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6章 第 56 章
    ()    叶骊珠细白的手指抚上了心口。格格$党%小说

    心口微微发热。胭脂一点一点融入了水中,最后消失不见。

    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最后觉得自己还是去一次比较好。

    如果不去的话,叶嘉佑肯定不会放心。

    次日,叶骊珠一觉醒来时,天色早已经大亮。

    叶嘉佑平时起的比叶骊珠早,他听说叶骊珠起来了,就来了静水轩。

    叶骊珠在镜子前梳妆,她换了身绯色衣裙,衣物颜色鲜艳,穿脱起来也麻烦,腰部至少有五十条带子密密匝匝的绑着,这也显得她腰肢盈盈不足一握,极为纤细。

    玉沙给叶骊珠梳着头发,小姵已经把药端来喂叶骊珠喝。

    叶嘉佑道:“珠珠,我和你一起过去,我在马车上等你,你早些回来。”

    叶骊珠摇了摇头道:“嘉佑,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倘若秦’王府的人知晓你来了却不进去,面上不好看。你若一起跟进去,我还钱时,秦王的面上会不好看,我去去就来。”

    叶嘉佑道:“那——一个时辰后我去接你?”

    叶骊珠道:“时间很难掐准,万一秦王殿下留我用午膳,只能下午再回来了。”

    叶嘉佑道:“……珠珠,你想多了,现在早膳还没有用,他应该留你不到那个时候。”

    叶骊珠:“啊?是吗?”

    叶嘉佑想了想,万一秦王出去,或者有事和人谈,没时间接待叶骊珠,让叶骊珠久等,这样一来,时间也猜不定。

    反正叶骊珠光明正大的进□□,以秦王的身份,不会让叶骊珠吃亏。

    他将一个荷包放在了叶骊珠的手中:“这是我昨晚拿的银票,总共四千两,珠珠你交给秦王,莫说太多话,言多必失,简单解释一下就好。”

    叶骊珠点了点头。

    用过早膳,叶骊珠便带着两名丫鬟,坐了马车去秦’王府。

    她一路低调,到了秦’王府的侧门,让门口的侍卫去通报,未过片刻,秦’王府的管家出来了。

    “叶小姐。”管家行了一礼,“您来找我们殿下?外面风大,还请来府中。”

    叶骊珠点了点头:“我找秦王殿下有事要谈。”

    管家带着叶骊珠进了门,管家道:“秦王殿下和几位将军在厅中议事,不好丢下几位将军来看您。您先在房中休息,稍后得了空闲,自有人告诉殿下您来了。”

    叶骊珠微微一笑:“有劳了。”

    叶骊珠进了房间,两位丫鬟也要跟着进来,管家把人拦在了外面:“这是秦王殿下会见贵客的房间,两位姑娘莫要进去了。”

    房间不大,但很雅致,片刻后,秦’王府里的下人送上了茶水和点心,叶骊珠没什么胃口,只抿了一口茶润唇。

    她等得有些无聊了,推开一扇门,还能往里面走,叶骊珠不好在别人家里随便走动,只是坐在榻上打盹儿。

    过了不到两刻钟,里面的门居然开了,男人的声音传来:“怎么有空来了这里?”

    叶骊珠睁开了眼睛,抬眸去看提骁:“殿下。”

    她站了起来,往提骁的方向走去,提骁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昨天许是在军营中,还穿着一层冰冷的铠甲,铠甲银白,反射着冷光。

    离提骁三步远的时候,叶骊珠不敢再靠近了。

    他这般穿着,比平时更显得冷硬了几分。

    提骁眸色一暗:“叶骊珠。”

    叶骊珠穿着绯红衣衫,腰肢柔软纤细,小脸精致,眉目传情。

    提骁把她搂到了怀里,低头去吻她,叶骊珠有些喘不过气,她并不知道为何提骁一早上就这般冲动。

    男人的气息冷冽干净,身上的铠甲冰冷坚硬,硌得叶骊珠浑身都疼。

    良久,叶骊珠踮着脚尖抓提骁的肩膀,脸色红得滴血:“殿下……”

    提骁淡淡的道:“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

    叶骊珠:“啊?”

    叶骊珠再傻,也不可能傻到直接说出自己是来还钱的。

    她毫不怀疑,假如自己说出了这些,提骁会把她给生吃活剥了。

    叶骊珠想了想,坑坑巴巴的道:“我……我昨天做梦,梦见你了。”

    她跟在提骁的身后,亦步亦趋,没想到这个房间通着书房和卧室,提骁进了卧室,将身上铠甲脱下挂起。

    叶骊珠见他脱了衣服,身上肌肉分明,肩宽腰窄,腿特别长,赶紧把身子扭转了回去,不看提骁。

    提骁看了叶骊珠一眼。

    她的背影纤细,绯色衣裙很是艳丽。

    或许因为来见他,所以才打扮得这样招摇。

    他拿了衣物换上,淡淡的道:“过来。”

    叶骊珠不情愿的转身,见提骁穿好了衣袍,这才走了过去。

    叶骊珠来得很不是时候,清早提骁和手下集议之后,还要接待一些人。

    提骁道:“我要会客,你要不要一起跟着?”

