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37章 第 37 章
    ()    提骁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并不回答赵昀的问题,只冷淡的道:“皇后今天有没有叫她进宫?”

    赵昀猜想出是舅舅三更半夜要和叶骊珠来幽会。

    不过舅舅也太大胆了。

    再怎么说,叶辅安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舅舅随意出入叶府,稍有不慎让叶辅安给发现了,这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虽然提骁权倾朝野,但叶辅安也不是随便就能被拿捏的人物。叶骊珠据说是叶辅安的掌上明珠,敢诱骗叶辅安的心尖宠,来日叶辅安肯定吹胡子瞪眼找提骁拼命。

    赵昀道:“今天母后并没有接待叶小姐,叶小姐不可能在宫里。舅舅,莫不是叶小姐换了住处,没来得及告诉您?”

    提骁去尘州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哪怕是海檀,提骁也没有告诉。所以,这段时间海檀即便是寄了消息出去,也是寄到了咸州的□□,提骁并不知道。

    提骁道:“我回来的消息,莫要告诉皇后,明日你让皇后的人去打听一下,叶骊珠究竟住在了哪里。”

    赵昀应了一声,道:“舅舅,您今天晚上住在宫里?”

    “不,回□□。”提骁又道,“东宫防卫太过松懈了,昀儿,你手下的人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赵昀心中一凛,道:“是。”

    说实话,宫中的防卫并不松懈,相较于其他官员的住处,宫中是守备极为森严的了。以提骁的身手,往来任何地方都不费力,更别提皇宫。提骁向来又挑剔,他御下严格,不管是京中的□□还是咸州的□□,都如铁桶一般密不透风,相比之下,宫中显得没那么森严。

    次日,赵昀让人去了□□中,告诉了提骁消息。

    叶骊珠去了城外的一处宅子,据说身子不好,需要静养。

    提骁打探好了地点,让人和海檀说了一声。

    天气一日比一日冷,叶骊珠整日在暖阁里不出来,反正姜冉衣和她在一起,两姐妹也不会觉得寂寞。姜冉衣是名门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两个人一起读书写字,有很多的话可以说。

    温泉也是常常去泡的,泉水滋养人,叶骊珠来了这边,每天按时按点喝药,傍晚时泡一泡温泉,身子比在京城时好了许多。

    下午叶骊珠睡了一个多时辰,醒来时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因为姜家来了人,姜冉衣去接待了,叶骊珠就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喝了一点参汤,让海檀陪着去泡温泉水。

    出了门,叶骊珠才发现下了点小雪,雪花细细碎碎的,地上已经是一层白屑了。

    她围着披风,头发都被昭君套给拢着,只露出一张脸,额头上悬挂了一颗玫瑰色的珍珠,越发衬得小脸精致漂亮。

    走了一段路,到了园子里,海檀扶着叶骊珠的手,道:“您小心点走,等泡完出来了,奴婢让人抬了轿子接您回去。”

    天色灰蒙蒙的,小雪一会儿飘一会儿停,缠缠绵绵的下着。

    从醒来后,叶骊珠就觉得身子轻松了不少,她睡饱了觉,脸色也没有那么苍白:“好。也不知道表姐和人谈事情,能谈到什么时候。”

    前面是几棵高大的松树,松树尖尖儿上带着一点白雪,叶骊珠的手本放在海檀的手臂上,等看到前面一道高大的人影,她蓦然抓住了海檀的手臂。

    是提骁。

    叶骊珠不知提骁为何突然来了京城,更不知提骁是怎么来了这边。

    虽然是冰天雪地,提骁却穿得极为单薄,他仍旧穿着墨色长袍,负手而立,衣袍质地极好,织着暗暗的纹路,墨发以紫金冠高高束起,面容冰冷俊朗,五官深邃迷人。

    叶骊珠还未说话,唇角就上扬了起来,眉目间满是温柔笑意:“殿下。”

    提骁看了海檀一眼:“这里有本王在就行了,你退下吧。”

    海檀看了一眼叶骊珠,叶骊珠道:“海檀,你先回去。”

    海檀松开了叶骊珠的手,这才离开了。

    叶骊珠仰着脸去看提骁:“殿下,您怎么来了这边?谁告诉您的?”

    小姑娘叽叽喳喳,就像小黄莺,吵得人耳边不得清净。不过声音极为好听。

    提骁道:“问了皇后,特意过来看看你好不好。”

    叶骊珠本来不好的,一见了提骁,她只觉得什么都好了。

    她道:“前几日身子不太舒服,这两日好多了。”

    提骁看她面庞更消瘦了几分,下巴尖尖的惹人爱怜,不过双眸含着一层水光,波光潋滟,比美酒更为醉人。

    叶骊珠眸子微微弯了起来:“半个月前我偷听大夫和我爹说话,大夫说我最差就撑不过这个冬天了,没想到,您居然提前回来了。”

    提骁既然回来了,叶骊珠自然能活过这个冬天。

    提骁知道叶骊珠体弱,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有性命之危,这一点,皇后那边也没有向提骁说起过。

    他皱了皱眉头:“改日我让手下在民间为你找最好的大夫。”

