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怒火

作者:恕恕 |字数:8206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常氏重伤,一直昏迷。即便是像柳星儿这样医术高超的大夫给她诊治,活命的机会也是一半一半。

    常氏醒了,说明她这条命就捡回来了。

    只是……

    “她为何要见我?”杜玉娘道:“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安心养伤吗?”

    柳星儿闷闷不乐地道:“大概是想替雷闻达求情吧!”

    “求情!?”杨峥一下子将手里的茶碗搁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

    他没再说话,但是也表达了自己的情况、

    柳星儿知道,做他们这一行的,背主弃恩,出卖手足,都是死罪。

    雷闻达到现在还活着,是因为他还有用,否则的话,杨峥早就要了他的命!

    杨峥生气,是因为雷闻达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个正直、睿智、勇敢又忠心的人,他虽然是自己的下属,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直很敬重他。

    就是这样让他十分佩服的人,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助纣为虐!

    珍珍郡主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来她任性跋扈,草菅人命,暗地里做了不少坏事。雷闻达竟然为她所用,来害自己的妻儿,说明他已经变了,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值得人尊敬的闻总镖头了。

    柳星儿也有些为难,杨峥的意思她是不敢忤逆的,但是常氏看着气若游丝,也是十分可怜。说到底,这也不是她的错,而且她也是受害人之一,尝到了苦果。

    被丈夫重伤差点丧命,相信这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永远难以恢复的伤口。

    杜玉娘唉了一声,起身道:“我去瞧瞧去。”

    杨峥皱眉,自己媳妇的性子如何,他一清二楚,她要是打定了主意要去,谁都拦不住。

    玉娘心里,怕是还感激着常氏的照拂,毕竟常氏对她,也是有几分真心的。

    “我跟一起去!”

    “去干什么?家里的事儿还不够多?”

    杨峥坚持。

    杜玉娘没办法,只好把于氏叫来,嘱咐她几句,又换了衣裳,这才跟着杨峥一起出门。柳星儿很识趣,先行一步。

    杜玉娘和杨峥是坐着马车去的。

    在路上,杜玉娘还问杨峥,“雷闻达那边安排好了吗?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杨峥道:“放心吧,他同废人一般,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杜玉娘黯然道:“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真是我没有想到的,人心难测。”

    “是啊!好像他们已经忘记了最初的初心。”

    “杨大哥,别难过,我会一直陪着的。”雷闻达对于杨峥来说,亦师亦友,被这样的人背叛,他一定很难过。

    “傻丫头。”杨峥轻轻碰了碰杜玉娘的脸,“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虽然不好受,但是也能接受。

    正说着,马车就停了下来。

    镖局里的小喽啰都已经被肃清,才一夜的光景,威远镖局大换血。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镖局出了事,但是都以为是仇家打上门来了,没有人知道是镖局内部出了问题。

    杨峥拿下雷闻达以后,做了两件事,第一就是整顿镖局内部,把已经向郡主投诚的人给解决掉。

    这种解决,当然也不是真的要把他们都弄死,还是要讲究策略的。有些人只是喽啰,打杂的,根本一问三不知,这种人杀了也无用,恐吓一番,他们就什么都招了。

    还有一些人,是雷闻达重用的人,能够接触到一些实质性任务的,能野幕蔽琼筵得一些秘密的。这种人,若是顽固不化之辈,便不可留,杀一儆百,才能起到震慑作用。若是能从他们嘴里套出些东西来,毕竟颇有收获。

    第二件事,杨峥派人把雷闻达的三个儿子叫了回来。

    雷闻达替郡主做事的事情,三个儿子还不知道,杨峥倒想看看他们的反应,是想替父报仇呢,还是另有选择。

    不过这又是后话了。

    夫妻二人下了车,跟着早就等侯在门口的柳星儿一起进了院子。大门外头有不少人指指点点的,都不敢靠得太近,生怕镖局那边的事儿没完,溅一身的血。

    常氏躺在后院上房的稍间里,用柳星儿的话说,她的伤很重,不宜轻易搬动,所以就暂时住在这里吧!

