊,脆弱成这样,真是一点威严都没有了。

    沈知弦抿了抿唇,正想说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偏头时眼角却被一个什么东西晃了一下。

    他下意识看过去,一枚指头大小的小东西正静静地躺在不远处,被阳光照得熠熠生辉。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力量,在促使着他将那东西捡起——那是一枚小巧玲珑的玉白色鱼骨。

    它没有头,修长而纤细的鱼身,每根骨刺都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一点儿残缺磕碰都没有,触手温润,那质感不像是骨头,倒像是玉一般。

    沈知弦翻来覆去地看了它一会,目露沉吟之色。

    这些日子,在那充满黑气的地方里,他瞧见的所谓生物,大多数都是只有个骷髅头,身子是浓浓的黑气,眼下突然出现个鱼身骨头,便显得很特别。

    沈知弦潜意识里觉得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他摩挲了一会那片小小的扇形尾巴骨,将它收好。

    四周绿意葱郁,没有黑气覆盖,这里连空气都清新了几分,两人这才开始仔细打量四周。

    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地方,山水泥石,花草树木,不远处一条溪流潺潺流水——和之前的景色几乎一样,只是没了黑气,更显得安和平静,安宁得仿佛世外桃源。

    他们仍旧在秘境里。

    “走走罢,找找段沅。”沈知弦叹口气,“这地方古怪,也不知会不会困着我们不让出去。”

    晏瑾不置可否,他只微微垂头,问:“岁见还走得动吗?要背吗?抱也行。”

    沈知弦险些儿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这话之前晕晕乎乎走不动的时候,晏瑾也问过,当时神智不清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清醒了,再听这么问……

    怎么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呢。

    突然羞涩的沈知弦微微摇了摇头,艰难地拒绝偷懒的诱惑:“不,不用了吧。”他自觉身上有了些力气,不自在地动了动,“手……”

    他示意晏瑾松开扣在他腰间的手。

    晏瑾并没有纠结什么,顺从地松开了他的腰,然后……牵住了他的手。

    牵倒是普通的牵,沈知弦清醒着,晏瑾也没敢做太大动作,只是就这样,沈知弦也不自在地瑟缩了一下手指。

    “只是牵手而已,岁见在担心什么?”察觉到沈知弦的瑟缩,晏瑾平静地问,顿了顿,他又有点疑惑道:“还是说岁见想换一种牵法?”

    他的指尖试探性地在沈知弦指间戳了戳。

    这话似曾相识,他好像就这么对晏瑾说过。

    另一种牵法是个什么牵法,他当然也是知道的。

    沈知弦低头望了望两人相握的手,忍了忍,没再拒绝,好……好么,他就当晏瑾是在担心怕他摔倒好了。

    不知是否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晏瑾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然而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一种奇怪的感觉。

    说起来,他之前晕乎乎的时候,好像……还听见了晏瑾唱歌。

    他还有些模糊记忆,记得他们走到后头,听见了远方的歌声……晏瑾那倒也算不上唱歌,就是压着嗓子,哼哼小调子,虽然很生疏僵硬,但莫名的,沈知弦就觉得很窝心。

    晏瑾这般照顾他……他是不是彻底洗白啦!

    沈知弦胡思乱想着,跟着晏瑾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黑气夺取了他太多生气,他此时就像个孩童蹒跚学步一般,走得极慢,走一会还要歇一会,好在晏瑾耐心足,细致地照顾着他,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

    就这样一边前行一边歇息的走了两三天,沈知弦才渐渐缓过来。

    这儿好东西还挺多,走在路上,时不时能见着一棵灵草几枚灵果的。沈知弦瞧着几个好的,支使着晏瑾去将它们都收集起来。

    沈知弦将灵草灵玉上的泥巴抖掉,忽然想起了消失已久的小草芽,随口问了句。

    “沉睡了。”晏瑾道。

    自叛变到晏瑾那儿没两天,小草芽就自己团在储物囊里,陷入了沉睡。

    沈知弦“唔”了声,若有所思。

    那土坑里还隐约露出一截灵玉,晏瑾也一并将它挖出来,巴掌大的尧山玉,虽然沾着泥巴,也藏不住它浓郁的灵气。

    方才晏瑾在挖着,沈知弦就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似乎在找着什么,直到晏瑾站起身来,望了他半晌,他还在找着。

    晏瑾轻声问:“岁见进秘境,是想找什么东西吗?”

