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第108章 番外(18)
    ()    叶骊珠是乐意看到盈儿和叶嘉佑亲近的。叶嘉佑是她亲弟弟,盈儿是她亲儿子,这两个人都是她的亲人,他们在叶骊珠心中的分量很重,两人关系好,叶骊珠也开心。

    等叶骊珠离开后,天色渐晚,叶嘉佑把小团子提到了书房中。

    原本以为姐姐和秦王的儿子,以后会是文武双,结果,叶嘉佑问了盈儿几个问题,发现这个小外甥是一问三不知。

    好在小外甥才三岁,有的是时间学习。

    叶嘉佑拿着盈儿的手去教盈儿写字:“来,握笔的姿势是这个样子的……”

    半个时辰后,盈儿的手心黑糊糊的,脸上也多了两道黑色的印子。

    叶嘉佑看了盈儿一眼,忍不住笑了。

    盈儿白白胖胖的小手指握着笔,他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字,特别简单的一个字。

    虽然歪歪扭扭,不过,能够看出这是一个字。

    叶嘉佑摸了摸盈儿的头:“聪明。”

    他从袖中拿出了一袋松子糖:“来,吃一颗糖。”

    盈儿口中含了一颗糖,特别甜。

    .....

    叶骊珠回到了秦//王府中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在丞相府中用过了晚膳,回来也没有再吃东西,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叶骊珠问道:“殿下去哪里了?”

    丫鬟对叶骊珠道:“殿下今天进宫了,陛下召见殿下,应该是有事情要谈。最新章节尽在”

    叶骊珠轻轻蹙眉,她点了点头。

    在外一天,叶骊珠也要沐浴更衣,她让丫鬟准备好了水,去了浴室。

    最近天气越发暖了,叶骊珠出来后,细细的夜风透过窗子吹了进来,夹带着清雅的花香,叶骊珠长发未干,松松的散在了身后,她身上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纱衣,坐在了窗边等头发被夜风吹干。

    夜风柔和温暖,她在窗边侧躺着,有些睡意,眼睛不自觉的闭上了。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丫鬟见提骁回来了,赶紧行礼:“殿下,王妃就在里面。”

    提骁径直走了进来。

    没有在床上看到她,找了半晌,才发现叶骊珠在窗边睡着了。

    叶骊珠侧躺着身子,长发未束,部散在了身上,墨发如瀑,已经干了,闻起来很香。

    提骁抓了她一缕墨发,放在鼻端轻轻嗅了一下。

    叶骊珠睡得并不熟,这边有风吹,哪怕风再和煦,她也会有感觉,只是在半睡半醒之间。

    身子突然被腾空抱起来的时候,叶骊珠蓦然睁开了眼睛,她长长的眼睫毛扑闪了一下:“殿下……”

    提骁“嗯”了一声,埋在叶骊珠的脖颈间,轻轻嗅了她身上的香气:“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叶骊珠道:“有点困。”

    他一路抱着叶骊珠往里走去,叶骊珠的手覆盖在了提骁的手上。

    她小心翼翼的回应很让提骁受用。

    提骁吻过她的眉心:“盈儿在叶家?”

    叶骊珠点了点头:“嘉佑和我爹都很喜欢盈儿。”

    提骁去解她的衣衫,她的手推了提骁一下:“我自己来。”

    提骁挑了挑眉。

    叶骊珠向来不是在这方面主动的一个人,她比较羞涩,从来不会主动说出自己的感觉,更不会主动索求,除非提骁使坏喂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提骁捏了捏她柔滑细嫩的小脸,跟了自己之后,叶骊珠越□□亮了,气色更好,不管去哪里,叶骊珠都会是别人注意的对象,她这双波光粼粼的桃花眸看向提骁时,简直能让人春心萌动。

    提骁早已经不是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了,但她脉脉含情看向他时,他仍旧会像初次恋爱的小伙子一般心动。

    提骁语气柔和了许多:“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她主动脱去了自己的外衣,一双素手去捧提骁的脸:“今天一天没有见到殿下,突然很想念陛下。”

    提骁勾唇,他就知道,叶骊珠离不开他,她一直都需要他,需要他的身体,需要他这个人。

    提骁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捏,拉着她的手去解自己的衣物:“既然想念了,那就自己来。”

    叶骊珠觉得和他侧着身子相对不太舒服,就起身,坐在了提骁的上方。

    她长发散下,一张绝美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低头在提骁耳边说了几句话。

    提骁低笑一声:“难得你今天有这样的想法……”

    叶骊珠把他的腰带拿了过来,捆住了提骁的双手,把他给捆在了床头。

    提骁时常这样捆着她,反正两人之间的事情,夫妻四年感情和谐,提骁在床上的时候也很会折腾人。

    叶骊珠有模有样的,学着提骁捆自己时候的场景,把他也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床边的柱子结实,提骁身上的腰带也结实,金线织成的,秦王殿下的腰带,怎么可能会不结实呢?

    提骁被她撩拨得难以控制自己。

    叶骊珠平时太过懒散,不肯在这方面下功夫,所以每次只能由着提骁随心所欲去玩花样,提骁倒是第一次见她在头脑清醒的时候这么玩。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叶骊珠。”

    她双眸波光粼粼,眼尾泛着淡淡的一抹红,就像是桃花般清浅,唇瓣也是饱满又嫣红的,淡淡的扫向别人时,能让别人为他失魂落魄。

    叶骊珠葱根般纤细莹白的食指抵在了自己的唇瓣上,这个动作很有诱惑性,她看向了提骁:“殿下。”

    提骁沙哑的道:“继续。”

    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该怎么做,提骁觉得叶骊珠应该是知道的。

    叶骊珠静静地看向提骁,从他旁边起开,跪坐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她抹胸纱裙散在了床上,修长双腿被纱裙完完覆盖了,因为失去了外衣,修长脖颈和锁骨风光能够被他完整看到。

    叶骊珠想了想,道:“继续什么?”

    提骁要被叶骊珠的慢性子给气到了,他现在有些急躁,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身下:“宝贝儿,继续什么,你不知道么?不知道也没关系,把我松绑,我教你。”

    叶骊珠纤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了:“我知道殿下很难受,但是——”

    叶骊珠眼圈儿一红,眸中似乎带着几分水汽,有点委屈的样子:“殿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就要去文州?”

    提骁道:“我去办事,每日都要在外奔波,不能把你带在身边,那边都是灾民,将你带在身边会让你受罪。”

    “殿下为什么提都不提这件事?”

    提骁本想等离开那几天再告诉她,那时,她肯定天天粘着他,等他走了也天天想他。早早告诉她了,让她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走之后,她不想他怎么办?

    提骁自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对叶骊珠道:“一时给忘记了,珠珠,你快松开我,不松开的话,等下你会后悔。”

    叶骊珠躺在了一旁,反正他双手被束缚着,晚上又做不了什么。

    当初他捆她时就是这样,她说什么都不肯放。

    松绑?

    等她消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