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45章 第 45 章
    ()    提骁此时终于觉出了不对,他声音微冷:“你不想嫁给我?”

    叶骊珠倒也没有什么想不想的。()

    只是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小事。而且,她想要和提骁在一起,多半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需要。

    叶骊珠担心提骁知道自己是在利用他时,会十分生气,会再不理她。

    她张了张口,本想说出来。

    但她又怕说出了真相,这次提骁真的就走了,再也不回来。

    叶骊珠低下了头,她漆黑的长发散在了肩上,顺着往下,如墨色瀑布一般,一截修长脖颈格外优美,肤色也很晶莹。

    她粉色的唇瓣动了动,道:“我们不成亲好不好?我不嫁人,殿下什么时候来了京城,只管来找我。”

    “不嫁人?”

    提骁的手按在了叶骊珠的肩膀上,他的手劲很大,微微用力,就能把叶骊珠的肩膀给捏碎。

    提骁道:“你的意思是,你只想和我亲热,享受我的身体美色,不想有一点实质性的付出?”

    提骁知道多数女人都喜爱自己的容貌和体格,但他没有想到,叶骊珠也是这么肤浅的女人,她只是为色所迷。

    叶骊珠心里更慌了。

    单单迷恋他的身体,他就能这么冰冷,假如叶骊珠告诉他,她也不是看上他的脸和他的身材,而是因为他能治病,提骁会不会觉得感情受欺骗,想要掐死她?

    叶骊珠见过的世面不多,处理过的事情也不多。眼下她捅出的篓子,她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除了愧疚自己欺骗了提骁而不能答应外,另方面,和秦王这边结亲的事情,也不是叶骊珠一个人能答应的。这还关系着叶辅安以后的仕途,叶骊珠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让父亲以后难做事。

    种种原因交织下来,叶骊珠觉得,两人还是偷偷摸摸的见面最好了。假如提骁不愿意了,那就当两人从来没有遇见过。她没有这段奇遇,或许早该离开人世了。

    她不是贪心想要长命百岁的人,本身的状况就是这样,有这么一段时间,她已经满足了。

    叶骊珠道:“殿下,我身体不好,没多少寿命,我不求嫁人……”

    说白了还只是想要玩弄他的身体。

    提骁原本以为只有叶辅安不想让叶骊珠嫁给自己,如今看来,原来叶骊珠本人也不想嫁。

    叶骊珠也不知自己应该为什么道歉,她跪坐在床上:“对不起……”

    那次去温泉前,叶骊珠有告诉提骁原因,只是当时他不信她的话语,以为那只是叶骊珠的情话。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叶骊珠再也开不了口。

    被提骁误以为自己贪恋他的美色,还是比她仅仅当提骁是治病的良方要好。

    提骁看着她心事重重的样子。

    从见到叶骊珠的第一眼起,提骁就觉得叶骊珠是个妖精,惑人心神的妖精。她长得实在太美,美得不像人。

    往后的接触,提骁是觉得叶骊珠深深喜欢上了自己,但他没有想到,叶骊珠只是想要一段露水情缘。

    她看似深情,实际上没心没肺,不懂得情为何物。

    提骁把她搂到了怀里,她的肩膀纤弱,让男人有力的手臂桎梏后,就再也逃不了。

    紧接着,提骁冷幽幽的勾唇:“叶骊珠。”

    叶骊珠抬眸:“嗯?”

    她的桃花眸看似含情,其实眸子是很清澈的,清澈到有些不真实,此时眸中带了几分难过。

    提骁捏了她的下巴,细细的打量她。

    他想要看她失神,想要看她被情感和**折磨,想要让她尖叫出声,最后又发不出声音。

    只是她现在,什么都不懂得。

    提骁心里明白,刚刚叶骊珠说的话语中,有一部分是谎话,或者,她没有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

    他想知道。

    但并不是直接问她,直接问出来的话语很可能是谎言。

    提骁会让她吐出真话。

    叶骊珠肩头的衣衫被褪去了一些,反正都那么亲近了,也不介意再亲近一些吧?

    提骁粗砺的指腹在她的肩上轻轻揉过,她的肌肤过分娇嫩,一片红痕很快就出现了。

    叶骊珠有些摸不准提骁的情绪。

    他眸色幽深,一向就冰冷的俊脸上并没有更多的表情。

    叶骊珠能感觉到他在生气,却不知道他生气到了什么程度。

    提骁最后还是克制了自己。

    他今天的心情确实算不上很愉悦,叶骊珠这个薄情女的话语让他很不满。

    假若真的把她给占有了,提骁怕控制不住情绪,把人给欺负坏了。

    他将叶骊珠的衣服又拉了上去,叶骊珠雾水朦胧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她的眸子太漂亮太干净,以至于提骁想蒙上她的眼睛,狠狠地、狠狠地……

    提骁冷声道:“我回去了。”

    叶骊珠愣了一下,她小心翼翼的道:“你还来不来了?”