    沈知弦回神,迟疑了一会,终于是将鲛鳞的事说了出来。

    一时寂静,片刻后沈知弦揉了揉眉心:“算了……这地方古怪,还是赶紧找段沅去吧。”

    他虽然是这么说着,脸上神色显然却不是很想放弃。

    晏瑾沉默了一会,问:“是与岁见的心疾有关吗?”

    沈知弦叹口气,算是默认了。

    晏瑾没接话了,沈知弦便喊他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晏瑾忽然道:“等找到段姑娘,岁见和她一起出去吧,我留下来找鲛鳞。”

    沈知弦还没来得及回应他,便又听他继续问:“岁见的如愿以偿里……也包括段姑娘吗?”

    沈知弦愣住了,什么东西……什么如愿以偿,段沅又怎么了?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玄机楼那弟子随随意意给他算的卦,他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很艰难才勉强回忆起来,正要说话,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打招呼声:“啊!又见到你们了!”

    两人循声望去,皆默然了一瞬……这还真是说谁谁到,那端着个签筒哼哧哼哧跑过来的,不正是那天给沈知弦算卦的玄机楼弟子么!

    他也进秘境来了。

    见着认识的人,虽然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但中年男人还是挺高兴的,与他们寒暄了几句。

    不知这人底细,沈知弦也不好把那些诡异的事情盘托出,只互相问了问近况,沈知弦试探了几句,见他不像是见到什么诡异事情的样子,便问:“你还记得那日与我们同行的那位姑娘吗?你可有见到她?”

    “啊?”段沅气质出色,中年男人还是有点印象的,他沉思了一会,有点不确定道,“姑娘我没见着,但我前几日见到了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少年郎。”

    嗯???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挺俊俏的,和你说的那位姑娘长得……约莫有九成像,只下巴没有伤疤。年纪看起来也要小些。他们是姐弟?”

    沈知弦迟疑着:“我也……不知晓。”

    段沅没和他们提过有兄弟姐妹的事,他也不甚确定。

    中年男人还想说什么,忽然瞥见晏瑾手里握着的灵玉,眼一亮,立刻遗忘了其他事情,兴奋道:“尧山玉!”

    这正是他苦苦寻找的灵玉啊!

    他想重新炼化他的签子们很久了!尧山玉正是他最理想的材料,可惜太珍贵太稀少太难少,他找了好几年都没找到,眼下晏瑾手里这么大的一块,足够他炼化完一套签子了!

    他眼巴巴地看着沈知弦:“这是哪里找的?”

    沈知弦微微侧身,给他指了个方向:“那边。不过应该没有了。”

    尧山玉他当然也是知道的,非常难得的灵玉,一个秘境能出一块都是很好的了。

    中年男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有点失望:“这样啊……”

    他犹豫了一会,不舍得放弃,一咬牙,还是从自己的储物囊里翻出来两枚灵果,不太好意思道:“我想用尧山玉炼化武器已久,奈何一直找不到。这两枚灵果还算可以,不知道能不能请两位割爱……同我换一换?”

    沈知弦瞥了眼他手里的两枚果子,也挺珍贵的,只是稀有程度还比不得尧山玉,不过他拿着玉石也没什么用,人在江湖飘么,随手结个善缘还是好的。

    他望了晏瑾一眼,见他没什么拒绝的意思,便与中年男人换了。

    那玄机楼弟子高兴得手都在抖,美滋滋地翻来覆去看灵玉,发现这品质要比他想象中更要好,他拿那两枚灵果来换,都是沈知弦他们亏大了。

    可他眼下身上就只有这两枚果子还能拿的出手。他想了想,感激地朝两人微微一礼,承诺道:“我,玄机楼第二十三代弟子宿成,欠两位一个人情。”

    他颇自豪地挺了挺胸,“我的水平在宗门里还算的上名号,两位若有需要,我必竭尽所能。”

    沈知弦笑吟吟地虚扶他一把,算是应下了这个人情,宿成看起来是个磊落之人,不让他还这个人情,怕是会让他心里难安,反对修行有害。

    宿成还想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灵石,谢过他们,便要告辞。临走前,他想到什么,匆匆一回头,朝沈知弦道:“我之前同你算出来如愿以偿的那一卦是真的,你可不要放弃,你此行必有惊喜啊!”

