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57章 第 57 章
    ()    说罢,陆玄天拍了拍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

    数十名身着艳丽衣裙的年轻女子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正中,对提骁行了一礼。

    叶骊珠好奇的去看。

    这些女子都很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高挑,各个都很丰满,画着很浓的妆容,妩媚动人。

    提骁隔着面纱捏了捏叶骊珠的下巴:“想不想让本王纳了她们?”

    他的语气和平时不同,带着丝丝威胁之意。

    叶骊珠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提骁的手臂紧紧桎梏着她,她不能逃走,只能被迫在他的怀中。此时,叶骊珠隔着面纱被他摩挲着脸颊,提骁手劲很大,叶骊珠的肌肤过分细嫩了,她知晓脸上肯定会有指印。

    提骁再度道:“想不想?嗯?”

    叶骊珠想起方才自己被提骁按在床上,那时,他便是以如此恐怖的眼神看着她,逼迫她,最后,叶骊珠摇了摇头,小声道:“不想。”

    提骁这才松开了她一些,让她可以正常呼吸。

    他倒了杯酒,放进了叶骊珠的手中,这才对陆玄天道:“二太子,家中宠姬善妒,这几位美人,本王收不得了。”

    陆玄天这才再次看向提骁怀中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

    秦王的宠姬,居然是这般柔弱娇小的女子。

    提骁身形高大,战场上,能于千军万马中夺敌方将军首级,这样一个男人,武艺高强,有勇有谋,配他的女人,起码得是身体康健高挑丰满的吧?

    一时之间,陆玄天有点想知道,这位宠姬面纱之下的面容了。

    陆玄天笑着道:“秦王殿下权势滔天,还怕小小一名宠姬不成?”

    “不是怕,只是不舍得惹她生气。”提骁淡淡的道,“本王若收下二太子的好意,惹得这位小冤家生气了,便是将收下的十位美人都杀了,也消不了她的气。”

    陆玄天虽晓得这是提骁拒绝他的手段,但提骁看向怀中女子的神色,确确实实多了几分宠溺。

    那名宠姬被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略有些红肿的眼睛,眸色干净清澈,眉心坠着一块鸽血石,越发显得她眼周的肤色晶莹,比雪还要纯粹干净。

    宠姬一只手握着酒杯,那只手过分纤嫩,似乎用了力气揉捏,就能把她的手给捏得青紫,她的指尖干净,泛着淡淡的粉,似乎诱惑人去品尝。

    单单看这只柔嫩的小手,陆玄天就能猜测出,这位宠姬被保护得很好,平时应该一点苦头都没有吃过。

    似乎注意到了陆玄天的目光,提骁冷冷的扫去。

    像提骁这样的男人,占有欲一向都很强,他的女人,别人不能看,更不能碰。

    陆玄天匆匆收回了视线,不敢再看一眼。他还没有蠢到随意打量秦王的女人的程度。

    似乎注意到了不对,叶骊珠抬头看了看提骁,又往陆玄天的方向看去。

    提骁不容拒绝的掰了她的下巴,不让她扭头看别人。

    叶骊珠的眸子微微有些红肿,方才她哭得太厉害了,提骁亲了亲她的眼睛。

    叶骊珠没有想到提骁居然会当着其他人的面对自己做这个,她的脸色霎时红了,因为面纱挡着,所以并不能看出来。

    这个时候,叶骊珠已经不想再坐人大腿上了。

    私下里和提骁在一起,怎么样都可以,但明面上……

    叶骊珠看着某位冷面男人,心想自己若是要求在一边站着,会不会把人给惹生气。

    她动了动身子,想要从他身上下来。

    提骁捏了捏叶骊珠的腰:“别动。”

    叶骊珠觉得硌得慌,她抓着提骁的手臂,眼角泛红,看起来委屈巴巴的。

    提骁明白了她的意思:“是不是饿了?”

    叶骊珠:“啊?”

    要到中午了,提骁觉得叶骊珠肯定是饿了。

    他让侍女盛了一点汤,自己端着:“来,喝点汤垫垫肚子。”

    叶骊珠还戴着面纱,听了提骁的话,不得不把面纱给撩起来一点,乖乖让他喂汤。

    面纱虽然撩起来了一点,近处的侍女却只能看到她精致的下巴,至于陆玄天那边,叶骊珠手臂恰好挡着,他连下巴都看不到。

    叶骊珠也不知提骁喂自己的是什么汤,乳白色的,一股子腥甜味儿,难喝死了,喝了两口,她就闭嘴不喝了。

    提骁拿了一块饼,塞进了叶骊珠的手里:“乖乖啃饼。”

    叶骊珠啃了一口,发现饼太硬了,压根啃不动。

    她现在终于觉得饿了,又用力咬了一口,才咬下来小小的一角。

    饼子还是甜的,一股浓郁的腥甜气,叶骊珠勉强咽下去了,把剩下的塞进了提骁的手中:“不吃。”

