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79章 第 79 章
    ()    柳梣一大早上起来,就心神不宁,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格格党#小说

    她已经年过四十,眉目间流露着几分奸诈。下人服侍着穿上道袍之后,柳梣道:“为叶夫人办的事情,本该昨天就生效了。秦王妃不是一般的人物,她一死,整个京城都知道才对。”

    下人道:“或许刚成亲喜气足,先生再耐心等等。”

    柳梣最是见钱眼开,为了银子,什么害人的事情她都愿意做。前两年,柳梣还为了得到某位富商夫人五千两银子,买了许多贫苦人家的女婴,做成大补的药物卖给那富商的夫人。这次邬氏许给她三千两,事前只给了一千,事成之后再将剩下的两千两银子给她。

    所以柳梣才会这么迫切希望叶骊珠能够早早被克死。

    她叹了口气道:“听说秦王命格极好,年纪轻轻就位极人臣。说不定是被他给影响了。晚上我再去趟叶家,用个拘魂术先让秦王妃病倒下。”

    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被踹开了。

    五名身着暗色衣袍的年轻男子立在门外,为首的一名腰间悬挂着玉牌,他道:“把人带走!”

    柳梣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何方大人物,当下额头冒了冷汗:“你们要做什么?我要报官!”

    为首的男人冷笑:“得罪了我们王爷,别说报官,就是报皇帝也没用!再多说一个字,直接缝上你的嘴巴!将人拖走!”

    提骁也起晚了。

    昨晚上叶骊珠倒是乖巧多了,晚上没有缠着他要,不过抱他很紧,一直都要在他的怀里睡。昨晚他没怎么睡,就看她还有没有什么异状。

    她睡得熟,长长的眼睫毛闭上了,格外撩人。

    提骁的手指拨了拨她的眼睫毛。

    叶骊珠不自觉的发出不满的撒娇声,小脸埋进了被子里。

    房间里暖,她睡觉也不安分,小腿和脚踝都在被子的外边,莹白且纤细。

    提骁给她塞了进去。

    动静有点大了,叶骊珠睁开了眼睛,一看到是提骁,叶骊珠往他身边凑:“怎么就穿上衣服了?”

    提骁按住她的手:“别扯,我等下去办事情。”

    叶骊珠脸颊去蹭他的下巴,她的脸颊很细嫩,柔软细致,给人的感觉很好。

    刚刚睡醒,她声音带着睡意:“不要你去。”

    提骁把她裹在了被子里,捏了捏她的脸:“很快就回来,别撒娇。”

    叶骊珠又睡下了。

    水牢中,柳梣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她本来就是一个女人,身子骨并不强壮,被提骁手下的人给上了刑,已经奄奄一息了。

    牢中一股血腥味儿,叶辅安在进来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看了提骁一眼。

    不知道提骁的府中为何要设这样的场所。难不成提骁经常私下审讯杀人?

    提骁着墨色衣袍,尊贵优雅中又带着丝丝冷冽阴沉。

    等看到了铁墙上被钉着的女人,叶辅安吃了一惊:“秦王,你怎么能用这样的手段去虐待人?”

    便是真正的牢狱中,也很少动用这样的酷刑。

    提骁眸中沉沉,不带一丝暖色,他淡淡的道:“丞相,你还是好好听一下,这个女人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柳梣手脚疼痛,她在听到“秦王”和“丞相”时,已经明白自己落入了谁的手中,也知道秦王是为何而来。

    已经有人搬了桌椅过来,上好的茶水一泡,香气四溢,瞬间冲淡了血腥。

    叶辅安在这样的场合下,实在不能好好喝茶。

    提骁是战场中杀出来的,什么场景没有见过,他坐了下来,抿了一口香茗,扫过柳梣肿胀的脸:“本王的王妃最近身体不好,从回京之后就邪祟缠身,柳梣,你想怎么死?”

    到了这个地步,秦王不问柳梣做了什么,而是问她想怎么死,想必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心中更加恐惧,忍着疼痛喊道:“秦王殿下,是叶丞相的夫人邬氏逼我害您的王妃,我是市井小民,她是丞相夫人,小人不敢不做!”

    听了这话,叶辅安的脸色终于变了:“你和邬氏都做了什么?”

    提骁冷淡的道:“说给叶丞相听。”

    柳梣松了口气,知道叶辅安还不知情。如此一来,她倒是可以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邬氏的身上。

    柳梣道:“半年前叶夫人突然带人找了我,说是要我给她做事情,若我不做,就别想在京城活下去。等到了叶府,我才知道叶小姐回来,叶夫人不喜欢叶小姐,想让我谋害她。被逼无奈,我每晚只好做法让叶小姐陷入梦魇。前两天,叶夫人把叶小姐生辰八字给我,逼着我做了小人害叶小姐。大人,这都是叶夫人逼迫,若我不为她办事,我就活不下去啊!”

    提骁淡淡的道:“你为她办事是在十年前,叶骊珠的生母难产,险些一尸两命,是你做的吧?”