    提骁没有说话,他从床上下来,拿了外袍穿上。

    他身形高大,穿着墨色衣袍,叶骊珠仅穿着里衣,长发散落了下来,一张小脸楚楚可怜,如水中睡莲般静美。

    叶骊珠没有穿鞋子,直接踩在了地面上,虽然知晓地面是暖的,可冬日里,终究让人看了心疼。

    提骁微微蹙眉。

    她道:“殿下,你还来不来找我?”

    提骁把她又扔到了床上,拿了罗袜给她套上:“你负心薄情,欺骗了我这么多天,又不想跟着我走。叶骊珠,我为什么还要来看你?”

    他的话宛如晴天霹雳,让叶骊珠愣在了原地。她身子比别人脆弱,身边的人从未舍得对她说过重话,哪怕在明佛寺,师太也没有为难她。

    一直以来,叶骊珠看起来温婉,实际上也有几分大小姐的通病,有些娇气,被拒绝后心里会难受很长时间。

    但这件事情,是她不对,她不该一直利用提骁。

    可她若将错就错,一直隐瞒,就因为身体原因嫁给提骁,而不是因为情感,来日提骁知晓了实情,怕是更加生气,甚至想把她赶走。

    叶骊珠擦了擦眼睛:“对不起,是我错了,殿下走吧。”

    提骁看她垂着头,一副很乖的模样。

    单单看她的神色,谁能看出来她是那种玩弄了别人的感情和身体后又不愿意负责任的女人呢?

    提骁看着她,她的脖颈上还留有暧昧的指痕,刚刚发生的事情那般缠绵,她现在却能冷静让他离开。

    走?

    提骁怒火中烧,把人又拖到了帐子里。

    他很久没有这么失态过了,这次对叶骊珠的惩罚,是他一直想做但从来不可能付诸行动的。

    哪怕是两人成婚后,提骁也没有想要这么对待她。

    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提骁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一个女人骗心骗身。

    一开始还会有呜咽的声音传出来,后来声音变小了。

    结束后,提骁拿了帕子,细细擦拭了叶骊珠的脸。

    她衣衫散乱,一张柔媚又单纯的小脸上满是惊吓。

    叶骊珠确实被惊吓到了。

    她搞不懂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却莫名觉得羞耻。

    提骁穿戴整齐,给叶骊珠倒了一杯茶:“漱口。”

    叶骊珠唇瓣红肿,喉咙嘶哑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唇齿间仍旧是淡淡的腥甜气息,一直到胃里都是这种让她觉得不适的味道。

    她就着提骁的手喝了口茶水。

    房间内灯光晕黄,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虽然对提骁而言,那是段短暂的时间,实际上已经很长了。

    提骁捏了她的下巴:“痛苦吗?”

    确实是痛苦的,叶骊珠直到现在都一知半解。她觉得迷惑,但难以启齿。

    方才的提骁,和现在的提骁,简直判若两人。

    提骁道:“想和我幽会可以,但是,不能你自己满足,我也要满足,知道了么?”

    他面色冰冷,看起来颇为正经冷淡,一副禁欲君子的模样。

    可他方才不是这个样子的。方才叶骊珠被他捏着后颈,抬眸看向提骁的时候,他的眸中确实一片赤红,仿佛要吃掉她。

    提骁捏了捏叶骊珠的小脸:“乖乖脱了衣服,我给你上药。”

    这次上药自然是真的上药。

    提骁虽然没有破她的身,方才却在她身上留下了许多瘀痕。

    叶骊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让提骁给她上了药。

    衣衫已经脏了,带着浓重的味道,满是提骁的味道。

    提骁扔到了一旁,换了新衣服给她。

    叶骊珠喉咙被伤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嘴角也被撑破了,哪怕她伶牙俐齿再想赶他走,也说不出一句了。提骁给她涂了药,看着她睡着之后才离开。

    到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夜色仍旧浓重,提骁去了书房。

    方才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都仿佛在眼前。

    提骁本不该把叶骊珠欺负得这般惨,但这件事情,很难忍得住。

    叶骊珠不愿意嫁他,她也不会有其他人可嫁。提骁盯上的人,哪怕皇帝都不能和他抢。

    只是……

    叶骊珠不愿意嫁他的原因,究竟是顾忌叶辅安的想法,或是她单纯玩弄他,玩了他之后再找别人……不管是怎样,提骁都一定要知道原因。

    他将堆积的公文处理了,天色乍泛白,提骁这才要回房休息。

    两名侍从跟在提骁的身后,提骁想了一下,道:“这边王府酒窖里还有没有雪露酒?”

    其中一名侍从道:“咸州珍藏的雪露酒比较多,京城也有,不过只剩了零散几坛,殿下若要做宴招待人,这些远远不够。”

    几坛也足够了。

    提骁冷声道:“改日从酒窖里拿出来。”

    侍从应了一声。

    雪露酒有一股花果的气息,香气浓郁,酒味不重,喝起来却很醉人。醉人且不伤身。

    叶骊珠没有喝过酒,提骁倒想让她尝尝,也想知道,喝醉之后,叶骊珠能吐出什么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