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4章 第 54 章
    ()    一早上醒来,叶骊珠坐在梳妆镜前,也无心梳妆,只是愣愣的看着镜子。(ggdown)

    叶嘉佑早就起了,一早上起来出去练剑,出了一身汗,从外面跑了进来。

    叶骊珠听到了声响,拿了帕子给叶嘉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穿这么单薄,外面那么冷,你也不怕受了风寒。”

    叶嘉佑眯了眯眼睛,安心让姐姐为自己擦汗。

    叶骊珠穿着素白的衣衫,领口和袖口处是浅金色的线织就的花纹,她向来喜欢素净,不怎么喜欢装扮,本身生得就艳,过分装扮反而显得累赘。

    叶嘉佑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昨天晚上父亲和秦王殿下在一起喝酒,叶辅安和秦王殿下都喝得半醉,秦王殿下说想娶叶骊珠,若得骊珠,必然捧在掌心。

    叶辅安当下就拒绝了。

    宝贝女儿就这一个,秦王权势滔天又如何,容貌俊朗文韬武略又如何。在叶辅安的眼里,谁都不能动自己的宝贝女儿。

    如今秦王拥兵自重,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他的地位,叶辅安一介文臣,不敢把女儿交给打打杀杀的武将,捡了个由头拒绝,说是齐大非偶。

    叶嘉佑本在一旁给父亲和秦王倒酒,他亲眼看到,秦王听了父亲的话,当下脸色就黑了。

    秦王位高权重,皇帝都给他几分面子,允许他带着兵器上朝,私下里不用行礼,叶辅安的拒绝,对秦王而言,是少有的拒绝。

    叶嘉佑当下怕父亲醉酒说出更不中用的话来,忙给秦王斟了一杯酒,道:“家姐愚钝,身娇体弱,配不上殿下。改日惹了殿下生气,两家都不好看,父亲拒绝您,并非看不上您,而是不敢高攀。”

    叶嘉佑毕竟是小孩子。再怎么着,秦王都不至于和一个小孩子生气。

    提骁只是笑了笑,看了看这个聪明伶俐的小舅子:“你姐姐已经及笄了,早晚都要出嫁,除了本王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人能配得上你姐姐?”

    叶嘉佑顿了一下。

    寻常子弟,拿来和提骁对比,是对提骁不敬。

    叶嘉佑道:“这个只看姐姐的心意,姐姐看上谁,便是与谁般配。”

    当时提骁把叶嘉佑斟的酒给喝了。

    直到今日一早醒来,叶嘉佑都觉得秦王当时的眼神着实诡异。

    说实话,假如秦王放出消息,说他看上了叶骊珠,整个燕朝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上叶府提亲,和秦王争女人。

    只是那样做不地道,会惹到叶辅安。

    叶嘉佑并不觉得秦王真的喜欢自己的姐姐。秦王这样的男人,应该喜爱和他一般野心勃勃的女人,譬如宣威将军府的郑小姐。自己的姐姐软软糯糯,像个小白兔似的,秦王应该不喜。

    至于叶骊珠……说实话,他和叶辅安想的一样,认为叶骊珠适合温柔体贴的读书人。

    秦王和温柔体贴压根沾不上边。

    叶嘉佑道:“珠珠,你成日在家里肯定也闷得慌,今日我陪你去京城中走走。”

    叶骊珠不爱出门,就爱在家里睡觉。

    她软绵绵的,仿佛是水做的,往哪里一坐,哪里瞬间就温软了起来,此时叶骊珠未梳头发,长发散了下来,越发衬得小脸精致。

    叶骊珠靠在了梳妆台上:“懒得动,不想出去。”

    她手指绕着一缕墨发,此时,叶骊珠只想见提骁。

    也不知道提骁在忙什么。

    叶嘉佑道:“京城中新开了几家珠宝铺子,几位郡主都去买了几样珠宝,珠珠,你肯定也喜欢,中午我带你去看看。”

