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0章 第 50 章
    ()    叶骊珠原本还有些不自在,等习惯了,也就觉得好多了。()

    提骁放下手中的笔,居高临下的望着叶骊珠:“看,一片桃花。”

    叶骊珠看向了提骁,提骁手指修长,拿得起沉重冰冷的刀剑,也用得了这纤细轻巧的画笔,桃花灼灼艳丽,枝叶颜色鲜明,一笔一画都带着缱绻温柔的意味。

    她长长的发散了下来,披散在肩头,到了腰肢,柔弱且多情。

    房间内是极暖的,叶骊珠鼻尖渗出了一点点汗珠,她抬眸看向提骁,一双桃花眸勾人,带着粼粼秋水,波光魅惑。

    提骁捏了叶骊珠的下巴:“好不好看?”

    自然是好看的。

    就是笔尖不舒服,会让人痒丝丝的。

    叶骊珠眼角微微泛红,小声道:“我也会画画,我要在你背上画。”

    提骁捏着她的下巴:“画什么?”

    叶骊珠刚刚等他等了这么久,身上都是僵硬的,她对提骁道:“画个大乌龟。”

    提骁:“……胆子不小。”

    他在叶骊珠的身上点了穴道,她顿时就不能动了。

    提骁给她摆了个动作,道:“别动。”

    提骁擅长丹青,不过外人并不知道。他有很多喜好都是不为人知的。

    叶骊珠腰肢盈盈一握,少女身姿自然的弧度格外优美,极为柔软。

    艳丽桃花顺着往上攀爬,雪色衣物颜色越素净,就越是显得桃花妖媚。

    叶骊珠背对着提骁,看不清他在画什么,又是怎么画,良久,提骁把她单手抱了下来:“好了。”

    他画了两幅美人画。

    一副是叶骊珠衣着整齐,穿素净白衣,墨发束起,笑意浅淡,看起来端庄自持,如仙子一般纯净。

    另一幅,则是一个背影,桃花蔓延,墨发微散,身姿弧度过分纤美了。

    冲洗的时候,叶骊珠抓住了提骁的手腕:“让我、我自己来。”

    提骁另一手握着木瓢,温热的水流从她的墨发上方倾洒而下,冲去浓郁的色彩,褪去所有的颜色后,肤色如同冰雪凝就。

    等冲干净后,叶骊珠泡在了浴桶中,提骁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他的肩宽腰瘦,身材极好,隐约可见肌肉轮廓。

    浴桶里满是玫瑰花瓣,是她喜欢的,香气扑鼻。

    晚上她还没有怎么吃东西,提骁让人为她炖了冰糖燕窝,燕窝送了过来,她还在水中泡着。

    提骁一口一口的喂她。

    她在水中,长发湿漉漉的散下,未施粉黛的面容干干净净,肌肤白得透光,手臂漫不经心的搭在了浴桶的边缘,玫瑰花瓣的颜色浓郁,是很饱满的红色。

    提骁冬日让人送来新鲜的玫瑰花瓣,也让手下的人费了一番力气。

    叶骊珠吃到一半就不愿意吃了,她有些犯困,趴在浴桶边缘闭上了眼睛。

    提骁卷了她一缕墨发,望着酣睡的叶骊珠。

    她看起来又天真又诱惑,让人琢磨不透,不知她是否有真心,真心又有多少。

    ...

    皇宫中。

    盛贵妃在宫中踱来踱去,脸色铁青。

    二皇子赵轶道:“母妃,儿臣哪里能想到,会有个秦王出来截胡?本来好好的计划,结果让秦王这边捡了漏子。”

    盛贵妃冷笑:“你身边这群废物,净出馊主意!若是让叶辅安知道背后是你主谋,你父皇哪怕想要保你,也不敢保你。”

    赵轶坐了下来,喝了口冷水。

    盛贵妃道:“连夜把和这件事相关的人铲除干净,别走漏一点风声。你父皇会帮你善后,有他出手,哪怕叶辅安和太子同时调查,最后罪名也只会落到晋州那边。”

    赵轶只觉得可惜。

    英雄救美这种事,本该他做,美人的芳心,也该他得,最后却让太子那边得了利,就连叶辅安,也是和太子一起办事。

    这时,一名太监从外面进来了:“陛下口谕,二皇子殿下,您过去一趟吧。”

    盛贵妃一转身:“本宫和二皇子一起过去。”

    太监是皇帝身边的人,寻常时候,盛贵妃都要给他一个面子。

    太监笑着道:“抱歉了娘娘,这一次,陛下只说要见二皇子殿下一人。您就算过去了,也只能在殿外等着,白白跑了这一趟。”

    盛贵妃咬了咬牙。

    三日之后,叶辅安又来了□□。

    自己的女儿毕竟娇惯得很,叶辅安还是担心提骁没空管叶骊珠,让叶骊珠在这里受了委屈。

    毕竟外人的家里,叶骊珠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大多数时候,也不好开这个口。

    叶辅安过去的时候,下人说秦王殿下在花园中,并领了叶辅安过去。

    今日天气好,外头也是暖洋洋的。

    提骁在花园中陪着叶骊珠下棋。

    叶骊珠虽然算不上很笨,但和提骁下棋,自然会每局都输。

    提骁见小姑娘输了两局,脸色已经挂不住了,不动声色的让着叶骊珠,一边让着她,一边还不能让她看出自己在让着她。

    叶骊珠终于赢了一次,笑得眉眼弯弯。

    提骁道:“这次你赢了,我可以帮你达成一样心愿,你有没有什么愿望?”

