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在凤鸣谷,雪莲的症状非常不好,根本不能长途跋涉,所以劳烦你跟我们过去一趟,看能不能令她缓解,不然的话,就见她最后一面吧!”蒋冬云满面悲怆的说着话,流露出内心的苦楚,既有对徒儿的担心,也有愧疚,毕竟一切的源头都是当年七祖强行助爱徒融魄成功,获取了最年轻强者的名头,却害了雪莲一生,导致无穷无尽的隐患,如今终于发作,差点要了雪莲的命啊!

    这一番话更让秋羽担心不已,那岂不是说雪莲的处境糟糕透顶,频临灭亡,已经在等死了!他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简直心急如焚,颤声道“那好吧,我即刻过去见她,只是还得回往营地交代一下,毕竟还有十余万大军驻扎那里呢,必须得到我的指示才行,不过您放心,很快的,绝对不会耽搁多少时间。”

    对于秋羽所言,无论是蒋冬云还是祝灵珊都能够理解,毕竟作为军中统帅,秋羽掌控着数十万大军,如今处在灭亡赵国的关键时刻,能够跟着她们前去凤鸣谷已经很够意思了,总要向军中将领有所交代,否则非得乱套不可。

    蒋冬云欣然答应,点头道“那好吧,咱们即刻去往营地,等你安排妥当了,赶紧回往燕国,至于雪莲是死是活,就得仰仗你了!”

    “好,快走吧!”秋羽一扬手,连忙收起了四大凶兽和青鸟,以及绮梦,然后坐在紫鳞鸦之上,扭头看向魏曼莉,尽管心中对这女子有些不满,却因为对方的公主身份,不想导致两国之间的矛盾,催促道“你赶紧过来啊,咱们回往营地。”

    “哦……”魏曼莉无奈的答应一声,连忙纵身而起,曼妙身躯落在了大鸟之上,心里也很好奇,不晓得此子从哪里弄来如此之多的高阶魔兽,训练有素,关键时刻能够担当护卫。

    紫鳞鸦扇动着翅膀升空,率先飞离山脉,后面尾随着蒋老祖的坐骑,载着她和弟子灵珊,都奔往飞云军驻地去了。

    祝灵珊站立在飞行魔兽后背上,眸中目光眺望着前方的大紫,聚集在那一对年轻男女的身上,尽管晓得秋羽对魏曼莉应该没有任何好感,然而看着两人共同乘坐一头飞行魔兽,距离较近,毕竟鸟背上就那么大的地方,想离得远也不成啊,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不由得蹙起眉头,显得很不开心。

    她暗自寻思着,曼莉已经不是当初没什么心机的少女,大为改变,已经让人捉摸不透,根本猜不到此女心里怎么想的,之前一再护着闵尧,与其关系亲密,如今又和秋羽在一起回去,到底想要干什么?

    置身于紫鳞鸦背上的魏曼莉并未察觉被人关注着,扭头看向秋羽,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身上,只见其侧脸棱角分明,倒是颇为耐看,不知道是否习惯了,觉得此子长得其实还可以,虽说不如闵尧那么帅气,也很有特色,关键气势了得,能耐极大,即便处在逆境,那份从容不迫值得人钦佩,好像总是立于不败之地。

    如此一来,她突然间对其产生浓厚的兴趣,最起码不觉得讨厌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哪怕邪公子闵尧接连出手加害,却始终没有得逞,当然了,还是在秋羽被闵玉城重创的情况下,若是公平对决,闵尧恐怕早就落败了!

    显然秋羽年纪更小,却具备高深莫测的修为,通天彻地对策本事,同龄人几乎无人能及,凌王之名不是白来的,确实好生了得。

    魏曼莉又迫切想要了解此子了,只是想到刚才自己的行径,一再的袒护闵尧与秋羽作对,令她洁白的脸庞涌现淡淡的绯红之色,有些臊得慌,不过还是深吸一口气,暗地里宽慰着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你天生美貌,身材绝佳,向来是男人的梦中女神,若是略微撒娇发嗲,就能令其忘记之前的不愉快,重新建立友好关系。

    “那个……其实我心里还是向着你的,很担心你受伤,只是不想让别人误会,所以故意支持闵尧,造成一种假象,你千万别生气啊。”魏曼莉口是心非的道。

    这一番话让秋羽觉得格外刺耳,未免心里大骂,小贱人,你把老子当猴耍吗,还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之前你和闵尧一见如故,对人家百般的好,就差两人合伙穿一条裤子了,如今那厮落败而逃,你又跟我示好,老子若是信你的话,岂不是变成白痴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魏曼莉毕竟是魏国公主,为了两国以后正常的邦交,免得产生不必要的麻烦,秋羽压下了心头怒火,淡然道“原来如此,那我还真是误会你了,放心吧,我不会生气……”

    这个大傻子,还真是信了!魏曼莉暗地里腹诽着,长嘘一口气,笑靥如花的道“那就好,其实你早就应该想到的,咱们之间什么关系啊,你还占过我便宜呢,不该看的都让你看了……”

    所谓不该看的,自然指的就是那个,即便秋羽对此女没有任何心思,听闻魏曼莉提及,脑海中还是浮现了那副罕见的美景,动人心魄啊!

    魏曼莉接着道“至于那个闵尧嘛,本公主与他不过是一面之交而已,互相不是很了解,又怎会真的对他好,我也是为了给咱们找一条后路,毕竟你打不过他们父子,若是我取得他们信任,能有机会豁出一切带你离开的,反正我为了你,什么事都愿意做。”

    怎么个意思,话好像变味了,听着仿佛表白呢!秋羽心里一阵费解,不晓得此女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唯有“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如此态度反倒激起了魏曼莉的好胜心,毕竟她天生就是尤物,基本上没有男人不惦记着,就如闵尧那样实力超群的美男子,各方面都堪称优秀,还不是对她一见倾心,很温柔的大献殷勤,偏偏秋羽拿她不当回事,那本公主就试一试,你究竟会不会被我的魅力倾倒……

    作为魏国公主,曼莉从小锦衣玉食,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奢华生活,只要她看上的东西,没有弄不到手的,怎奈轻易得来的肯定不会珍惜,所以经常毁坏物品,已然成了习惯。那么对于她来说,闵尧抗拒不住她的迷人魅力,有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想法,能够感觉到,美男子唾手可得。

    然而得不到的人也出现了,就是秋羽这家伙,太傲气了,根本不把她当回事,甚至于在夜里用了手段一番凌辱,把她当成什么,女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