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拆穿

作者:恕恕 |字数:6904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黑龙法典

    罗媒婆自信一笑,“这个人不是你们桃溪镇的,而是平安县的。县城里的。我还要恭喜大兄弟,男方可是县城里数一数二的人家,你马上就要荣升为丈人了,这可是一门绝好的亲事。不是我吹,错过这门亲事,你们再想找这么好的人家,可不容易了。”

    她特意强调了一句,对方是县城里的。

    刘氏听到这一句的时候,确实也很高兴,县城里的日子,也确实比乡下好过一些,听媒人的族,对方好像还颇有家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好了。玉娘嫁过去就不用吃苦了,而且玉娘那么聪明,一定可以管好家的。

    “先别说什么丈人不丈人的话,为时过早。”刘氏也不是那种没见识的,被人忽悠两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杜河清不好随意发言,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而杜玉娘,早就被田氏拉走了。

    “哪儿有姑娘这么不害羞,要听自己的亲事的?爹娘都在后边,前边忙不过来,你赶紧帮忙去。”孩子们睡觉了,田氏也帮忙到前面铺子里照看,顺便看着点胆子贼肥的小姑子,就怕她冲到里面去听媒婆说话。

    杜玉娘没有办法,想了想,左右这件事情得由她点头才能作数,就暂时不想这件事了。

    与此同时,后院的谈话还在继续中。

    刘氏就问罗媒婆,“不知道男方家里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什么人?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家有未嫁的姑娘的,竟然直接让媒人上门了。”

    对方跟他们不是一个镇的,不知根,不知底,得多打听些才好。

    罗媒婆道:“人家也是打听到这儿了,据说男方见过你们家闺女一次,就记在心上了。”

    见过一次?

    刘氏和杜河清都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难道说男方曾经过来他们面馆?

    “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家,家里还有什么人?做什么的?”

    这些信息都很重要,当然也不能只听媒婆一面之词,具体还是要打听的。

    “对方是高门大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男方是位秀才,生得仪表堂堂,模样英俊,家里财力不俗。”罗媒婆的脸都笑开了花,心里头想着只要把这门亲事促成了,那自己能得到的好处只怕不会少。贺家那是什么人家啊,县太爷的公子啊!虽然说是纳妾吧,但是给的媒人钱可比一般人家娶正头娘子还要多。

    刘氏皱了皱眉,秀才身份是不错,可是高门大户这四个字,实在是把她吓着了。

    不是说高门大户不好,只是他们家只是平头百姓人家,若真是找了个高门大户做亲家,只怕门不当,户不对。将来玉娘嫁过去,要是受了委屈可怎么办?到时候他们就算想给玉娘出头,只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男方父母是做什么的?”刘氏觉得这个媒人不太实诚,上来只说男方是个秀才,他家里人是做什么的,姓甚名谁却是一个字没提。

    罗媒婆想了想,知道这事儿早晚瞒不住,就道:“大妹子,这人啊,福气来了想挡都挡不住。我跟你直说吧,你们家的运道来了,你当男方是谁?可不就是平安县县太爷家的公子?”

    啊?县太爷的公子?

    刘氏吓得哆嗦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看了杜河清一眼,她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啊?县太爷家的公子,要娶他家玉娘?

    杜河清也有些惊慌,不过惊慌片刻后,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开口问那个媒婆,“会不会搞错了?我们只是一般人家,县太爷的公子,又怎么会和我们这样的人家结亲呢?”

