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62章 第 62 章
    ()    叶骊珠踮起了脚尖,忍不住去勾提骁的脖颈。(ggdown)

    偏偏他只是浅浅尝了,当她想要更多时,提骁把她给放下了。

    叶骊珠眼睛湿漉漉的,她有些不满足:“殿下……”

    提骁装作不明白叶骊珠的意思。

    明明知晓叶骊珠的身体需要他,他对叶骊珠而言,是救命良药。但提骁就是不给她。

    提骁淡淡的道:“怎么了?”

    叶骊珠磨磨蹭蹭的抓着他的衣袖,抬起了下巴:“殿下……”

    她唇瓣湿润饱满,微微分开,十分诱人。

    提骁知道,这个时候叶骊珠欲求不满,难耐得很,便是逼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

    他道:“想做什么?”

    叶骊珠在他下巴处狠狠啃了一口:“什么都不想做。”

    提骁的下巴处顿时多了清晰的齿痕,还有血渗了出来,这个模样,他当然不能再回去见人。

    提骁狠狠按住了叶骊珠的肩膀:“胆子肥了?”

    叶骊珠:“哼……”

    提骁低头:“弄干净。”

    她的肩膀被他狠狠压着,根本抬不上来手,叶骊珠哪怕想给他擦,也擦不了。

    她道:“你松手,松手我就给你擦。”

    提骁怎么可能会愿意松手。

    叶骊珠不太情愿的再次踮脚去给他弄干净。

    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儿,叶骊珠不习惯这个味道,但没办法,她像只小猫一样舔干净了。

    提骁这才放过了叶骊珠。

    他松了叶骊珠的肩膀:“外面冷,你先进去吧。”

    叶骊珠“哦”了一声,走了两步,她道:“殿下,你不进去啊?”

    他都被咬成这个模样了,怎么还能进去?

    叶骊珠往里面又走了几步,再回头看,宫灯透过琉璃散发着晕黄的光泽,冷风从外吹了进来,夜幕深蓝,长廊的尽头已经空无一人了。

    她拢了拢披风,这一片地方并没有宫人随意走动,外面都有侍卫守着,一般的人也进不来。

    殿内暖香融融,叶骊珠却在外面立了许久,不想进去。

    几名宫女出来了,对叶骊珠道:“方才皇后娘娘见您出来了,怕您受寒,特意让我们送来衣物为您御寒。”

    其实叶骊珠身上有披风,并不会觉得冷。

    但宫女特意送来了狐裘,为叶骊珠围上了。

    叶骊珠道:“陛下和大人们还在里面谈话呢?”

    宫女道:“都在玩乐,有两位皇子经不住困,已经回去了,殿里人多,您在外面也不会有人注意。”

    其实是皇后见叶骊珠悄悄出来,提骁又随后出来,心里担心提骁最后会对人做出不轨之事。所以借着送衣服的当儿,让贴身宫女来瞧瞧。

    叶骊珠微微一笑:“那我等下再过去。”

    宫女犹豫了一下,问道:“您见到秦王殿下了么?刚刚看他也出来了。”

    叶骊珠愣了,继而笑道:“并没有,兴许秦王殿下喝醉了,早早出了宫。”

    听了叶骊珠的话,几位宫女也不再多问,行了一礼后进去了。

    叶骊珠觉得身上怠倦,她懒懒的拢了拢身上的狐裘。

    往常叶骊珠是不喜爱皮毛做的衣服,但这是皇后让人送来的,拒绝了不好。

    洁白的狐狸毛在月色下泛着冷冷的光泽,长长的垂在了地上,地上的部分像是毛绒绒的一大片尾巴,不晓得是用了多少狐皮做成的。

    陆玄天注视了良久,才微笑道:“方才你明明与秦王吻在一起,方才却说未见过他,小公主,你是怕别人知道你们的不伦之恋吗?”

    突然听到陌生的口音,叶骊珠一怔,冷冷的回了头。

    陆玄天观望了许久。

    起初是在遥远的地方,之后提骁离开,他晓得不会有人发现了,才走进了。

    看到叶骊珠和提骁吻在一起时,陆玄天既觉得好奇又觉得刺激。

    方才远远观望,他以为这位少女冷淡自持,如燕国其他贵女一般端着身份,没想到就看到了她和秦王抱在了一起。

    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叶骊珠口吻冷漠:“我和他如何,与你有关系吗?”

    她肤色在月光下尤为剔透,染了月的光彩,冷冷的质感,眉心那点朱砂又红得耀眼,冷色与暖色,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美是没有边界的。从前陆玄天只觉得自己欣赏不来娇弱单薄风一吹就倒的女子,如今想来,是他从前见过的女人不够美。

    不及眼前这位的一个抬眸。

    陆玄天笑道:“你是哪位公主?皇后生的还是贵妃生的?被我捏到了小辫子,还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回去告发你和秦王的事情?”

