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83章 第 83 章
    ()    提骁声音里隐隐带着怒火:“你知道这是什么?直接吃进了肚子里,不怕吃了没命?”

    叶骊珠握紧了瓶子:“我闻着味道像沁雪丹,太香了,一时没有忍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这个东西不能吃么?”

    提骁:“……”

    他把叶骊珠手中的药瓶拿了过来:“不能乱吃,我以后什么喂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吃。”

    叶骊珠被提骁凶了,心里有些不舒服,闷闷的转过了身,闭上眼睛睡觉。

    提骁见她不听自己的说教,居然还敢背过身和他冷战,当下就把叶骊珠给扳了过来:“生气了?”

    眼泪从眼角处溢了出来,她擦了擦,小声道:“才没有。”

    明明就是心里不服管教,但表面上却不说。

    提骁揉了揉叶骊珠的眼角:“我难道说错了?做错了事情就该被批评,你还不让我说你了?”

    叶骊珠闷闷的不说话。

    “看到什么东西都吃,有没有想过,万一吃了对身体不好,吃了加重病情,到时候怎么去救你?”

    提骁从来舍不得别人教训叶骊珠,叶骊珠做错了事情,别人瞪她一眼都不行。

    但他也不是一味让她做错事,而是带回家,只许自己批评她。

    叶骊珠揉着眼睛:“这是家里,东西又在床边,谁会想到是不好的东西呢?难道我真吃了什么不好的药?”

    提骁估摸着七八颗已经不算少了。

    他看着叶骊珠:“有没有觉得身体奇怪?”

    叶骊珠摇了摇头:“没有啊。”

    提骁蹙眉:“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提骁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梁大夫那个庸医,居然敢骗他。

    他揉了揉叶骊珠的头发:“好了,先去睡觉,我沐浴后再来陪你。”

    叶骊珠“嗯”了一声。

    提骁沐浴后躺在了叶骊珠的身边,他身上有些清冽好闻的气息,叶骊珠趴在了提骁的怀里睡得很香。

    提骁揉了揉她的后颈,本来还期待着梁大夫给的药有用,如今看来,怕是敷衍他的。

    提骁也闭上了眼睛。

    两刻钟后,叶骊珠被热醒了。

    她推了推身上的被子,虚弱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力气。

    叶骊珠开口喊了提骁:“殿下……”

    一开口,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么撩人。如小勾子一般,紧紧的勾住了人的心。

    提骁蹙眉,睁开了眼睛。

    叶骊珠耳根红了,她道:“殿下,你想不想……想不想……”

    提骁疑惑:“嗯?”

    叶骊珠支支吾吾许久,开不了口,捏着被子小声道:“我口渴。”

    提骁只好下床给叶骊珠倒了一杯水。

    叶骊珠的确觉得口渴,觉得身都发热,她接过茶盏,抿了一口,一双朦胧湿润的眸子却忍不住去打量提骁。

    提骁穿着寝衣,领口松松的散开了许多,露出极为精壮强悍的肌肉。

    叶骊珠霎时觉得自己身上更热了,她的手一抖,水泼了提骁一身。

    “对、对不起。”叶骊珠小声道,“我给你擦一擦。”

    她的确不是故意的,方才醒来时便是这样,身酥软无力,浑身上下都发热,就像是发烧了一般。

    很是渴望提骁。

    但她并不好意思开口。

    水洒在了要紧的地方,叶骊珠找不到帕子,用手去擦,然后,提骁的手覆盖了她的手上。

    叶骊珠另一只手搂住了提骁,吻了上去。

    ……

    一晚上自然是漫长的,两人醒来已经是次日下午了。

    叶骊珠整晚都在缠着提骁。

    她吃了太多药,每次结束后不久,浑身就又发了热。

    也是提骁身体格外强壮,能够满足叶骊珠的要求。

    最后叶骊珠实在受不住了,两人才睡着了。

    醒来时,提骁捏了捏叶骊珠的脸,逗她道:“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

    叶骊珠把他的手推开,她的嗓音有些哑了,带着几分委屈:“谁知道这药是让我……你为什么把这种东西放在床头?”

    提骁此时得了满足,心情自然不错:“只是在这里放着,哪里知道你这么贪吃,居然吃了这么多。”

    叶骊珠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提骁扳过叶骊珠的身子:“昨晚对夫君可满意?”

    叶骊珠这下耳根都红了,不想再见到提骁了。

    提骁道:“你不说话,我就要复述你昨晚说过的话了。”

    叶骊珠终于受不住了。

    虽然受了影响,身子不听使唤,可她的脑子还是听使唤的。昨天她对提骁说了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捂住了提骁的唇:“不准你说。”

    提骁见她乖乖扑到了自己的怀里,顺势将她抱了出来:“去洗洗身子,昨天出了那么多汗。”

    叶骊珠也不说什么了,乖乖被提骁抱着,把脸埋在了提骁的怀里。

    这一晚上过后,叶骊珠也是彻底的乖巧了,提骁再对她做什么亲密的事情,她也不反抗,而且乖乖的任着提骁来。

    只是有一点不行,在床上以外的地点,叶骊珠还是会挣扎几下,不怎么乐意。

    太害羞了。

    提骁清楚,这件事情,他已经让叶骊珠满足,俘获了小美人的芳心。

    过年的时候,叶骊珠还要再进宫一次。

    她的身子越发好了,气色比先前都好了几分,太医把脉都说叶骊珠康健了不少。

    皇后见叶骊珠一日比一日更康健,心里也是开心的。

    巫蛊一事太子让人彻查,查出了在京城敛财祸害高官和百姓的一部分人。

    这些人在京中颇有地位,出入王侯之家,和二皇子一派的人格外熟悉。

    不过,涉嫌巫蛊之术,二皇子一派的人也不敢贸然出手去保人,保了人就是同流合污,秦王还在京城,没有人敢担这个风险。

    皇帝曾经派人暗示过太子不要彻查此事,这是秦王挑拨皇帝和太子父子关系的阴谋。

    皇帝不知道太子有没有听进去,他觉得太子应该听进去了一部分,对秦王有了提防之心。不然,太子这次彻查后,肯定沉不住气,在皇帝面前流露出一些情绪。太子一如往常,只是和秦王的距离稍微远了一点。上朝的时候,太子再也不主动去找秦王攀谈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参与巫蛊事件的人并没有保住。太子说是为了安定民心,也为了禁止民间用巫蛊害人,将查出来的人都斩了。

