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 46、第46章 旧事
    ()    当年的岁见会与画皮妖结识,也算是因缘巧合。

    岁见出来历练时, 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郎。少年意气风发, 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更兼之在宗门里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修炼了这么些年, 难得见到这等繁华喧闹的地方……

    那想要凑热闹的心思就更压不住了。

    恰逢当时落脚的城是沿河而建,宽敞的河面上坐落着好几座精致的画舫, 灯火通明, 四处缀着花灯彩缎, 各色美人凭栏而望, 种种风情迷人眼。

    岁见本着见识一下的心思,随意挑了艘画舫进去。

    那时的岁见还不懂太多蹊跷, 进的是个挂着花灯儿的画舫,于是一进去,就被一众人缠了个寸步难行。

    本色容貌太出众, 他是略作了修饰的, 虽说清隽依旧, 但至少不会叫人一眼就首先注意到他的容貌。

    可他气质却是没刻意掩藏, 普通凡人看不透他的幻术,首先便被他矜贵的气质给折服了。那些个姑娘少年们都觉得他是个大客人, 纷纷涌过来, 竭尽力要吸引他的目光。

    岁见置身于一片胭脂水粉香中,被熏得险些儿立时告辞。

    ——之所以没告辞,是被画舫窗边的动静给吸引了。

    窗边那一桌坐着几个衣着华丽富贵逼人的年轻公子哥,正调戏着一位来陪客的姑娘, 言辞不甚客气,手也不甚老实。

    那粉衫姑娘身陷狼窝,无处可避,柳眉微蹙,软声拒绝:“奴来时,可是说过只唱曲儿的。”

    其中一个纨绔公子哥喝得醉醺醺的,拉了她一把,就将她拉了个踉跄,摔到了自个儿大腿上坐下。

    粉衫姑娘欲挣扎脱身,却被摁着不许动:“你算个什么东西?爷来这里,就是找乐子的,爷有的是钱,你敢拒绝……”

    那双手不太老实地乱动起来,粉衫姑娘娇滴滴粉若桃花的面容冷了一瞬,片刻后竟微微笑起来,轻声问:“客人是执意如此了?”

    这位纨绔公子哥大概是身份不低,平时放纵惯了无所拘束的,此时被几个同伴一顿起哄,头脑发热,竟是一点都没察觉到潜藏的危险,仍旧笑得放浪:“你好好陪爷,爷——”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兜头泼了一脸茶水。茶水顺着他额头眼角往下滴,几片茶叶贴在他脸颊上,狼狈又滑稽。

    “谁!”纨绔公子哥勃然大怒,冰凉的茶水没能将他泼清醒,反倒如火上浇油,将他的怒火尽数挑了起来,他倏地将粉衫姑娘推到一边,站起身来,满目含怒:“谁敢泼老子!”

    岁见扯了旁边一段彩绸,使了个巧劲,将一端卷上了粉衫姑娘的手腕,轻轻一扯,便将那粉衫姑娘拉离了狼窝。

    那纨绔公子哥看清了是个隽秀少年在坏他好事,冷哼一声,就要破口大骂,然而下一瞬他只觉得嘴巴一烫,再骂出来的声音就变成了鸭子乱叫。

    他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张了张口:“嘎嘎嘎——嘎嘎!”

    周围人在愣了一瞬之后,立刻爆发出大笑来。

    岁见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悄无声息地带着粉衫姑娘离开了。

    画舫中四处都有空房,便于忍耐不住的客人进去行事。岁见随意推开一间空房,握着彩绸的手腕微微一用力,粉衫姑娘便娇娇弱弱地被他甩进屋里去了。

    “公子好生粗鲁。”粉衫姑娘扶着桌椅站稳,系在手上的彩绸不仅没拿下来,反而是又缠了一圈,色彩艳丽的绸缎,衬得她肤如凝脂,她似嗔似怨道:“将奴的手缠得发疼。”

    岁见反手掩上了门,对她娇弱可怜的神态视若无睹,只温声问:“你方才想对那男人做什么?”

    粉衫姑娘静了一瞬,掩唇轻笑,声音娇弱:“奴一介软弱女子,还能做什么?”