    叶骊珠侧脸冷冷的,长长的眼睫毛微微下垂,遮掩了眸中春水。

    她桃花眸时时含情,此刻却是一片冷漠。

    陆玄天逼近两步,他道:“秦王今日算计我,坏了我的好事,你说,我会不会报复他,让他和你下不了台?”

    叶骊珠略有些不耐烦,微微偏过头。

    她耳上戴了明月珠,一晃一晃的耀人眼睛。

    狐裘洁白无瑕,叶骊珠神色更为冰冷,似乎蒙了一层冷霜,她退后了两步,淡淡的道:“你敢对外说半个字,秦王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啧。”陆玄天轻笑一声,“好大的口气,他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小公主,你注意一下你在他心里的地位。秦王心里还有别人,不会为了你轻而易举的动我。”

    叶骊珠轻蔑的哼了一声,往里走去。

    陆玄天跟了上去:“你不想知道秦王心里还有谁吗?”

    叶骊珠头也不回:“你再跟我身后,我让我爹教训你。”

    陆玄天继续跟着她:“你真的敢?”

    话音刚落,陆玄天看到了一位高大的中年男子站在了叶骊珠的面前。

    叶骊珠眼圈儿一红:“爹,这个男人纠缠我。”

    叶辅安刚刚突然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不见了,突然想起秦王也不在,灵光一现跑出去捉人,看看秦王是不是私下里骗自己的女儿,结果,刚刚出来,却看到陆玄天跟在了叶骊珠的身后。

    陆玄天听到叶骊珠喊叶辅安为爹,着实吃了一惊。

    叶辅安把叶骊珠护在了身后,冷笑道:“二太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玄天顿时觉出了不好。

    倘若眼前这位少女的身份是公主,且是皇后所出,和提骁欢好,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但若是大臣的女儿……

    陆玄天晓得叶辅安。

    方才入座时,叶辅安坐在所有官员的前面,身份地位不言而喻。

    他拱了拱手道:“大人,这都是误会。”

    叶骊珠道:“爹,他说了一些不好的话轻薄我。”

    陆玄天听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小美人淡淡的往他身上泼脏水,非但不恼,反而笑了:“我说了什么?”

    叶辅安才不管这个男人究竟说了什么,他只知道陆玄天不是什么好人。

    叶辅安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珠珠,你先进去。”

    叶骊珠瞧也不瞧陆玄天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叶辅安寒声道:“二太子,在燕国境内,你好自为之。”

    陆玄天道:“今日的事情,我不会声张,大人不必担心我坏令爱名声。”

    陆玄天自然不会声张,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叶骊珠和提骁有关系,若他胆大包天敢说出去,当真如叶骊珠方才所说的——死无葬身之地。

    陆玄天还想好好活着。

    他只是笑道:“方才确实是误会,令爱过于警觉了。”

    叶辅安道:“最好是误会,这几天里,二太子好好做客,别人的地盘上,就不要动一些不该动的心思了。”

    他略带威胁,言语并不客气。

    陆玄天也猜出了叶辅安在燕国地位超然。若是普普通通的大臣,断然不敢威胁另一个国家可能成为储君的皇嗣。叶辅安敢说这些话,也代表着有一定的实力为难他。

    本来想着威胁一下小美人儿,稍微揩点油,最后却碰了一鼻子的灰。

    得罪了小美人儿的父亲,改天小美人儿若敢吹吹枕边风,惹了不能惹的秦王……陆玄天苦笑,自己这一趟什么也没有捞到。

    他端着酒杯,往叶骊珠的方向看了一眼。

    叶骊珠早就脱了身上的狐裘和披风,她坐在一边,偏头和三公主说话。

    看她冷冷淡淡的模样,衣裙包裹得那般严实,标准的大家闺秀,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只是看着,陆玄天绝对想不出,眼前这位方才还胆大包天的和人幽会。

    等到要结束的时候,皇后留了叶骊珠下来。

    叶骊珠把狐裘归还了皇后。

    提皇后这些时日风光无限,笑意浅淡,她上前抓住了叶骊珠的手:“狐裘就赏给你了,本宫这里还有一件孔雀裘,也华丽得很。”

    叶骊珠道:“娘娘心意,臣女心领了,不过最近得了娘娘太多东西,不好再要您的赏赐了。”

    提皇后最近也极为中意叶骊珠,每次入宫召见,都会和叶骊珠说一段时间的话。

    提骁过年后就要回京城,他和叶骊珠的事情虽然未公开,但提皇后知晓提骁中意这个女孩子。

    虽然不知道有多中意,但皇后晓得,提骁离开,一定要把叶骊珠带走的。

    提皇后道:“最近天寒,咸州那边也冷,要到四月份,那边才会热起来。”

    叶骊珠虽不知提皇后为何突然提起咸州,不过也在一边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