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2章 第 52 章
    ()    山上的温泉是露天温泉。()

    傍晚时分,天色隐隐发暗,叶骊珠低头时,侧脸肌肤却莹白得如同被太阳光照过似的。

    太娇媚了,她长得太完美,像是一幅画,不像是真人。又太过脆弱,不能见血,不能被欺负,稍微受到一点点不好的对待就会受伤。

    所以,哪怕提骁知晓叶骊珠很坏,知晓她将自己吃干抹净却不负责时,仍旧不舍得伤害她半分。

    叶骊珠背靠着粗砺的石壁,她穿着绯红的纱衣,纱衣贴着身体,衬得肌肤隐隐约约,极为白皙。

    因为在水中,叶骊珠很是放松,她游了一圈,抹了一下脸:“真的一点都不冷。殿下,你怎么不下水?”

    提骁衣着整齐,他在岸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骊珠。

    叶骊珠这段时间有他作陪,能吃的下去饭,丰满了许多,只是别的地方都没有丰满,偏偏只有身前丰满了。

    她摇曳身姿,纱衣飘飘浮浮,将身形显露了出来,一眼望去,身前越是饱满,越是显得纤腰轻轻一握就断了。

    叶骊珠的身材是真的很好,线条柔美,漫不经心就能摆出最诱人的弧度,就像是凌晨带着露水的玫瑰,娇嫩鲜艳让人想要去采撷。

    因为她过分美,所以再坏,也容易让人心软原谅她。

    提骁暂时不想下水被叶骊珠诱惑。

    他冷淡的扫了叶骊珠一眼:“衣服穿好,自己先泡着。”

    叶骊珠:“哦。”

    叶骊珠低头把衣服带子系好,其实并不是她没有穿好,她觉得衣服变小了,虽然腰围没有变,长度也没有变,但身前总是无缘无故被撑开,应该是吃胖了不少。

    叶骊珠泡了一会儿,见提骁在岸边摆上了两包点心,还有水,她游了过去:“我吃这个。”

    提骁拿了一块梅花香饼,担心糕点碎屑掉在水中,他掰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喂她。

    叶骊珠吃了一块梅花香饼,觉得口渴,她道:“我要喝水。”

    提骁倒了一杯雪露酒。

    叶骊珠闻着香气扑鼻,正是自己在提骁身上闻到的气味儿,她好奇的道:“这是什么?”

    提骁一边喂她,一边道:“雪露酒。”

    叶骊珠已经咽下了一口,听了提骁的话,喝进去的这一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提骁按了她的头:“把酒咽下去。”

    叶骊珠被迫咽了下去。

    提骁给她擦了擦酒液:“又不是尼姑,守什么佛门清规。”

    叶骊珠道:“可是……”

    提骁又灌了她一口酒:“没有可是,听我的。”

    酒液醇香,唇齿间都是甜美的气息,叶骊珠眯了眯眼睛:“真不能再喝了。”

    酒不是好东西,会让人醉,让人沉迷其中。

    提骁按着叶骊珠的肩膀,直接将酒坛放到了她的唇边,诱哄着她喝更多:“乖,再尝一点。”

    她的贝齿碰到了冰凉的酒坛边缘,酒坛是漆黑的颜色,她贝齿莹白,唇瓣碰到了酒液,涓涓细流入了喉间,叶骊珠只能勉强将酒咽下去。

    咽不下去的,酒液顺着她的下巴流淌了下来,透明的酒液流淌,带着醇香的气息,香气在蔓延,叶骊珠觉得自己仿佛在酒里浸泡过一般。

    她喝了好多,越喝,头脑越是迷糊。

    提骁把酒坛拿开。

    她双眸迷蒙,像是笼罩了一层水雾,乌发雪肤,衬得唇色鲜艳。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甘甜的酒液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淌,叶骊珠站在提骁的面前,她的身材完美,纱衣极好的勾勒了她的身形。

    她身上满是酒的香气,很甜的花果香,略有些醉人,让人微微眩晕。

    提骁握住了叶骊珠手,声音是克制的沙哑:“过来一些,别出水面,出来会冷,叶骊珠,你喝醉了。”

    叶骊珠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容易就醉了,不过,提骁就在她的眼前,两个人距离很近,叶骊珠浑身都暖洋洋的。

    叶骊珠凑了过去,仰着头,提骁坐了下来,她趴在了提骁的腿上:“秦王叔叔。”

    提骁的脸色顿时冷了:“嗯?”

    她的脸蹭了蹭提骁的衣物,他穿的衣物料子很贵重,冰凉丝滑,触感特别特别好。叶骊珠抓着提骁衣服,再次嘟囔:“秦王叔叔……”

    提骁的脸色更冷了。

    叶骊珠道:“你不让我叫,我偏要叫你叔叔。”

    他还真没有看出来,平时她又乖又怂,最是听话,没想到心里居然还有这个念头。

    提骁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抬头:“和叔叔偷情?那你还真是个好孩子。”

    叶骊珠面泛桃花,眸中几乎能够滴出水来,提骁把酒坛拿了过来,又灌了她一口酒:“为什么不想嫁我?”

    叶骊珠唇瓣微微动了动。

    提骁道:“不说话?”

    叶骊珠小声道:“我说了之后,你会不会生气?”

