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47章 第 47 章
    ()    叶骊珠在明佛寺的第三天,恰好是腊八节。

    这天的天气很好,叶骊珠回来后,与昔日同吃同住数年的好友见面,自然换下了在京城里穿的华贵衣裘,穿着往日的旧衣。

    腊八当天,叶骊珠和清慧、清双一起喝粥,清慧本来就话多,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叶骊珠把自己在京城中的情况都详细告诉了她们。只是没有提起过秦王。

    叶骊珠一想起提骁,心口就闷闷的疼,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提骁,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吃过早饭,叶骊珠去了悟心师太的身边抄经。

    悟心师太年少时就出家,一晃几十年过去,她仍旧洁净祥和,叶骊珠幼时最害怕悟心师太,又害怕又喜欢。

    抄不下经书的时候,叶骊珠就在一旁敲木鱼,她穿着青色的衣袍,长发被掩藏在了帽子里,和寺庙中每一个尼姑的穿着都相同,素净且朴实。

    叶骊珠天生殊色难掩,宽大的青色衣袍遮不住她玲珑身段,衣物越素净,越显得她本身姿色惑人。

    叶骊珠素手敲着木鱼,轻声道:“师父,我遇到了你所说的那个贵人……”

    悟心师太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叶骊珠又道:“他心地善良,待我很好,是除了父亲和兄弟外,我心中最好的男人,可是……仿若我因为我的一己之私,骗他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对不住他?”

    悟心师太就在叶骊珠的面前,叶骊珠说什么,她自然都能听到。

    叶骊珠其实心中有答案,她只是想说出来,说出来,什么都好了。

    “他对我的感情和我对他的感情不一样,他想要的情感,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叶骊珠继续喃喃道,“如果最后,他发现我和他在一起,仅仅因为他是所谓的贵人,能医我病症,是一味良药……”

    木鱼越敲越乱,叶骊珠的手腕蓦然被人握住了。

    悟心师太冰冷柔软的手擦了擦叶骊珠的脸:“骊珠,你选择入红尘,就要接受这些烦扰。”

    叶骊珠在这里长大,从五岁到十五岁,见到的人都是同一批人,所有的烦恼都来源于自身不足之症。

    如今,她突然发现,有些事情比她身上的病还要折磨人。

    叶骊珠撇了撇嘴,有些想哭,她本来就是柔弱的小姑娘,遇到事情会手足无措,想要找人撒娇:“师父……”

    悟心师太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是你的贵人,你也会是他的贵人,不必愧疚。”

    叶骊珠道:“弟子明天就要回去了,长时间叨扰您并不好。来日若有了空闲,弟子再来看您。”

    穿上缁衣,她也不是尼姑了。叶骊珠知道自己犯了戒,不敢抬头看佛祖。

    但她从小受的教诲,又和其他人完不同,回到京城,叶骊珠束手束脚,思想和行动都受了拘束,不晓得自己应该怎么做。

    晚上,叶骊珠回了房间,她翻来覆去,久久睡不着觉。

    叶骊珠的身体一直不舒服,回来之后就很虚弱,晚膳几乎没有吃,一点胃口都没有。

    越是这样,她越是想着提骁。

    叶骊珠自己都为自己感到脸红。

    平时没事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多记挂提骁,等身体出了状况,她又心心念念想着提骁,希望提骁能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胸口一阵又一阵的沉闷,叶骊珠缓缓闭上了眼睛,终于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苏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叶骊珠睁开了眼睛。

    黑暗之中,叶骊珠嗅到了熟悉的雪松木的香气,她的鼻尖微微动了动,眸中含了一点水色:“殿下……”

    声音很委屈,娇娇软软的,完听不出,她是那种玩弄人心的女人。

    提骁点燃了烛光,叶骊珠看到了房中高大冷漠的男人。

    这些时日没有看到提骁,她不由自主的想靠近提骁,叶骊珠下了床:“殿下,您怎么来了这里?”

    在距离提骁两步近的时候,叶骊珠被他定在了原地。

    他居高临下,冷淡的看着叶骊珠:“为了躲我,你来了这里?”

    叶骊珠道:“我想抱一抱您。”

    “占尽我的便宜,却不想负责任。”提骁的声音低沉冷冽,“叶骊珠,怎么会有你这么坏的女人?”