    岁见瞧了她一眼,便也跟着轻笑,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腰间长剑,轻轻弹了弹剑穗上系着的白玉。那玉撞着剑柄,一声轻响,他道:“我虽瞧不出你是个什么妖,但你若是有害人之心,我还是能拔剑斩一斩的。”

    粉衫姑娘神色僵了一瞬,片刻后睁大明眸,无辜道:“奴只是看他喝醉了不太冷静,想让他去河里凉快凉快……”

    这便是少年岁见和画皮妖的初次交锋。

    表面上岁见是救了位险些被欺负的姑娘,实际上他却是救了那出言不逊的纨绔公子哥一命——那会儿画皮妖手上一团妖气都蓄势待发了,岁见要是晚出手那么一瞬,这位公子哥当真要做一会河中野鸭。

    回忆匆匆结束,沈知弦回过神来,对面神态娇弱可怜的桃花儿一如记忆中,那张粉嫩小嘴也如当年——

    “岁公子当年不告而别,可叫奴难过。承蒙岁公子相救,奴本想以身相许,不求富贵恩宠,只求能长伴公子身边,斟茶研磨,便是为奴为婢也使得。”

    也如当年那般……令人头疼。

    少年岁见本担心她是个妖,心生歹念要害人,才插手了这件事,结果就惹上了个麻烦。

    他在这城里待了三日,这画皮妖就缠了他三日,变换了各种容貌性情甚至性别来缠着他,话里话外都脱不开“以身相许”四个字,听得他只觉脑袋都大了一圈,终于是受不了了,第四天一大早天还未亮透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没想到许多年之后,沈知弦会在这里又见到她。

    画皮妖自己能变换万千,一双眼也能看破许多幻术,方才她抬头一瞥的时候,沈知弦就知道自己那简单的幻术被看破了。

    桃花儿还在讲个不停,沈知弦头疼地捏了捏眉心,无奈道:“好了,别说了,我家小徒弟要生气了。”

    身旁这小刺猬散发出来的冷气都要将他冻着了,那一身刺悄悄地都竖起来了,画皮妖再继续念叨下去,沈知弦毫不怀疑她要被小刺猬扎一身窟窿。

    画皮妖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晏瑾,意犹未尽地止住了这个话题,笑意盈盈道:“许久未见,总该叙叙旧的。岁公子和这位……”她顿了顿。

    沈知弦只道了个“晏”字,便没说话,画皮妖柔情潋滟的眸眨了眨,从善如流:“岁公子和晏公子且进屋一叙罢。”

    沈知弦无可奈何地回了屋,坐回原位,随手将之前落下的折扇捡回手里捏着把玩。

    这回晏瑾就紧紧地挨着他坐,一条手臂还搭在他腰间,无声地宣告着主权。

    桃花儿动作熟稔又优雅矜持地替他们斟酒。

    沈知弦凑到晏瑾耳边,小声道:“画皮妖能变换千百种样貌,最擅模仿,你若是好奇,可激她给你变一变。”

    虽说是压低了声音,但沈知弦也没太防着对面那画皮妖,毕竟妖怪么,耳聪目明本就异于常人,怎么可能听不见他这小声嘀咕的。

    桃花儿果然听见了,她搁下酒壶,纤纤素手抚上面容,幽幽笑道:“晏公子喜欢哪一种?”

    晏瑾垂眸看酒盏,没说话。

    桃花儿也不介意他的冷漠,她站起身来,推门召人送来笔墨纸砚,在桌案上铺开,轻车熟路地研墨作画。

    她画得很快,手飞快地点墨落笔,不多时便画好了。搁下笔,她将一张近乎等人身的纸拈了起来。

    沈知弦瞥了一眼,只依稀看见是个盛装美人儿,便被画皮妖抬手召出来的雾气遮蔽了视线。

    画皮妖换容貌,就像是普通人换衣衫,自然是要遮挡一二的。

    片刻后,雾气散去,之前那娇弱可怜的桃花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雍容富贵的盛装美人。

    眉间点着牡丹花钿,唇边是得体矜贵的笑容,十足的端庄,盛装美人盈盈一礼,端庄道:“牡丹儿见过两位公子。这容貌,可尚能入两位公子的眼?”

    沈知弦笑吟吟地饮了口酒,晏瑾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不为所动。

    画皮妖见两人没反应,眼珠子一转,又铺开了新的一张纸。

    美人有千千万万种,画皮妖只要有笔有纸,便能模仿着换出千千万万种面容姿态来。

    她提笔落墨,不多时,又换了四五张各具风情的美人脸,每张脸都对应着一个花名。

    沈知弦笑吟吟依旧,慢悠悠地啜着酒,晏瑾干脆已经不看她了,专心替沈知弦斟酒。沈知弦酒盏一空,晏瑾便又替他斟上一杯。

    画皮妖:“……”