    陆玄天笑道:“看来秦王的爱姬不喜爱我们夏朝的美食。”

    提骁喂了她一口葡萄酒,这次叶骊珠倒是不排斥了,葡萄酒甜甜的,味道也不奇怪,她一口喝光了。

    提骁让侍女将一盘软糯可口的点心送来,拿了一块茯苓糕,放到了叶骊珠的手中,这才道:“人被娇惯坏了,只肯吃府中的东西,其他地方的,她不肯吃。”

    陆玄天越发觉得这名宠姬不一般。

    他自然不敢觊觎秦王的女人。方才不过瞄了这女人一眼,秦王看他的眼神就像杀人,假若真敢动心,陆玄天毫不怀疑,秦王会宰了他。

    夏朝和燕朝相比,无论是疆域面积,还是能人异士,夏朝都不及燕朝。燕朝皇帝都忌惮的秦王,陆玄天区区一个二太子,压根不敢得罪。

    所以,陆玄天想着,若是能以重礼讨好这名宠姬,让宠姬在秦王面前吹吹枕头风,那与秦王结好之事肯定事半功倍。

    在陆玄天眼里,女人比男人更好拉拢。

    叶骊珠把茯苓糕放在了面纱下,慢慢的吃掉了。

    她坐在提骁的身上,其实很不舒服,这两个人谈话的内容也特别无聊,她没什么心情去听。

    早上被累到了,吃了茯苓糕,叶骊珠往提骁的肩膀上靠去,不知不觉中她就睡着了。

    不晓得过了多久,叶骊珠终于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面纱已经被摘了下来。

    提骁抱着她往外走,叶骊珠抓住了他的衣领:“人已经走了?”

    提骁淡淡的道:“已经走了。”

    叶骊珠挣扎着从他的怀里下来。

    刚刚落地,她还有些脚软,头脑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叶骊珠道:“那我……我也该换了衣服回去。”

    她看这天色,已经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

    提骁在前面走,他的背影挺拔,刻意慢了下来等叶骊珠,并未回头。

    叶骊珠小步跟上去了。

    她的腰和腿还有些疼,不过,叶骊珠并不想让提骁知道,只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房间。

    拿了放在床上的衣物,叶骊珠对提骁道:“殿下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提骁重复了一遍:“出去?”

    虽然被提骁看过了,但叶骊珠还是觉得不自在,换衣服的时候,不怎么情愿被人盯着。

    听了他的语气,叶骊珠道:“你若想留下,那就留下吧。”

    她将衣带解了,把身上的衣裙脱了下来,拿了自己的衣物,正要穿的时候,衣服里突然掉出来了一样东西。

    叶骊珠还未去捡,已经有人给她捡起来了:“这是什么?”

    叶骊珠衣服未穿就去抢:“给我……”

    她长发散在肩头,锁骨纤细精致,腰肢盈盈不足一握,原本雪白的小脸泛了几丝晕红,眸中都含了水光。

    提骁个子高,叶骊珠哪怕想抢,也很难抢到手。

    她小声道:“你还我。”

    提骁把她的衣服拿了过来,一件一件为她穿上。

    叶骊珠肌肤细嫩,他的指腹微凉,一点一点划过时,会让人心头一阵酥痒。

    提骁为她系上了衣带:“里面是什么?嗯?你不说,我就打开看了。”

    叶骊珠衣服穿好后就去抢:“只是普通的荷包,什么都没有。”

    提骁才不信她的话,打开一看,里面有四千两的银票。

    他自然不信叶骊珠出门会带这么多钱,这个数目,和昨天叶骊珠买东西花的钱一样多。

    提骁眯了眯眼睛:“你今天为什么过来?”

    叶骊珠:“本来要还钱,我昨天买东西没带钱……”

    还钱?

    提骁捏着叶骊珠的肩膀:“只是为了还钱?”

    叶骊珠低下了头。

    提骁的力气很大,叶骊珠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他给捏碎了。

    她很有骨气的没有喊疼,而且结结巴巴的道:“我……我家也有钱,我弟弟说,不能随便花你的钱。”

    提骁要被这个小姑娘给气死了。

    她都胆大包天的随便睡了他,还时时刻刻占他的便宜,如今却要和他分清界限?

    可能么?

    就她这一副身子,娇娇弱弱,必须依赖在他的身边,没有他,叶骊珠这辈子都别想开心的活下去。

    提骁眸色越发幽深,他松开了叶骊珠,把荷包放在了她的手中:“花在你身上的,便不会要回来。”

    叶骊珠道:“那我……我先离开了,我弟弟还在家里等着我。”

    提骁见她现在面色泛着桃花般的红晕,气色明显大好。她如今身体好了,自然不会想着靠近他。

    提骁倒要看看,她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