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71章 第 71 章
    ()    叶骊珠迷迷糊糊的:“啊?我说了什么?”

    提骁见她居然抵赖,脸色阴沉了几分,手握了她的腰:“不记得了?那我们再重温一遍?”

    叶骊珠一下子就想了起来,她动了动身子,按住了提骁的手:“我……我想了起来……殿下,你就不累么?”

    她生硬的转换着话题,明明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方才说的话。

    不想承认也没用。

    提骁把她按在了自己怀里:“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弱?若不是……”

    若不是叶骊珠哭着求饶,让喊叔叔喊叔叔,让喊哥哥喊哥哥,最后就连夫君也喊了出来,实在承受不了,提骁怎么可能放过她。

    叶骊珠数日未靠近提骁,如今在提骁的怀里,只觉得身都软绵绵的,说不出的满足。

    提骁从一旁暗格中拿了药,这次他考虑周了一些,念及叶骊珠身体娇嫩,事后为她擦一下药,缓解一下疼痛。

    他拿了药瓶,单手将叶骊珠抱了起来:“我们去沐浴。”

    叶骊珠闭着眼睛“哦”了一声。

    等泡在了水中,提骁道:“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就在十六号。”

    叶骊珠被提骁抱着,她不肯松手,靠在人的肩膀上,闭着眼睛道:“我爹又没有同意……”

    浴桶是顶级楠木做的,倒入热水后会有香气溢出,提骁把她翻了个身,让她抓住了浴桶的边缘。

    骤然失去了怀抱,叶骊珠有些不满:“殿下……”

    声音都是软绵绵的,在撒娇。

    提骁淡淡的道:“不长记性。”

    水都溢了出来,整个房间都是楠木的香气,叶骊珠本来咬着唇,提骁担忧她会咬破,所以掰着她的下巴。

    地面上一层薄薄的水泽,还有更多的清水从桶中淌了出来,窗边摆放着一只雅致的花瓶,花瓶中的腊梅香气四溢。

    提骁又轻轻教训了一下,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人抱了出来,裹着毯子。

    叶骊珠这次真的没有一丝力气再动了。

    这次在水里,她格外的抗拒。

    提骁觉得不甘心,在叶骊珠耳边道:“刚刚舒不舒服?”

    叶骊珠本想说“殿下您下次不要这么粗鲁”,因为提骁粗鲁起来,简直不像人,把叶骊珠折腾得死去活来。

    犹豫了一下,为了保提骁的面子,也为了提骁不在恼羞成怒之下再来一次,叶骊珠点了点头:“舒服。”

    提骁与她十指相扣:“我就知道,在水中终究不一样。”

    给叶骊珠擦干,放到了榻上之后,提骁为她擦药。

    叶骊珠耳根都红了,闭上眼睛,细细的手指抓着被褥。

    擦过药后,那种疼痛感少了很多。

    叶骊珠背对着他,道:“什么时候了?”

    提骁卷了她一缕墨发:“时候还早。”

    他已经换了衣服,深蓝寝衣,叶骊珠不自觉的靠近提骁,趴在了提骁的腿上:“让我睡一会儿。”

    提骁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叶骊珠。

    她偷偷摸摸一个人过来,就是为了睡他,如今她心愿达成,餍足的趴在他的腿上睡觉,却不顾忌提骁的想法。

    提骁心里很是不满。

    他抬手,轻轻捏了叶骊珠的下巴:“叶骊珠。”

    叶骊珠把他的手掰开,张嘴咬了:“我要睡觉了。”

    她的声音含糊不清,没心没肺的。

    提骁勾了勾唇,不再扰她了,将她仍有几分水汽的长发拢到了一旁。

    窗边的帘子都遮上了,叶骊珠侧躺在美人榻上,身上盖了一条雪白无瑕的毯子,她脊背弧度优美,肌肤白得耀眼,神色里略有几分娇憨,眼睛沉沉闭着。

    房间里一下子暗了。香炉里燃着安神香,香气缭绕。提骁搂着她的肩膀,也闭上了眼睛。

    不晓得过了多久,外面的侍从突然敲了敲门:“殿下。”

    提骁蹙眉,将叶骊珠搂在了怀中,捂住了她的耳朵:“何事?”

    “叶丞相前来见您。”

    提骁倒没有想到叶辅安这个时候会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叶辅安不知晓叶骊珠在这里。

    如果叶辅安已经知道他的宝贝女儿躺在了提骁的床上,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好好的让人传话,而是带着人打进来了。

    提骁为叶骊珠掖了掖毯子,让侍从退了下去,他起身换了一身衣服。

    出去后,提骁吩咐道:“准备膳食,叶小姐醒了就让海檀进去喂她。”