    常氏像是睡着了,脸色白得像纸一样,若是不仔细看,都无法看到她胸~口处的起伏。一夜之间,常氏像是老了十岁的样子,跟以前那个果敢,飒爽的女人比起来,简直像是两个人。

    常氏气若游丝,既便是挺了过来,只怕以后也是个废人了。

    杜玉娘的心肠一向不怎么软,可是她当了母亲以后,却越来越见不得不好的事情。她叫常氏一声干娘,也确实得过常氏的照顾,眼下瞧见常氏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心中更是难过,眼泪就不自觉得掉了下来。

    杨峥只扫了两眼,就出了屋。这里毕竟是女眷待的地方,常氏又受了伤,他不宜多留。

    柳星儿劝杜玉娘,“五嫂,可别哭了,要是上火了,三个孩子该挨饿了。”

    杜玉娘这才把眼泪咽了下去,却依旧道:“他怎么就下得去手!”到底夫妻一场,雷闻达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竟然把她伤成这样。

    柳星儿能听到她磨牙的声音。

    “男人有时候犯起浑来,真的是人神共愤!五嫂,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的。”柳星儿比起杜玉娘来,还是十分冷静的。

    杜玉娘擦了擦眼泪,无奈地道:“我原先还是很敬重他的,可是他做了这件事情以后,当真是杀他三次都不嫌多。”

    正说着,常氏那边有了动静。她醒了,只是身体不能动,眼皮也异常沉重。

    杜玉娘连忙往前凑了凑,“干娘,我来了。”

    常氏很牵强的笑了笑,“玉……玉娘,我对不起。”

    杜玉娘眼眶微红,差点掉下眼泪来,“您别胡说,好好养伤,会好起来的。”

    常氏摇了摇头,她的心已经死了,又怎么可能会好起来呢!

    不过,她现在还不能死。

    “柳姑娘,谢谢的救命大恩,只怕今生,我……没办法报答了。”

    常氏说话的声音很小,语速也很慢,但是柳星儿还是听见了,她这话听起来像是遗言。

    “干娘!”

    常氏摆了摆手,“玉娘,我有事求。”

    杜玉娘有些为难,她以为常氏要替雷闻达求情,“干娘,有什么话,我们晚点再说。”

    “不!”常氏证据坚定,“听我说,我知道五爷……最,最听的话!玉娘,我也不求别的,只希望,只希望祸不及儿孙,望五爷,手,手下留情,别伤害我的儿孙们,他们,不知……不知情。”

    常氏断断续续的说了半天话,气短得厉害,躺在床~上看着杜玉娘,满面哀求之色,却是不断的喘气,说不出别的什么来。

    杜玉娘只道:“干娘,放心,只要他们没有参与,杨大哥一定会手下留情的,我保证,只要他们不曾参与,杨大哥一定不会动他们。”

    常氏笑了笑,像是终放下心来的样子,她伸手指了指房梁,颤声道:“那上面,有个盒子。”

    这是要投诚!常氏手里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东西。

    “快!”杜玉娘一声令下,柳星儿就忙不迭的窜上了房梁,细细的看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个用灰色布包着的小包裹,方方正正的,只有成人手掌大小。她伸手够了下来,然后轻轻一跃,就跳了下来。

    常氏道:“这里面是他和郡主的来往信件,或许……或许对们有,有用。”

    柳星儿就把包裹放到了怀里,想着一会儿看到杨峥的时候,直接交给他。

    常氏很累,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柳星儿上前查看她的情况,发现她只是睡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累了。”

    杜玉娘点了点头,问她:“依看,杨大哥对雷家人态度如何?”

    柳星儿就笑了一下,“五哥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五嫂就放心吧!不过我觉得您现在就别操心这些事情了,如锦姑娘不是快出嫁了吗?”

