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 68、第68章 寻觅
    ()    晏瑾是个极其坚韧的人。

    他小时候被百般欺凌时没有崩溃,独自面对无数妖魔鬼怪时没有崩溃, 甚至灵根断尽再次被迫入荒原成魔时, 也都没有崩溃。

    晏瑾唯一崩溃的时刻,是宋茗浑身是血地苟伏在他脚边, 对他说出所有真相的那一刻。

    当时清云宗已被宋茗折腾得剩个空架子,晏瑾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这曾让他受尽屈辱的宗门毁了个干净, 只剩下一个宋茗, 垂死挣扎于他脚边。

    宋茗从晏瑾身上感受到了杀意。他浑身颤抖着, 伤口上鲜血汩汩流下, 狼狈又可笑,可他没法逃脱, 在晏瑾面前,他不堪一击。

    然而他不甘心。

    他看着晏瑾,恐惧、疼痛、恨意和不甘交杂着, 让他的神色看起来极为狰狞, 他古怪地笑了笑, 这笑容竟隐约透出一丝嘲讽, 一口污血咳落在地,他嘶哑着嗓音道:“晏瑾, 你还记得你杀过谁吗?”

    晏瑾没有回答, 漫不经心地垂眸看宋茗,居高临下的,仿佛在看一只不值一提的蝼蚁,殷红的眸底没有什么情绪。

    入魔之后, 晏瑾手里沾染了太多鲜血,有妖魔鬼怪,有仙修人类,数不胜数,若说有什么记住了的,那该是……

    他的师尊。

    那直接造成他如今模样的师尊。

    那断了他灵根,毁了他所有希望的人。

    ——不,那个人根本不配当他的师尊!他的师尊不该是这样的!

    晏瑾眼底殷红加深,之前在荒原边缘被宋茗带回来时,他受魔气侵染得太严重,记忆混乱了许久,直到后来他入魔了,才渐渐恢复记忆,彻底回想起那曾拥抱过他的人。

    他的岁见啊。

    他的岁见去哪里了?他的岁见为什么不见了……

    他找了那么久,找过了那么多地方,问过那么多人,却再也找不回来的人,到底去哪里了?

    岁见那么厉害,他在荒原里都能活下去,岁见也一定可以的——

    “你怕是不知道,沈知弦曾化名岁见出去历练,回来时命都没了——哦,也不算没命,毕竟半魔夺了他的舍,好歹算是替他活多了几年。”

    “听闻你近年来一直在找人,就不知道你找的这个岁见,和沈知弦有没有关系了哈哈哈哈哈——”

    剑光一闪,宋茗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捂着肩头血淋淋的伤口满地打滚,一截手臂被削飞到不远处,被一团黑气包裹着,很快就剩下白骨几截。

    晏瑾眸里几乎要滴出血来,握着长剑的手因为太用力,而微微颤抖着,凛冽冰冷的杀意从他身上冒出来,几乎要把宋茗冻碎成冰渣:“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血根本止不住,宋茗想来也是觉得自己命不长了,干脆什么都不管了,只捂着伤口倒着气,报复似的大笑着,“晏瑾,你成了魔尊了,你威风了,你把沈知弦杀了,你把岁见杀了——哈哈哈哈哈——”

    充满恶意的笑声戛然而止,宋茗根本看不清晏瑾的剑是怎样挥动的,他只觉得整个人突然就变得轻飘飘的,像雾一般漂浮在半空中,四周血色一片,一阵风吹过,他的意识就飘散了。

    汲汲营营了一辈子,手上沾了师尊师弟无数人的命,宋茗最终的下场,不过是灰飞烟灭而已。

    然而掩藏真相的薄纸一旦被戳穿一个小孔,剩下的就藏不了多久了。

    “你要杀我了?你会后悔的……”

    “你杀的是他……你要杀了他了……”

