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 50、第50章 魔物
    ()    今夜的孟府格外的安静。

    孟家虽然有钱,但府上主人少, 孟云夫妇也都不是穷尽极奢的人, 府上下人并不算多,又兼之孟夫人体贴, 今晨发了笔钱给府上的人,上至管事下至粗使小厮, 让大家回家去歇息两日。

    下人们感激地走了一大半, 只剩下几个本就孤苦伶仃无处可去的, 孟夫人也和颜悦色地让他们出去找乐子戏耍了。

    于是府上就只剩下孟云夫妇两人了。

    孟夫人也不知是用了什么理由, 将孟云哄得一同在花园小凉亭里小酌。

    孟云有点担心:“你的病才刚好,今夜风有点凉, 不如我们回屋里去吧。”

    孟夫人今夜是特意梳妆打扮过的,螺黛描眉胭脂微粉,玉钗耳坠, 腕间带着玉镯, 整个人瞧着很是明艳。听得孟云的话, 她微微一笑, 没有说话,只轻摇了摇头。

    孟云看着她,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初见的时刻, 他有些怀念,唇边不自觉露出一点真心的笑容来:“时光待卿不薄,卿卿仍如当年风采。”

    孟夫人微笑道:“当年孟郎许我描眉束簪长相守,一转眼, 又是许多年了。”

    孟云愣了一瞬,描眉束簪?

    他何时同孟夫人说过这些情话了?

    孟云绞尽脑汁想了想,没想起来,只以为是自己忘了。不过孟夫人是从来没骗过他的,他为自己的遗忘而感到惭愧,连忙端起酒杯,掩饰性地笑道:“是啊,也是好几年了,来,与卿饮一杯。”

    他与孟夫人碰了碰酒杯,一仰头,干净利落地一饮而尽。

    孟夫人眼神幽幽地看着他喝完,才抬手将酒杯抵在唇边,以袖略掩,微微仰头,也将酒喝完了。

    孟云把玩着酒杯,品味了一下余味,意犹未尽:“这酒以前未曾喝过,倒是滋味不错。”

    酒杯被轻轻放置在小几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孟夫人轻声道:“不过是普通的酒。”纤手将旁边一卷画轴取了过来,递给孟云:“我请人画了幅画,孟郎且看看,可还能入眼。”

    孟云并没有接过画轴,只覆上她的手,握着她的手一块儿将画轴打开。

    那是一副闺房场景,画里的孟云正微微弯腰,替孟夫人描眉,梳妆桌摆着一对玉簪,一对玉坠耳环,还有若干饰物,精致又漂亮。

    而孟夫人正温柔含笑,一双明眸凝着孟云,看着他笨拙地捏着一支螺子黛,手足无措地替她画眉。

    画皮妖不亏是以“画”立足于世间的妖,这画画得栩栩如生,孟云只看着,都仿佛身临其境,不知不觉就松开了孟夫人的手,喃喃了声“卿卿”,便伸手去触碰画里的孟夫人。

    他的指尖碰到了画卷,那画卷陡然一亮,画面如水面波澜涌动,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将他整个人往里拽!

    然而孟云神色恍惚,丝毫没有发现这诡异的景象,他像是不清醒的旅人,正踩入泥沼而不自知,眼底有一点儿痴迷:“卿卿真好看……我来替卿卿描眉……”

    孟夫人手一松,那画卷也不掉落,就这般漂浮在两人面前,将孟云半只手臂都吞进去了。

    孟夫人看着画里神色专注的孟云,又看了看画外恍惚失神的孟云,眼底有一点儿湿润,水光中隐约浮动着一点儿绝望,片刻后终于是朝着画重新抬起了手。

    她将要碰着那画卷的时候,一道剑气倏地刺来,刺啦一下便毫不留情地将那画卷从中间剖分开来——也将画里的孟云和孟夫人一分为二了。

    画卷上的光芒陡然消散,一切恢复平静,急急往下掉。

    孟夫人神色大变,厉声喝问:“谁!”

    那画卷将孟云半截手臂又吐出来了,孟云被无形的力量一拉一松,一个踉跄,险些儿一头撞在亭柱上。

    孟云清醒过来,不过他还来不及茫然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孟夫人脸色瞬间苍白,连胭脂都掩不住她的憔悴,唇微微一张,就喷出一口血来!