    柳梣脸色又是一变,叶辅安这次脸色更难看了:“我夫人也是你害死的?”

    柳梣眼泪都涌出来了:“是邬氏逼我啊!丞相,是她逼我!我良心难安,不敢害贵公子,但贵夫人命薄,只能去了。”

    “你不是不敢害,而是本事不足害不了,叶嘉佑是逢凶化吉的命,从你的手下逃了数次。”提骁道,“十年来,你收了邬氏无数银子,心甘情愿为她卖命,若不是叶骊珠在寺庙里,早就活不到今天。”

    柳梣脸色一片灰败。

    叶辅安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他只知道邬氏做事向来稳重,这么多年打理后宅未出任何差错。没想到邬氏居然做出了这样狠毒的事情!

    他恨不得回家一剑刺死邬氏。

    提骁起身,叶辅安也跟着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柳梣仍旧不死心:“秦王殿下,确实是邬氏逼我!我不做不行!您放过我,饶我一命,我告诉您一件大秘密。”

    提骁脚步顿了顿。

    柳梣能和邬氏接触,在京城里是有一些人脉和手段的。普通的人花不起几百两银子让柳梣做事。

    柳梣大喜,当下说了出来:“我师姐是有名的道士,京外有她的道观,她同样为王公贵族办事,还和贵妃见过面。前段时间,师姐让我看了两个人的生辰八字,有人要咒这两个人,我看了,其中一人是凤命。”

    提骁往外走了。

    柳梣虽说了这么多,提骁仍旧不能留她。

    且不论言语真假。

    柳梣谋财害命,害到了叶骊珠的头上,若是前两年提骁戾气正重时,把她千刀万剐都有可能。

    提骁对手下道:“随便处置,本王不想再见到她。”

    走了出去后,叶辅安道:“珠珠她如今怎么样了?”

    提骁道:“这两天她还在吃药,身体并没有大碍。”

    叶辅安脸色并不好看:“是我识人不清,将邬氏这样的女人留在了身边,害了我的夫人,还险些害了一对儿女。”

    提骁并没有否认。

    确实是叶辅安失察。倘若叶辅安当初就能发觉叶骊珠的母亲被人谋害,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提骁眸色冷厉:“邬氏是你的夫人,她犯了错,本该由你惩治。不过,这件事确实触了本王痛处,丞相,能不能让本王代为惩罚?”

    叶辅安对叶骊珠满心愧疚。

    这件事情,若不是提骁查了出来,叶骊珠真被害死,叶辅安也只会觉得是她身体不好。

    叶辅安道:“我知道了这件事,绝不会轻易饶了邬氏,就不用你动手。邬氏和她家里是我提拔,我不会让他们逍遥自在。秦王,你多陪陪珠珠,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如今也没有脸面去见她了。”

    提骁道:“她不知晓这件事情。丞相以后也不要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

    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等叶辅安离开之后,提骁吩咐了手下的人:“去把太子请来。”

    昨晚,提骁已经将有关柳梣的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柳梣在京中敛财无数,自然有一定的本事。

    纸上罗列了几家道观,这些都和柳梣有所关联。

    半个时辰后,太子赵昀已经来了□□中。

    提骁圈了两个道观,淡淡的开口了:“如今京中巫蛊横行,你私下派人彻查一番这两个道观,莫要打草惊蛇,派探子潜入搜查,查出结果再和我商量。”

    赵昀不知道提骁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犹豫了一下,赵昀道:“舅舅不信这些?当初您不是借助这些让叶丞相将……”

    提骁道:“有人以巫蛊之术害王妃,避免有更多的事情出现,赵昀,你还是让亲信查一查。”

    赵昀一向听从提骁的话,将提骁的吩咐记下了。

    提骁道:“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赵昀道:“如今要中午了,舅舅,你不留我下来用午膳?舅母还没有招待我用过饭呢。”

    “她不想见你。”提骁淡淡的道,“这几天她身子不舒服,胆子又小,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不想见。”

    赵昀:“……哦。”

    等赵昀离开了,提骁换了衣服回房间。

    叶骊珠在榻上侧躺着,身上穿了薄薄的衣衫,这个姿势很是诱惑。

    提骁靠了过去,看她翻一本书:“在看什么?”

    恰好是标题,提骁一字一句念了出来:“风雪夜丽女逢将军……”

    叶骊珠:“你也要看?”

    提骁勾了勾唇:“要看。”

    叶骊珠往边上靠了靠,腾出了位置给提骁,她专心看着密密麻麻的字,提骁也陪她往下看。

    等看到丽女和将军共赴巫山**时,提骁掐了掐叶骊珠的腰:“这个不好看,都没有配图。”

    是府上丫鬟给叶骊珠找的,丫鬟不敢给叶骊珠看□□,虽然是写风花雪月,不过都一笔带过。

    叶骊珠有些诧异:“还有配图画的?有色彩的么?会把丽女跳舞的场景画出来吗?”

    提骁“嗯”了一声。

    叶骊珠搂住了他的胳膊:“我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