    叶骊珠摇了摇头:“家里有好多珠宝,一天换一样,戴两三个月都不会重样,舅母送我的几箱嫁妆里,也有好多珠宝,这么大的南珠,就有好多,珠宝铺子里的不一定比家里更好。”

    这几天,叶骊珠成日里歪在床上或者其他地方,懒得动,也懒得吃东西,叶嘉佑真怕她养出病来。

    叶嘉佑道:“我听说这几家珠宝铺子来了些好货,他们和西域那边的商人有往来,东西都不是本地有的,珠珠,你在家里闷着,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不如去走走。”

    叶骊珠想了想,从她回京城以来,好像真没有去哪里走过。

    她点了点头道:“听说点翠湖那边风景不错,冬天湖水也不结冰,我带几个人在船上坐一会儿。”

    叶嘉佑犹豫了一下,道:“点翠湖那片地起先没有人用,后来有人圈了起来,说是风水好,想建一处大宅子。或许是和皇家有关系,我也不怎么清楚,珠珠,你若想泛舟游玩,我先让人打点一下。”

    叶骊珠想了想:“那算了,我在京中随意走走吧。”

    叶嘉佑就陪着叶骊珠一起出去了。

    叶骊珠平时也懒得花心思装扮自己,对珠宝首饰什么的并不上心,所以珍宝斋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她。

    叶嘉佑也不来这地方,店里的伙计见这一对姐弟生得不凡,穿戴也不凡,将老板叫了出来招待。

    老板四五十岁的年纪,一副精明相,见了叶骊珠,只看了一眼,便笑道:“敢问小姐贵姓?”

    叶嘉佑挡在前面,代叶骊珠道:“免贵姓叶,老板,最近有什么漂亮首饰,拿出来让我姐看一看?”

    老板一听这姐弟俩姓叶,看这年龄和气度,大概是叶丞相的一对眼珠子了。

    他领着叶嘉佑和叶骊珠上前:“叶小姐,您看一下,这只玉梳篦是我们工匠新制作出的,雕工精细,三只姿态各异,燕子栩栩如生,白玉、紫檀、黄金三色搭配,不显招摇,只觉得尊贵素净。”

    叶骊珠觉得不错,就点了点头:“留下。”

    老板又给叶骊珠介绍其他:“叶小姐,您再看看这只金累丝镶嵌宝石青玉镂空香瓜簪……”

    叶骊珠也觉得不错:“留下。”

    老板眼睛笑得眯缝成了两条线:“叶小姐,您再看看这个紫檀镶猫眼石宝船首饰盒……”

    叶骊珠点了点头:“留下。”

    叶嘉佑:“……”

    他原本以为叶骊珠出来不怎么买东西的,如今一看,今天逛下来,叶嘉佑的小金库可要掏空大半。

    将来一定多给叶骊珠准备嫁妆,找个家境殷实的姐夫,不然,来日叶骊珠逛一次街,受了老板一忽悠,把人家底给掏空就不好了。

    这时,外面突然有小厮进来传话,附在了叶嘉佑的耳边说了几句。

    叶嘉佑犹豫了一下,对叶骊珠道:“珠珠,太子殿下今天出来了,就在隔壁酒楼里,方才看到了我和你的身影,邀请我们过去一下。我自己过去就行了,让下人陪着你逛。”

    走到一半,叶嘉佑才突然想起来没有给叶骊珠钱。就叶骊珠这性子,出门肯定不带钱。不过也没事,身边肯定有下人提醒,喜欢什么直接带走,到时候让老板去相府找叶辅安付钱。

    叶骊珠原本什么都不想要,被老板一忽悠,看到什么都觉得好,等挑了七八样东西,要付钱的时候,叶骊珠回头看看玉沙,玉沙道:“公子离开了,小姐,您身上没带钱。”

