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不是第一次见这东西。它们是什么?某个组织的家养小精灵么?”“1979年,我们在阿富汗第一次投放这种武器,代号‘地狱犬’。它们跟中子弹差不多,投放在战场上之后就不用管了,过几个小时去清扫战场。它们只攻击有生命的东西,不破坏物资,枪支弹药车辆都可以收缴了立刻投入使用,曾被认为是陆地战场的决胜武器。”奥金涅兹用牙齿咬着从格鲁乌战士身上搜来的绷带,想要捆住断臂,“但没办法,它们实在太危险了,稍有不慎走失几只就能屠灭附近的村庄,驯养员也很难活过第一年。还不能让这东西落到美国人手里。后来出了几次大的事故,就不敢再用了。没想到今天用在我们自己身上了。”

    “1979年?”苏恩曦一愣。

    根据零给的情报推测,苏联解体之后,那间研究所的核心资产,也就是那条巨大的黑蛇,半死不活地逃了出来,意外地被布宁捕获。

    布宁从某种渠道得到了提炼龙王血清的技术,可能提供者就是幕后的老板,这种能够人工制造出低阶混血种的血清被卖给当时前苏联的高官们,正是这些人分割霸占了前苏联的遗产。这个神秘的拍卖会以这种血清牢牢地掌握着这些人和他们的家族,从他们身上榨取价值。可听奥金涅兹的意思,他早在1979年就接触过龙族亚种,而且他明确地说是“我们”在阿富汗投放了地狱犬。

    他是参与者,这些人可能都是参与者,每个人都背负着原罪。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我刚刚牺牲一条胳膊救了你!”奥金涅兹愤怒地龇牙,比那条狗更凶。

    “你值得相信么?你杀了你的朋友,霸占了他的钱,为你自己买到续命的药,然后又杀了你朋友的老情人。”苏恩曦冷笑,“你是个老到没有感情的怪物,我这样年轻不懂事的小姑娘啊,最容易被老家伙骗了,我还是小心一点。”

    奥金涅兹的眼神变了变,“我没杀维什尼亚克,我只是拿了他的钱。”

    “索尼娅呢?她不也是你的朋友么?”奥金涅兹沉默了片刻,恢复了凶狠的表情,不再为自己辩解,“我们这群人,论罪行都该下地狱,索尼娅也一样!”

    “你还知道自己有罪?”苏恩曦揶揄。

    “不是你理解的罪,杀人算什么罪,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杀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奥金涅兹冷笑,“我说的罪是神不会宽恕的那种,惩罚早晚会来,只不过在天雷降临之前,我们还能躲躲。”

    “你的罪是什么?”苏恩曦抓过奥金涅兹手里的绷带,帮他捆扎伤口。看他那样子实在费劲,何况也没时间浪费。

    “永生,永生是最深的罪孽之一。永生是神的特权,我们从神那里偷到了这个权限。”

    “你这种人还信教?”

    奥金涅兹还是冷笑,“世传的宗教不过是虚伪的仪式,我怎么会相信那种愚蠢的东西?但我相信神的存在,但他不是任何一个已知宗教里神的模样。我可是见证过神迹的人。”

    “可怜的家伙,靠着恶心的水蛭续命,就觉得自己见证过神迹?”苏恩曦不禁出言嘲讽,“只是恶魔的伴手礼而已。”

    奥金涅兹面有怒色,“你懂什么?你对我们伟大的时代根本一无所知!那是……人力胜天的时代!”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眸子里折射出瑰丽的光,仿佛那个伟大的时代还在眼前,令他摒息,令他赞美。

    但他立刻就意识到苏恩曦正聚精会神地听他说话。苏恩曦没心思跟这家伙神聊,她是想从奥金涅兹嘴里挖出更多的情报。

    “女人,你得为情报付钱!在023号城市,没有免费的东西。如果什么东西看起来是免费的,那其实是最贵的。”奥金涅兹诡秘地笑了起来。

    孩子的脸上浮现出这种笑容,就像是魔鬼附体,很容易吓到别人。

    好在苏恩曦的神经足够强韧,对于这个被自己殴成猪头的家伙,她也没必要害怕。

    “这是个杀局,我们在同一个杀局里。设这个局的人还没现身,但至少不是你和我。我们合作,就有活下去甚至反杀的机会,我们对着干,只会死得更快。”

    苏恩曦捏起奥金涅兹的小脸,把它拉到自己面前,“别跟我讨价还价,你少了一只手,不跟我合作你就会变成狗粮。”

    奥金涅兹盯着苏恩曦看了好久,“总觉得什么时候会被你卖掉……好吧,反正我也不想这个秘密跟我一起被埋掉。你是个聪明女人,你的脑子对我有用。”

    他沉吟了片刻,“当时在西伯利亚的众多研究所中,有三个最神秘。一个研究超级战士,一个研究永生,至于最神秘的那个,研究神学。你可以把前两个研究所理解为第三个的分支机构,超级战士和永生都是基于神学机构的研究成果,我参加的,是超级战士的研究。我们今天拍卖的货品,应该是研究永生的那个所的产品。”

    “超级战士?你们造出了苏联队长么?”