    叶骊珠真的很想抱一下提骁,想要和他接近,这种念头实在太强烈,她很难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提骁却提着她的衣服不让她靠近,她瞬间就眼泪汪汪了:“对不起。”

    她太软了,在他面前,从来都是这般乖巧柔顺。越是乖巧,她拒绝时,越是让提骁接受不了。

    原先她这般听话,提骁只会认为叶骊珠是喜欢自己。

    如今,他却觉得只是叶骊珠会拿捏人心。

    偏偏他还总被她拿捏到。看着叶骊珠泛着水色的桃花眸,再冷硬的心也会因她而软。

    毕竟是寺庙里,房间隔音差,灯光稍微亮一些,也容易引人注意。

    提骁拿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给她套上,最后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把她笼罩住,搂在了怀里。

    被他抱出去后,叶骊珠一张口,呼吸到了冰冷的空气,她打了个寒噤,往提骁的怀里缩了缩:“殿下,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你去咸州,把你关起来,金屋藏娇,不准你出门,不准别人见到你,只有我能见你,你日日夜夜都要被我侵占。”提骁低头吓唬小姑娘,“谁也不知道你被我偷走了,你父亲和兄弟永远不知道你远在咸州。”

    叶骊珠抿了抿唇:“你才不会。”

    提骁被她气笑了:“为什么不会?”

    叶骊珠知道提骁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她道:“你是好人,你不会。”

    提骁把她带到了山里的树林中,这个时候正是凌晨,四周并没有完明亮,带着蓝蓝的夜色,晨雾浓郁,冰冷沁骨,叶骊珠被按在了树干上。

    提骁低头撕咬着她的唇:“知道我是好人,所以故意伤害我?”

    他高挺的鼻梁擦过叶骊珠柔嫩的脸颊,叶骊珠踮起了脚尖,去回应提骁,让他能够更深。

    等叶骊珠终于满足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现在究竟什么时辰了。

    叶骊珠道:“冷……”

    提骁把她身上的衣服拢得更紧了一些。

    此时,叶骊珠未施粉黛,长发自然的散了下来,墨色瀑布一般,又浓密又漂亮,眼睫毛特别长特别卷翘,眸中含着几分春情痴意,唇瓣特别湿润,乖乖抬头看着提骁。

    提骁看着她一副迷醉的样子,仿佛喝了酒一般,一时情绪复杂,冷淡的去质问她:”这么喜欢和我亲近?“

    叶骊珠:“啊?……”

    他放大的俊颜近在咫尺,哪怕贴近看,叶骊珠也发现不了提骁的瑕疵。

    提骁长得太完美了,俊朗非凡,五官立体深邃,宛如雕刻一般。

    叶骊珠低下头,她的脸贴着提骁结实的胸膛,小声道:“殿下长得好看。”

    提骁就知道,她只喜欢自己的脸。小姑娘就是这般肤浅,只沉迷色’欲,从来不考虑其他。

    他掰着叶骊珠的下巴,细细去看她的唇角。

    原先扯裂的伤口已经好了,看不出什么了,听她说话的声音,嗓子也恢复了正常。

    他这般正经严肃的端详着叶骊珠,叶骊珠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想起那天的场景,她眼尾逐渐泛了红晕:“不、不要再看了。”

    山中林雾未消散,远处是白茫茫的一片,风吹树梢,提骁的声音在风中仍旧清晰:“什么时候回京城?”

    叶骊珠道:“今天就回去,明日中午应该就到家了。”

    提骁用了轻功带她过来的,此时却想和叶骊珠走回去,山路崎岖,叶骊珠穿着底子很软的鞋子,走不了几步路,她就嫌脚疼,小声请求提骁抱她回去。

    提骁自然不肯抱她,他把叶骊珠背在了身上。

    她特别轻,身子特别软,胸脯尤其软。

    叶骊珠趴在提骁的背上,觉得提骁身上的味道好闻,她轻轻的嗅了嗅,又扒开提骁的衣领去嗅,像是吸了什么让人着迷的药物一般,叶骊珠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提骁:“……”

    他突然停了下来,叶骊珠“哎呦”一声,鼻子撞在了他的后颈上。

    她小声道:“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好像也不会说其他的了。提骁默许了小姑娘占便宜的行为,不过,他还是警告了她:“回去后,需要偿还。”

    叶骊珠也不知道怎么偿还,晕晕乎乎就答应了。

    她趴在提骁的肩头,不知不觉睡着了。

    提骁把她送回了房间,给她脱了衣服,放在了床上。

    叶骊珠面色如桃花,带着淡淡的粉,眼睫毛纤长,戳得人心也痒丝丝的。

    提骁低头吻她。

    钟声还未敲响,天色还未完亮。提骁看她唇瓣微微蠕动,听她说了梦话,朦朦胧胧,听不清是什么。

    他指腹摩挲着她湿润的唇瓣,看她越睡越熟,面上春意更浓,美得惊心动魄,完完就不像人间的女子。

    叶骊珠实在太漂亮了,红颜祸水,今后只会越发艳丽妩媚。

    提骁真的想把她偷走,谁也不给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