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10、第 10 章
    ()    叶骊珠一觉醒来时,身上懒懒的,她半睁着眼睛,轻声道:“茶。”

    外面的丫鬟听到了声音,玉沙赶紧捧了清茶过来:“小姐。”

    叶骊珠衣服松松散散的,鬓发也乱了,因为刚刚睡醒,她的神色里还有几分困倦:“现在几时了?”

    玉沙道:“您睡了半个时辰,如今申时将过。”

    叶骊珠就着玉沙的手抿了一口茶:“嘉佑也该下学回来了吧。”

    她起来后,梳了鬓发,玉沙听到外面有声音,推开窗户看了看,对叶骊珠道:“小姐,太太来看您了。”

    叶骊珠站了起来:“太太来了?”

    玉沙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太太让人送了两样点心,点心不好消化,李嬷嬷怕您吃了犯腻,先前就没有提。”

    叶骊珠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两人正说着,外面的小丫头果真来通报了:“小姐,太太来了。”

    叶骊珠便到了外间,她一抬眸,看到了一位穿着深色衣裙的中年妇人。

    邬氏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眉目柔和,肤色白皙,看起来和蔼可亲。

    陈嬷嬷对叶骊珠道:“小姐,这就是邬夫人。”

    叶骊珠喊了一声“太太”。

    邬氏笑着上前,握住了叶骊珠的手:“小姐一定不记得我了。当初小姐离开的时候才五岁,可怜巴巴的,如今小姐回来,可是长成了大姑娘,今天皇后娘娘身边的兰馨姑姑还说你长大了,皇后娘娘要见你呢。”

    叶骊珠笑着道:“劳太太费心了,太太请坐下,玉沙,给太太倒茶。”

    玉沙“哎”了一声,沏了两盏雨前龙井过来。

    邬氏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叶骊珠。

    她原本以为,叶骊珠在寺庙里长大,会是个没见识的粗野丫头,可如今看来,叶骊珠举止端庄,谈吐文雅,倒真是个有模有样的相府小姐。

    最关键的是叶骊珠那张脸和那副惹人爱怜的身子。

    叶骊珠的母亲姜氏,当初就有万州第一美人的称号,姜氏姿色倾城,凭借着姿色和家世,才有幸嫁给了叶辅安为妻。可以说,十几年前。姜氏是京中未出阁少女最羡慕的女人。

    如今看到叶骊珠,邬氏心中那种被针扎过的感觉又回来了。

    邬氏喝了一口茶,笑道:“小姐回来,我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这里有一套首饰,就送给小姐,明日小姐进宫正好穿戴。”

    邬氏说着,让杏儿把首饰捧了上来,杏儿笑得很甜:“小姐,这套首饰是太太特意让工匠制作的,花了好多银子,可见太太看重您。”

    叶骊珠笑着道谢,让丫鬟收下了。

    邬氏坐了不到两刻钟,叶嘉佑下学回来了。

    叶嘉佑今日在学堂里,整整一天都心神不宁。他担心秦王和太子是为提亲而来,虽说父亲完应付得了,叶嘉佑仍旧担心。

    他不想让姐姐这么早就出嫁,倘若嫁给太子,姐姐受了欺负,太子是君,叶家是臣,也不好给姐姐出头。所以,刚刚下学,陈王世子陶瀚文还想和叶嘉佑说点什么,叶嘉佑提起书袋扔给小厮,就往外走去了。

    回到了家里,来到叶骊珠的静水轩,叶嘉佑还没有进去,门口的丫鬟就道:“大公子,太太也在里面呢。”

    叶嘉佑点了点头,径直进去了。

    一路进去,丫鬟口中接连不断的“大公子”,也让里面的人知道叶嘉佑来了。

    今日叶嘉佑穿着一身霁青的锦服,颈上戴着金灿灿的项圈,项圈下坠着一枚麒麟,他墨发用金冠束着,眉目如画,神色间带着几分稚气,毕竟还只是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邬氏笑盈盈的道:“嘉佑,你回来了,一回来就跑你姐姐这里,也不怕打扰了你姐姐休息。”

    叶嘉佑行了一礼:“给太太请安,太太身体可好?”

    邬氏道:“好,都好,快来坐下。”

    叶嘉佑坐在了叶骊珠的旁边,叶骊珠抬手摸了摸叶嘉佑的额头:“出了一身的汗,到底是跑回来的还是坐车回来的?”