    提骁觉得自己不可能更生气了。

    她的下巴上都是酒液,提骁指腹粗糙,一点一点的为她抿去酒渍。

    叶骊珠的肌肤过分细嫩了,轻轻一擦,就是一片红痕。

    确实喝酒喝太多了,叶骊珠晕晕乎乎的,话都说不清楚。

    提骁逼近了叶骊珠:“说话。”

    叶骊珠被他捏得生疼,眉头一皱,有些不满:“我只是、只是需要你而已,不想骗你和我成亲……”

    他又不需要她。

    提骁从她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套话。

    虽然叶骊珠说的话语并不清楚,她喝醉了,略有些含糊。

    加上叶骊珠本来就呆呆的,不怎么会说话,所以逼问了许久,提骁才明白她的意思。

    他的眸色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想要将叶骊珠给捏碎在手中。

    偏偏她晕晕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还轻轻抿了抿自己的唇,似乎在回味酒的醇香。

    提骁的声音冰冷:“所以说,你接近我,仅仅因为我能为你缓解病情?”

    叶骊珠点了点头:“是啊。”

    她居然还敢承认。

    他原本还以为,叶骊珠和他在一起,是贪图他的美色。如今看来,她连美色都不贪图,只是把他当成治病良方。

    提骁如今只想把她带回咸州,把她锁起来,好好给她教训,让她知晓他的怒火,让她知晓,他不仅仅能治她的病,还能要她的命。

    可眼下,提骁只是冷冷的捏着叶骊珠的下巴:“这样靠近你,你有感觉么?”

    叶骊珠点了点头:“心跳的很快。”

    提骁低头,薄唇擦过她柔软的侧脸:“这样呢?”

    叶骊珠觉得提骁的语气不对,她酒醉着,脑子转不过来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叶骊珠道:“心里很愉悦,渴望殿下的靠近。”

    提骁并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君子。

    他早已经喜欢上了叶骊珠,提骁若不动心,便是铁石心肠,若他动心,便是矢志不渝,只认定这一个。

    所以,叶骊珠喜欢他也好,不喜欢他也罢,他都要叶骊珠,绝不会把她松手让给别人。提骁一向占有欲强,是他的,就只能属于他一人。

    他要叶骊珠的身体,也要得到她的心。诱骗她,欺负她,不管怎样,提骁都要叶骊珠心意,只爱他一个人。

    提骁低头吻她。

    叶骊珠受不了这么有压迫感的吻,她有些窒息,呼吸困难,和提骁一起沉到了水里。

    良久,叶骊珠听到提骁在她耳边道:“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占了我的便宜,我就一定要娶你。”

    叶骊珠含糊不清的道:“我爹会揍你,大尾巴狼。”

    提骁捏着她的肩膀:“你爹揍我,你会帮他?”

    叶骊珠摇了摇头。

    提骁又道:“真不想和我在一起?”

    叶骊珠眸中存了些许疑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这样不好吗?”

    提骁心底存着些许怒气,他点了点叶骊珠眉心的朱砂:“你这个薄情无义的女人。”

    他眸色发红,想要在她的身上发作出来,可她傻乎乎的喝醉了酒,一时之间,提骁只能生生忍着,他再度按住了叶骊珠的肩膀……

    一直到了次日清晨,叶骊珠才酒醒了。

    她长长的墨发散在了绣着牡丹的枕头上,因为昨日酒醉,她身有些软绵绵的。

    昨天的事情,说过的话,叶骊珠部都不记得了。

    她揉了揉额头,看到了自己身侧的男人。

    提骁眸色深沉,他打量叶骊珠的眼神,让她有些不舒服,这种感觉……仿佛是被猛兽盯了一般。

    叶骊珠不知晓提骁一晚上未睡,也不知晓他对她存着怎样的念头。

    叶骊珠喊了一声“殿下”,提骁看她柔柔弱弱的模样,就是这样的神色,这样的语气,让她欺瞒了他,误以为她对他有感觉。

    这个骗子。

    时候已经不早了,玉沙在外喊了两声“小姐”,叶骊珠想要下床,脚腕蓦然被提骁握住了。

    叶骊珠不解:“殿下?”

    提骁在她脚踝处轻轻揉捏了两下:“告诉她,今天你在房间休息,不出去了。”

    叶骊珠虽然不明白提骁的意思,但按照提骁的话去做了。

    等玉沙离开后,提骁抓住她,将她桎梏在了臂弯里。提骁眼底一片血丝,看向叶骊珠的目光,让她莫名有些畏惧,有些心虚。

    他想了一晚上,终究没有在她酒醉时侵犯她。但他确实想要惩罚叶骊珠,狠狠惩罚,这个骗子骗了他那么长时间,提骁实在想背离原先的想法,此时此刻,就把她给占有,在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

    让她里里外外都属于自己,成为自己的女人。

    提骁声音沙哑:“叶骊珠,我想要你。”

    叶骊珠也不明白提骁口中的“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要”,不过,提骁要她的什么,她都会给,哪怕要她的命,叶骊珠也会给他。

    只有提骁可以,其他人都不行。

    叶骊珠点了点头:“好啊。”

    她懵懵懂懂的凑过脸,主动在提骁的唇上吻了一下。

    提骁:“……”

    明明是叶骊珠有罪,叶骊珠在骗他感情,骗他身体,提骁此时却觉得,自己才是有罪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