    “承你吉言。”沈知弦笑容不变地目送他远去,收回视线,显然又是没把这句话放在心里。最大的主角在他身边站着呢,信一个卦象,还不如信晏瑾。

    这么一打岔,沈知弦也忘了前头晏瑾问的关于如愿以偿和段沅的事,晏瑾也没有再提起,两人相携又走了一段路,断续也见着了几个人。

    这几个人瞧着都有些眼熟,是在信城里徘徊等待许久的,有个甚至与他们同个客栈,就住在他们旁边一间。

    沈知弦惯常去打听段沅的消息,有的人摇头,有的人倒是见过,不过……怎么见的又是个少年郎?!

    沈知弦蹙了蹙眉,又问了个人,这回倒是得到了一个比较确切的消息了。

    “你说的这姑娘啊,我没见着。不过方才见到了一个和你描述得很像的少年,就在那边。”修士随手给他们指出一个方向,“就两刻钟前还在那,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沈知弦谢过这个修士,修士笑眯眯地说声不客气,也就走了。

    顺着修士指的方向走去,走了一小会,果然是见到了一个蓝衣人,正蹲在路边,扑哧扑哧地刨坑,刨得正起劲,手边都堆了个小土包。

    这背影瞧起来和段沅确实差不多……沈知弦迟疑了一会,便听那蓝衣人欢喜地“啊”了一声,从那土坑里扯出来一株带着长长根茎的灵草。

    那灵草根茎上结着许多圆溜溜的红色小果子,蓝衣人怕将果子抖落,小心翼翼地捧着,转过身来,那面容便尽数落入沈知弦和晏瑾眼底。

    那一瞬,沈知弦才明白之前见着的宿成说的“很相像”是个什么意思——这也太像了吧!

    只是换了身男子装束,没了下巴的伤痕,整张脸总体看起来要更少年气一些,细看五官,却是和段沅像了九成九!

    沈知弦还沉浸在“这怕不是段沅的弟弟”这个念头中,那边蓝衣人一转身,瞧见他两人,眼一亮,就飞快地跑了过来:“岁大哥!晏大哥!”

    声音清亮,也与段沅的声音很像,只是要稍微偏中性些了。

    沈知弦恍恍惚惚地眨了眨眼,谨慎地问道:“你是……?”

    段沅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僵了一僵,声音弱了弱:“岁大哥,我是……段沅啊。”

    沈知弦松了口气,露出点笑来:“我还以为见着你兄弟了。”

    段沅悄悄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道:“我觉得……在这里,男装比较方便……”

    “唔,也是。你这身打扮看起来很不错。”沈知弦理解地点了点头,段沅与他们分开传送,她孤身一人,又是个姑娘家,确实是作男装打扮要更方便。

    听得他夸,段沅难得的扭捏了一下,有点犹豫:“其实我……”

    她其实了半晌都没下文,沈知弦视线却忽然凝在她手里那草根上了:“那是什么?”

    “啊?”段沅被打断,一点儿想要坦白的勇气立刻消散得一干二净,她低头看了看沈知弦指着的东西,本以为他是在问那个小果子呢,结果沈知弦却是在指着一个挂在根茎上,一小块灰白灰白的,不知是何的东西上。

    段沅小心地将那物什勾出来,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小块……鱼头骨?

    她将鱼头骨递给沈知弦,疑惑道:“这土里的灵草,还能长出鱼骨头来了?”

    沈知弦没说话,他仔细端详着这枚鱼头骨,擦掉一点儿泥土之后,它大致露出了本貌,这色泽,这质感,这断口……

    沈知弦越看越熟悉,忽然灵光一闪,就拿出来之前捡到的那枚鱼身骨,一拼接——对上了!