    沈知弦死前说的话陡然在脑海中冒出来,晏瑾瞳孔猛然紧缩,整个人如坠冰窖,连呼吸出来的每一缕气息,都浸透着痛苦和绝望。

    ——晏瑾疯了。

    清云宗已是废墟一片,晏瑾在原本属于禁室的位置里徒手刨着土,十指鲜血淋漓,他望也不望身侧长剑一眼,颤着手拨开一块块碎石泥团,最终在不起眼的石块下翻到残破衣袂一角。

    那衣袂不过巴掌大,浸透了鲜血,因为时间太久远,那血渍已成了黑褐色,整片衣袂干硬干硬的,似乎用力一点,就要碎作飞灰。

    晏瑾跪在断壁残垣前,捧着这隐约带着沈知弦气息的衣角,怔怔然地看了半晌,喉头一甜,呕出来一口鲜血,恰落在那衣角上。

    那脆弱的衣角如何承受得住魔尊的一口血,悄无声息地就融在了晏瑾的血里,一滴滴的,在晏瑾的指缝间滴落,一丝念想都不留给他。

    ……

    那从荒原而来的魔尊晏瑾疯了似的在整个修仙界肆虐,他似乎已经完丧失了理智,无论妖魔鬼怪亦或是各宗门派的仙修,只要撞上了晏瑾,皆成他剑下亡魂。

    一时之间,仙修界混乱不已,仙修们一边要奋力斩杀从荒原里逃出来的各种妖魔,一边要提防晏瑾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出现,实在是苦不堪言。

    仙修界迎来了第二次劫难,第一次是千百年前的千妖万魔大动乱,那次好歹还有好几位大能镇压着,将妖魔们驱去荒原,而这次,修仙界安稳了太久,竟是无人能压制晏瑾一二。

    这情况维持了近一年,整个仙修界近乎毁灭。

    直到晏瑾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不死城。

    ——传闻不死城里有溯魂草,能溯回光阴,修魂固魄。

    ——这是晏瑾最后的希望了。

    满身狼狈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盏长明灯,灯里无烛,只有一枚碎骨,裹着朦胧幽光,隐约瞧着是个人影。

    只是这人影虚弱单薄的仿佛风一吹就要散去。

    “岁见,别怕呀,我找到你了……我会找回你的。”男人低声喃喃,声音里压抑着绝望。

    不死城这地方原本是为了守护荒原封印禁制而存在的,荒原的封印禁制彻底破碎之后,这座神秘的不死城也被城主司绯悄无声息地藏匿起来,晏瑾也是万分艰辛,才找到这地方。

    溯魂草对不死城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存在,然而司绯也不知想了什么,居然也没多阻拦,就将溯魂草拱手相让。

    晏瑾离开后,他周围一片忘归花倏地凋零,司绯捂着唇,压着嗓子咳嗽了几声,闷声咳出两口血来。

    他不太在意地将沾染了血迹的帕子随手一抛,帕子在半空中燃起了火,烧成了灰烬,随风尽散去。

    秃和尚从阴影处转出来,担忧地看着绯衣少年:“没了溯魂草,你还能压得住忘归花吗?”

    “不给溯魂草,我首先压不住的,该是那个杀神。”司绯道,“你听到他刚刚说的话了?”

    秃和尚噤声,方才的场面在眼前一闪而过。

    “区区一人死了,你就要拉整个世界陪葬吗?”绯衣少年站在花丛里,平静问。

    晏瑾比少年神色更平静,不过这平静里有着毁天灭地的狠意:“有何不可?”

    无形的杀气让晏瑾周身一圈忘归花都凋零枯败,秃和尚打了个颤:“压不住压不住……”

    他念念叨叨了一会,忽然叹息一声,半眯着的小眼睛里有一丝惆怅:“我这辈子,统共算了三次大卦。”

    第一卦,算的是晏瑾。

    秃和尚第一次见晏瑾时,他还是个刚出生的小孩儿。彼时秃和尚也是年轻气盛,不懂收敛,恰逢路过见着小晏瑾,窥见他面相,想也不想地就算了一卦,留下了“天生祸星”之言。

    这一卦,毁了一个初生的无辜稚儿。

    第二卦,算的是清云宗温宗主。

    他与温宗主历练时相识,算是挚友,他一时兴起,曾替温宗主算了一卦,结果令人震惊——那是一个昭示着死亡的卦象。

    这个卦象没能瞒住温宗主,温宗主也没能逃开这个卦象所示的命运。夜深人静之时,秃和尚有时候会想,如果他没有算这个卦,温宗主也许就不会这么坦然地将一切都交付给徒弟,反倒忽略了自己,受了算计,死也不得安稳。

