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 44、第44章 杨州
    ()    昨夜里两人是什么时候睡的,沈知弦已经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他被晏瑾抱了许久, 久到被暂且压下的酒劲又翻涌上来。

    “睡觉啦。”他拍拍晏瑾的背。

    晏瑾便松开他,将他塞进被窝里, 顿了顿,将自己也塞了进去。

    沈知弦本想说什么, 想了想, 还是没说出来, 只是往里挪了挪, 给他让出点位置来,又将被子分了他一半。

    床榻不小, 被子也挺大,两人平躺着,中间隔着半人有余。

    没有人说话, 只有呼吸声微弱地此起彼伏着。

    半晌后, 被子下微微动了动, 晏瑾将手伸过来, 准确无误地覆在沈知弦的手上。

    小心翼翼地,隐约带着试探地, 轻轻搭在沈知弦的手上, 见他没有反应,才略微用力握住。

    沈知弦闭着眼,见他没有太过分,便也只作不知, 任由他握着,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结果翌日醒来时,沈知弦却发现两人姿势不太妙。

    他昨晚想了很多东西,想晏瑾,想清云宗,想原书,想自己,想了很久很久才迷迷糊糊睡去,这一睡就有些沉,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是谁先动的手……

    反正一觉醒来,沈知弦看着近在眼前的胸膛,倦倦然打到一半的呵欠顿住,有点傻眼。

    晏瑾早已经醒了,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他立时便知道了睡梦中那仿佛被火把烤的感觉来源于何处。

    沈知弦若无其事地动了动,发现晏瑾的一条手臂被他枕着,另一只手就亲密而自在的地搭在他的腰间。

    沈知弦默默收回自己同样抱着晏瑾腰的手——他就说呢,这一觉怎么睡得格外舒服,暖乎乎的,原来是被晏瑾抱着。

    “早呀。”刚醒的嗓音微微沙哑,沈知弦推了推人,示意他将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什么时辰了?”

    晏瑾报了个不太早,也不算很晚的时辰:“岁见再睡一会?”

    沈知弦微微摇头,眼底还残留着一丝酒意和倦意:“想沐浴。”

    这一身酒气,就算是用术法消了许多,他还是觉得难受。

    晏瑾便半是揽着半是抱着地将他扶起来,沈知弦本以为他要下榻去的时候,晏瑾却又偏头,在他唇边擦过,留下一个滚烫的吻:“岁见早安。”

    沈知弦下意识后仰头想避过,动了一动,又定住了,任由他的唇在自己唇边一触即分,才蹙着眉盯他:“一大早做什么呢?”

    晏瑾无辜道:“书上说的……这是早起时打招呼的方式。”

    沈知弦:“……”

    他在晏瑾手背上拍了一下,不轻不重的力道,轻轻的啪一声,他道:“没事儿少看这些书,话本子呢,快拿出来。”

    晏瑾迟疑了一会,不太情愿,看着沈知弦微微眯起了眼,才乖乖地从储物囊里翻出来那本话本子。

    话本子落手,沈知弦随意看了两眼,便有些怔住了,这书他买回来时还很崭新,眼下却是一副被翻阅多次的情形,边边角角甚至有点儿起毛边,也不知晏瑾偷偷看了多少次。

    晏瑾小声问:“应当还有其他几册,我可以看吗?”

    还惦记上了。

    沈知弦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断然拒绝:“不可以——去替我打点儿水来,我想沐浴。”

    晏瑾乖乖地去替他打水了,沈知弦倚着榻边,看着那本话本子半晌,露出个无奈的笑容来,随手将它塞进了自己的储物囊。

    好在这话本子只是第一册,而第一册的内容,还不算太……教坏小孩子。

    一番折腾后,沈知弦神清气爽地出门去,就看见段沅正在院子里哼哧哼哧地收拾昨夜的残局,见他出来,小心地偷觑他两眼,才腼腆地打了个招呼:“岁大哥早。”

    段沅今早酒醒后也懵了,他是想和沈知弦坦白身份不假,但并不是想在那种情况下坦白啊!而且他恍恍惚惚地记起,他好像还对岁大哥做了些冒犯的事情。

    “岁大哥,昨晚对不住……”他挠了挠头,道歉,“昨晚我做了些不太好的事情……”

    他还作着少年打扮,没了故意的伪装,此时的他少年气十足,沈知弦听见“不太好的事情”,就想起晏瑾,想起昨晚晏瑾说的各种话,立刻打断:“没关系。你……”