    岁公子白长了一副好容貌,却揣着一颗石头心,她是多年前就知道的,可万万没想到,他徒弟和他也是一个德行。

    好生没趣,不愧是一脉相承的师徒。

    她蹙着眉,沉吟了片刻,再次提笔。

    这回是一袭绯衣的红妆美人儿,桃花眼里潋滟秋波,盛满着妩媚,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

    绯衣美人儿抚了抚自己的脸,确认换妥当了,勾唇轻笑着望过来,叫人见了便要目不转睛。

    她的声音像是裹了蜜糖,蜜糖里又藏着毒药,听得人不自觉就要融在她的软媚之中,为她神魂颠倒,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她拿一双桃花眼觑着晏瑾,诱惑道:“晏公子好生没趣,我这副面容虽算不得天下第一,但也算得上绝色了,晏公子就这般冷心冷肺,望也不肯望我一眼么?”

    这般不解风情的人,画皮妖这么多年来也只见过两人,晏瑾是第二位,他的前一位便是少年岁见。

    画皮妖琢磨了一会,觉得或许是晏瑾还不懂风月尚未开窍的缘故,若是晏瑾开了窍,懂了其中快乐,也许……

    她莲步微动,提着裙摆走过来,往晏瑾身旁凑:“我这画舫虽不如对面热闹,但也算是个风月之地,有些东西还是挺有意思的,晏公子可要看一看试一试?”

    她手腕儿一翻,一叠薄册子便凭空出现在她手上,再一晃,薄册子翻开了一页,那上头绘着的东西散作光芒点点,浮于半空,渐渐幻作会动的图像,隐约还有微妙的声音传来。

    晏瑾终于有些反应了,他略带些疑惑地看向那些图像,然而刚看清那些个小人的模样,沈知弦便一杯清酒泼过去,将那些画面都尽数泼散了。

    “……莫要带坏我徒弟。阿瑾,不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画皮妖“咦”了一声:“岁公子当年看得可不少呢,怎么现在就……”

    “我……”沈知弦刚张了张口,晏瑾便偏头看他,眼眸澄澈。

    沈知弦的否认便如行云流水般脱口而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画皮妖掩唇轻笑,眸光流转,像是拽住了沈知弦的小辫子,沈知弦越在意,她就越是用这些话来逗趣晏瑾。

    她久经风月,一双眼看过世人百态,沈知弦和晏瑾两人修为再高又如何,在这等风月之事上,他们两人就是一张白纸,纯白无瑕,叫画皮妖一眼就能看透。

    画皮妖一直往晏瑾身边凑,沈知弦看着她那波涛汹涌就皱眉,抬手护着晏瑾不让画皮妖碰,三番几次后,他终于受不了了,顺手解下晏瑾的长剑往案几上一拍,冷声道:“你若是再孟浪,我便要拔剑了。”

    绯衣美人儿视线在那长剑上停了片刻,不动声色地退后了几步,优雅地坐回她原本的位置上。

    识时务者为好妖,她只是个柔弱的画皮妖,除了这改容换貌的本事强些,论战斗力……她还是离这些动不动就威胁要拔剑的暴躁剑修远一些罢。

    沈知弦见她终于坐远了,暗中松了口气,松开方才不自觉拽着晏瑾袖子的手,也略略坐直了些:“这儿虽也算繁华,但到底比不上当年那地儿,你怎得跑这儿来了?”

    画皮妖笑道:“妖老了,热闹不起来了,找个小地方养养老……也省得招惹些不该招惹的东西。”

    沈知弦心头一动,这不该招惹的东西肯定不是指普通人类,画皮妖虽然在妖怪中是战斗力偏弱小的妖族,但到底也没柔弱到连个把人类都没法子解决的地步。

    他状若随意地问了一句,画皮妖也没隐瞒:“那时你离开后不久,便有不死城的使者来劝我离开,让我入不死城……”

    她的笑容有些淡了,隐约带着点嘲讽的意味:“不死城是个什么地方,我才不要进去……”

    ——不死城。

    沈知弦和晏瑾的视线倏地盯了过去,将她望了一怔:“怎么了?”

    沈知弦正要说什么,外面忽然一阵骚动,夹带着玉壶瓷杯被摔碎的声音,隐约还有争吵之音。

    画皮妖眉头微微蹙起,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起身道了声“失礼”,便推门而出。

    甫一推开门,吵闹声便越发清晰,沈知弦和晏瑾对望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不知是哪位公子爷的正房夫人,带着两位婢女并四位仆人,上画舫找浪迹花丛不肯归家的浪子来了。

    姿容端庄的贵夫人双手优雅地交叠在身前,平静地直视着面前神情狼狈的男人:“夫君在此流连数日,可该回家了?”