    这一卦,毁了他唯一的挚友。

    “第三卦……”秃和尚沉重地叹气,“千不该万不该,在晏瑾入魔时,又替他算了一卦。”

    第三卦算完后,他将晏瑾天生祸星必危害天下的命数传了出去,本意是想让众仙修们联手,一起压制晏瑾和荒原众妖魔,可谁曾想,天生魔体这般强大,而众仙修们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团结,晏瑾一路打杀至今,竟是完不受压制。

    这一卦,他毁了整个修仙界。

    ——不,也许还有救。

    秃和尚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摸出来闲置许久的本命武器——一叠厚厚的天命纸。

    ……

    修仙界众人发现,那恐怖大魔头忽然就销声匿迹了,毫无防备地,突然就不见影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是生是死,众仙修们一边重建宗门,一边面面相觑——大魔头被收拾掉了?

    不,并没有。

    只是能压得住大魔头的人“活”了。

    岁见眼下这情形,其实算不得起死回生,他只是在溯魂草的作用下,勉强算是将那不太完整的魂魄凝实了一点。

    他的骸骨早就找不了,当初晏瑾离开后,宋茗就悄悄地回来,一把火烧了整间密室。

    晏瑾将那片清云宗的废墟翻了个遍,只找见了一块指头大小的碎骨。

    他颤着手,珍惜地将那碎骨捂在心口,感受着薄弱到近乎无的熟悉气息,心脏疼痛地几乎要炸裂开来。

    再后来,晏瑾费了无数心思,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才用尽灵力,替岁见捏出一具躯体来。

    那块碎骨被晏瑾用极品的灵玉包裹着,红绳系着,挂在了岁见脖子上,算是镇着这具灵力捏造的躯体。

    岁见魂魄不,醒来时整个人都懵懵懂懂的,别说是无生前记忆了,他此时就宛如初生婴儿,一双眸澄澈而明亮,写满了茫然。

    他睁眼时,第一眼望见的便是晏瑾。晏瑾的视线很灼热,不过没有恶意,岁见望了望他,眨了眨眼。

    然后他便看见面前这男人陡然红了眼眶,滚烫的泪水从他脸颊滑下,滴落在他的手背上,烫得他微微瑟缩了一下,出于本能,小声地呀了一声。

    这一声唤醒了晏瑾,晏瑾捧起他然无力的手,在那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个滚烫的轻吻,哽咽地唤了一声:“岁见。”

    “我终于找到你了。”

    因着岁见身体原因,晏瑾并没有带他回荒原,那儿环境太差,不适合岁见居住,晏瑾另寻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亲手建了屋舍,与岁见一同住在里面。

    岁见初醒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脆弱,很多时候都在昏睡,魂魄不带来的疲倦感让他没法长时间地保持清醒。

    晏瑾便从各处找来于魂魄有益的灵药,或炼制成药丸,或研磨成灵药汁,每日喂岁见服用,又用灵药汁反反复复地替他擦拭身躯,让他的魂魄更凝实一点。

    他倒是想用溯魂草,只是溯魂草仍未成熟,功效不显,晏瑾便只能养着。

    溯魂草是上古遗留下来的神草,神草么,总是比较难养的,司绯在赠草之时便交代了晏瑾,溯魂草是要用心头血润养的,这草给谁用,便用谁的血来润养,若是要用别人的血,那用量得翻倍。

    然而岁见一介魂魄,哪里又有心头血呢,更何况取心头血很痛苦,就算有,晏瑾也不舍得让岁见受苦,便悄悄地自己养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岁见的情形才好了些,每天能清醒好几个时辰了,以往不能动的,只能任由晏瑾抱来抱去的,此时也能在晏瑾的搀扶下走动一段路了。