    他抬眼与晏瑾对视,眼底都流露出一抹沉思。

    段沅看得不明所以,沈知弦将那完整的鱼头鱼身捏在手里,与她交代了这段时间他和晏瑾的经历,把段沅听得连呼惊险。

    沈知弦道:“此处怪异,你可有察觉什么不妥?”

    段沅仔细沉思了这段日子以来所见种种,肯定道:“没有。若说这儿最大的怪异,那便是妖兽极少,偶尔见着的也并不凶残。这个秘境对我们非常友好。”

    她迟疑了一瞬,问:“你们是想离开吗?可是这秘境还未再次开启,我们也闯不出去……不如我们再留几日仔细看看?若有不妥再及时脱身。”

    晏瑾说他要留下来替沈知弦找鲛鳞,段沅也说想留下来再看看。行吧,两位主角都这么说了,他一个小炮灰配角,还是跟着主角走的好。

    沈知弦想了想,到底他自己也是不想放弃这个最可能藏着鲛鳞的秘境的,便点了点头。

    这处地界确实与段沅所说,最大的不正常就是好东西太多,危险太少。

    三人同行了几日,灵草灵果灵玉找了不少,也赶走了几只妖兽。别的大危险是再没有的。

    沈知弦闲暇时会常常摸出那鱼骨来端详琢磨,琢磨着琢磨着,他忽然发现那原本光滑圆润的骨头表面居然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裂痕。

    像是干裂导致。

    沈知弦微微眯了眯眼,恰好不远处有个池塘,他便扯了扯晏瑾的袖子,“去那边接点儿水。”

    段沅正沉迷刨坑挖灵果,刨得正欢快,听见他们说话,匆匆抬头望了一眼,见那池塘也不远,便低头继续刨坑:“你们过去罢,我就在这等你们。”

    沈知弦“嗯”了一声,没多想,横竖就几步路。

    两人走到池塘边,沈知弦又摸出鱼骨头来瞧了瞧,那干裂的痕迹越发明显了。

    他扯了片叶子,尝试性地挑起两滴水珠滴落在鱼骨上,那鱼骨像是有知觉一般,立刻就飞快地将那水珠吸收了,干裂的痕迹肉眼可见的恢复了许多。

    还真有用?

    沈知弦挑了挑眉,这回他干脆捏着鱼尾,将上半截鱼骨都浸在了水里,他也不怕鱼头会掉,事实上,那鱼头和鱼身自拼接而起的那天起,就彻底地黏在了一起,一点断痕也无,仿佛它们天生一体从未断过。

    他本想浸一下立刻就提起来,可没想到就这短短一瞬就出了意外——那鱼骨骤然发烫,烫得沈知弦一瞬间都握不住,失手将它掉落水里。

    霎时间,池塘底清光大起,耳边响起海浪翻滚的声音,狂风大起,原本平静无澜的池塘水波翻涌起来,竟也翻涌出了海浪滚滚的架势。

    一个极高极猛的浪潮从池塘里翻涌而起,朝两人兜头盖脸地扑过来。

    晏瑾反应极快,立即就将沈知弦整个人揽进怀里护着,灵力支起屏障,挡了挡浪潮。

    哗啦一声,巨大的破水声后,是一片寂静,沈知弦从晏瑾怀里悄悄探出头来望了望四周,觉得自己怕不是一瞬间瞬移去了海底世界。

    珊瑚、游鱼、大贝壳,海草、乌龟、小虾米。

    一只小螃蟹发现了他们,悄悄地横着爬过来,用小钳子戳了戳晏瑾的屏障,然后被屏障反弹了,弹得它翻了个身,八条小腿腿捣鼓了许久才成功翻回来。

    然后它气鼓鼓地晃着小眼睛,瞪了两人一眼,又飞快地爬走了。

    沈知弦和晏瑾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流露出怪异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  小草芽:我太灯泡被迫沉睡了。

    ——————

    谢谢小阔爱江昍的手榴弹x1;

    谢谢小阔爱们的地雷:谢云x1、一口吞个柚子x1、沃奇明亨遂便德x1、007x1;

    谢谢小阔爱们的营养液:

    21175706 10瓶;不及你897446405、谢云 5瓶;玖岚冰 3瓶;归尽尘歌、佳婷哎呀 1瓶;

    (づ ̄3 ̄)づ╭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