    “卿卿!”方才一个踉跄,让他离孟夫人有两步远,见孟夫人突然吐血委顿在地,孟云不及细想,立刻就要过去将人抱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她这是要杀你!”

    沈知弦踏风而来,扯住孟云一截衣袖,将他往身后一甩,长剑点地,目光灼灼地看着孟夫人:“孟夫人戕害无数生灵,偷得这几年光阴,也该满足了吧?”

    孟云被他用力一甩,晕头转向,被紧随而来的晏瑾略略一扶,他站稳之后才看清两人样貌,登时又惊又疑:“你们怎么进来的?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他看见孟夫人唇边的血迹,心里着急,又要冲过去,沈知弦头也不回:“拦住他。”

    晏瑾长剑一伸,虽未拔剑出鞘,但那气势也震得孟云心头一慌,脚步一顿。

    方才画卷掉落时,恰好打翻了酒壶和小火炉,那小火炉是温酒用的,炭火正烧着,此时被打翻就洒了出来。绘着孟云的那半张画卷浸湿了酒,碰着了炭火,立时便燃烧起来。

    火光明灭中,孟夫人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她怔怔然地看着画里的孟云消失在火光中,眼底的泪终于忍不住了,一滴滴落下来,泪珠砸落在地,仿佛玉珠碎成一片。

    “没了,没了……”她哽咽着,一手撑在案几上,艰难地倾身过去,要去够那画卷,但她没有力气了,指尖与那画卷不过咫尺,却始终够不着,反倒是小火花溅在她手背上,将她白皙的肌肤烫出来许多伤痕。

    泪水盈盈中,她绝望地朝孟云望过去,再张口时竟是凄婉的唱腔:“描眉束簪两恩爱,应许长相守……郎啊……”

    她浑身战栗着:“莫负卿卿心啊……”

    她的声音凄厉,孟云被她这一嗓子喊得瘆得慌,一时居然有点怕,犹豫了一下,才试探性地往前一步:“怎么了这是?”

    孟夫人像是已经听不见他说话了,一声声重复地唱着那夜里小画眉鸟唱过的曲调,一模一样。

    画卷灰烬被风吹散得到处都是,孟夫人看着灰烬,声音渐渐低了。有许多画面一幕幕从她眼前飘过,有这些年的,有很多很多年前的。

    很多很多年前,她还只是一只刚能修成人身的小画眉,被画舫里一个唱戏的姑娘养着,日日夜夜听着姑娘唱曲儿,竟也学了两嗓子。

    她刚能修成人身,对一切都很好奇。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不能随意化形的,她只有等那姑娘出门时才能悄悄变成人活动活动。

    某日她趁着姑娘不在时,又变成了人。身上的羽毛仿着平日所见的姑娘们,变幻成一条漂亮的裙子。

    今天外头很热闹,姑娘一大早出门去,眼下傍晚了都还未曾回来,小画眉无聊透了,悄悄地也推门出去了。

    只要不是特别奇形怪状的妖怪,幻化出来的人形就不会太丑,小画眉还是小鸟儿时就长得很漂亮,幻化成人形就更是好看,浑身透着灵气,眼底懵懂更是让人见了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

    她到底还是怕人,躲躲闪闪的,躲在角落里好奇地看着这一切,谁知一位公子哥恰巧喝得微醺走过来,她躲避不及,与那公子哥撞了个正着。

    公子哥看见这位又怕又窘的漂亮姑娘,顿住了脚步,也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突然开了窍,一个激灵就脱口而出:“疑似仙人来,娇妍好颜色。”

    若是别的姑娘,此时只会暗笑他平仄不通韵脚不同,但偏生他遇着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画眉,小画眉懵懵懂懂地看着他,除了听明白对方是在夸她好看,别的什么都没听懂。

    当画眉鸟儿时被夸了许多次,当人身时还是第一次。小画眉很高兴,立刻就对这位公子哥产生了极大的好感,不过她很快就看见养画眉的那位姑娘婷婷袅娜地往房间里去了。

    她心下一慌,顾不得许多,提起裙摆转身就跑。

    公子哥显然是从没在画舫里见过这样胆小的姑娘,愣了一下,看着她快跑远了才喊了一嗓子:“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我名孟云,不知明日——”