    年后叶骊珠进宫去给皇后请安,各家的诰命夫人也来皇后的宫中请安。

    叶骊珠诧异的发现,叶家来的不是邬氏,而是周姨娘。得了一点空闲,叶骊珠悄悄的去问周姨娘,为何来的不是邬氏。

    周姨娘已经得了叶辅安的警告。面对邬氏凄惨的死状,再想想日渐成熟的大公子,周姨娘本来就不敢作妖,如今更是安安分分惜命活着。

    周姨娘道:“邬氏做错事惹恼了老爷,老爷休了她,将她打发走了。”

    叶辅安也没有想着再续弦娶个身世不错的,所以周姨娘就被扶正了。

    叶骊珠倒也没有想太多,她素来不是多心的,只对周氏笑了笑:“那就恭喜太太了。”

    “不敢承受小姐的祝福,我奴婢出身,本来就该是叶家的家奴。小姐不必抬举,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就是。”

    周氏对自己的位置很清楚,只要她老老实实的,不必谋取什么,在别人眼中,她就是尊贵的夫人,在家也能管事能得诸多侍妾的奉承,她想要的不多,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叶骊珠和周氏算不上亲近。叶骊珠脾气向来是温和的,不过实际上她人也是疏离薄情,只把有限的感情给自己在乎的人。所以也没有和周氏再说其他事情。

    宫宴上,叶骊珠破格坐在了皇后的身边,皇后的另一边是盛贵妃。

    盛贵妃的颜色算不上多好。最近皇帝新得了地方上官员送来的几位美人,虽然没有冷落盛贵妃,但去盛贵妃这里,也不像从前那么频繁了。

    朝堂上二皇子的势力一再被削弱,太子这次处理巫蛊之事,雷霆手段让朝中不少大臣改观,也笼络了一部分人心。

    盛贵妃最近看谁都不顺眼,看到了叶骊珠,便想起秦王频频针对二皇子,尤其不顺眼。

    她甚至隐隐后悔当初没有让二皇子向叶骊珠提亲了,假如知道叶骊珠的身子越来越好,二皇子娶到手后,不仅可以笼络住叶辅安,盛贵妃也可以好好磋磨一下她。

    眼下叶骊珠越发妩媚了,多了几分韵味,湿润饱满的唇瓣若玫瑰花瓣一般,让人会有一吻芳泽的冲动。

    年轻,漂亮,和皇帝最新宠爱的那些女人一样。

    盛贵妃看谁都嫉妒,心如刀割一般,偏偏什么都不能说,只要她开了口,皇后一定会挑刺儿让她下不了台,她中间只好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

    叶骊珠下午想和提骁一起回去,就在宫里多逗留了一会儿。

    提骁不久就和太子一起过来了。

    叶骊珠还和皇后说着话,看到提骁和太子,她站了起来。

    皇后对提骁道:“看你的小王妃多知道礼数,往后心疼一下人家,在家里对人好一点。”

    提骁淡淡的点了点头。

    皇后道:“你看你,整天冷着一张脸,就这一副模样,也不怕把珠珠给吓到。”

    提骁把叶骊珠拉了过来:“皇后放心,她不怕我。”

    叶骊珠被他按住了肩膀,提骁道:“皇后,我先带着她回去了。”

    皇后看着提骁这么生硬的对小姑娘,等人走了,才对太子道:“你舅舅呀,哪里就好,就是对女人不好。”

    太子眸中含笑:“母后,你这就想错了。舅舅对王妃很好,平常不舍得别人多看半眼。”

    提皇后这才和太子谈了正事。

    提骁将叶骊珠带了出去,他道:“今晚去点翠湖那边住,回去时近一点。”

    叶骊珠“嗯”了一声,她和提骁一起往外走去,提骁身上有着淡淡的酒味儿,叶骊珠小声道:“殿下,您喝酒了?”

    确实喝了一点。

    提骁道:“不喜欢?”

    叶骊珠摇了摇头。

    提骁为她拢了拢披风,这时,前面走来了一人。

    那人也没有想到会和提骁撞上,当下吃了一惊,这才拱手道:“秦王。”

    提骁淡淡的道:“二皇子这是要去贵妃那边?”

    赵轶点头道:“母妃身体不好,我去看望一下她。”

    虽然提骁在身边,赵轶不好打量叶骊珠,但捱不过心底的那点念想,赵轶还是多看了一眼。

    叶骊珠比上次看到更为动人了,她双眸温柔,站在提骁的身旁,看起来颇为乖巧。

    提骁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二皇子早早过去吧。”

    赵轶擦身而去,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

    提骁搂住了叶骊珠的肩膀,对她道:“晚上想吃什么,让厨师给你做,这两天你又瘦了一点,怎么只吃饭不长肉?”

    男人的声音温柔,和在朝堂上截然不同。叶骊珠也不是每次见到的那种冰冷模样,而是柔顺的靠了过去,天真的仰脸,不晓得说了句什么,居然让提骁笑了。

    (这章看一下作话,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