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5章 第 55 章
    ()    叶骊珠咬了咬唇,提骁近在咫尺,她好想靠近他……

    她的眸色越发水润,仰着头去亲吻提骁性感薄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

    可他偏偏躲开了,叶骊珠凑了个空,心底越发难耐。

    提骁知道此时叶骊珠无比渴求他。

    但他不给。

    提骁捏着叶骊珠的下巴,粗砺指腹摩挲着叶骊珠的唇角,再度逼问:“想不想要?”

    叶骊珠也不知要什么,但她现在知道,她想要靠近提骁,想要靠在提骁的怀中。

    提骁虽然很想要,却克制住了自己。

    毕竟是在马车上,空间太小,叶骊珠也没有可以换的衣服。

    而且,她只能坐在提骁的身上,这样的话,马车在颠簸,叶骊珠又处于很危险的位置,到时被提骁掐着腰不得不接受,拒绝不得。

    假若部进去的话,她很有可能会受伤。

    第一次的时候,她就吃了不少苦头,这次提骁不想让她再痛苦了。等回咸州时,叶骊珠要坐很久的马车,那个时候,她想怎么玩,提骁都会奉陪。

    叶骊珠腰肢一软,手臂搭在了提骁的肩膀上:“殿下……”

    提骁将她唇上的胭脂吻去,这种若即若离的接触让叶骊珠心里越发的不舒服,可是,每当她靠近提骁时,又会被提骁掐住腰给推开。

    叶骊珠:“……”

    叶骊珠要哭了。

    提骁看她眼泪汪汪的可爱模样,抬手擦了她的眼泪:“就这么喜欢我?”

    叶骊珠也分不清是需要还是喜欢,她抓了抓提骁的衣袖。

    提骁捏了捏她的下巴:“喜不喜欢?”

    叶骊珠小声道:“喜欢。”

    这么乖,自然有奖励。

    提骁把她按在了马车上,低头吻她。

    缠绵许久,提骁合上了叶骊珠的衣襟。毕竟是在外面,又是在马车上,她发出声音让外边听到了不好。

    叶骊珠今天也要回家,到时候腿软得站不起来,更是不好。

    所以浅尝辄止,并没有要了她。

    提骁为她合上了衣领,道:“平常不爱出来,怎么出来了?”

    叶骊珠小声道:“嘉佑怕我在家闷坏了,让我出来走走,本想着去点翠湖泛舟,可那边暂时不好去,就来这边逛逛。”

    提骁道:“点翠湖本就是我的,要为你建一个大园子让你玩,这才圈了起来不许人进,你若想去玩,改日来找我。”

    叶骊珠抓住提骁的袖子:“建什么大园子?”

    提骁道:“夏天避暑用,从避暑山庄回来可以住在园子里,会清凉许多。”

    叶骊珠“哦”了一声。

    提骁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叶骊珠柔若无骨,很是绵软,抱在怀里感觉特别舒服。

    她身材越发窈窕了,腰肢细得能被人捏端,偏偏饱满之处,一手握不住。

    叶骊珠想着自己回家后要好好休息,不想再出来玩了,她道:“等有空再去玩吧,现在天这么冷,不小心落到水里肯定会被冷死。”

    提骁眸子微微眯了起来:“那边幽静无人,有一艘漂亮的小船,只你我在船上,你在船上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叶骊珠此时抱着提骁,身子软绵绵的很是舒服,舒服得有些过头,以至于她忘了自己离开提骁后是什么情况了:“我爹肯定不准许,我要回家睡觉,来日得了空闲再去找殿下。”

    提骁就知道,她吃干抹净后肯定不认账。

    她这个“来日”,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提骁勾了勾唇:“那好,我这几天事情多,没空去找你,你若想来玩,自己带着下人过来找我,不要带着你弟弟。”

    叶骊珠点了点头。

    提骁犹豫了一下,又道:“那件事情,第一次会痛,以后就不会。”

    叶骊珠才不相信。那天的事情,提骁逼着她去看,所有场景都历历在目。

    被那么恐怖的东西支配,肯定还会疼得死去活来。

    她才不要下一次。

    提骁看出了叶骊珠眼中的不信任,他摸了摸叶骊珠的脸,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一次之后就像情场老手一般。不过会早一点让叶骊珠满足,让她因此离不开自己。

    叶骊珠小声道:“不要下一次了,好不好?”