    京城中的太医,要请来给叶骊珠看病很容易,叶辅安权势滔天,想必也请了许多外地的名医,能说得上名字的,叶辅安为了女儿都要请来看看。但叶骊珠的身子差,不单单是因为病。

    叶骊珠解释不清楚,她道:“我不要别人看,殿下能看看我就好了。”

    这半年来,宫里的大夫,京城里的大夫,叶骊珠都见了不少了,也把药当成了饭吃了下去,身子却很难好转,唯独见了提骁,她的身体才会好。

    叶骊珠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提骁这件事情。

    因为听起来不可思议。

    叶骊珠委婉的提醒:“只有见了殿下,我的身体才会好。”

    提骁却把这句大实话当成了叶骊珠对他告白。她这句话太让人误解了。

    他冷淡的将叶骊珠帽子上的细碎雪花给拂去:“不要说这些,以后还是要老老实实看病。”

    叶骊珠就知道提骁不相信。

    她再解释下去,怕是提骁会认为她是故意借着身体不好在纠缠他。

    叶骊珠道:“殿下,我要去泡温泉,你要不要一起?”

    提骁眯了眯眼睛:“嗯?”

    叶骊珠虽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可是,提骁和别人不一样。她自幼在寺庙里长大,悟心师太不可能告诉她男女之间的事情,她也没有等到出嫁的时候,府里的嬷嬷有事没事也不会告诉她太多,所以,叶骊珠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反正她和提骁已经在一个房间里睡过觉了,又没有人会知道。

    叶骊珠以后也不打算嫁人,她病歪歪的,又没什么感情,不想着去祸害好人家了。更或许,她等不到出嫁的时候就死了,能够及时行乐,她还是要让自己开心。

    叶骊珠道:“您应该也很累了吧?泉水是从山上引来的,特别干净,冬天泡身子也舒服。”

    提骁并没有想陪着叶骊珠一起泡温泉。

    可是拒绝了之后,小姑娘可能会哭鼻子。两人早就在一起睡过,叶骊珠还强吻过他,提骁已经默认叶骊珠是自己的王妃了。

    他点了点头:“好。”

    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热气氤氲的,叶骊珠去换了身衣服,她突然想起来提骁没有衣服,皱眉想着提骁待会儿会穿什么,出来时,却见提骁脱了外袍,里面穿着白色的亵衣。

    叶骊珠道:“待会儿我让海檀想办法给你找一身新衣服,你就穿着这个泡吧。”

    提骁本来还想脱了上衣,见到叶骊珠穿了纱衣,也没有脱,和她一起在水里泡着。

    怪不得小姑娘敢邀请他一起泡,原来她衣服都穿着好好的。

    纱衣薄而不露,和那天晚上看她穿的衣服差不多。

    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穿,叶骊珠肯定不会邀请提骁,那样太难为情了。

    提骁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位表小姐在这里住,他冷冷蹙眉:“其他人泡过没有?”

    叶骊珠道:“这处宅子是今年新建的,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泡过。”

    她没有和姜冉衣一起泡,叶骊珠毕竟是病人,姜冉衣身子不见得多好,一起吃饭睡觉还行,一起泡温泉,叶骊珠怕病气传给了姜冉衣,所以姜冉衣在另一个温泉房里。

    叶骊珠在水面上洒满了一层玫瑰花瓣,花瓣香气扑鼻,提骁并不喜欢这种腻腻的甜味儿,但叶骊珠看起来很开心,他只好允了。

    叶骊珠洒了花瓣后,下到了水里,中间池子很深,她只在边缘处泡着。

    碧绿的纱衣浸了水之后紧紧贴着叶骊珠的身子,她头发也湿了,水珠顺着往下淌。

    叶骊珠并不知道自己对提骁而言,是多么大的诱惑。她又不是男人,怎么懂男人的想法。她见提骁离她挺远的,忍不住往提骁身边凑,像是一尾漂亮的小鱼:“殿下这次又是为了太子进京的?”

    距离三尺近的距离时,提骁按住了叶骊珠的肩膀:“我能听清你的声音,别凑太近。”

    叶骊珠被他捏着肩膀,身子软绵绵,顿时觉得身子发热,不靠近提骁,就觉得不舒服。

    她无赖的道:“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提骁只好允许她又靠近了一点。

    他想着自己还是理解不了年轻小姑娘,叶骊珠平时看起来是矜持端庄的大家闺秀,一到了他面前,却总是对他表白,想法设发的靠近。

    日后成亲了,肯定也是索取无度的。

    叶骊珠脸上是水,湿哒哒的往下滴落,纤长的眼睫毛挂着水珠,提骁抬手给她擦了擦:“太子还是个孩子,这次锦山剿匪的事情,需要我帮扶一下。”

    叶骊珠在心里暗暗想着,殿下真是个好人,关心晚辈。

    提骁擦了她脸上的水珠后,指腹摩擦过叶骊珠柔软的唇瓣。

    因为房间暖,她的唇瓣是湿润的水红色,脸颊也泛着红。

    叶骊珠的身体抢先了大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她居然做了出来。

    提骁的中指被她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