    大概是因为初醒时第一个见着的人是晏瑾,又或许是残留在灵魂深处的潜意识,岁见很依赖晏瑾。

    这种依赖倒也不至于到无时无刻要黏着晏瑾的程度,只是有时候岁见发呆发得久了,就会突然得偏头去望晏瑾,看见对方仍旧在身边,才会露出笑容,心满意足窝进他怀里,继续发呆。

    晏瑾就像抱着稀世珍宝一般,珍惜地将他抱在怀里。

    荒原里仍旧是有一部分妖魔鬼怪的。倒不是它们自愿待在那儿,主要是被晏瑾揍怕了。这部分妖魔鬼怪被镇压在荒原里千百年,搞事的心思都被磨得差不多了,晏瑾将它们暴力收服,倒也让它们都心甘情愿地尊晏瑾为主,称一声尊上。

    有几只长得没那么狰狞的小妖怪就常驻在晏瑾两人的住处附近,供晏瑾驱使。

    平时没事时,小妖怪们便勤勤恳恳地四处刨地种花挖塘养鱼,努力让周围环境变得更有趣些,好换得岁见一笑。

    在这里,岁见笑一笑,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虽然不知道尊上和这位名唤岁见的白衣人曾经发生过什么啦,但是尊上对岁见可当真是上心得不得了,说是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都不为过,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只要岁见一笑,尊上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对它们这些小妖怪也会略略收敛一下气势——天知道,它们天天生活在晏瑾的威压底下有多瑟瑟发抖!

    它们是恨不得岁见每天笑每时笑,最好笑到尊上心猿意马从此忘记找它们麻烦——嗯,那些人类里的话本子里怎么说来着?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早朝是个什么玩意儿它们不懂,前半句倒是明白的,毕竟它们看起来再小,也是个千百岁的妖怪了,该懂得事儿都懂,它们不求尊上不早朝,它们只求尊上不找它们打架,也不要找它们的麻烦。

    于是几只毛绒绒的妖怪每日上蹿下跳的,只为哄岁见一笑,倒让这平静的日子多了几分乐趣。

    日升月落,春夏秋冬,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

    这些年,岁见被晏瑾细心照顾着,养得很好,灵丹喂着灵药泡着,好歹是看起来和普通人无二了。

    晏瑾略略放了点心,有时候便会出门去寻找更多的灵药。他也不敢离开太久,一般白日出门,日落前便会回来——岁见在夜里极度缺乏安感,他是决不能离开一步的。

    这日清晨,岁见才朦胧睡醒,晏瑾便抱着他道:“今日有枚灵果要熟了,我该去将它摘回来了,再晚些要被伴生兽吞吃了。”

    但凡高品质的灵果,旁边都会有伴生兽,品质越高,伴生兽便越厉害,有时候甚至不止一只。

    岁见听见伴生兽的名字,皱了皱眉,不高兴地抱着晏瑾,在他胸膛处蹭了蹭,小声道:“我已经没事啦,不去摘不行吗?”

    强大如晏瑾,有时候在面对一大群伴生兽的围攻时也难免要受点儿伤,伤不严重,对他曾经遭受过的事情而言,只能算是轻伤,然而岁见看见了,仍旧是心疼。

    也许是出自灵魂深处的本能。

    晏瑾半抱着他起身,替他穿衣,用指腹温柔地拭去岁见眼角因为打呵欠而沁出的一点儿水润,轻声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了,不会受伤的,岁见等我一会好不好?”