    叶骊珠想了想,她好像没有什么愿望,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她摇了摇头:“暂时没有愿望。”

    “以后有了,就告诉我。”提骁的手覆盖了叶骊珠的小手,轻轻摩挲了两下,他道,“我赢了你两次,你会答应我什么?”

    叶骊珠道:“殿下想要什么?”

    提骁把她的手放到了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三日后,你去京外住,我想带你去山上的温泉。”

    叶骊珠点了点头:“好啊。”

    提骁放下了她的手,将棋子一枚一枚的收了起来。

    这时,叶辅安也来了。

    他见女儿穿着一身藕荷色的衣裙,围着白色披风,脸上红晕浅淡,神色安然,不再是几天前昏迷不醒的憔悴样子,心底乐开了花:“珠珠。”

    叶骊珠听到了父亲的声音,顿时眼睛一亮:“爹!”

    叶骊珠站了起来,走到了叶辅安的面前。

    叶辅安上上下下的把女儿看了一遍,完好无损,没有任何问题。

    “乖女儿,想不想爹?这几天,爹天天都在担心你,嘉佑也时时想来看你。”叶辅安捏了捏叶骊珠的小脸,“在秦王殿下这里住的还习惯?”

    叶骊珠点了点头:“习惯,秦王殿下对我很好。”

    “爹今天就带你回家,今天一早起来,周姨娘就让家里的厨师准备你喜欢吃的菜肴,就等你回去。”叶辅安看着女儿身体好转了许多,心里也很感激提骁。

    毕竟叶骊珠是提骁救的,在□□几天,叶骊珠想必是收到了很好的招待。

    叶辅安笑道:“小女有劳秦王照顾了。”

    提骁指间两枚黑色棋子早就成了齑粉,他看着见了叶辅安就把自己忘到脑后的叶骊珠,眸色越发危险,良久,只冷淡的道:“叶丞相不必客气。”

    叶辅安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多叨扰了。改日我请秦王殿下吃饭答谢。”

    提骁道:“不必,叶丞相先去休息,让下人带你去隔壁房间喝茶。叶小姐,你回房间,让下人收拾一下随身物品,莫要遗漏了什么。”

    叶骊珠点了点头,这才往住处走去。

    等叶骊珠离开了,叶辅安道:“小女在家中被惯坏了,这几日没有得罪到秦王殿下吧?”

    提骁将棋子收好,起身和叶辅安往外走去:“叶小姐知书达理,堪称大家闺秀楷模,本王很欣赏她,并没有得罪之处。”

    叶辅安平日就喜欢别人夸赞叶骊珠,他也最爱炫耀自己这个又乖又漂亮的女儿,听了提骁的话,叶辅安笑着谦虚道:“殿下谬赞了。”

    提骁淡淡一笑:“本王府中就差一位知书达理的王妃,若是有可能,本王希望叶小姐能一直在秦’王府住下去。”

    叶辅安心里咯噔了一下,道:“秦王殿下莫要开玩笑,小女年纪尚小,一直把您当成长辈。”

    前两天叶骊珠还和他睡在一个被子里,搂着他的脖子喊他“哥哥”,提骁可不认为这个小姑娘把自己当成长辈。

    这句话只是试探,因为提骁救了叶骊珠的缘故,叶辅安的反应并没有提骁想象的那般差。

    叶骊珠让丫鬟收拾好了东西,也来了叶辅安这边。

    叶辅安还在为提骁刚刚那句话惴惴不安。

    按理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很正常,这次若是没有提骁,有叶府侍卫保护,叶骊珠不一定会被贼人夺走,但一定会惊吓过度而死。提骁及时出现,救了叶骊珠一命,若是他看上叶骊珠,非要叶骊珠嫁他,叶辅安哪怕拉下脸,也觉得底气不足。

    提骁毕竟不是善类,咸州距离京城千里迢迢,叶骊珠但凡受点委屈,叶辅安都能心疼死,无论如何,叶辅安都不舍得把人给提骁。

    等叶骊珠过来后,叶辅安道:“刚刚秦王还夸你听话,珠珠,你这次回家,再见到秦王殿下就不容易了,快向秦王殿下道谢。”

    叶骊珠抿了抿唇,乖乖的对提骁道:“谢谢秦王殿下。”

    提骁眯了眯眼睛。

    叶辅安道:“喊殿下多生疏,喊秦王叔叔。这几天,秦王像对待晚辈一样照料你,珠珠,你要有礼貌。”

    叶骊珠:“谢谢秦王叔叔。”

    提骁冷冷的道:“不用谢。”

    叶辅安看两人这情景,倒也不像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

    不管从哪里看,叶骊珠和提骁都不适合。叶骊珠这样单纯乖巧的小姑娘,不适合提骁这般心机深沉的男人。

    刚刚提骁那句话,很可能是试探。

    叶辅安带着叶骊珠回去,在马车上,叶辅安对叶骊珠道:“你在王府这几日,每日都和秦王见面?他待你如何?”

    叶骊珠端了茶碗,低着头喝茶:“秦王对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