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74章 第 74 章
    ()    叶骊珠想着提骁被自己伤得那么重,心里肯定也不好受,想了想,也就半晚上,忍一忍就过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

    犹豫了一下,叶骊珠道:“好吧。”

    提骁伸手揽住了叶骊珠,低头去吻她的额头:“别紧张,我不会难为你。”

    叶骊珠还是有点不相信,提骁居然轻而易举的就原谅她了。

    他的心胸也未免太宽广了。

    犹豫了一下,叶骊珠道:“还要其他的吗?”

    提骁揉着她的头发:“等想到了再告诉你。”

    提骁想要在短时间内完婚,相府却未做好准备。叶辅安本想要年后再让叶骊珠和提骁成婚,或者再晚一年。在叶辅安的眼里,叶骊珠其实还很小,但秦’王府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就等着举办一场婚礼了。叶辅安觉得秦王足够重视这件事,皇帝那边态度未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早早办了也好。

    叶辅安并没有主动在皇帝面前提起这件事情,提骁在皇帝面前说时,皇帝知晓叶辅安已经答应了,心中暗恨叶辅安和提骁等人勾结,但表面上并没有说什么。

    毕竟皇帝不敢拖提骁的婚事,提骁至今未婚,如今好不容易才要成亲,皇帝若是拦他,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婚事就这么定下了。

    嫁衣送过来时,叶骊珠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些天,叶骊珠要成亲了,姜冉衣和君氏都来了叶府,帮着忙一些事情。

    特别是君氏,君氏知晓叶骊珠失去母亲,很多事情都不甚了解,成亲前一晚上,君氏悄悄的递给了叶骊珠一个小册子,叶骊珠打开看,里面是斑斓带彩的画。

    她有些吃惊。

    君氏也觉得不好意思,但这些事情,君氏有必要告诉叶骊珠:“珠珠,你和秦王殿下成婚当晚,是要洞房的……”

    叶骊珠一脸绯红的听君氏讲着这些事情。

    君氏自然不知道自己乖巧的外甥女早就被人诱骗着吃干抹净了。

    君氏从匣中拿出来嫁衣:“秦王不晓得准备了多久,万州最好的绣娘去绣这样一件嫁衣,也要花很多心血,耗费时间无数。”

    叶骊珠道:“衣服和首饰都是上百名绣娘工匠连夜做的,秦王殿下说,从上个月就准备了。”

    “从上个月就准备了?”君氏倒是愣了一下,上个月这事还没有一点苗头。

    疏不间亲,叶骊珠和提骁成亲后,便是最亲密的了。想了想,君氏才道:“珠珠啊,你没有秦王殿下聪明,以后凡事都要小心一点。”

    叶骊珠:“……”

    叶骊珠“哦”了一声,君氏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事情,也不管叶骊珠听懂听不懂,现在不懂没关系,只要记下了,以后总会懂的。

    叶骊珠又被塞了两本小册子,这两本倒不是春宫图了,密密麻麻是字。

    君氏道:“你从小也没有接触过太多人,也没有见识过太多东西,这两本书塞进箱子底,有空时看一看。什么都不懂,处处呆板也不招人喜欢。”

    叶骊珠也不觉得自己呆板,不过君氏说什么,她都点了点头。

    君氏摸着嫁衣上的精致花纹,忍不住道:“这么漂亮的衣服,你穿上去肯定好看。”

    叶骊珠垂眸不语。

    君氏道:“不知道穿上去合不合适,既然是上个月就开始制作的,肯定没有量你的身高和腰围,珠珠,你有没有试穿过?”

