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101章 番外(11)
    ()    提骁看了叶骊珠一眼:“你怎么能代孩子做决定呢?选择什么,是他自己的事情。(搜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桌上的刀剑被叶骊珠推了下去,提骁把自己腰间的宝刀重渊放在了桌上。

    小世子在桌子上坐着,他咬着手指,口水不断的流淌了下来,叶骊珠拿了一支毛笔,对小世子道:“盈儿,到母妃这里来。”

    盈儿本来左顾右盼,听到叶骊珠叫他,他还不能完整的喊出“母妃”,只含含糊糊的喊了两声“妃”,就要往叶骊珠这边爬。

    爬到一半,他陆陆续续的被两旁的玩具给吸引了。

    盈儿抓了一只砚台,叶骊珠笑盈盈的道:“这个好,盈儿是要写字的。”

    “啪”的一声,盈儿把砚台又砸在了桌子上。

    叶骊珠的脸色僵住了。

    接着,盈儿去抓了一副山水画,叶骊珠笑着道:“看来盈儿喜好作画,将来一定会很文雅。”

    盈儿咬了咬画的卷轴,似乎觉得味道不好,又扔到了一边。

    不晓得哪个丫头没有眼色,在摆放东西的时候居然还摆放了一个香囊,盈儿闻到了香气,果断去拿香囊。

    叶骊珠:“……”

    这个时候,叶骊珠已经说不出话了。

    提骁莫名笑了一声。

    叶骊珠捏了捏他的手臂:“别笑,看盈儿会拿什么东西。”

    其他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们其实平常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见到提骁。以前见过几次,见到的秦王殿下都是冷漠高傲,身居高位,从来不给她们一点好脸色。

    如今居然看到秦王笑了,这是破天荒头一次。但是,王妃似乎胆子很大,敢当众反驳秦王殿下,还敢让秦王不要笑。

    提骁忍住了笑,看叶骊珠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他道:“别太着急,他抓什么都可以,小孩子不比大人,他什么都不懂。”

    盈儿很快就把香囊给扔了,拿了一枚玉佩。

    其他夫人见叶骊珠在意这件事。不管怎样,秦王妃总要讨好的,秦王殿下这么喜爱秦王妃,她们这些人当然要好好奉承:“王妃。您看,小世子拿了一枚玉佩,君子如玉,世子将来肯定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呢。”

    叶骊珠眼中也染了一点笑意。

    不过,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太急了。盈儿挑三拣四,抓了这个,过一会儿就扔,谁知道他最后会拿个什么东西。

    盈儿继续往前爬,陆续又摸了几个珍奇的古玩,最后爬到了叶骊珠这里。

    叶骊珠身旁有一本书,她笑着道:“来,看书。”

    盈儿摇了摇头,把叶骊珠推到眼前的书给推开了。

    他左顾右盼,眼睛突然亮了。

    盈儿认得父王的宝刀,父王经常带在身边,他害怕提骁,提骁也不会抱孩子,很少去抱盈儿。

    盈儿对提骁的宝刀好奇,爬上去抱提骁的剑,可惜他太小了,小不点儿,压根抱不起来。

    盈儿看看叶骊珠,又看了看提骁,坐在重渊的面前不走了。

    提骁哈哈大笑,一手将盈儿给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拿了他的宝刀,他对叶骊珠道:“盈儿还是喜欢刀剑兵器。”

    其他夫人赶紧奉承,其中一个道:“世子小小年纪就喜爱兵器,将来肯定会身手绝佳,武艺高强。”

    另一个道:“秦王殿下战功赫赫,名传千古,世子殿下将来肯定会像秦王殿下一般,让翟戎闻风丧胆。”

    盈儿被提骁一手举着,他觉得不太舒服,可是,在提骁的身边,盈儿又不敢哭,求救似的去看叶骊珠。

    提骁把盈儿抱在怀里:“也该给世子取名了,既然世子拿了本王的宝刀重渊,本王从重渊二字中取一字给世子,世子就叫提渊。”

    盈儿本是叶骊珠给世子起的乳名,因为世子刚刚生下来时似乎有些先天不足之状,周岁宴上,提骁为世子起了名,世子的大名便叫提渊。

    诸位夫人家里也都有女儿,哪怕现在没有,家族以后也会有。

    先前她们都对叶骊珠存着几分芥蒂,如今叶骊珠生下了世子,地位稳固,这些夫人们纷纷讨好叶骊珠。

    宴上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说很多奉承的话语,希望将来世子长大了,两家能够联姻。

    从前这些夫人对叶骊珠表面尊敬实际上不屑,叶骊珠对待她们的态度就是不冷不热,客客气气的,如今这些夫人一个个都笑开花去讨好叶骊珠,叶骊珠的态度没有变,仍旧是不冷不热,客客气气的。

    等到了傍晚,这些夫人陆陆续续的从秦王/府中离开。

    一个夫人道:“我总感觉秦王妃待我们不够亲热,是我的错觉么?”

