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88章 第 88 章
    ()    等用过午膳,提骁对皇后道:“我先带着王妃回去了。(搜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叶嘉佑出了门道:“殿下,姐姐,我先去贤妃娘娘那边找陈王世子了。”

    叶骊珠点了点头:“路上小心一些,不要贪玩,去了贤妃娘娘那边,早点回家。”

    叶嘉佑笑了笑:“我都知道,不用担心。”

    等叶嘉佑走远了,提骁在一旁淡淡的道:“你的眼睛都粘在他身上了,看我都没有这么亲热。”

    叶骊珠回过了神,想起方才饭桌上提骁对她做的事情,脸色微微一红,道:“别说了。”

    婚后叶骊珠的气色越发好了,整个人娇艳欲滴,她今日也穿着艳丽,绯红的衣衫衬得她眉目如画。

    提骁跟着她走着,两人一同上了马车。

    叶骊珠午困,上了马车后就不自觉的靠在了提骁的身旁,他身上穿着坚硬的铠甲,很冰冷的质感。

    靠在提骁的身上,叶骊珠怎么都觉着不舒服,她轻轻蹙眉,道:“殿下这两日都在忙什么?”

    提骁摸了摸她的脸:“想我了?”

    叶骊珠闭上了眼睛。

    回到了家里,提骁直接将叶骊珠抱了起来,一路往卧室走去。

    家里的下人最是畏惧提骁,不该说的话,下人不敢多说,不该看的场景,下人也不敢多看。

    叶骊珠和他两日未见,提骁也思念得很,一入了房间,提骁就低头吻了她。

    叶骊珠腰间一软,抬手去解提骁身上的衣服。

    他一身银白铠甲,叶骊珠从未碰到过这样的,解也不知道怎么解,一时之间有些呆滞:“这个怎么脱下来呀?”

    提骁轻笑一声,抓着她的手去解。

    等到了傍晚,叶骊珠枕在提骁宽阔的肩膀上。

    提骁道:“这段时间过了,我就带你去咸州,去我的地方。”

    她软绵绵的“嗯”了一声。

    叶骊珠浑身乏累,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方才上气不接下气,又是觉得累又是觉得提骁厉害。

    如今她只想睡觉。

    提骁只觉得满足。见不到她的时候,其实度日如年。

    叶骊珠睡了一会儿,又觉得不舒服,她对提骁撒娇:“想去洗澡。”

    这件衣服已经被提骁汗湿了,她睡起来不舒服,想要换一件新的衣服。

    提骁知道叶骊珠会提这样的要求,他低声道:“叫夫君。”

    叶骊珠太懒了,闭上眼睛不肯叫。提骁只好把她抱了起来,等会儿再逼她叫。

    .....

    皇帝被赵轶气病了,身体状况远不如从前,可是,该做的事情,皇帝还是要亲自做。

    皇帝一直都提防着太子,担心太子利用这段时间来夺权,虽然自己身边的势力被渗透,皇帝却很难察觉到。

    起初只觉得换了几个新面孔,他问起时,只说旧的犯了错,新的是内务府精心挑选了送来的,保证手脚干净。

    日常饮食,皇帝觉不出什么异样来,只觉得自己对女人的需求更大了。他并没有多想,毕竟新送来的妃嫔年轻鲜艳,哪个男人不喜欢,又怎么可能没有兴趣?

    皇帝自认为自己正当盛年,实际上他也不老,还能掌权更久,甚至生下比赵轶更可心的皇子。

    只是盛贵妃姿色再佳,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

    盛贵妃陪了皇帝这么久,皇帝对她存着几分情,这些情也延续到了赵轶的身上。不过,这段时间,盛贵妃屡屡吃醋,给新人颜色,已经让皇帝不满了。

    这日天气正好,赵昀即将南下离开京城,所以特意过来陪伴皇帝。

    赵轶被禁足,他犯了滔天大错,享用了皇帝的女人,让任何一个多心的皇帝去处置,赵轶都必死无疑,如今他被留了下来,只小小惩罚,暂时见不了皇帝的面。

    皇帝的面色蜡黄了许多,连夜宠幸嫔妃,他的身子有些虚空。

    赵昀陪伴在了皇帝的身边,随着皇帝在御花园中散步。

    阳光明媚,梅园处的梅花也开得正好。

    赵昀笑着道:“天气一日比一日暖了,父皇的身体也会一日比一日好。”

    赵昀虽然有个冷傲暴戾的舅舅,受到提骁的帮助也不少,但毕竟是在京城长大,没有经历过多少风浪,为人儒雅温和,谈吐也风趣,皇帝知晓赵昀虽然不讨自己欢喜,却是德才兼备。

    他自然当赵昀是对自己真心,说出的一番话也是发自肺腑。

    也是在病中,身体不比从前,皇帝故意道:“倘若朕有个三长两短,你正好接手这一切。”

    赵昀惶恐不安的道:“儿臣怎敢,燕朝需要父皇统治才能长治久安。”

    听了赵昀的话,皇帝一笑。

    赵昀故意劝慰道:“近来后宫妃嫔又增加了不少,父皇,您的身体尚未恢复……”

    这些话,皇帝自然不会听。

    赵昀这样说,也是为了打消皇帝对自己的顾虑,让皇帝知道自己还是从前的自己。

    果真,听了忠心劝谏的话,皇帝脸色不佳:“后宫之事,太子还是不要多管了。”

    赵昀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皇帝虽然不喜欢听这些话,但他却知道赵昀这样说是对自己好,只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

    皇帝并不知,自己日夜宠幸的美人都是太子亲自挑选了才让官员献上。

    两人和身后随从的太监走至一处,听到了宫女谈笑的声音。

    其中一名宫女道:“你知道二皇子殿下被禁足的原因么?”