    叶骊珠点了点头道:“嬷嬷送来的当天,我就试了一下,特别合身。”

    君氏摸了摸叶骊珠的腰:“倒也难得,你这么细的腰,没有量过的话肯定会把衣服做得太大。”

    君氏又说了一些其他的话语。

    叶骊珠这两日身子也不错,也适合出嫁,出嫁当天,她早早地被叫了起来梳妆换衣,叶骊珠实在困得很,眼皮子不住打架,姜冉衣戳了戳叶骊珠的肩膀,笑着道:“珠珠,你的新郎来接你了。”

    叶骊珠被唬了一跳,赶紧把眼睛睁开,却看到姜冉衣捂着嘴巴偷笑。

    君氏推了姜冉衣一下:“你这孩子,就知道骗你妹妹。”

    叶骊珠才知道姜冉衣是在骗自己。

    姜冉衣笑着道:“时间还早了,别睡了,抬起头,要给你上眼妆呢。”

    叶骊珠让丫鬟嬷嬷们摆弄着自己,就像是在摆弄精致的木偶娃娃一般。

    她平时很少浓妆,眼下红唇艳丽,眉眼精致,配着鲜红嫁衣,整个人都多了几分妖媚感。

    姜冉衣啧啧称赞:“漂亮,我再也见不到比珠珠更漂亮的新娘子了。”

    叶骊珠道:“等你做新娘子那天,你就能看到了。”

    姜冉衣道:“就知道贫嘴。嘉佑过来了,快来看看你姐姐。”

    叶嘉佑起了一大早过来,今天叶骊珠要出嫁,叶嘉佑心里又是开心又是不舍,开心的是叶骊珠嫁给了他眼中很厉害的男人,不过不舍的感情最多,因为叶骊珠在家里还没有多长时间,如今居然要出嫁。

    叶嘉佑抱住了叶骊珠的腰:“珠珠!”

    叶骊珠摸了摸叶嘉佑的头,道:“以后听爹的话,不要总是和淘气的孩子一起玩,别哭。”

    叶嘉佑擦了一下脸:“谁……谁哭了,我才没有哭。”

    叶骊珠眸子也有些湿润,但她不敢哭出来,姜冉衣和君氏都在,她一哭,众人的心情都会很沉重。

    叶骊珠细嫩的手擦了擦叶嘉佑的眼角:“都是大孩子了,别让姐姐和爹担心。”

    叶嘉佑“嗯”了一声。

    当叶骊珠和提骁的婚事传开时,整个京城都热闹了。

    提骁之名,燕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朝臣俱他怕他,叶嘉佑身边的朋友们,年纪也很小。他们都特别羡慕叶嘉佑。

    本来叶嘉佑是叶辅安的独子,身份贵重,如今叶嘉佑的姐姐叶骊珠又嫁给了权倾朝野的秦王殿下,叶骊珠平时又极为疼爱叶嘉佑,别人都觉得叶嘉佑今后完可以在京城里为所欲为横着走了,毕竟秦王是他姐夫,丞相是他爹。

    但叶嘉佑却不想沾提骁的光辉。

    他道:“珠珠,我会快点长大,会变得有出息,秦王殿下若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叶骊珠揉了揉叶嘉佑的头:“好了,姐姐知道。”

    叶辅安在外边,一直都不进来,唯一的一个宝贝女儿即将成了别人的夫人,叶辅安五味杂陈。

    叶嘉佑进去后不久,叶辅安把人给提了出来:“臭小子,别打搅你姐的好心情,和我一起出去看看秦王的人马到了没有。”

    吉时已到,叶骊珠被蒙上了帕子,提骁的人马已经到了。

    坐在了轿子里,叶骊珠也有些紧张。

    直到现在,叶骊珠都没有做好要嫁人的准备。轿子平稳得被人抬了起来,不快不慢的往前走,叶骊珠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天过后,就再也回不到从前过的生活了。

    不能早晚去叶辅安那里请安问候,叶嘉佑每天早上也不能满头大汗的跑到她的房间说话。她要走入另一个家,对她而言还很陌生的一个家。

    叶骊珠的眼眶突然溢出了泪水,她小心翼翼的拿了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

    拜天地时,上方是提皇后,提皇后是提骁的亲姐姐,自然来了提骁的婚礼。

    叶骊珠和提骁拜了天地,她的视线被遮挡着,完看不清眼前是什么,只能被提骁带着往前走。

    等进了新房,叶骊珠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床上。

    叶骊珠一天没有吃东西,自然会很饿,她的身体又比旁人的差一些,如此忙碌,当然承受不了。

    海檀之前早就得了命令,她对叶骊珠道:“小姐,王府的下人送了燕窝来,您多少喝一点,别饿坏了身子。”