    杜玉娘点了点头,“我知道!”算算日子,还真没有多久了。

    “所以啊,五哥要是有什么事,一定会跟讲的,不必太过担心。至于雷家其他人嘛!五嫂,只要他们不是心存怨恨,五哥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

    这种事情,不是她能管得了的,看造化吧!

    杜玉娘就出了屋子,柳星儿紧随其后跟了出来。

    杨峥像是知道她要出来似的,掐着时间出现在院里。

    杜玉娘忙不迭的让柳星儿将那个小包裹交给杨峥,“瞧瞧,这是常氏给的。”

    柳星儿点了点头,把包裹递给了杨峥。

    杨峥只道:“咱们回去再说。”他又看了柳星儿一眼,意味深长地道:“留下来,照顾好常氏。”

    “知道,放心吧!”

    杜玉娘也没说什么,跟着杨峥坐马车回了家。

    进门,换衣裳,两口子相对无言。

    “是让柳姑娘,挟持常氏吗?”好半天,杜玉娘才问了一句。

    杨峥只道:“雷家有三子,若执意要为父报仇,觉得我会如何。”

    杜玉娘的心猛然颤了一下,几天后反省道:都说妇人之仁最是要不得,不想她自己也犯了这样的错误。倘若雷家那三个儿子是跟他们父亲一条心的,执意要找杨峥报仇,又或者假意奉承,暗地里做些什么伤人的事,那该如何是好?

    说到底,她到底不够聪明,不能替丈夫解决这些难题。

    “我知道了!常氏让我替她的儿子求情,我一时心软,就答应她了。我说,只要这些事他们皆不知情,会网开一面的。”

    杨峥只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即便是这样,杜玉娘也松了一口气,“那快去看看这信里是否有什么线索,我去看看孩子们。”

    杨峥却是一把拉住她,将人圈在怀里道:“玉娘,不要胡思乱想。”

    杜玉娘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两只手整理着杨峥的衣领,“我只是,只是觉得生活很残忍。”

    事情的真相,往往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当年她知道贺元庚根本不爱她,而是企图得到传说中的宝藏时,她的心灰意冷,她的无尽悔恨,都差一点将她打入地狱之中。

    如今雷闻达的倒戈虽然很让人难过,但是远不如前世的痛彻心肠来得剧烈。杜玉娘想,或许杨峥也很难过,只不过他掩饰得很好罢了!如果可以,他又何尝想面对如今这种局面?可是如果不把雷家人的底细全部摸清,将来受到报复的,会是她的三个孩子。

    “有我在呢!”杨峥将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和孩子们的,相信我。”

    杜玉娘重重的点头,“我自是信的。”

    两个人之间的这点小别扭,还没等正式拉开帷幕就消散了。

    “我去看看这信里的线索,多陪陪孩子们,不要多想。”

    杜玉娘送杨峥出了房门,这才回了内室。

    她一个人坐在梳妆镜前好久,头脑中不断梳理着雷家的事,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被蒙在鼓里的,很可能只能常氏一个人。

    雷闻达虽然掌握着一些杨峥手下的消息来源,但是如果没有心腹之人替他办事,他怎么可能会放心大胆的倒戈呢!

    跟别人比起来,起码儿子能让他放心一些吧!

    想到这里,杜玉娘不由得一阵唏嘘,看来常氏是被雷氏爷子联合起来骗了。眼瞅着东窗事发,雷闻达这才不得已,对常氏下了手。

    杜玉娘放在梳妆台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难怪珍珍郡主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却对他们的动向了如指掌,却原来是雷家人出卖了他们。

    可笑之前自己还在同情他们,还在对杨大哥的决定有微词!

    杜玉娘满腔的怒火,却也不得不自己想法了平复心情。

    对了,之前说给如锦准备嫁妆,可是一直都没有想好准备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她也不能上街去,不如就在家里翻找翻找,看看她手里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