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直处于高速冲刺之中,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停下来释放灵魂之力,所以重骑兵对习惯性的战斗就是硬撞冲锋。在无法使用灵魂之力攻击的情况之下,这就是最佳的选择。

    而现在护盾加身的神圣骑士团与死灵骑士团双方都是物理伤害免疫,在几次交锋之后,死灵骑士团没有出现伤亡的情况,但是神圣骑士团身上的护盾则是肉眼可见地出现了消耗。

    白千夜可不想托大,在已经优势非常明显的情况之下,还要冒险行事,这可不是正确的用兵之道。

    没有任何计划的改变,再一次交锋之后,死灵骑士团则是出现了一丝溃败的迹象,开始向着两个要塞之间的平原空地撤退。而神圣骑士团则是在后面力追赶。

    当在远程观看这场战斗的人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他们就知道,神圣骑士团,完了。

    因为在神圣骑士团看不到的两个要塞的城墙上,两个要塞加一起一共八门城防弩,四门魂导炮已经调转炮口,部瞄准了两个要塞之剑的这道狭长的区域。

    死灵骑士团在前,神圣骑士团紧追其后,稍远一些的则是乾坤骑士团与亚狮鹫骑士团。

    大秦皇帝看到这种影响,嘴角微微地笑了起来,“这个城防弩的威力如何?魂导炮的威力又如何?”

    胡啸天在一旁低了低头,“陛下,城防弩与魂导炮在设计之初就是为了进行守城用的,算是一种防御性武器,在设计上并没有针对骑兵的攻击这一项。”

    “而且说是魂导炮,其实只能说是真正魂导炮的一种仿制版,威力要远远小于几千年前的那种真正的魂导炮。”

    “当然了”,胡啸天顿了顿,“真正的魂导炮的图纸,白千夜已经从中立战场中拿了回来,军部也已经找了几位非常有实力的炼金大师,正在研究图纸,应该在不远的将来,咱们大秦就能打造出真正的魂导炮了。”

    大秦皇帝回过头,

    瞥了胡啸天一眼,“你竟然还记得白千夜为咱们大秦所作出的贡献,你前几天就不应该凉着他。”

    “现在好了吧,你还没等过去,亚丁湾的战斗就开始了,而且算是整个东方联盟都参与了,甚至是天宫都参与了,你竟然还在之前放他的鸽子,如果不是皇后拦着,你定然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是,是,陛下开恩,陛下开恩!”

    胡啸天吓得跪了下来,一直在磕头。

    “将军,你还是继续解说,回答陛下刚才的问题吧。”皇后娘娘看到自己的兄长如此的窘迫,便开口说道,“毕竟陛下现在对这场战斗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而且不仅仅是我们大秦,我相信现在整个大陆之上,所有的势力都在观望白千夜的这场战斗。”

    胡啸天冲着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陛下,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城防弩与魂导炮对快速移动的目标伤害会有多大,但是毕竟神圣骑士团也是一只六千人的部队,而且还是重装骑兵,速度要比轻骑兵慢上一些,而且人数多并且紧凑,伤害效果也应该是非常的理想。”

    大秦皇帝陛下点了点头,“那城防弩与魂导炮对于步兵方阵的伤害怎么样?”

    “那伤害效果是非常可观的,基本上一只城防弩准确命中的话,自身的物理伤害就足以抹杀掉中心区域的上百人,同时对扩散范围内三百人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

    “魂导炮就更夸张了,因为魂导炮使用的是灵魂属性攻击,所以在落点中心区域的五百人会造成直接的战斗减员,但是对于周边的伤害就没有城防弩来的高了。”

    “所以说,这两种城防利器,每个国家的建造能力都是非常有限的,咱们大秦帝国仅仅只有正规的边防要塞与凤都才有,其他的城市根本就没有配备,数量太少了。”

    “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白千夜竟然在他的这两座要塞上就放置了城

    防弩与魂导炮,更夸张的是,数量,每个要塞所配置的四个城防弩与两个魂导炮,这是大陆上任何一个要塞都达不到的配置,数量太多了。”

    “据我所知,咱们大秦数量最多的一个边防要塞,也不过才三个城防弩,一个魂导炮。真是想不通,这个白千夜是从哪里弄到这么多的城防弩与魂导炮的。”

    大秦皇帝笑了笑,嘴角微微一翘,“你说,白千夜的这四门魂导炮,会不会是通过图纸建造出来的完版本的魂导炮?”

    胡啸天眉头一皱,然后摇了摇头,“陛下,应该不会,以为在这场战斗之处,魂导炮已经进行过攻击,我查看过效果,就是咱们所拥有的仿制版的魂导炮。”

    “除非......”

    大秦皇帝笑了笑,“除非这个白千夜有所隐藏,是这样吗?”

    胡啸天点了点头,缓缓地叹了口气,“陛下,如果这个白千夜真的有所隐藏,那他就太可怕了,陛下,他可只有八岁啊。”

    就在说话间,白千夜已经带着死灵骑士团快速地通过了两座要塞的开阔地。

    当紧随其后的神圣骑士团通过的时候,瞬间一阵连成片的巨响,让整个亚丁湾都明显地震动起来,两座要塞更是承受了非常大的反作用力,才修建好的城墙也哗哗地往下掉着石屑。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在被城防弩与魂导炮同时命中的神圣骑士团的身上。而此时的神圣骑士团则是整个骑士团都包裹在耀眼的光芒之中,隐约间乳白色的护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磨着。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而前后的重骑兵则是完停止了下来,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随着时间的过去,白千夜的眉头也微微地皱了起来,因为他有一种并不是太好的预感。而此时,白一一也静静地飘了出来,慢慢地飞到了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光球所包括的神圣骑士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