    小画眉已经彻底跑不见影了,公子哥声音顿住,半晌摇着头失笑,醉意涌上头,他站了一会,也便回家去了。

    往后种种事,就仿佛是水到渠成般的流畅。

    小画眉变回鸟儿之后都仍旧惦记着那位公子哥,她耳朵很灵,那天也听见了公子哥的名字,也听到了他说“明日”,她在鸟笼子里蹦来蹦去,每天都期盼着姑娘早些出门去,她好再变作人形去见孟云。

    并没有人发现一只画眉鸟儿的异常,而孟云也一直以为她是画舫里新来的姑娘,他在花丛里流连惯了,对着小画眉,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喝得醉时什么话都说。

    可他平日里见的姑娘都久经风月,懂得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对他玩笑话是从不在意,小画眉却不同,小画眉将他酒至酣时每一句话都当真了。

    感情这种事,总是来得很突然,无法控制。小画眉是在某天孟云笑容满面地说他要成亲了的时候,才恍然发现自己的心思变了。

    与外界接触越多,小画眉就懂得越多,特别是在画舫这种地方,该懂的不该懂的,她都知道了。小画眉小心翼翼地问:“可以不成亲吗?”

    为了她,可以不成亲吗?

    后面这句话她没能问出口,因为孟云很快就回答了她:“日子已经定下了,最近正忙里忙外的,我也不能每日来这儿了。卿卿,你且在这好好的,若是缺银子使,派人去孟府里找我说一声便是。”

    画眉儿抿了抿唇,她瞧见了孟云眼里不容置喙的坚定,心知光凭自己的劝说,是没法让孟云回心转意的。

    以前孟云就曾和她说过,想取一位知书达理的贤妻。她见孟云每日只爱流连花丛,还以为他是开玩笑,可谁知……

    她闷闷地应了声好,目送着孟云匆匆忙忙地离开,眼底掠过一丝迟疑。

    沉寂了两天之后,小画眉到底是下定了决心,离开了画舫。

    小画眉闹了许久。

    从孟云那儿,闹去了他未婚妻那儿,闹得颇为轰动,最后差点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

    正经人家哪里看得上画舫里出来的姑娘,几方压力之下,孟云不得不当着众人的面厉声斥责小画眉,让她死心。

    小画眉忍着泪,看着孟云头也不回地离开,看着孟云最终成亲,为另一个女人描眉束簪,心如刀绞,最后险些儿误入歧途。

    之所以没能误到最后,是因为在她即将动手的前一刻,不死城的来人将她带走了。

    “别再这尘世间徘徊了,与我同归不死城吧。在那里,你会很快乐的。”

    “快乐吗……”百年前的小画眉怔怔问,“我如今所有快乐,都只前系于那一人身上,不死城……那里真的会有我的快乐吗?”

    “快乐吗……”百年后的孟夫人喃喃,“都是假的……我从不死城逃出来了,我找到了他的转世,为了让我有个能见人的身份,我甚至不惜造了这么多罪孽……”

    她身上有不死城的印记,只要她还是妖一日,不死城就能循着印记找到她。为了离开不死城,她不惜舍弃漫长生命,只换的几年光阴,为了摆脱妖身,她不惜与魔物做交易,那魔物将她原身镇压着,她则为那魔物寻找食物。

    她这些年手里染了多少罪孽,数都数不清,她终于将自己塑造成了孟云最期望的贤妻形象,终于如愿以偿地与这一世的孟云成了亲,成了他的枕边人……

    可她仍旧无法满足,无法快乐。

    曾经她希望能嫁给孟云,如今她希望孟云能彻底属于她。

    “为什么总是去那些地方……你一直都这样。”孟夫人终于拽住了剩下的那半卷画卷,那画里的女子也被火光燎没了半个身子,孟夫人紧紧地拽着画卷,痛苦难过又绝望,“与我一起到画里去不好吗?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永世安宁,再不会分开……”

    虽然摒弃了妖身,但孟夫人还是能感受到画舫里那位桃花儿不是常人,她的画里有莫名的力量,所以孟夫人才会去求画,求得画了,再配上在不死城学到的东西,将两人一同困在画里并不是难事,可惜……半路杀出来个绊脚石,功亏一篑,将这一切都毁了。

    孟夫人发出凄厉嘶哑的喊声,那半张画卷陡然发亮,一团光芒将她整个人笼罩了起来,孟夫人身形逐渐缩小,最后被吞没入画里。

    孟云从震惊中回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到底是几年夫妻,情谊不浅,他暂时抛却了恐惧,不顾沈知弦两人的阻拦,扑过去要捡那半张画。

