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39章 第 39 章
    ()    提骁好像一瞬间变得更冷了。格格党小说

    叶骊珠乖乖张口去吃葡萄,舌尖刚刚卷了这粒酸甜可口的葡萄,腰肢就被人重重掐住了。

    她睁开了眼睛,看着男人放大的俊颜。

    提骁眉目深邃,眸色寒凉,鼻梁过于高挺过于好看了。

    葡萄汁液顺着叶骊珠的唇角往下滴落,她完懵了,因为此时的提骁太过强悍,叶骊珠压根应付不来。

    最后,叶骊珠虚软无力的被提骁扶着,她趴在提骁的胸口上喘着气,她喘着声音很小,却颇为勾人。

    葡萄还是让提骁给吃了。

    叶骊珠觉得两个人的状态很不对劲,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一开始,两人只是陌生人,再来,两个人就说了一些话,然后是拥抱,提骁和她同处一室,最后,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了一起接吻。

    时间太短了,若是半年前,叶骊珠还在寺庙里时,肯定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和一个男人这般亲密。

    她也没有想要逼着提骁对她负责。一来,她是心甘情愿的,提骁靠近她,能让她的病体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二来,叶骊珠不清楚她对提骁的感情,她只觉得自己靠近提骁,是因为他对自己有帮助。假如因此要提骁和她在一起,那就是在利用他。

    提骁的手划过她的蝴蝶骨,叶骊珠的身子颇为柔软,也很敏感,敏感至极,提骁能够感觉到她在颤抖。

    他其实早就忍不住了。

    眼下两人的关系更上了一层,提骁把她锁在了怀里,道:“以后不要对其他人撒娇。”

    不管是男是女,提骁都不想让人看到叶骊珠柔软的一面。叶骊珠有他就够了,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她,都给,不需要别人。

    叶骊珠看着他又凑过来,往后退了退:“不要了,已经够了,我嘴巴都肿了。”

    不能再和提骁接吻了,她已经喘不过气了。提骁有了经验,花样也很多,一直勾缠着她,简直想要把她吞到肚子里。

    叶骊珠要的不算多,亲一次就够了。

    已经亲过了,叶骊珠觉得自己身子变好了很多,假如提骁要离开的话,她也没有必要想方设法的骗人留下来了。

    一直挽留提骁,她也有负罪感,怕耽搁提骁什么事情。

    提骁见她终于知道点克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满足……”

    既然唇肿了,那就不吻她的唇了。提骁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扫过了叶骊珠。

    叶骊珠衣襟散了许多,露出精致的锁骨,锁骨处的肌肤被泡出了淡淡的粉色,如芙蓉石一般剔透。

    他将叶骊珠拉到了温泉的更深处,他往下沉了许多,却将叶骊珠托了起来,叶骊珠直觉上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事,她就要挣扎着往边上走,这个时候却逃不成了。

    她低头看着男人漆黑的长发,肌肤一片酥酥麻麻,略有些疼痛,但又不是特别疼。

    提骁抱她很紧,似乎要把她镶嵌在骨头里,带着浓重的占有欲。

    叶骊珠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那种酥疼濡湿的感觉又密不透风的包围了她。

    她的脸色逐渐绯红了,心跳特别快,也不知道是因为提骁对她的影响实在太大,还是因为她的情感受了波动。

    方才接吻都没有这么难为情。

    叶骊珠抓着提骁坚实的肩膀,她葱根一般细白的手指已经因为心跳加快而泛粉了:“殿下……”

    他仍旧在惩罚她,仿佛没有听到叶骊珠轻声细语的在喊他。

    叶骊珠到底在水中泡了太久,居然软绵绵的昏迷过去了。

    提骁搂住了她的背,将她放到了上面的竹榻上。

    竹榻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绒布,她浑身湿漉漉的,脸色潮红,墨发湿哒哒的散在纤细的肩头。

    提骁作恶出的痕迹被纱衣遮上了,不过这几天恐怕都消除不了。

    提骁还以为小姑娘这么大胆,狐狸精一样柔媚,刚刚主动索取欢好,现在能够多支撑一段时间,起码再来点花样去玩,没想到,不过是吻了她几下,就把她给吻晕了。

    身子还是特别弱。

    提骁回去后也会分出精力让手下想办法寻名医给叶骊珠看看,她真的太弱了。

    他把叶骊珠抱到了另一个房间,这边也有住处,有时叶骊珠泡得太久了,懒得回去,直接就在这边睡下了。

    他找了身干净衣服,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给叶骊珠亲手换上。

    其实是应该的,但她悠悠转醒,睁开了眼睛。

    提骁把一条绒布给了叶骊珠:“擦一擦头发,换身衣服。”

    叶骊珠还有些头晕,拿过来擦了擦滴落的水,她看着穿着湿衣服的提骁,道:“殿下,你继续去泡着,我让海檀去找一身衣服过来。”

    提骁“嗯”了一声,时间这么长了,海檀又不是办事粗心的,应该会准备了东西回来。

    果真,叶骊珠才擦干了头发,换了一身新的衣服,海檀就回来了。

    海檀在这里找不到合适的衣服,因为园子里只住了两位小姐,没有住其他主子,他就领了一套下人的衣服过来,虽然布料普通,但尺寸应该合适。其实提骁也不需要什么衣服,直接内里烘干就行了,海檀就怕衣服被扯碎了不能穿。

    海檀让叶骊珠烘烤着头发,她倒了一杯茶给叶骊珠:“小姐,今晚秦王殿下在这里睡?”