    君氏自然也怕叶骊珠饿一天会把人饿坏,她在叶骊珠的袖子里放了一把松子儿糖,嘱咐叶骊珠饿了就含一块糖。叶骊珠偷偷吃了好几块糖,没有喝海檀送来的燕窝。

    毕竟是新娘,她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吃了东西,坏了规矩,让王府的人觉得叶家的姑娘不规矩。

    海檀把其他人指使了出去,一直在叶骊珠耳边说,劝着叶骊珠喝了下去。

    叶骊珠坐到了晚上,也觉得特别累,她安安静静的坐着,眼皮一直在打架,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居然坐着睡着了。

    提骁回来时天色已经暗了。

    今日大婚,提骁难免多喝了一点酒。过来之后,他让房间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里面安安静静,没有一点点的声响。红烛摇曳,金色的“囍”字张贴在各处,提骁穿着红色的衣袍,和平常相比,他少了几分冷冽,多了几分温和感。

    叶骊珠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床边,她穿着繁复的嫁衣,长长的衣袖和裙摆铺在了地上,喜帕蒙面,一眼看去很温婉。

    提骁走了过去,低声道:“是不是闷坏了?想不想我?”

    叶骊珠本就睡得不熟,听到提骁的声音就睁开了眼睛,睁眼后一片红,她仍旧在喜帕下。

    提骁看她害羞得动了动身子,拿了称杆为她挑了帕子。

    叶骊珠眸中还有睡意:“殿下。”

    红烛之下,叶骊珠双眸含水,尤为动人,她红唇饱满,如花瓣一般柔媚。

    提骁抬起了叶骊珠的下巴:“喊夫君。”

    叶骊珠:“唔……”

    提骁被太子灌了不少酒,已有几分醉意,叶骊珠被他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腰,轻呼一声,来不及反应,整个人陷入了被子里。

    被面上并没有莲子花生红枣桂圆等新婚常见的东西,床里干干净净,艳丽的床帐垂下来,严严实实遮挡了里面的风光。

    叶骊珠心疼自己珍贵的嫁衣,凤钗金冠散落在了床上,被提骁扔了下去,金玉叮当碰撞,发出好听的声音,叶骊珠轻声道:“你别……别扯。”

    提骁道:“那你自己脱。”

    叶骊珠手指颤抖,一件一件的将衣服褪去,她每褪一件,提骁就扔出去一件。

    厚厚的地毯上很快就堆了华贵鲜艳的衣物。

    只剩里衣时,叶骊珠实在害羞了:“我、我们还没有喝合卺酒……”

    提骁眸色一暗:“对,交杯酒。”

    叶骊珠后悔提醒了他这一点。提骁把她里衣给除去了。

    红烛不停的摇曳着,窗外是明月,很美的夜色。

    房间内,叶骊珠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她长发散下,柔弱的遮盖住了肩头,酒香的气息清淡。

    叶骊珠喝了一口酒,脸色绯红,手指抓着被面。

    酒的香气蜿蜒,叶骊珠的感觉本就敏锐,此时更是觉得自己酥麻,似乎被酒麻痹了,自己似乎醉了,一动都不能动。

    提骁品尝着酒的滋味儿,酒液温热,入了唇齿,都带着醇厚的香气。

    不忍心欺负她太久,提骁将酒壶扔了下去,抬手擦去叶骊珠手腕处残存的酒液,将她拉到了怀里:“今天晚上,你是别想好好睡觉了。”

    提骁也看了某些画册,据说,按照画上的去做,会让叶骊珠永远迷恋他带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