    可那半张画已经燃烧起来了,一团小小的鸟影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同没入火光中。

    孟云扑过去,火烧着手了也不管,飞快地拍打着画卷,想要灭火,可那画卷本就沾了酒液,很快就燃烧殆尽只剩灰烬一片了。风一吹,灰烬被吹得飞起来,轻烟中隐约浮现孟夫人的身影,还有一只小鸟儿,若隐若现地漂浮在半空,静悄悄地看着他。

    “卿……卿卿?”孟云茫然地伸手想触碰那影子,又是一阵风吹过,将那影子也彻底吹散了。

    “人呢?我夫人呢?”孟云茫然了片刻,猛地转头质问。

    沈知弦正要说话,手中霜回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他脸色微微一变,当机立断朝晏瑾道:“将他送出去,府上若还有人也一并送走。”

    他遥遥地往那小院方向望去,神色略有凝重:“那东西要出来了。”

    这魔物本事如何,无人知底细,沈知弦是打算自己先去看看,让晏瑾将人先送出去的,然而晏瑾也不太愿意,被他皱着眉又吩咐了一次,才不情不愿地拎着挣扎不停的孟云出府去。

    沈知弦提气纵身,几个起落便来到了那小院前,那锁已经崩裂落地了,那上边残留的符纹还在发挥着作用,沈知弦二话不说一剑将它碎作齑粉。

    四周涌动的灵气陡然一滞。

    那木门摇摇欲坠,沈知弦一脚踹开,掐了个诀护着自己,就闯了进去。

    里面乌烟瘴气,遍地尸骸,大多数是一些小妖怪的,一团浓郁到近乎实质的黑气在地上游走,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发出嘶哑的吼叫声,可怖至极。

    这大概便是和孟夫人做交易的魔物了,沈知弦见它周身魔气翻滚,不敢小觑,谨慎地盯着它。

    沈知弦之前就猜测孟夫人是将自己的妖身与人身分离了,那画眉鸟其实就是她的本体,想到那小画眉是从院子里爬出来的……多半是孟夫人与这魔物做了什么交易罢,她替魔物寻找食物,魔物则替她控制妖身。

    霜回兴奋得不得了,不久前才惊动过一次的剑灵又有了清醒的迹象,沈知弦握着剑,深吸一口气,手腕一抖,剑招随心而出,就斜斜地朝那黑气刺去。

    剑气凛冽,那魔物似乎也察觉到了厉害,骤然向后疾退,发出咕噜咕噜热水滚沸冒泡的声音。

    这是沈知弦穿书以来第一次实战,纵然脑海里有许多记忆,平素里也与晏瑾练过剑,但那到底不同,他本以为这次自己要生疏好一阵才能适应,可谁知拔剑出鞘后剑招行云流水,竟是一点儿陌生感也无。

    沈知弦心头浮起一丝疑惑,但很快他就被这团魔物吸引了部注意力。

    这魔物也不知什么,实力不弱,甚至可以说是很强大,沈知弦受心疾困扰已久,虽然境界仍在,但灵力跟不上,与它战了一会,竟然也不分上下。

    却说晏瑾将孟云带出府,怕他擅闯丧命又担心他吵闹惊动他人,只能飞快地将他拎去画舫扔给画皮妖,旋即便又飞快地赶回来。

    进府前,他将原本设在孟府四周的阵法给启动了,这下无人能再能随意进出孟府。

    这一耽搁,就过了一刻钟。晏瑾循着契约的感应,找到沈知弦时,一人一魔物战得正酣,他二话不说,拔剑也加入战局。

    他们俩本就同出一门,又心意相通,联手对敌时几乎不用思考,沈知弦剑尖一抖,晏瑾就知道他要出什么招,毫不迟疑地就在可能的破绽处出剑断魔物后路。

    魔物被他们俩联手这么一打,登时有些受不住。这两日月色微弱灵气稀薄,按照惯例,那只小画眉鸟本该过来替它寻食的,可眼下那小妖也不知去了哪,反倒来了两个凶得很的小崽子,打断了它的进补。

    它怒上心头,心知自己重伤未愈,再打下去怕是要吃亏。它嘶哑地吼叫一声,黑气陡然变大,无形的气劲将四周的骸骨都尽数吸了过来。

    那些骸骨里其实还有一些灵气的,只是它以前嫌弃啃着硌牙,此时没法子,才不得不将它们都嚼吧嚼吧吞下,压榨着最后的灵气。

    沈知弦察觉一点不妙,厉喝一声:“快退!”但是已经迟了,咯吱咯吱将所有骸骨都啃下肚的魔物陡然爆发出极大的力量,张牙舞爪地就朝两人扑来!

