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89章 第 89 章
    ()    叶骊珠一觉醒来后,摸了摸身边,身边空荡荡的,已经不见人影。

    她揉揉眉心,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提骁可能上朝或者做其他事情了。

    海檀服侍着叶骊珠换衣服,叶骊珠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肌肤雪白晶莹,眉眼鲜明精致,墨发如瀑布一般,散在了身后。

    海檀拿了檀木梳为叶骊珠梳理着长长的秀发,轻声道:“王妃这段时间也准备一下吧,再过些日子,殿下就要回咸州了。”

    “这么快的么?”叶骊珠漫不经心的,她虽然不太懂朝中的事情,可有些事情,她也明白一二。太子南下巡查固然是好事,可以笼络部分地方官员,为己所用,但朝中难免有失。

    提骁和太子同一派系,太子离开京城,提骁自然要多留在京城半年。

    海檀道:“奴婢只是见府上有人开始收拾了,想必是得了殿下的命令。”

    叶骊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为什么提骁不告诉她呢?

    海檀拿了几支发簪让叶骊珠挑选,叶骊珠随手挑了一只羊脂白玉的簪子:“殿下如果要离开,肯定要告诉我。我还要回家住几天,陪一下我父亲,再和殿下一起离开。”

    海檀忍不住笑了:“王妃不可以这样,您和殿下已经成亲了,再回家去住一段日子,别人会以为你们之间产生了什么矛盾呢。放心,以后逢年过节,您若是想要回来,殿下肯定会陪您回来。”

    话虽然这么说,叶骊珠的心中到底有几分不舍。

    她道:“殿下一定会体谅的,我不过回家几天,以后去了咸州会天天在王府里。”

    海檀并不再接话了。

    叶骊珠道:“今天应该是太子离京的日子,殿下肯定会到晚上再回来吧。”

    海檀点了点头:“这个肯定的,太子是秦王殿下最喜欢的晚辈,不会只送到城外,按照惯例,起码要送几十里地,等到下午再回京城。”

    太子身边随行了不少人马,提骁出城相送,身边只带了部分精锐,约十几名精兵,不会带成千上百的士兵闹出太大的动静。

    这对赵轶而言其实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皇宫中,闭门不出的二皇子赵轶下了一步棋,对着陆玄天道:“秦王能够以一敌百,他身边的人却不能像他这般,更何况,这次我们还派出了不少高手。”

    三千精兵,加上陆玄天和赵轶平时近身保护的高手,足以将秦王回城的十几个人部杀死。

    平时并没有这样的好机会,倘若让秦王回了京城,入了□□,众多高手保护之下,赵轶和陆玄天会束手无策,再没有一点可能碰到秦王。

    陆玄天落下黑子:“秦王只会觉得你心灰意冷,压根想不到,你居然会光明正大的派人杀他。不过,秦王一死,太子离京并不知情,他带来的军队群龙无首,和你作对只会安上造反的名声,只要以重礼贿赂几名军中地位高的官员,他的人,还不是你的人?”

    赵轶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他已经被逼急了,如今太子和皇帝的关系一日比一日好,因为秋嫔这贱人的事情,禁足后,赵轶见皇帝一面都不能。

    这次如果真的杀了提骁,皇帝必然会对他刮目相看。

    提骁这人素来就傲气,他最是自负,认为自己武功高强,平日里身边就不会派太多人保护自己。这次出京城,赵轶已经想到了提骁不会带太多人。

    太子要去南下巡查,该做的事情,赵轶还是会让太子去做。不过,太子离京这段时间,赵轶会阻断所有的消息。外地和京城消息流传本来就不畅通,换了皇帝都不一定能在三天内传到千里之外,更何况小小宫变,等太子来日回京,赵轶会让太子看到这东宫换了人。

    赵轶道:“倘若当初没有郑茵儿的事情,郑洪说不定能够助我逼宫,他肯帮我杀提骁,却不一定愿意带兵挟持我父皇,不过,听说我父皇的身体也不太行了,到时候他的生死还是被我掌控。”

    已经中午了,赵轶留了陆玄天一起吃饭。

    赵轶做了缜密的计划,认为提骁这次必死无疑,如今赵轶心中唯一的隐患就是叶辅安。

    叶辅安在朝中威望颇深,为皇帝提出不少利民的政策,也得百姓敬重。秦王如果死了,叶辅安定然会带头反对他。

    赵轶不好杀叶辅安,假如杀了叶辅安,哪怕抢了秦王的女人,叶骊珠这辈子也不可能愿意陪在杀父仇人的身边。

    他眉头紧锁。

    陆玄天已经看透了赵轶的想法,他却没有说出,只是淡淡的道:“你在想什么?”

