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双面间谍

作者:千里风云 |字数:4945

人气小说:飞越三十年伏天氏绝代神主武破九荒神魂丹帝寡妇田里有桃花快穿玩转逆袭全球高武

    一路上,柳清霜都在思考着,何瑾在这件事儿上,能有几分胜算。

    然而想了一路后,得出的结论便是:胜算是有的,但绝对不大,跟火中取栗差不多。最好的结果,无非两方就此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朱厚辉狂妄戏多是没错,但他说的话同样也没错:大明王权社会,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平等一说。千百年来,很多事也都证明了,并不是你占着理,你就会赢的。

    只是,到了何瑾家后,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到了一件比较奇怪的事儿。

    此时的何瑾,似乎并没怎么在意自己的到来。而是端了一杯热茶,正毕恭毕敬地向崔氏走去,脸上一副标准二十四孝的表情。

    可走到崔氏面前时,他忽然故意一踩脚,然后大叫了一声‘哎呀’,就将茶杯朝崔氏的罗裙上丢去。

    原本正享受着红柳按摩的崔氏,登时凤眼一睁。在茶杯即将倾倒之际,陡然一个巧妙的托手,圆融自然地将茶杯接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一滴水都没洒出来。

    何瑾顿时兴奋起来,瞪着眼睛又大叫起来:“啊哈,被我发现了吧!娘,你果然是会武功的!”

    虽然早知道老娘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八股造诣不低,还有着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且容貌身段儿和气质,根本不像寻常的农妇......这么多的神秘,已不是有故事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一本儿故事会集锦啊!

    只不过,这次被自己机智地试探了出来,她会不会恼羞成怒?会不会为了保密,痛下杀手、虎毒食子?

    万一她真的动手了,自己是要只自保呢,还是要跟她拼了?万一就算想拼,也打不过该咋办?......

    可就在何瑾内心戏汹涌如潮水时,崔氏却淡淡地抿了一口茶,一句话便让何瑾呆住了:“我何时说过,自己不会武功了?再说,会武功又怎么了?......”

    “我,你......”

    何瑾顿时傻眼了: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可老娘说的,似乎也没错,会武功如何,不会武功又如何......

    不对,差点被带进了阴沟里!

    寻常人谁会武功?......而且,你武功还显然不低,寻常人就算想学,都找不到地方的好不!

    “我从何处学来的武艺,又为何要告诉你?”

    老娘却已放下了茶杯,甚是无聊地瞥了何瑾一眼,起身道:“你要是想学,娘亲倒是可以教你。不过,你想知道更多,却是不可能的。”

    愣愣地看着老娘离去,何瑾总觉得,事情有些怪怪的。

    剧情,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而这种自己视若珍宝、老娘却轻描淡写的落差,让他在看到秀色可餐的柳清霜时,都没露出什么喜悦的笑意,只是怏怏地开口道:“是朱厚辉,让你来当说客的吧?”

    早知背后是清流王府的人在捣鬼,而且张声那个多嘴的人妖,还说出了小秦淮就是清流王府的产业。

    只需派人打探一番,自然便知道清流王的三公子朱厚辉,这些时日在小秦淮如何一掷千金。

    偏偏又是这个敏感的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花魁柳清霜赶来,何瑾用脚后跟儿想,也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了。

    所以,他的语气和态度,并不怎么友善。

    但柳清霜也不见怪,只是款款地坐下来后,嫣然一笑道:“清流王并不知道,磁州这里发生的事儿。这一切,都是朱厚辉在捣鬼。”

    何瑾闻言,不由双眼一亮,神色很快就变得热情了:“哎呀,柳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来来,您喝茶......”

    看着何瑾随后还真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柳清霜真是被这少年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合着,我要是上来不告诉你这个秘密,不摆明是跟你一条心的,你连口茶都不打算让我喝啊?

    想到这里,她接过茶杯的时候,不由白了何瑾一眼。

    那一眼的娇嗔,风情万千。

    可惜,何瑾只是被迷惑了一瞬后,就赶紧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然后,又是一副怏怏的神情,开口道:“可是,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没啥意义啊......”

    “怎么可能没意义!”柳清霜这就不忿了:这消息,可是她冒着朱厚辉发疯的凶险,才探听到的。

    而且在她看来,这是何瑾唯一的筹码了:“何官人,恕奴家直言,你此番能侥幸压朱厚辉一头,不过赢在了他狂妄轻敌上。真正争斗起来,你根本不可能是敌手!”

    何瑾眼珠儿转了转。随后,很是客观地点了点头。

    “故而,利用朱厚辉也不愿将事情闹大的筹码,由奴家从中牵线搭桥,你同他好生商谈一番......最好,能讨得他的欢心,双方各退一步,才是消弭一场灾祸的最佳选择啊。”

    这话出口,柳清霜以为何瑾必然会感恩不已。毕竟,她可是一心一意为何瑾着想,而且还主动帮忙消解这场灾祸。

    可想不到何瑾听完之后,却冷笑了一声,道:“那个朱厚辉,也是这么想的......柳大家啊,要不是你上来就摆明了车马,我还真以为你就是来帮他的。但这番话后,我只能认为你......”

    “什么?”

    “头发长,见识短!”

    “你!......”一番好心深情,却换来了嘲讽,柳清霜涵养再好也忍受不了。

    可何瑾却就事论事,继续开口道:“柳大家莫生气,你仔细想想,那朱厚辉生来便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而且,此番讨要鼓山和滏阳河,他还给我来了个可笑的先礼后兵。”

    “你觉得那样自视甚高、戏还特别多的家伙,被我这次轻易地放过一马后,他会心胸豁然开朗,将此事视作了云烟?”

    “这!.......”柳清霜闻言不由变色,意识到自己只考虑了当前,却未考虑长远。

    果然,随后何瑾语气更加冷厉,继续道:“根本不会!......我这次将象牙牌交出去后,就相当于彻底放弃了筹码。”

    “而朱厚辉没有了顾忌,只会更肆无忌惮地来一场更狠辣的谋夺,将我彻底踩入万丈深渊!”

    这一刻,何瑾由冷笑变为了蔑笑,道:“也只有这样,他才会心满意足啊!”

    柳清霜闻言,只觉一阵寒流从体内淌过,精致红润的脸庞瞬间煞白:通过与朱厚辉的接触,她不得不承认,何瑾推测得很对!

    那样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亏,养成了自负跋扈的性格的王府公子,真不会因为别人的宽恕而心怀感恩。

    相反,他只会当作是自己的耻辱,直至报了一箭之仇后,方解心头之恨!

    可这种识人察心的本事儿,何瑾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是如何掌握的?更不要说,他还从未见过朱厚辉。

    不,现在当务之急的问题是:他既然不想退让,难道是想?......

    “不错,这种事儿,当然要闹大了才好啊!......只有闹得越大,才能让朱厚辉越疼!贱人就是矫情,狠狠收拾一顿才会老实!”

    何瑾拍拍手,好似决定待会儿要吃什么饭一样轻松随意:“只不过呢,我这里还需要点时间。拖延的事儿,就劳烦柳大家了如何?”

    拖延......拖延当然是没问题的,问题是,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

    还有,你也如此让我帮忙,跟朱厚辉又有什么区别?

    可何瑾还真不是朱厚辉,说完请求后,又道出了自己的条件:“事情办成后,我把小秦淮卖给你如何?”

    柳清霜闻言,顿时怫然作色起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我已不想知道你有什么手段了,反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