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晨看着躺在棺材里面的这一具尸体,还以为是自己眼睛出现了问题,他伸出手来给了自己两耳光,啪啪的声响随即四散开来。

    屋子里面传出来的清晰声响,以及面部的剧烈疼痛,都在显示出来一点,那就是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林毅晨身体在轻微的颤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心爱的女孩,为何会死亡呢?他慢慢的上前一步,看着在棺材里面的蒋佩珊。

    两个人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事情,不约而同的重新回到脑海当中,他们之前曾经许下的承诺在他回忆里面不断的回荡。

    一想到这些,眼泪就不断的落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以前一直都以为哭泣是一个懦夫才会拥有的事情,可是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懦夫。

    在悲伤欲绝的情况之下,他的眼泪不断的往下,过了一会儿,他惊讶的发现,蒋佩珊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皮。

    林毅晨随即擦干自己的泪水,然后把自己的右手慢慢的伸出去,把那一层皮给揭下来,紧接着他发现蒋佩珊原来是被别人给刻意伪装的。

    躺在棺材里面的居然是一个陌生男人,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存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这件事情背后不好混了。”

    林毅晨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他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些相当可怕的事情,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远远出乎他的意料超乎他的想象。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把自己的右手伸出,紧接着惊讶的发现,在这个人的口袋里面拥有一张纸条,于是他把这张纸条给拆开。

    纸条里面写着三个字。

    天波府。

    林毅晨对于传说当中的天波府,尽管有所耳闻,可是一直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也许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和天波府有关吧。

    自己现在想要去把整件事情的真相给调查清楚,就必须要去到天波府,一想到这一点,他便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准备出发。

    林毅晨找了个地方悄悄的埋伏起来,准备随时对天波府里面的人动手,他下定决心,无论接下来是谁走过来,他一定都不会加以放过。

    不久之后就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响,而且显得格外的响亮,他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果不其然有一群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群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手中拿着武器,他们的后面有一群马在狂奔,他们自己则骑着车子在慢悠悠的行动,过了一会儿,突然之间看到有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背对着自己,因此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具体容貌,这让坐在车子上面的人见到之后显得格外愤怒。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于是他便把车门关上,紧接着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慢慢的刹车,前面不远处那个人走了过去,狠狠的瞪着对方。

    “赶快让开,不然的话,接下来别怪我们天波府的人对不客气。”

    再说天波府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刻意提高自己的声调,可以看出来,在他心目当中,天波府是值得引以为傲的存在,他听到之后却依然只是微微一笑。

    “天波府是什么狗屁玩意儿,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林逸明说出来的这一句话,让他感觉到格外愤怒,他还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敢有人刻意的开口侮辱天波府,这个家伙是不是不想活了?

    于是他便上前一步,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眼神当中怒火中烧。

    “我告诉,最好现在给我跪倒在面前对我们磕头求饶,不然的话别怪我们对不客气。”

    林毅晨听到对方在自己面前表达出来这样的观点,却依然只是淡然一笑,难道他并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显得有几分滑稽吗?

    “把们的车子给我,而且永久的离开,

    我会放过们。”

    林毅晨现在只不过是想要去到天波府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事情想要去干,因此希望以前这个人能够知道好歹乖乖离开。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便能够网开一面,他们还是不识好歹的话,接下来一定会对他们动手。

    很显然眼前这个人是典型的一根筋,依旧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并没有想过要有所改变自己内心当中的最初坚守和抉择。

    “以为算什么东西,叫我们离开我们就会离开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待在边上的那个人握着自己的双手,朝着自己胸口一拳打了过来,速度之快的确令人为之瞠目。

    林毅晨见到他的拳头朝着自己胸口打过来的时候,却依然只是微微一笑,而后伸出两根手指和对方所发动的攻击,在半空当中猛烈撞击。

    紧接着呆在边上那个人的身子便迅速的飞了出去,撞在身后的墙上,眼前这一幕的出现,令很多人都目瞪口呆。

    “居然敢对我们天波府的人动手,是不是不想活了?”

    林毅晨也根本没有想过要跟眼前这些人啰嗦下去,直接走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全部把他们给干掉,然后自己便伪装成为其中老大的样子。

    “天波府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照杀不误。”

    林毅晨当然知道天波府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和厉害,他相当了解清楚,一个人如果真正跟天波得罪之后,将会产生怎样的可怕后果。

    不过他却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对于他来说,无论是什么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从容不迫,坦然面对。

    “这就真的怪不得我了,我明明给过机会,既然不知道珍惜,我就只好杀了们。”

    林毅晨看着待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人,依旧只是微微一笑。

    眼前所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令人感觉到有几分无言以对,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又会正面和天波府相互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