    那气势太足,只一瞬,沈知弦就知道此时的他们俩是没法身而退的——这是什么东西!这般强大!

    晏瑾就在身侧,沈知弦若是退后了,那魔物就要伤着晏瑾。

    沈知弦一咬牙,将灵力汇聚在剑上,厉声让晏瑾退后,自己则准备与它正面对碰,可电石火光之间,晏瑾不仅没听他的话,反倒是上前一步,长剑挥出,带着决然凛冽的气势,率先拦住了那魔物!

    两股强大的力量相碰,整个小院顿时像是被碾压了一般,砖墙纷纷碎裂,四周院墙皆被夷为平地,余威波及外头的花草树木,那几棵槐树连根拔起轰然倒地,露出底下无数森然白骨。

    晏瑾被逼得后退了一步,光凭他一人,根本无法抵抗爆发状态的魔物。沈知弦一手抵在他后背,将灵力传渡过去。

    灵力甫一传去晏瑾的体内,沈知弦就感受到了晏瑾此时的状态不太妙,气血翻涌,经脉逆行,俨然是受了重伤。他心头一紧,长剑划出半圆,与晏瑾一起,将那魔物重重地击退一步。

    那魔物方才是强行提升自己的,持续时间很短,虽说是伤了晏瑾,可它自己也没讨得了好,这几年疯狂进补好不容易养多了一点的黑气被晏瑾一剑劈没了一半,几年功夫尽数白费。

    它恼怒不已,却也是不敢再拖延,趁着两人没注意,飞快地遁入地里,一瞬就不见了影,只余一声不甘又痛恨的怒吼在土里闷闷的:“无知小儿!坏吾好事!”

    声音嘶哑嘲哳,极为难听。

    沈知弦简直要被它气笑了,这魔物怕不是个地鼠,还会打洞呢!

    然而晏瑾受了伤,他也不放心抛下晏瑾去追那魔物,只能暂且压下心思,掐诀起屏障护法,扶着晏瑾就地坐下,立刻助他调息体内混乱的灵力。

    晏瑾受伤不轻,调息了好一会,才喘息一声,咳出一口血,略舒了口气,脸色有些苍白。

    他倚着沈知弦而坐,神情疲惫,是难得的虚弱姿态。沈知弦还想再传渡些灵力给他,被他拒绝了,哑声道:“我没事。岁见可还好?”

    虽说沈知弦得了半片鲛鳞暂且护着心脉,但到底还存隐忧,晏瑾反倒更担心方才这一番打斗,会不会让沈知弦心疾发作。

    沈知弦心底有滚烫热流淌过,朝他笑了笑,眼底泛起温情,轻声道:“我很好。”他半抱着晏瑾歇了一会,扶着晏瑾站起来:“此处混乱,魔气犹存,不适疗伤,我们先回画舫去吧。”

    孟府外的阵法还在,只有一处小破绽,大概是方才魔物逃窜出去时破坏的。沈知弦顺手给补了,防止里面残留的魔气窜出来,才慢慢回画舫去。

    画舫里,画皮妖正应付着彻底崩溃的孟云,连两人回来也无暇顾及,只悄悄递了个眼色让他们快走。

    两人便悄悄地避开孟云,寻了处空房进去。

    ……

    那魔物逃了没再回来,杨州就这般平和了好几日。

    孟云大概是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人气质大变,颓然了不少,胡子拉碴的。

    他那孟府已经没法进去也没法住人了,好在他还有别的住处,画皮妖劝他重新布置新家,将一众下人们都安置好,努力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小。

    晏瑾闭门疗伤,沈知弦独自去处理孟府诸多后续事情。

    院子边那几株槐树都倒了,一夜之间尽数枯败,叶落满地,根茎枯萎,沈知弦看见了那树根深坑里,是妖怪的残骸,夹杂着许多残缺的木符,叹了口气。

    槐树是木中之鬼,阴气极重,是招鬼栖魂之树,用槐树来引灵,事半功倍。

    若说那画眉鸟,也算是个可怜妖,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为了一己私欲,残害了无数生灵,如今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也不算过分了。