    提骁在她眉心轻吻一下:“那是在爱你,不要不行。”

    可是……叶骊珠真的超级怕疼。

    她揪着提骁的衣服,眉尖微微蹙了起来。

    提骁见她这么可爱,揉了揉她的头发,叶骊珠趴在提骁的怀里:“可我真的害怕。害怕疼。”

    提骁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不会因为叶骊珠的撒娇而放过她。

    顶多会因为她的撒娇来了兴致。

    一刻钟后,叶骊珠脸色通红,她舌根都有些发麻,刚刚被提骁吻得险些晕过去。

    提骁再度蘸了胭脂,为她描摹了红唇。

    马车已经到了叶府,叶骊珠被人扶着从马车上下来了。

    所有的东西也被拿了下来,丫鬟们在一旁拿着,叶骊珠衣着整齐,长发梳理得柔顺。她穿浅色衣裙,身上系着白色的披风,除了唇妆过分艳丽外,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本就生得漂亮,肤白胜雪,也衬得起唇上的一抹鲜艳色彩。

    叶骊珠对提骁行了一礼:“殿下,那我就进去了。”

    提骁面容冷峻,淡淡扫了叶骊珠一眼,看不出他的什么情绪,和平常一样罢了。

    提骁道:“路上小心。”

    叶骊珠回了房,歪在榻上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听说公子回来了。

    叶嘉佑回来后,见叶骊珠坐在榻上喝参汤,才松了口气:“我听说你遇到了秦王,他送你回来的,我还担心你会把他领回来。”

    叶骊珠擦了擦唇:“爹不在家,秦王殿下来了也受不到招待,只是送到了门口。”

    叶嘉佑道:“今日太子出来办事,午间在酒楼中设宴,恰好看到了我,我不得不过去和人寒暄几句。珠珠,你想买的东西都带来了么?回头我让家里的管家去店里结账。”

    叶骊珠摇了摇头道:“秦王殿下已经把账结了。东西都带来了。”

    叶嘉佑惊讶的道:“珠珠,他怎么会给你结账?”

    叶骊珠垂下了眸子,面不改色的说谎:“他说我喊他叔叔,就是他的晚辈,长辈给晚辈结账是应该的。”

    叶嘉佑:“秦王殿下真的这么说?”

    叶骊珠点了点头。

    叶嘉佑:“这……”

    若秦王殿下真老老实实的把叶骊珠当成晚辈,昨天为何还要说想娶叶骊珠?

    叶嘉佑想了想,道:“男女有别,珠珠,你别把他当长辈,说不定……”

    叶嘉佑本来想说,说不定秦王就是借着长辈这个身份接近叶骊珠。

    可背后揣测秦王,道秦王是非不太好。

    叶嘉佑道:“爹若知道了秦王给你买东西,你还接受了,肯定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不要声张,改日把银子还给秦王,花了多少,我给你。”

    叶骊珠咬了咬唇:“四千两银子。”

    叶嘉佑:“……珠珠你真会花钱。”

    叶嘉佑道:“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咱们和□□来往不多,和太子也算不上亲近,普普通通的关系而已,不能随便让他给你买东西。珠珠,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咱爹,明天我陪你去□□,你把银票还给□□,就说不能平白无故接受他的东西,这事就私下里了结。”

    叶骊珠犹豫了一下,道:“我明天一个人去就是了,会从侧门入,不让别人看见。”

    叶嘉佑点了点头,有些话,叶嘉佑说不出口。之所以还给秦王,并不是叶嘉佑小家子气。他只是认为,不能让秦王觉得自己姐姐眼皮子浅,区区几千两银子就能讨欢心。

    叶嘉佑道:“珠珠,我并不是在难为你。你想要什么,咱爹都能给你,他现在给不了你的,你等我长大,我长大后会满足你的心愿。别人终究是别人,人心隔肚皮,你被欺骗利用了都不知道,只有我和咱爹才不会骗你,是对你最好的人。”

    叶骊珠其实想说,提骁和他们一样好,可这件事不好浮出水面,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叶骊珠道:“秦王殿下是好人,他不会欺骗我,也不会利用我。”

    叶嘉佑:“……”

    叶嘉佑虽然不知道秦王用了什么手段,但他感觉,自己的姐姐已经被他欺骗了。

    叶嘉佑年龄虽然小,但在叶辅安身边耳濡目染,来往的又是一群人精,心性早就不是普通孩子,他清楚的知道,提骁年纪轻轻就能有今日的地位,和“好人”的确沾不上边。

    这才见了几面,就把自己的傻姐姐哄得开口维护他,叶嘉佑更不觉得提骁是好人了。

    叶嘉佑道:“你说不是,那就不是。不过,珠珠,以后和他见面,若没有外人在场,别让他靠近你半分,哪怕他说他是长辈,你提防着一点。”

    叶骊珠不知道叶嘉佑为何戒备心这么强,她道:“嘉佑,你不喜欢秦王殿下?”

    倒不是不喜欢。

    叶嘉佑只是下意识的排斥想娶自己亲姐姐的男人。提骁昨天还在叶辅安面前说想娶叶骊珠。

    叶嘉佑摇了摇头:“珠珠,你别想太多。”

    叶骊珠平日里也不是什么多心的人,她心思浅,最喜欢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懒得想事情。叶嘉佑不让她多想,她自然懒得多想。

    用过晚饭,叶骊珠去洗个澡,就要睡觉了。

    她没有让丫鬟进来伺候,褪去素净的衣物,可以看到她心口处清晰的一个“骁”字,白天在马车上时,提骁蘸了胭脂去写。

    胭脂鲜艳欲滴,衬得肌肤莹白,他非要写,叶骊珠也拒绝不了。

    二十二道笔画,道道画在心间,叶骊珠低头去看,最后浸泡在了水中,耳根都有些发红。

    明天去还钱,到底去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