    叶骊珠刚刚想摇头说“不要”,话未说出口,提骁就道:“这么粘着我,就让你跟着。”

    他吩咐了外面的人去拿一套衣服过来,接着去解叶骊珠的衣带:“换一身衣服,跟在我的身边。”

    叶骊珠身上的衣物太繁杂,衣带特别多,很难解开。提骁蹙眉,若是平时,他肯定就把叶骊珠的衣服给撕碎了,可她来了这边,来回必须都穿一样的衣物。

    提骁把她抱到了床榻上,伸手去解叶骊珠身上的衣带。

    叶骊珠也低头解另一边,片刻之后,衣带部解开了,提骁把她的外衣脱掉,床帐放下来,抓住了她两只莹白脚腕:“真麻烦。”

    叶骊珠:“你……”

    她的声音很快被吞噬了。

    床帐剧烈的抖动,娇媚的声音从床帐里流了出来,隐隐带着哭腔,接着,声音被吞掉,呼吸交缠在了一起。

    这次倒没有出血,不过叶骊珠仍旧疼得浑身冷汗。

    提骁把她搂在怀里,亲吻她哭得染了薄红的眼皮:“乖,别哭了……”

    提骁其实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他已经很温柔了,若是要叶骊珠不疼,那只有不做。

    方才给叶骊珠解衣带时,她一直在盯着他看。叶骊珠的眸子始终含情,脉脉如春水,被这样一双眸子看着,提骁很难忍得住自己的情意。

    他本以为第二次会好很多。

    可叶骊珠还是容不下他。

    提骁只是短暂来了这一次,匆匆解决,半个时辰过去,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提骁穿了衣服,拉过叶骊珠,给她擦了擦。

    她搂住了提骁的腰,脸埋在了提骁的怀里:“疼……”

    提骁想起她方才哭泣的模样,想起她被自己握在掌间的纤细腰肢。

    他在叶骊珠娇软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抱歉,我下次会轻一点。”

    叶骊珠眸中带着泪光,看起来极为可怜,方才叶骊珠真的以为提骁是帮她脱衣服,没想到,衣服刚刚脱去,她就被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真的特别疼……

    下人将提骁吩咐要拿的衣服送了进来,叶骊珠拿了衣服换上。

    面纱遮挡了面容,宽大衣物将窈窕的身姿遮挡住了,提骁将叶骊珠打横抱了起来:“等下什么都不要说,只安心在我的怀里,别人问你什么,你也不要接话。”

    叶骊珠点了点头。

    提骁抱着她出来时,走廊上并无其他人,走出了院子,方才的管家和数名侍卫在外站着,对提骁道:“二太子等候您许久,殿下,现在可以过去了。”

    叶骊珠倒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二太子”,她心里觉得奇怪,可没有问出来,只是安静蜷缩在了提骁的怀中。

    提骁抱着她入了一处楼阁,丝竹之声绕耳,叶骊珠微微眯起了眼睛。

    进去之后,只嗅到暖香扑鼻,里面温暖如春,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在翩翩起舞。

    坐在一旁的男子高鼻深目,身形魁梧,穿着打扮和京城中的男子不同,衣物上的花纹多为猛兽异禽,华贵异常。

    提骁淡淡的道:“二太子,数年不见,近来可好?”

    这位男子正是隔壁夏国的二太子。

    夏国皇嗣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同是皇嗣,皇后生的是太子,宫女生的也是太子,太子身份和生母身份不沾边,凭着自己的本事上位。

    主要也是因为皇帝后妃都是民间良家女子,后妃母族身份低微,摸不到任何权柄。

    夏国二太子陆玄天的生母就是一名宫女,不过他本人野心勃勃,在一众皇嗣中很是突出。

    陆玄天推开怀中的女子,起身道:“秦王殿下。”

    夏国口音和燕国口音不同,陆玄天咬音嚼字都很重,叶骊珠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一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看第三眼时,她的腰肢被重重捏了一下,努力忍着,叶骊珠才没有叫出声来。

    提骁冷淡的瞧了叶骊珠一眼:“看我。”

    叶骊珠不敢再动了。

    提骁抱着叶骊珠坐下,他是主人,自然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上。

    叶骊珠被提骁抱在了身上。她身形纤细,和高大俊朗的提骁在一起,显得过分柔弱了。

    陆玄天不明白提骁为何抱个这么瘦弱的女人,这个小女人哪怕裹在了宽大的衣袍里,也能看得出她娇小玲珑。

    在陆玄天的眼中,高挑丰满的女人最是诱人。

    他这次来燕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与提骁结好,美酒黄金和女人,以这些当礼物,任何人都拒绝不了。

    夜光杯中是葡萄美酒,提骁抿了一口,道:“这次贵国来我朝,听闻是送公主和亲,不知是哪位公主?”

    夏国太子身份和生母无关,公主的身份却和生母有关。后妃身份相同,最美最贤良的女子才能立为皇后,皇后抚养的公主,肯定比其他后妃抚养的公主高贵。

    陆玄天道:“是四公主,生母是淑妃娘娘,她不方便出来。这次我来秦王这边,只为与你结好,不谈和亲之事。我精心挑选了十位夏国美人,特意献给秦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