    “怎么不会啊!这是喜事临门啊!”罗媒婆巧言令色,真是长了一张舌烂莲花的嘴!在她这儿,什么门第偏见,身份差距,那都不是事。

    “人家县太爷的公子,对你们家姑娘可是稀罕的很呢!不是我说,这十里八村的姑娘,谁不想嫁到县太爷家去。先不说县太爷是有权有势的,就单说他家公子,长得跟画上的人似的,风度翩翩,学识过人,这样的人你们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还有什么可挑剔的!?这缘分,都是天注定的事情,你们就该欢天喜地的应下了,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

    杜河清听得出来,那个媒人的语气中除了炫耀以外,也有一些酸酸的口气,好像在季嫉妒什么似的。

    杜河清这次真相了,这罗媒婆有个闺女,年纪跟杜玉娘差不多,平时也是娇养的。当初知道贺家的少奶奶成亲两年没有怀孩子,想要给贺家少爷纳一房良妾的时候,罗媒婆就动了心思,想把自己女儿嫁过去,甚至还毛遂自荐,想让贺家少爷和贺家少奶奶看看她闺女的模样。

    哪知道那少奶奶根本不买账,只说人是贺家少爷相中的,别人根本不行。还承诺只要她能说动杜家人,把杜玉娘嫁过来,那么就给她一百两作为酬谢。

    一百两啊!

    够她挣上小两年的了。

    罗媒婆当下答应了高氏的要求,来杜家说亲,只不过说起这个事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酸酸的,想着要是自己闺女能嫁过去就好了。所以杜河清很容易就从罗媒婆的口中听出了酸味儿。

    “门不当,户不对,这门亲事实在是不合适。劳烦大姐走一趟,这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还请你回去给对方带个话,就说我们谢谢他们的厚爱了。”

    杜河清一边说,一边让刘氏送过来一串钱,估摸有一百个钱左右。

    罗媒婆不为所动,一百个钱跟一百两比起来,傻子都知道选哪个好吧?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为什么不让姑娘自己来决定呢?你们家姑娘是个好的,当爹娘的也不能太狠心,直接把这么好的亲事给弄黄了吧?好不好,也不是你们说得算啊!也许姑娘自己乐意呢?”

    罗媒婆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在杜河清的心上。他犹豫了一下,心想这事儿根本就不靠谱。那个平安县县令的儿子,怎么会看上玉娘了?难道他来过店里?玉娘可一直都深居简出的,平时都是待在灶间里,很少出去的。

    杜河清正犹豫,想着要不要让玉娘过来跟这位罗媒婆见一面的时候,杜玉娘就亲自过来了。主要是那个媒婆在家里待的时间太长了些,杜玉娘担心爹娘会受不住她的蛊惑,上当受骗,所以就急吼吼地赶了过来。

    杜玉娘身上穿的衣服就是平时她干活时穿的衣裳,衣裳都是半新不旧的,料子都是耐磨的,也不讲究什么美观,只讲究结实耐穿。她腰间还扎着一条围裙,头发梳成一条大辫子,身上,头上,半点首饰都没有。

    罗媒婆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觉得这个小姑娘可真是不得了。

    明明穿得很素气,身上一点惹眼儿的东西都没有。可是那张脸,那身段,啧啧,却是让人一见难忘,想入非非啊!更妙的是,明明才十四岁的姑娘,身上却有一股特别沉稳的气质,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居然还带着几分探究的打量,一点也没有少女的羞怯。

    罗媒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亲切一些,她上前凑近乎:“哟,这姑娘长得真好,也难怪人家贺公子对她念念不忘,非要我上门来说亲。”

    杜玉娘把她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贺公子?不会是贺元庚吧?

    她不动声色地道:“你就是受别人委托来提亲的那个媒婆?”

    罗媒婆脸上的肉抖了抖,心想这姑娘怎么回事,怎么问得这么直接?

    “对对对!姑娘,你爹娘呢,觉得这亲事不合适,非让我去回绝人家。可是我觉得吧,这门亲事真的是万里挑一的好,你要是错过了,肯定会后悔的,所以我就想着把你叫过来问一问,想要问问你的意思。”罗媒婆又把之前对杜河清和刘氏说的话说了一遍,为了能打动杜玉娘,还特意说了许多夸张的话。她觉得杜玉娘人小,好糊弄,却不想,杜玉娘才是那个真正做决策的人。

    “这位婶子,那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是县令的儿子?”杜玉娘基本可以肯定了,那人肯定是贺元庚,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人这次居然改变了战略,竟然还让人上门提亲。他都成亲了,提的什么亲,要是不明真相的人答应了这门亲事,只怕就要被抬去给贺元庚做妾了。

    “当然了,这还能有假啊!”罗媒婆眉飞色舞,神色飞扬地道:“比真金还金啊!”