    叶骊珠想了想道:“看殿下的意愿,你先去外间侯着。”

    海檀点头道:“好,方才表小姐是不是来了?她吩咐人做了一道补汤,应该已经做好了,奴婢给您端来。”

    叶骊珠“嗯”了一声,让海檀下去了。

    头发在炉边烘干之后,叶骊珠拿了梳子梳了两下,并没有束起来。

    她穿着牙白的齐胸襦裙,实在忍不住,她又把衣服解开看了看。

    原本莹白丰润的肌肤上多了指痕和咬痕,青青紫紫,轻轻触碰会觉得疼。

    提骁这个人,平时一直都很正经,不管对谁都十分冷淡,但他毕竟是个男人,平时做圣人,不代表一直都是圣人。

    他的另一面一直都没有在叶骊珠面前展现,她太娇嫩了,天真无邪,傻傻的软软的,提骁一直都克制着自己。

    哪怕她已经是可以出嫁的姑娘了,他还是克制着。

    提骁出来后直接用内力烘干了衣服,叶骊珠喝着海檀刚刚送来的汤,乖巧的坐在榻上。

    提骁墨发未束,他穿好了衣袍,坐在了另一侧。

    叶骊珠唇瓣贴着瓷白的碗沿儿,喝了汤之后,她抿了口茶水,这才道:“这么晚了,殿下要不要回不回去?”

    提骁哪怕本来打算回,这个时候也不准备回了。

    不过……

    此时的叶骊珠,和刚刚的叶骊珠判若两人。

    刚刚她在水中,像只妖精一般来缠着他,主动靠近他,主动诱惑他。

    此时的叶骊珠,穿了白色的衣裙,她穿浅色的衣裙,会少了很多柔媚的感觉,眉心那点朱砂会衬得她娇憨许多,时时刻刻都脉脉含情的桃花眸也多了几分清醒。

    就这般看着她,完想不到,这个冷清纯美的少女也会缠着人索吻。

    叶骊珠被男人冰冷的眸子打量,心里也有些胆怯。

    她虽然想要靠近提骁,但多数情况下,叶骊珠像其他年轻小姑娘一样,也是害怕提骁这样冷酷无情的人。

    提骁道:“陪你。”

    叶骊珠眸子蓦然亮了:“殿下不忙?”

    “明早便走。”提骁道,“时候不早了,你也该睡了。”

    叶骊珠“嗯”了一声:“我去拿被子给你铺在地上。”

    提骁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已经入了冬,你让我睡在地上?”

    叶骊珠:“啊?”

    可是只有一张床,床也不是大床。

    提骁搞不懂叶骊珠的小脑袋,刚刚两个人都那么亲密了,此时她却仍旧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可下一瞬,叶骊珠开始找枕头了,她又放了一个枕头在床上:“我晚上睡觉可能有点不听话,殿下不要介意。”

    叶骊珠知道提骁对自己的吸引力,很多时候,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叶骊珠担心自己睡着之后,会忍不住靠近提骁,让他睡不着觉。

    她很自觉的去了里边,只占一小块位置,剩下的位置都给了提骁。

    提骁的身上有一股干净好闻的木质香气,他一进来,床帐里被他的气息笼罩了。

    叶骊珠又想靠近他了。

    她小声道:“我可不可以牵着你的手睡觉,我怕做噩梦。”

    提骁把一只手靠了过去。

    叶骊珠细细柔嫩的手指缠上了提骁带着薄茧的修长手指,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提骁知道叶骊珠很喜欢自己,等忙完了尘州的事情,他会向叶辅安提出娶她的事情。

    这一晚上,叶骊珠并没有往提骁怀里钻了。她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睡着,睡颜甜美,唇角还微微上翘着。

    提骁注视了她很久。

    他能忍到现在,其实也不容易。

    叶骊珠不主动靠过来,提骁把她抱了过来,搂在了怀里。

    他的手指往下,轻轻一解,将叶骊珠衣服中间的衣带给解开了。

    她身上只剩了单薄的小衫,手腕露了出来,提骁点了叶骊珠的穴道。

    忍了这么久,不发泄一番,提骁觉得自己还不如去宫里当太监。

    结束之后,提骁用湿帕子擦了擦叶骊珠的手和脸,她的唇瓣湿润饱满,提骁啄了一下。

    被解开穴道后,叶骊珠靠在提骁的怀里,她睡得很甜,可能在说什么梦话,唇瓣无意识的动了动。

    提骁凑了过去,听了好久,才听到她说“殿下不要走”,她的声音软绵绵,并不怎么真切,眉尖也微微蹙了起来,手指抓住提骁的衣襟,仿佛真的担心他会离开。

    小姑娘太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