    正说着,晏瑾从门外回来,一股子香气立刻将宿醉醒来饥肠辘辘的两人吸引了过去。

    晏瑾沉默着将买回来的吃食一样样放好,几乎都是沈知弦喜欢吃的,一件一件都放在他面前,至于段沅……嗯,没在考虑范围内。

    沈知弦悄悄瞪他一眼,将吃食重新摆了摆,招呼段沅过来吃。

    他待段沅态度如常,段沅提了许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脸上笑意重新浮现,美滋滋地过来吃早食。

    餐桌闲聊是中华传统美德,沈知弦咽下一口包子,问:“你以后便要恢复男儿身了吗?你还未至及冠……”

    经过昨晚的乌龙,他已经彻底对撮合晏瑾和段沅死心了,辣鸡原书,写得这般含糊,居然也一点儿都没提段沅是男孩子!怪不得后期段沅戏份这么奇怪呢,明明追随了晏瑾,却一点儿暧昧戏份都没了。

    段沅沉默了一会,扬起笑脸:“算啦!我想过了,是祸躲不过,假装成女孩子真的很难过,我决定还是遵循本心,做回自己好了。”

    做下这个决定,他松了口气,神色间便松快了许多:“师尊知我情形,也不强求我一定要待在宗门的,我可以四处走走……我师尊真是太好啦!”

    沈知弦见他意已决,笑吟吟地点了点头:“也可,只是外头艰险重重,你要小心些便是了……”

    他话说到一半,忽觉眼下一晃,低头正看见晏瑾将一只圆滚滚的大包子夹到他碗里。

    他和晏瑾挨得很近,大包子落入碗中的时候,他听见晏瑾也在小声对他说:“我师尊也很好。”

    晏瑾的语调里是掩不住的高兴。其实从今天早上醒来开始,沈知弦就觉得他一直在处于高兴状态,虽然表面上看着是沉稳依旧,但沈知弦就是知道他在高兴。

    他还没明确答应什么呢,就这般高兴吗?

    沈知弦戳起大包子咬了口,细嚼慢咽,心情复杂,还没吃一半呢,晏瑾又将一只饺子夹到他碗里。

    虽然都是他爱吃的口味,但是……

    “吃不下啦。不要夹啦!”沈知弦小声抱怨,“你吃你自己的,做什么老夹过来……”

    他就发现晏瑾很喜欢往他碗里塞东西,之前身份还未拆穿前也是这样,可他胃口本来就比较小,每次都要吃得饱饱的。

    晏瑾就小声地回他:“师尊太瘦了,四长老说要多吃些东西才行。”

    不知为何,沈知弦本能就觉得四长老替晏瑾背了个锅。

    他将自己的碗移走开了一些位置,不让晏瑾再往里头放东西。

    那边段沅吃着吃着,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沈知弦不说话之后,他也没说话,乖乖吃东西,可旋即他就发现对面两人一直在讲悄悄话,一直在讲,小小声的!讲个不停!

    他哀怨地看过来:“岁大哥,我觉得我失宠了……晏大哥,你变了,你以前不这样的,你以前都不说话的……”

    沈知弦回过神来,见少年一脸失落,忍着笑将面前一碟大包子推过去:“你晏大哥说这包子好吃,让你多吃点呢!”

    少年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沈知弦作无辜状,少年又看了眼晏瑾,晏瑾一脸沉稳,什么都看不出来,郁闷的少年一筷子叉走了碟子里最后一只大包子,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小仓鼠一样。

    相处的时光多快乐,分别的时候就有多难过。

    段沅恋恋不舍地与他们道别,一步三回头。

    沈知弦朝他挥了挥手:“别再回头啦,看着前方路好好走。保重。”

    段沅便朝他抱拳拱了拱手,终于是大步大步往前走,不再回头。阳光明媚,他的背影潇洒而肆意,透着少年独有的爽朗与意气风发。

    沈知弦就笑吟吟地目送他离开,终于瞧不见他身影的时候,才叹口气:“年少真好。”

    这样意气风发的年纪,他也曾有过,不管是穿书前的他自己,还是这书里的原身,都是有过的。

    那是一个什么都愿意去看一看,什么都愿意去闯一闯的年纪。

    与段沅分别后,两人又坐上了飞鱼。飞鱼久久未曾出来过,每天都缩小待在水泡里委屈地直吐泡,早就待不住了,此时一放出来,立刻就背着两人冲上云霄。

    照旧是半透明的屏障,挡了烈日大风。

    飞着飞着,晏瑾忽然问起来沈知弦少年时期历练的事儿。

    这是原身的记忆,就算原书中的原身后来干了很多坏事,此时沈知弦也没法理所当然地将原身过去的一切都占为己有。他含糊道:“太久远啦,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

    他反过来问晏瑾,若无其事地道:“以前对你很好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啦?”