    闷闷不乐地送走了人,岁见懒洋洋地踢掉了鞋子,赤足在屋里走了一圈,最后走到了靠窗的软榻斜倚着坐下。

    窗子只半开,微风徐徐,岁见半眯着眼,慵懒地打了个呵欠。他被晏瑾养得很懒散,连窗都懒得再推开,就着一点儿缝隙往外看,恰好看见几只小鸟儿在枝头唧唧啾啾。

    发了一会呆,岁见又昏昏欲睡起来,刚阖了眼准备小憩一会,窗外忽然传来小小的嘀咕声。

    是晏瑾留在这儿的两只小妖怪,一只垂耳朵兔子,一只大尾巴松鼠。

    外头的事儿、晏瑾的身份,岁见都是知道的,晏瑾并没有瞒着他,不过他不太在意,对他来说,晏瑾待他很好,就足够了。

    这俩小妖怪是最耐不住寂寞,最喜欢嘀嘀咕咕的,它们只以为岁见在屋里睡觉,也没想太多,就着屋檐下一点阴凉唠嗑闲话。

    兔子道:“孔雀姐姐说尊上最近回荒原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她刚发讯息过来,说荒原里堆积了一堆事务。”

    松鼠道:“哎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眼下尊上正沉迷美人儿的温柔乡,顾不得荒原的事也是正常的。”

    兔子道:“也是。尊上单身了许多年,男人嘛,压抑得久了都是这样的。对了,说起来,那狐狸妖的最新画册出了没有?”

    松鼠被转移了话题,抱住自己的大尾巴,在绒毛里一顿掏,掏出来一本画册:“出了出了!我刚托别的妖买的呢!”

    这据说是一位狐狸妖根据亲身经历改编创作的故事,不过狐狸妖不懂字,便只能画出来,画得倒是惟妙惟肖。

    兔子用两只长耳朵灵活地翻页,兴冲冲道:“上次看到哪儿?哦,看到了狐狸妖见着了人间帝王,那帝王立时被他诱惑……”

    两只妖怪凑成一团,一边看画册,一边嘀嘀咕咕,讨论得好不热闹,中间还夹杂着几句诸如“尊上好像这帝王哦”、“屋里那位怕不也是只狐狸妖”等等玩笑话。

    这是个狐狸妖美色祸主、让帝王丢了江山的故事,岁见听了一会,觉得还挺有意思。他难得来了点兴趣,推开了窗去喊两只毛绒绒:“你们看得什么?我也要看。”

    于是这日傍晚晏瑾回来时,就只看见一只兔子一只松鼠惴惴不安地守在门口,欲言又止。

    他皱了皱眉,无形的威压释放出来:“怎么?”

    松鼠抱着它的大尾巴,强行壮胆:“公公公公子在里面看看看看画册呢……”

    它们不敢直呼岁见名字,也不晓得岁见是个什么身份,于是就仿照着人类,以公子称之。

    晏瑾见它抖得毛都快秃了,没再说话,推门而入。

    岁见姿态散漫地倚在软榻上,衣衫微乱,纤细手指正巧翻过一页,看得很入迷,对他的归来丝毫不觉。

    妖怪嘛,总是比较开放大胆的,这画册又是讲得那样一个故事,某些画面难免就……令人燥动。

    岁见不是很懂这些事情,不过大概是本能,他看着看着,也觉屋里有些热了。横竖无人,他便也扯松了衣襟,好凉快凉快,然后继续看,看得津津有味。

    “岁见?”晏瑾将装着灵果的玉盒搁在案几上,疑惑地走过去。

    岁见听见他声音,才恍然回神,握住晏瑾伸过来的手,轻轻一拽,将晏瑾拽着在软榻上一并坐下,然后轻车熟路地将自己窝进晏瑾怀里,顺手将旁边的画册塞到晏瑾手里,指着那画面道:“他们在做什么?”

    晏瑾下意识就低头看了眼,然后呼吸一窒。

    衣衫半褪风情妩媚的狐狸妖,正攀附在帝王身上,极尽风流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世瑾崽非要惦记着沈知弦的话本子不是没道理的,都是轮回报应,嗝。

    这是周日的更新(小声:好长啊),今天还有一章(长短未知)。

    ——————

    感谢小阔爱江垣垣的手榴弹 1个;

    感谢小阔爱们的地雷:柒澜、衔禅 1个;

    感谢小阔爱们的营养液:

    小捌、嘤嘤嘤 7瓶;晚来天欲雪 5瓶;抱着停停喝老同兴、米甜甜叻 3瓶;点书秋 2瓶;鹅 鹅 鹅 1瓶;

    (づ ̄3 ̄)づ╭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