    另一名宫女道:“据说是二皇子殿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怒了圣上。”

    “圣上偏心二皇子,怎会因为一句话罚他!他又不像太子不得宠爱。”这名宫女小声道,“二皇子和秋嫔偷情,被圣上撞见了!”

    “真的?!”

    “这还有假?我听贵妃宫里的人说的。你好好想想,陛下越发老了,后宫那么多人,难免满足不了年轻的秋嫔。二皇子敢对秋嫔下手,也是知道陛下舍不得罚他,等陛下驾崩了,别说女人了,就连天下都舍得给二皇子。”

    听到这里,赵昀气得脸色紫胀:“闭嘴!”

    两名墙角处的宫女这才看到了人,吓得跪在了地上:“陛下!太子殿下!”

    皇帝被气得险些晕过去,一名太监扶着,这才把他给扶稳了。

    赵昀吩咐道:“将这两名宫女拖下去打死!”

    两名太监瞬间出来,拖着宫女下去了。

    赵昀上前道:“父皇,这两名宫女胆大包天,散布流言,儿臣定当好好处罚她们。”

    皇帝扶着赵昀的手臂,眼睛紧紧闭着,身子都在颤抖。

    莫说作为皇帝,哪怕是普通人家的家主,听到下人议论自己不行,都会震怒。

    赵昀的手臂被皇帝紧紧掐着,衣料下的皮肉几乎出现了血痕,赵昀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不过声音仍旧是焦急的:“父皇?父皇?要不要传太医过来?”

    皇帝摇了摇头:“不必。”

    再往前去就是皇后的宫中,皇帝并没有过去的想法,远远看了一眼。

    赵昀也没有把皇帝带到皇后宫里的想法。

    皇后本来就厌恶皇帝,两人已经数年未同床了。

    皇帝道:“朕还记得初次见你母后的时候,那时几十名低位妃嫔,就你母后长得最高,比别人高了一头。”

    提皇后自咸州来,生得高挑动人,容貌又美,可惜当时望向皇帝时,眼中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哪怕伪装得再温柔大方,也比不上会讨好人的盛贵妃。皇帝于是也不喜欢提皇后,厌恶提皇后,觉得提皇后是打咸州来的蛮横无知的女人。提皇后生下了太子,皇帝也没有对太子有过喜爱。

    如今看来……

    皇帝对赵昀道:“你母后不够柔顺,你倒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记忆里,皇帝几乎没有夸奖过赵昀。哪怕赞扬,也是当着提骁的面,为了安抚提骁的情绪,赵昀知道那都不是出于真心。

    赵昀笑了一声,为这迟来的赞扬,他也觉得讽刺,赵昀扶着皇帝的手臂回头:“有父皇的肯定,儿臣今后定当加倍孝敬您。”

    皇帝回到了宫里就觉得身乏力,赵昀在外净手,板子送上干净的毛巾为赵昀擦手:“殿下。”

    赵昀微微笑道:“等下提醒李财公公,陛下很可心吴美人,让吴美人来伺候。”

    板子应了一声。

    不出两刻钟,就有妃嫔被抬进了皇帝的寝宫里,皇帝白日里受了刺激,让人说不行,晚上自然要找回场子。板子素来是个聪明的太监,他在皇帝耳边悄声道:“陛下,徐太医给您配的药还有一半呢。”

    皇帝想起宫女说他已经老了,这天下迟早要给赵轶,就连自己的女人也要给赵轶继承,脸色顿时灰了几分,他又吃了几颗药。

    赵昀走了出去,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侍从跟在赵昀的身后,听赵昀淡淡的道:“郑将军若有书信传来,及时告诉孤,孤今晚要去□□。”

    手下应了一声。

    赵昀来到□□时,提骁正在书房中和官员议事,今晚□□设了宴,邀请来了一些官员,宴会结束,部分人散了,也有部分人留了下来。

    赵昀进去后,不少官员起身行礼。

    赵昀笑道:“今晚难得众人一起议事,不必多礼了。”

    秦王不苟言笑,太子温和儒雅,追随两人的官员都是聪明人,看太子如今的状况,都知道太子如今立了起来,口头上虽然说着不必多礼,实际上还是需要人臣服。

    等事情谈完,所有人都散了之后,赵昀才喝了一口茶:“舅舅,所有事情都安置妥当了,就等三日后我离京。”

    提骁点了点头:“好,尽快将这件事办了,我也要带着王妃回咸州了。”

    赵昀有些不舍:“舅舅,你留在京城不好么?京城繁华,比咸州要好。”

    提骁却不想如此,他想带叶骊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