    赵轶目光闪烁:“没什么。”

    他掐算了一下时间。如今秦王应该要掉头回来了。

    郑洪私自调动军队,这事传不到京城。郑洪的身边有赵轶两百多兵马,也有陆玄天一百兵马,哪怕郑洪临场反悔,赵轶和陆玄天的人也不会允许他反悔。这事做的隐秘,不可能被秦王知道,等秦王一死……

    江山和美人,都成他赵轶的了。

    送了太子五十里地,已经到了中午,提骁确实应该回去了。

    冬日暖阳下,提骁身上的铠甲反着光,他对马上的年轻人淡淡的道:“去吧。”

    年轻人拱手行了一礼。

    提骁掉马回头,行了两里路,已经不见后方浩浩荡荡的车马,再往前走,只见数千军马自两旁杀了过来,已经要包围了提骁身后等人。

    汗血宝马长嘶一声,被勒令停了下来,提骁眸中一片寒意,腰间宝刀重渊瞬间出鞘。

    他平时其实没有什么戾气,只有杀人时,才会露出最冷酷的一面。

    .....

    皇宫中,赵轶和陆玄天小酌几杯,都有了几分醉意。

    掐算一下时间,赵轶一笑:“三千精兵,这个时候提骁怕是被砍成了血泥。”

    陆玄天这次也觉得压对了人。秦王先前无心和他结好,虽然赵轶并不是最出众的,但毫无疑问,这次赵轶的阴谋成功,将来能够得到皇位,陆玄天就占到了便宜。

    赵轶想起前一段时间被提骁和赵昀打压的痛苦,冷笑了一声。

    以一敌百又如何?战神又如何?带着几十名士兵,在绝对的力量之下,还是免不了一死。

    早在提骁进京之前,赵轶就向皇帝提议用计杀了提骁。皇帝没有这个胆量,怕杀害提骁不成,反而逼得提骁造反,如今赵轶一人完成了此事,只觉得心中敞快。

    这时,宫门突然被踢开了。

    赵轶眉头一皱,站了起来。

    外面的宫人战战兢兢爬了进来:“殿、殿下……”

    来人是内务府的总管和禁军统领,提骁暗中早已将势力侵入了皇帝手中的兵马。

    赵轶道:“林统领,为何无礼闯入?”

    禁军统领拿出令牌:“二皇子殿下,您近来和夏国太子过于紧密,有大臣弹劾你和夏国二太子密谋造反,微臣失礼了。来人,搜查宫殿!”

    赵轶自知宫中还算干净,没想到,内务府的人居然在赵轶宫中搜到了一个伪造的玉玺。

    赵轶也不知这个玉玺是从何而来,不过他更担心的是被搜查出来的一沓书信,这一沓书信他从未见过,更不知内容是什么,联想到突然出现的玉玺,赵轶脸色一白。

    不过他和陆玄天的人都不在身边,陆玄天身边的人不能进宫,赵轶宫中一直有高手护卫,保他不受控制,此时左右无人解救,赵轶高喝一声:“让我去见父皇!”

    太子不在宫中,秦王生死未卜,皇帝能够依赖的只有自己,自己才是皇帝最宠爱的皇子,赵轶心乱如麻,如今只想先见到皇帝:“林信,你好大的胆子,没有父皇的批准,你怎能随意搜查?”

    禁军统领冷声道:“物证都在,将二皇子带下去!”

    赵轶身手不错,武功也不错,他和陆玄天都不愿受钳制,尤其是陆玄天。陆玄天不是燕国人,怎么愿意被燕国擒获,他力大无穷,当下就挣脱了侍卫的捕捉。

    禁军统领不敢伤到赵轶,赵轶是皇嗣,不小心伤到会有麻烦,但他敢拿下陆玄天,陆玄天手中没有兵器,几招之内就将人按在了地上。

    赵轶挣脱后就要往外逃,他想先到皇帝身边问个明白,眼前却蓦然出现一人。

    赵轶被当胸一脚,踢在了地上。

    熟悉的笑音在耳边响起了:“皇弟,你想去哪里呢?”

    赵轶看到了一片带血的衣角。

    赵昀仍旧一袭白衣,玉冠束发,极为清俊干净的少年,温润如玉,风度翩翩,他踩在了赵轶的胸口:“勾结夏国,刺杀秦王,谋朝篡位,赵轶,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的?”

    赵轶被赵昀气得眼睛猩红,当下就吐出了一口血:“赵昀,你……你怎么在这里?”

    赵昀的靴子上又被染了血,他皱了皱眉头,良久,才笑了笑:“不然呢?孤会在哪里?在南下的路上?”

    赵轶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秦王他……”

    “孤的舅舅勇猛善战,你派去的人可不经打,三百人部成了刀下亡魂。”赵昀在赵轶的胸口上狠狠踩了一下,俊美的眉目间少了几分郁气,“就这点本事,还敢和孤斗。”

    赵轶仿佛第一次见到赵昀一般,他眸子猝然睁大,良久,才挣扎了一番。

    赵昀愉快的转了身:“林统领,将他拿下!”

    赵轶不明白赵昀的意思,自己派去的明明是三千精兵,郑洪也承诺给他掉去军队,怎么到了赵昀的口中,只剩下了三百人?

    明明是□□无缝的计划,又怎么可能……

    不过此时,赵轶也说不出口了,他和陆玄天一起被拖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