    叶嘉佑道:“车到前院就停了,小厮进不到后院来,我跑回来的。”

    叶骊珠拿了帕子给他擦,一边吩咐了玉沙:“去给公子倒一碗香薷汤来解解暑热。”

    邬氏见这对姐弟情深,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嘉佑,今天晚上我特地让厨子做了你最爱吃的烧鹿肉,你姐姐这里不吃荤腥,和我一起回去吧。”

    叶嘉佑道:“太太好意,我已经心领了。不过天气燥热,我也吃不下去肉食,和姐姐一起吃素好了。”

    邬氏出了静水轩,脸上的笑意已经淡了。

    杏儿嘀咕道:“公子真是的,跟在您膝下这么多年,那个一回来,立马就忘了您,这不白眼狼嘛。”

    邬氏瞪了杏儿一眼。

    杏儿赶紧捂住了嘴,左右看了看。到底是外面,什么都不方便说。

    邬氏心里也不好受,叶嘉佑表面上对她恭恭敬敬,实际上避之不及。是她上次失手,打草惊蛇,让这小子起了疑心。叶嘉佑像叶辅安,年纪小,心思重得很。

    邬氏膝下无子,并不是不能生,而是叶辅安不给她生的机会。叶辅安偏爱姜氏生的这对金童玉女,也偏爱得太过了。若是这对姐弟还在,哪怕邬氏有了孩子,也是要被压一头的。

    叶辅安最烦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这些年来姬妾增多,子嗣仍旧这两个,便能看出端倪。

    邬氏捏着手中的佛珠,轻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往自己的住处去了。

    叶嘉佑见邬氏离开,忙摘了金冠,换了常服,让叶骊珠为他勒上抹额,叶嘉佑道:“太太机心重,但多年来无过错。珠珠,你别相信她就是了,她给你吃的,你不要吃,给你玩的,你不要玩。有什么需要只管找我和爹。”

    叶骊珠点了点头。

    叶嘉佑见叶骊珠这边没其他事情,一起吃了晚饭,叶嘉佑扒了几口,嫌弃叶骊珠吃的太素,一点点油水都没,直接去叶辅安那里蹭饭了。

    ...

    提骁梦见了叶骊珠,她慵懒的靠在美人榻上,衣服飘荡在风中,一双玉足玲珑如玉。

    提骁走了过去,叶骊珠抬了眼睛,雪色面孔逐渐染了绯红,她在凝视着提骁。

    叶骊珠的美色,勾魂夺魄,提骁将目光移到了另一处:“把衣服穿好。”

    叶骊珠的纱衣在风中飘荡,她腰肢纤细,一双玉手托着雪腮:“殿下,你看我。”

    提骁忍不住去看了她一眼,叶骊珠居然起来了,她扑进了提骁的怀里:“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你娶我好不好?带我回咸州好不好?”

    提骁被她紧紧抱着,身子顿时僵硬了。

    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被女人抱住。

    提骁想说不得无礼,他要让这个大胆的小女人从自己的怀里离开。她真的太无礼了,从来没有女人能靠近提骁,她却大胆钻进他怀里。

    提骁冷着脸道:“不准刻意靠近本王,本王不喜欢你这般放肆。”

    叶骊珠听了他拒绝的话,眼中顿时溢满了泪水:“殿下原来不喜欢我……那我不要和殿下在一起了,我要去找太子哥哥。”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提骁听到“太子哥哥”四个字,顿时妒火中烧,一把钳制了叶骊珠:“本王不准!”

    他的手常年握着兵器,指腹粗糙,轻轻摩挲过叶骊珠的脸颊:“本王不准你喊他哥哥。”

    叶骊珠还未开口,提骁就极为粗暴的将她按在了榻上。

    梦里的提骁简直像个毛头小子一般冲动,逼得叶骊珠喊了自己无数声“好哥哥”,才将她给放了。

    叶骊珠梨花带雨的哭,眼泪多得没话说,提骁搂着她,道:“小骊珠,你改名算了,这么喜欢哭,就叫小哭包。”

    ……

    提骁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还没有亮。

    提骁觉得自己出了问题。

    那个叶骊珠真是妖女,才见了两面,就诱得他如此失态。

    提骁虽然不已君子自居,但他平时绝对不是好色之人。他处在权力的正中央,无数人都想用绝色美女来讨好他,只是提骁厌恶那些女人,从未接受过。

    如今,不过匆匆见了叶骊珠两面,他就如此失态,提骁心中难免有几分心浮气躁。

    他敲了敲床沿,侍从进来为提骁穿衣,如今虽早,但侍从习以为常,知道殿下惯常早上练武。

    提骁身形高大,身材自然很好,他肌肉精悍,不过分夸张,也不单薄,在梦里,提骁就是倚仗这幅身材,把叶骊珠欺负得眼泪汪汪。

    可不管如何,那终究只是梦罢了。

    提骁感觉不到她的温度,听不见她的心跳。

    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这么娇气又爱哭。

    侍从毕竟是个男人,系衣带时笨手笨脚,系错了两次,提骁意识也逐渐清醒了。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叶骊珠身上废太多心神了?不过两面而已,就这么念着她。这女人真是个小祸水。

    不过,若是让叶骊珠来为他穿衣服,她肯定不会这么笨拙。

    提骁亲自扣上了腰带上的金环,冷哼一声:“蠢货!”

    侍从忙跪了下来,听着提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