    “很多版本的苏联队长,但都是不完版,各种各样的产品缺陷。反倒是地狱犬的完成度比较好,所以真正成规模投放过的,反倒是地狱犬。”奥金涅兹说,“我们无从知道技术的底层,真正的技术都来自那个神学研究所。研究永生的那个所也一样。据说研究神学的那个所在意外情况下得到了神的残骸,而且是一具有活性的残骸,所有的技术都是基于对那具残骸的研究。”

    “说点有意思的。这些亚历山大·布宁也说过,只不过他把自己摘得更干净,好像这些事他都没有沾过手。”

    奥金涅兹诡秘地一笑,“他确实没有沾过手,他看起来是个老家伙,其实是我们中最年轻的。他是个服务人员,服务我们这帮人的,我们并不真的怕他,我们怕他,是怕他背后的老板。”

    “接着说。”苏恩曦帮他处理好了伤口,开始研究那个存储着地图的小仪器。“意外的情况下,人类找到了通天塔,有的人走到一半停下来了,用通天塔里得到的技术做了点小事,但在世人来看已经是神迹了,至少极少数的人一直抬头仰望,一直往上走,最后升到了云端之上。这些技术曾经让高层极其兴奋,但他们兴奋的不过是超级战士和延长寿命这种小成果而已,有人用着他们的经费要登上天国,却没有他们的份儿。”

    “你的意思是当时的高层对这个神学研究所很清楚?”苏恩曦一怔。

    在她之前的情报里,资助黑天鹅港的是某个神秘的红色家族,他们把黑天鹅港的预算隐藏在了军事预算表的角落里,让它秘密地运转着。

    “当然,克格勃连你自家饭桌上讲的笑话都能知道,一个苏联境内的研究所怎么会逃过高层的扫描?”奥金涅兹冷笑,“只不过傲慢的大人物们还以为那间研究所研究的是基因技术,而且真正花钱的项目反而是超级战士和延长寿命,这对大人物们来说也更现实。苏联解体的时候,超级战士项目和永生项目都关闭了,资料部销毁,但没有人知道那间神学研究所怎么样了,我们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

    “永生和超级战士这种能够改变世界格局的东西,说销毁就销毁?”

    “技术始终不成熟,制成品也不稳定,还有伦理学上的麻烦,怕被外界知道。不过我想那些资料的拷贝还存在某个秘密的保险柜里。”奥金涅兹说,“地狱犬部就地处决,我亲自执行的。可今天这东西又出现了,显然我们之后还有人接着养这种狗。”

    “你的苏联队长们呢?难不成你是苏联队长之一?”

    “所有的苏联队长都在1992年销毁了,就在023号城市。”奥金涅兹冷笑,“听过布宁的故事么?跳上火车去莫斯科追求电影里的女孩什么的?他总是给新来的人讲这个故事。”

    “假的?”

    “那小家伙是我们中最大的骗子,但这个故事并不假,只不过他隐藏了其中最血腥的部分。这座城市的废弃,是因为我们在这里阻击过逃亡的苏联队长们。他们不能留下来,他们是不完整的产品,永远处在失控的边缘,跟他们比起来,地狱犬简直是宠物。他们不甘心被处决,逃离了营地,沿着铁路线来到023号城市。我们不可能继续放他们南下的,他们一旦进入人口密集区,就是灾难。023号城市是他们最终的归宿,我们遥控启动了聚变反应堆。那是第一代的氘氚核聚变反应堆,会产生惊人的中子辐射,只有在超级磁场中才是安的,如果磁场的强度不够……”

    “会变成氢弹么?”

    “不,只是会产生高强度的核污染,暴露在强辐射中,即使是苏联队长们也会严重虚弱……”说到这里奥金涅兹忽然停住了,神色紧张起来,“你有没有觉得磁场强度下降了?”

    苏恩曦这才意识到他们说话的工夫里,那恐怖的强磁场似乎一直在减弱,眼下她已经没有那种严重的眩晕感,也不出现幻觉了。

    “不知道那帮家伙重启磁场的时候,有没有重启聚变反应堆。”奥金涅兹咬牙切齿地说,“这就是我的惩罚吧?或者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