    沈知弦自以为掩饰得很明显,可那试探的意味,晏瑾一听便知晓了。

    他在秘境中,被那殷红灵丹刺激得其实恢复了一些记忆,他知道自己不是断去灵根后立即重生的,上一世在断去灵根后,他还活着,还发生了很多事……

    晏瑾思绪万千,他隐约觉察出某段时间的沈知弦是有古怪的,但又说不出是怎么回事。

    上一世的沈知弦后来怎么样啦?

    那古怪是和心疾有关吗?

    心疾……是当年那些事导致的吗?

    当年沈知弦……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数个疑团在他脑海中盘桓,晏瑾舒了舒眉心,偏头望向沈知弦,低声道:“他现在,应当也很好。”

    沈知弦抿了抿唇,很想继续问晏瑾以前的事,原书中是直接从晏瑾进清云宗受苦开始写的,对他的前尘往事只一笔带过,大意是过得很艰难,但究竟是过得怎样艰难,原书中并未细提。

    这样艰难得往事,叫晏瑾再反复想起来,沈知弦又于心不忍,他只能住了嘴,忍着心里猫抓似的难受,努力忽略过这一茬。

    晏瑾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再提,过了一会,他往沈知弦那边凑了凑,小声地问:“岁见,我……可以抱抱你吗?”

    晏瑾好像很喜欢抱他,之前夜里睡觉冷了,晏瑾便问他要不要抱抱,秘境中走不动了,晏瑾也这般问,眼下坐着飞鱼上呢,他又问了。

    沈知弦端正坐姿,目视前方,端着架子拒绝道:“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不成体统,这样不好……”

    他话音还未落,晏瑾就从身后将他整个人抱入怀中,下巴抵在他肩头上,轻声笑了笑,呵出来暖乎乎的气,扑在沈知弦脸颊上,叫他忍不住觉得双颊微烫。

    “咳咳,不过这半空中也没有人……”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轻咳两声掩饰了一点儿不自在,继续板着脸作若无其事状。

    只是渐渐的,那挺直的背,就慢慢地松懈下来了。

    晏瑾眼底流露出一点欢欣来,几乎是藏都藏不住。

    ……

    得了鲛鳞,缓了心疾的发作,暂且没有性命之虞,沈知弦的心情便也跟着松快了许多。

    这段时间,两人一路慢悠悠地走着,一边打听着不死城在何处,倒也挺悠然,不像是历练,倒像是四处游玩。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在朦胧中不断发酵着。

    沈知弦到底是穿书而来,思维想法没有这原来这世界中的人那么多拘束,又兼之他本来就不是什么钢铁直男,对男男之间的那些事儿看得很开,对所谓的师徒之间的伦理辈分也没有很纠结。

    晏瑾既然对他生了这样的心思,那……那也就这样嘛。

    沈知弦的心思其实很简单,晏瑾对他好,他也愿意对晏瑾好,若是以后……

    横竖不过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飞鱼近日一直往繁华城镇飞,这日又到了一处沿河的城,远远地落地。

    沈知弦收起小飞鱼,慢悠悠地和晏瑾走到城门,大木匾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字。

    杨州。

    沈知弦立时就想起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扬州。这一字之差,倒叫他心里一动,便决定在此歇脚。

    不愧是与历史上著名繁华之城同名的地方,这杨州也是喧闹繁华得紧。因着沿河,那河面上排了有许多画舫,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天色已半昏暗,沈知弦带着晏瑾,在河边走过一遭,忽然回头,朝他微微一笑:“阿瑾以往忙于修炼,或是少见这般繁华景象。今夜为师带你见识见识。”

    他遥遥一指河边,那灯火通明笙歌四起的画舫,正热闹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阔爱三酒的火箭炮x1;

    谢谢小阔爱江垣垣的手榴弹x1;

    谢谢小阔爱们的地雷:乖乖坐好!x2、江河漫城阙x2、江昍x1、樱吹司霆x1、小夜倾x1、宓qx1;

    感谢小阔爱们的营养液:

    一口吞个柚子x20、不及你897446405x20;樱吹司霆x6;cal5;卿本佳人x1、津加布雷德x1;

    (づ ̄3 ̄)づ╭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