    “那他不是县令的儿子吗,为什么要请个私媒来说亲,想提亲,应该找官媒啊!”

    罗媒婆听到这里,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私媒怎么了?她也是正正经经给人说亲事的好不好?

    罗媒婆看村珏娘的眼神就变了。

    “哟,这姑娘,怎么说话呢?人家是县令公子,都二十多岁了,还能不成亲啊?贺公子让我来,是想纳你为妾的,你可别不知好歹!”

    此话一出,刘氏和杜河清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啥作妾?这女人说什么话呢,他们家清清白白的好姑娘,能嫁去作妾?就算是县令的儿子也不行。

    “你,你给我滚出去!”刘氏气坏了,上前推搡罗媒婆,想把她赶走。

    “哎哟,你们这是干啥啊?”罗媒婆是吃百家饭的,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了,她一看这三口人的脸色,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哎哟,你们倒是挺有骨气的嘛!”罗媒婆只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贺家让你们女儿嫁过去作妾,是侮辱她了?哈哈,可真是逗死我了,你以为你们家姑娘是什么啊?仙女下凡啊?金子,玉做的?就你们这样的人家,能跟县太爷做亲家,那可是修了几辈子才修来的,怎么,觉得当妾委屈啊?想做正头娘子?别逗了,人家贺公子的正妻可是知府的侄女,你们这些平头百姓可真敢想!能嫁过去作妾就不错了,吃香的喝辣的,也不至于每天这样抛头露面这么辛苦不是?”

    杜玉娘越听越气,刘氏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她走到灶间,顺手把墙角放着的烧火棍拿起来,朝着罗媒婆就打了过去。

    罗媒婆被吓了一跳,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一边叫,一边跑,嘴里还嚷着:“什么人家啊,土匪啊?”

    刘氏自然不可能真打她,她手上有准头,不会把人打伤,但是吓唬吓唬她还是可以的。

    杜玉娘拍手称快,觉得特别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把这个讨人厌的媒婆给打走了。

    刘氏怕杜玉娘误会,连忙道:“玉娘,我和你爹可没答应她什么,我们一直都觉得这门亲事门不当,户不对,直接拒绝了,是她不依不饶的。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成了亲的。”

    杜玉娘连忙道:“我知道,娘,你别紧张,我知道的。”

    杜河清也松了一口气,接着愤怒地道:“早知道她是这种心思,我都不可能让她进门。”

    杜玉娘就道:“没事,咱们现在知道了也不迟。爹娘,以后这种自己找上门来的,咱们可一定得警惕了。”

    刘氏正后怕呢,听闺女这么一说,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知道,知道了。”

    杜河清却道:“我觉得这事儿,太奇怪了。你说那个贺公子,咱们也不认识他啊,他怎么就让媒人上门提亲来了呢?”

    平安县县令家的公子,怎么做事这么轻浮呢,感觉不像好人啊!

    杜玉娘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也姓贺!”

    杜河清和刘氏,都是知道内情的人,听杜玉娘这么一说,汗直接就下来了。

    “太可恨了!”刘氏眼睛都红了,一想到姑娘在梦里遭遇的那些事,她就心疼得不得了,恨不能直接扑过去,跟那些人拼命!

    杜河清倒是想得更多一些,“按理说,咱爹给玉娘托梦了,这些事咱们都心里有数,避开就行了!可是我有点想不明白,那个姓贺的为啥非得缠着咱们家玉娘呢?他有啥目的啊?难道他娶玉娘回去,就是为了虐待她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