    因为是枉死,又被魔物镇压了许久,那些残骸上多少都附着怨气,沈知弦怕生后患,一把火将它们烧了个干净,替它们念了安魂往生咒,又将那些魔气尽数消灭,前前后后忙活了五六日,才算是结束。

    离开画舫的那天是个阴天,画舫白天不营业,姑娘少年们都自回自房里休息,只有画皮妖在台子上咿咿呀呀地唱着婉转的小曲儿。

    台下一个听众也无。

    沈知弦驻足听她唱。

    “……堂鼓声未满,扰你清梦一晌,醒后听戏言。卸妆问铜镜,长调短叹一场,落幕各分散,哪个爱我真容颜……”

    画皮妖又换了一张娇丽面容,拈着长长的衣袖,捏着兰花指,唱得正入迷。画皮妖始终不愿意去不死城,她说那是个虚无缥缈让人沉溺在虚幻之中的地方,她更情愿在这有声有色的尘世间活着。

    就算有朝一日死去,也算是快乐圆满。

    沈知弦没有打扰她,驻足听她唱了一会,悄无声息地与晏瑾相携离开。

    ……

    离开了杨州,两人并没有急着去找不死城。

    经孟府一事,沈知弦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明面上晏瑾是出来历练的,可实际上,这一路都没遇着什么生死攸关的大波折。

    晏瑾虽然是每天都有勤奋修炼,但到底还是不够——实战经验太少,真要与人对战起来,是要吃亏的。

    沈知弦一锤定音:“不死城先不急,找几处秘境闯一闯。”听画眉鸟和画皮妖的意思,这不死城并不是什么简单地方,他们还是先提一提自身实力的好。

    这个世界的仙修分十三个境界,沈知弦在患心疾之前就达到了第十阶,堪称天才,只是后来灵力无法运转,无法进一步修炼。

    而晏瑾也丝毫不逊色,早段时间他才刚升了一阶,此时只比沈知弦低一阶,灵力纯粹而充盈,只等实战来磨练。

    像之前藏着上古鲛人那般的秘境难寻,一般的小秘境倒是很多,两人一连去了几个,沈知弦有境界而灵力不足,便吸收精粹灵气,晏瑾则去与秘境里凶猛的妖兽打架,在实战中进步飞快。

    秘境里环境艰苦,好在两人也不是不能吃苦的,就这般修炼了小半年,两人的修为都有了质一般的飞跃。

    好不容易又从一个秘境里出来了,沈知弦看着左右没有外人,不太优雅地伸了个懒腰,笑吟吟道:“可算出来了,辟谷许久,馋得紧。一会儿寻个大城镇好好吃一顿……”

    晏瑾眼底带笑,嗯了一声,便开始辨认方向。

    他们从秘境里出来时,是落脚在一处偏僻地的,绕了两个弯才走上正道。

    可谁知两人才走了一刻钟不到,路旁林子里就突然蹦出来五六个少年郎,刷刷刷地拔剑,将他们围了个结结实实。

    沈知弦神色微妙地看着他们,看他们这架势,仿佛下一刻就要将经典打劫台词给搬出来了。

    两人驻足不动,那为首的少年郎便率先发难:“大胆狂徒!害人无数!今日我们就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剑尖齐抖,就朝两人攻来。

    作者有话要说:  周六+周日的更新!

    “堂鼓声未满……哪个爱我真容颜。”出自hita的歌《昔言》。

    ——————

    谢谢小可爱俞佑烤鱿鱼的火箭炮x1;

    谢谢小可爱们的手榴弹:要有梦想、给我笑一笑 1个;

    谢谢小可爱们的地雷:真巧、空白、衔禅、江垣垣、柒澜、豆浆家的豆沙包、007、贾津津、沃奇明亨遂便德、30881711 1个;

    谢谢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可爱晕了?o? 11瓶;月山、三日月、scholar 10瓶;我爱学习,努力学习! 5瓶;万里卓然乘云涛、塞博、杨柳依依 3瓶;机智小鸡翅、虞、傻妮子、无玥、倾尽、卿本佳人、绅士不打伞、酒柒、朝朝又暮暮 1瓶;

    (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