    吩咐过后,提骁这才出去了。

    叶辅安自从上次得罪提骁过后,提骁再也没有去过叶家。说起来,叶辅安也有些心虚。

    提骁知晓这两天叶辅安将京城的和尚道士都找了个遍,还特意和悟心师太传了信。

    悟心师太说了什么,提骁不清楚,但提骁肯定叶辅安在京城内找到的大部分人,无不在说提骁和叶骊珠天生一对,拆分了之后叶骊珠的身体就不会好。

    这其实是真的,不过,提骁或者叶骊珠告诉叶辅安,叶辅安肯定不信,认为是在忽悠他。但这么多人都这么说,他就算不信也得信。

    不管怎样,叶辅安都不会求着提骁娶他女儿,他还是很有骨气,他堂堂丞相,他女儿又是京城罕见的美人儿,怎么可能恨嫁?这次过来,主要是看看提骁的态度。

    提骁自然看得出来,叶辅安死要面子。

    他进了会客厅后,淡淡的道:“叶丞相。”

    叶辅安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站了起来:“秦王殿下。”

    提骁的脸色和往常一样,叶辅安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提骁也没有因为之前被拒绝而怠慢叶辅安,他道:“丞相不用拘束,坐下便是,这次过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谈。”

    叶辅安轻易不会流露出自己的想法,事关女儿大事,他更不可能倒贴,只是看看提骁的态度,张口就说朝堂上的事情。

    ……

    叶骊珠醒来后觉得腰肢软绵绵的,她有些起不来床。

    她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海檀”,没想到海檀真的进来了。

    海檀看到床榻上的情形也是一怔,并不凌乱,这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叶骊珠慵懒的坐了起来,身上只穿一件鲜红的兜衣,长发松松散下,这幅娇弱无力的场景过于惑人了。

    海檀低下了头,不敢多看叶骊珠:“小姐。”

    叶骊珠懒洋洋的揉了揉眼睛,这才觉得不好意思,她抱着毯子道:“把衣服拿来。”

    海檀将一旁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拿了过来:“要不要奴婢伺候您穿上?”

    叶骊珠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来。”

    海檀退到了屏风之后,为叶骊珠倒了一杯茶。

    叶骊珠的确是口渴了,她喝了两口水,将茶盏给了海檀:“殿下去哪里了?”

    海檀道:“老爷来了,说是要见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去招待老爷了。”

    叶骊珠略有些吃惊:“我爹来了?”

    她担心是不是叶辅安知道她偷偷和提骁见面,海檀看出了叶骊珠的想法,道:“小姐,别担心,老爷肯定不知道您在这里。您的行踪并没有露出去。”

    叶骊珠拿了里衣,她道:“你先出去,我把衣服换上。”

    遮掩在被子下面的身体满是各种奇怪的痕迹,叶骊珠不想让海檀看到,等海檀远了一点,叶骊珠才换上了里衣。

    她双腿纤细修长,肌肤光洁如玉,柔软细腻,只是有讨厌的指痕留在上面。

    叶骊珠揉了揉青紫的痕迹,怎么也揉不掉,她不得不放弃了。

    换上衣服后,海檀送来了一碗燕窝:“您还没有吃东西,一晃眼就半下午了,殿下吩咐人给您做了冰糖燕窝。”

    叶骊珠尝了两口,又拿了斗篷穿上:“我们先回去吧。回去之后再吃些东西。”

    海檀犹豫了一下:“殿下没有说让您离开的事情……”

    提骁并没有让叶骊珠回去,只说她醒了喂她吃些东西,再没有说其他,海檀担心叶骊珠贸然回去了,回头提骁找不到人会生气。

    叶骊珠倒是没有想太多,她觉得身子舒服多了,再见提骁一面可有可无,天色已经不算早了,在这里还挺没有意思的,还不如早早离开得好。

    等到了门口,一旁的侍卫见叶骊珠要走,上前道:“天色未晚,叶小姐,兴许殿下这就要回来了。”

    侍卫也担心殿下回来之后见不到叶骊珠,会生气迁怒众人。殿下虽未说留不留人,但这样的情况下,众人都明白,殿下肯定是要留下叶小姐的。至少要让殿下亲自送人回去才好。

    叶骊珠笑了笑道:“我表姐家的宅子与这边只隔了两条巷子,我和海檀一起走过去就好。”

    京城中富贵之家是挨着住,姜冉衣家的住处距离这边并不算远,叶骊珠好久没有见姜冉衣,恰好过去坐一会儿。

    提骁的人也不敢拦叶骊珠,更不敢说什么,在这院里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将来的主母了,且殿下很是宠爱,得罪了主母,将来肯定会有吃不完的苦头。

    叶骊珠从后门悄悄出来的,因为怕遇见叶辅安的人。出来之后,叶骊珠松了口气,对海檀道:“我们走吧,幸好没有碰见我爹,也不清楚我爹和殿下有什么大事要说,再在殿下那边待下去,我真怕我爹什么时候突然进来逮到我。”

    提骁回来之后,床上已经空荡荡的了。进入实时更新

    侍从们见他一回来就往房间里去,知晓是来找叶小姐的,来不及说什么,就见殿下出去了。

    提骁没有看到叶骊珠,寒声道:“她人呢?”

    一名侍从道:“叶小姐去她表姐家了。”

    提骁冷笑,叶骊珠就是这幅德行,自己满足了就开开心心的离开,把自己当大爷,把提骁当青楼里的姑娘,人家大爷睡完还会给两个钱,她倒好,睡了就跑。

    晾了她这么多天,倒是没有让她长半点记性。

    不过……等进了门,她便是想逃,也无处可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