    另一个夫人道:“她从前也是这样,向来冷淡,可能秦王妃就是这样一个性子。”

    有些夫人想了想,道:“虽然过于疏离,不过为人处世挑不出毛病,不是孟浪的人,稳重又端庄。毕竟是大家闺秀,原本我觉得,秦王妃是京城来的,京城那边的姑娘配不上秦王殿下,如今一看……”

    秦王妃容貌非凡,出身高贵,父亲叶辅安是当朝丞相,外祖姜家是万州一带的豪门世家,从身份上讲,是配得上秦王的。

    虽然看起来年轻了一点,不过嫁过来才多久,就已经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接待她们这些女眷时,礼数周到,没有刻意怠慢哪一个,架子端得很好,不会让人轻易敢亲近,也不会让人敢轻视。

    有些夫人道:“唉,虽然世子还小,不过孩子一转眼就长大了……”

    众人以后还是要多和秦王妃来往,秦王是咸州地位最高的人,哪家不想高攀秦.王府?

    经过抓周这件事,叶骊珠觉得父子间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提骁不愿意抱盈儿,盈儿也不想让提骁抱。

    这怎么能行?两人可是亲父子!

    叶骊珠决定来修补一下盈儿和提骁的关系。

    用过晚膳,提骁要到书房去处理公事。

    叶骊珠抱着盈儿也去了书房。

    提骁的书房是禁地,他从来不介意叶骊珠来书房。

    叶骊珠是他的王妃,他巴不得叶骊珠天天来,每晚都来,她若能在一旁红袖添香,时不时的在他面前撒娇,这是再好不过了。

    可惜,叶骊珠先前来了提骁的书房,每次都会被提骁按倒在各个角落里,逐渐就不来了。

    不过这一次,叶骊珠带了盈儿一起过来。

    她把盈儿往提骁怀里一塞:“我去沐浴,在温泉里多泡一会儿,殿下抱着盈儿玩,可不许把盈儿惹哭了。”

    提骁:“???”

    盈儿:“???”

    提骁看着叶骊珠转身离开了,抱着怀里一个软绵绵的小肉团子,和盈儿大眼对小眼。

    盈儿见叶骊珠离开了,扁了扁嘴就要哭,提骁冷笑一声:“敢哭一声,就把你扔出去。”

    盈儿虽然还不会说话,却已经通人性了,他一向害怕提骁,因为提骁对所有人都冷冰冰的,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母妃温柔。

    盈儿也不敢哭了,安安分分的坐在提骁的腿上。

    提骁不喜欢抱着一个小肉团子办公,他把盈儿往一边的榻上一扔:“自己去玩。”

    盈儿在叶骊珠面前经常撒娇,有的时候,叶骊珠会把他交给丫鬟,盈儿更喜欢缠着叶骊珠,就会哭着去抓叶骊珠的衣服。但是,在提骁面前,盈儿却不敢。

    他在榻上翻了个滚儿。

    提骁看了两份折子,突然听到“咚”得一声响,盈儿摔下来了。

    地上铺着厚厚一层地毯,倒也没有把这个小家伙给摔到。

    平常盈儿学走路磕了绊了,哪怕不疼,也要在叶骊珠面前哭,颇有心机的让叶骊珠去哄他。

    这次摔了,看到父王严厉的面孔,盈儿撇了撇嘴,想哭,却不敢哭。

    提骁摸了摸盈儿的头,也没有什么大事,没有摔坏脑子。

    男孩子嘛,被保护得太好也不行,谁家孩子没有摔过碰过,提骁十二岁就上沙场了,他本身就是吃过不少苦的,不喜欢娇气的男孩子。

    他把盈儿放在了桌上:“好好坐着。”

    桌子很大,能够容下叶骊珠和提骁两人,盈儿在桌子上爬来爬去,手抓了一个印章。

    提骁也没有管他,他就拿了秦王兵印在桌子上玩,玩腻了,盈儿把兵印扔在了一旁,他看到提骁时不时的拿笔蘸墨水,觉得好奇,就凑了过去。

    提骁偶尔才会看盈儿一眼,盈儿把手蘸到了墨水里。

    提骁抬头看到盈儿时,原本白白胖胖的小家伙,已经变成了黑黑胖胖的小家伙。

    提骁把手中的笔放在了一旁,气得脸色铁青:“你在做什么?”

    盈儿不晓得提骁为什么要发火,他毕竟只是个十二个月大可怜巴巴的小婴儿,嘴一咧,哇哇大哭了起来。

    提骁:“……”

    提骁看到叶骊珠的宝贝儿子玩得两只手一张脸都是墨汁,心里清楚,假如叶骊珠回来看到这样的场景,肯定特别生气,他抬手去擦盈儿的泪:“别哭!”

    结果,提骁自己手上都沾了墨汁,盈儿还尿了他一身。

    提骁赶紧把脏兮兮的盈儿交给了奶妈,嘱咐奶妈快点把盈儿给洗干净,并且不许奶妈把这件事情告诉叶骊珠。

    只要奶妈不说,他不说,这个牙齿都没有长几颗的小兔崽子不说,叶骊珠就不知道。

    提骁的衣服被盈儿尿湿了,他随口问了丫鬟叶骊珠在哪里,丫鬟说王妃在泡温泉汤池。

    如今又是一年冬,叶骊珠冬天的时候喜欢泡温泉,提骁知道她喜欢,王府就引来了温泉水,为她建了汤池。

    他一身的狼狈,想着也过去泡一泡,正好把叶骊珠留在温泉里,让她晚些出去,等她晚出去了,盈儿也被奶妈洗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