    “你又来闹什么!”被她诘问的是个看起来挺文雅俊朗的男人,此时正神情狼狈地从一堆玉瓷碎片中站起身来,怒道:“好好的又来这儿惹什么事!”

    他倒是没理自家夫人,先向旁边被惊着的画舫姑娘表达歉意:“这些损坏的物件,回头我会双倍赔偿的……”

    画舫姑娘一双妙目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冷眼旁观这一切的贵夫人,微微笑了笑,没说话,抱起自己的琵琶,灵巧地走到一边去了。

    这番动静不小,戏台上的歌舞也停了,舞姬们提裙下台,柔声细语地安抚着其他被惊动的客人。

    被各种各样的视线盯着,男人觉得脸皮都烧了起来,气恼道:“我不过来此处赏赏歌舞小酌几杯,你三番几次来闹,是存心要我没脸吗?”

    他语调气恨,贵夫人倒是神色淡淡,抬手抚了抚衣袖,语气平淡:“夫君已连续数日在此徘徊不归,我既为你妻,前来寻你,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俩一人一句地对话,瞧着没有要打起来的意思,画皮妖便也不急着下去了,就倚着栏杆看着,忽然咦了一声:“不死城的人?”

    短时间内连连听见了两次这个词,沈知弦走到栏杆前,垂首,将底下一切尽收眼底:“谁?”

    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画皮妖答得很快:“那位夫人——瞧见没有?她的手腕。”

    沈知弦和晏瑾两人凝神而望,那位贵夫人方才轻抚衣袖时露出来半截手腕,凭着他们的目力,恰好能瞧见那腕上的印记。

    那是一朵月白色的小花儿,层层叠叠的花苞半合,还未盛开。沈知弦没见过这种花,叫不出名字,却本能地觉得它若是绽开来,一定是很美。

    “那是什么花?”沈知弦低声问。

    “据说不死城外有一片花海,那花儿只在满月夜盛绽,盛时如月光满地,叫人见之忘归——”画皮妖缓慢道,“那花儿,便叫忘归。凡入不死城者,皆得此印记。”

    沈知弦之前从没听过不死城,忘归花也是第一次听,倒没什么反应,旁边晏瑾却是怔了一怔,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忘归?”

    沈知弦偏头看他:“阿瑾见过?”

    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记忆在挣扎着要冒出来,有模糊的画面一闪而过,稍纵即逝,无法捕捉。晏瑾摇了摇头:“未曾。”

    沈知弦并没有太在意他的反应,他正仔细思索着,不死城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难得画皮妖似乎对此知之甚多……

    他正琢磨着怎样从画皮妖这儿套更多的话,忽然底下一阵惊讶声,沈知弦下意识望过去,却见那位夫人四处看了看之后,径直抬步往二层来了。

    “……既然这样,那想必我请些客人回府上,夫君也是不介意的。”

    她走到沈知弦两人面前,温和有礼地朝他们微微屈身一礼:“我与两位公子一见如故,不知能否邀两位公子回府小酌两杯?”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这朝代虽说是比较开放,对女子的束缚没有前朝多,但这么公然在烟花之地邀男人回府的……

    画皮妖略略后退了一步,眉梢一挑,摆足了看戏的架势。

    被邀约对象之一的晏瑾冷淡地瞥了贵夫人一眼,开口就要拒绝。

    沈知弦却是定了定神,那朵含苞待绽的忘归花在眼前一晃而过,千钧一发之刻,他上前一步,不动声色地按住晏瑾的手,止住了晏瑾想要拒绝的话,笑吟吟道:“佳人邀约,不胜荣幸。我们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作者有话要说:  啊好久不见!明天换榜后还有一更,应该是下午,时间不定。

    本来想直接万更的,但是下半截...怕锁(迷茫jpg)

    ——————

    谢谢小阔爱们的手榴弹:略略略!x1,38402525x1,名字太长会记不住的呀x1;

    谢谢小阔爱们的地雷:柒澜x3、要有梦想x1、你爸爸我x1,、沃奇明亨遂便德x1、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x1、江昍x1;

    谢谢小阔爱们的营养液:

    余长离 20瓶;雨落倾城夏未凉 17瓶;忘羡、洛子厌 10瓶;居然是竹官 9瓶;欲揽青山入怀 6瓶;37697101、魏远道、浮云、钟离、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37679658、卿本佳人、命溺于此.、夕然西下、懵、你爸爸我 1瓶;

    (づ ̄3 ̄)づ╭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