    老板刚想说立个字据,回头去府上要,这时,珠帘挑动,一高大身影走了进来。

    “多少银子?”男人的声音冷冽,在这暖阁里,硬是冻得老板打了个寒颤,老板一抬头,看到了穿着墨色衣袍的俊朗男子。

    这男人衣着不凡,一看就很有钱,当然,也很不好惹。

    在这个男人面前,老板不敢乱要价忽悠这个神仙似的大小姐,他开口道:“三、三千两银子。”

    叶骊珠数日未见到提骁,提骁一来,她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就盯着提骁一直看。

    提骁的手下已经拿了银票,所有的首饰都打包了起来,提骁淡淡的道:“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叶骊珠摇了摇头。

    提骁往外走去,叶骊珠好多天没有见到提骁,如今乍一见,只想往他怀里凑,他往外走去,叶骊珠也小步往外跟:“殿下、殿下……”

    走到门槛旁,提骁才停了下来,一把握住了叶骊珠的手臂,防止她摔倒。

    叶骊珠被他握到的一截手臂酥酥麻麻,半边身子也软了。

    叶骊珠缓缓脸红,一双桃花眸中似乎带了春水,极为勾人的望向提骁。

    以前,提骁就是被她这样的眼神诱惑,以为她喜欢自己。如今,他却明白,这是因为叶骊珠数日见不到自己,身体所做的本能反应。

    这个小骗子。

    提骁道:“周围还有几家店,要不要进去看看?”

    叶骊珠点了点头。

    小姑娘看起来怯生生的,花钱却不手软,虽然平时不爱首饰,看到好看的都要买,平时穿素净衣服,但看到华贵的衣料也要买,不爱化妆打扮,看到胭脂水粉还要买,喜欢花钱就对了。

    提骁倒是不介意这个,他倒是希望叶骊珠更爱挥霍一点,别人都养不起,叶辅安也养不起,最后只能把人给他养着。反正秦’王府富可敌国,资产无数,不给叶骊珠挥霍难道死了埋坟墓里吗。

    坐在马车里,叶骊珠玩着脂粉盒子,盒子打开,玫瑰香气的花粉散了一些,叶骊珠小小的打了个喷嚏,香粉扑了她一脸。

    提骁把人揪了过来,拿了帕子给她擦了擦。

    叶骊珠抓住了提骁的衣袖,往提骁的怀里靠去,委屈得不行:“殿下这几天怎么不来看我?”

    提骁:“……”

    他真想捏捏叶骊珠的脸皮有多厚。

    明明她一声不吭的回来了。回来之后,身边随时带着一个小兔崽子,他想办法把小兔崽子给支走,结果叶骊珠还好意思问他为何不来看她。

    提骁毫不怀疑,假若叶骊珠身体康健,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起自己。

    提骁捏住了她的衣领:“这是马车上,外面有人,不要闹。”

    叶骊珠只想抱一抱提骁。

    提骁不理会她,她只好又去玩刚刚买的东西,她拿了一盒胭脂,胭脂香香的,盒子上还有一个小镜子。

    叶骊珠对着小镜子照了照自己,刚刚脸上的粉部擦没有了,脸上干干净净,肌肤吹弹可破。

    她手指蘸了一点胭脂,在唇瓣上描绘。

    原本桃花粉的唇色霎时鲜艳欲滴,恰如刚刚绽放的玫瑰。

    她肤色白,长发漆黑如乌檀木,雪肤墨发映衬红唇,偏偏眉目间有几分天真,越发显得诱惑。

    注意到了提骁的目光,叶骊珠抬了头去看他。

    提骁伸手:“坐过来。”

    叶骊珠未把手给他,只是低头,墨发散了下来,从纤弱的肩头往下落,她在提骁的手心轻轻一吻。

    提骁的掌心瞬间出现了一抹红痕。

    提骁抓了叶骊珠的肩膀,明明是她娇弱多病的身躯离不开他,可此时,提骁却觉得,是自己离不开叶骊珠。

    她被提骁捏疼了,微微蹙眉,眸中带着水光,她正要说什么,提骁低头蹭了蹭她的鼻尖:“想不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