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16、第 16 章
    ()    叶骊珠一早上起来时,浑身虚软,玉沙看了叶骊珠苍白的脸色,霎时吃了一惊:“小姐,您……”

    叶骊珠扶着玉沙的手坐了起来:“我无事,让人打水来,我要沐浴。”

    她出了一身冷汗,身上冰凉彻骨。

    叶骊珠知道,自己身子不好,时时都可能犯病,活不了太久。

    沐浴过后,时间已经不早了。

    叶嘉佑今天不去读书,早早的过来叶骊珠这边,他见叶骊珠脸色不佳,一时之间有些担忧:“珠珠,你怎么啦?是不是又不舒服?”

    玉沙把叶嘉佑推到了一旁软榻上坐着:“小姐起来就难受,现在口中含着参片,不方便说话,公子先在这里坐着,奴婢先给小姐梳头发。”

    叶骊珠恍恍惚惚的看着镜子,总感觉镜子里像藏着一只水鬼似的。

    一定是她眼花了。

    叶骊珠按了按额角,眼睛闭上了。

    今天来的并不是皇后身边的人,而是盛贵妃身边的桑榆姑姑。叶骊珠带着叶嘉佑一起上了马车。

    叶嘉佑一直盯着叶骊珠看:“珠珠,你的脸色真的不好,今天天热,我怕你会突然晕过去,等下你和宫里的娘娘请个安,别在那里多留,还是早早回家。”

    叶骊珠用帕子擦了擦脸,取出一面小银镜,看了一下自己的脸色。她没有化妆,因为肤色本就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瑕疵,是唇瓣略有些泛白了。

    丫鬟随身带了很多东西,叶骊珠从沉香木箱里拿出了一盒胭脂膏子,在唇瓣上浅浅涂了一层,在脸颊上也晕染了一点点。

    现在看起来倒是不过分苍白了。

    入了宫门后,有两名穿蓝衣服的太监在等着,桑榆姑姑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招呼着叶骊珠下来上了辇车。

    等到了练武场附近,叶骊珠跟着一群宫女上了高台,楼梯一阶又一阶,叶骊珠被宫女搀扶着,上去之后,她才见到了盛贵妃和三公主思柔。

    叶骊珠和叶嘉佑行了一礼。

    盛贵妃打量了叶嘉佑一番,道:“小公子常和陈王世子一块玩,本宫听说你们爱去贤妃那里。”

    叶嘉佑没吭声。

    盛贵妃摸了摸华贵的宝石护甲,她的眼线上翘,眼底带着些冷意,不过只一闪而过:“好孩子,过来让本宫瞧瞧。”

    叶嘉佑只得过去了。

    盛贵妃蓦然握住了叶嘉佑的手,她未戴护甲的食指指甲嵌入了叶嘉佑的皮肉里:“真是个漂亮孩子,本宫就喜欢这样乖巧的娃娃,走,二皇子有一匹小马驹,本宫带你去看看。”

    叶嘉佑道:“姐姐,你也跟着一起过来。”

    盛贵妃笑道:“你姐姐体虚走不了,让她在这里歇着。”

    盛贵妃有意支开叶嘉佑,叶嘉佑自然意识到了,可她也跟着去,哪怕想要拒绝,一时间也拒绝不了。

    叶骊珠也觉出了不好。

    但今天这么热闹,顶撞了盛贵妃不好。

    叶骊珠道:“嘉佑,你和娘娘一起去吧。”

    盛贵妃拽着叶嘉佑的胳膊,一旁是两名宫女,她身为长辈,身份又高,但凡强硬一点,叶嘉佑就不能拒绝。

    等盛贵妃离开之后,不到一刻钟,叶骊珠听到了脚步声。

    帘子被挑开了,一道清朗的少年声音传来了:“母妃……咦?母妃呢?”

    叶骊珠回了头。

    只见赵轶身着墨蓝骑装,长发以同色发带束起,长身玉立,含笑看向叶骊珠。

    赵轶的容貌和盛贵妃有三分相似,特别是眉眼,一个男人若有盛贵妃那般柔媚上扬的眉眼,便会显出几分邪妄来。

    叶骊珠行了一礼:“二皇子殿下。”

    “哦,是叶小姐。”赵轶道,“难得再见到你,叶小姐昨日昏迷过去了,今日可还好?”

    “多谢您关心,臣女还好。贵妃娘娘和小弟去了下边,说是要看马驹,您可以去下边寻找他们。”叶骊珠眼下隐约明白了盛贵妃的意图,她有心思远离赵轶,可赵轶却不肯离开。

    赵轶道:“叶小姐如今回了京城,可还习惯?整天在府中肯定无聊,有空也来宫里转一转。”

    叶骊珠点了点头。

    她稍稍移开了一点视线,去看高台之下的场景。

    叶骊珠的侧颜极为精致,因为是侧面,越发能看出她睫毛纤长上翘,睫毛尖尖几乎能够碰到眉毛的长度,实在过分好看了。

    赵轶又道:“叶小姐,我的名下有一座酒楼,就在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哪天你有空,我邀请你过去吃顿饭。”

    叶骊珠的笑意疏冷:“等那日到来再说吧,殿下,别人都在下面,您是否也该过去了?”

    赵轶知晓叶骊珠是在逐他离开。

    虽然比不上太子的身份尊贵,但赵轶也是天之骄子,京城中想要嫁给赵轶的女人,自然是一抓一大把。

    他何等被女人这般疏远过?

    赵轶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无动于衷:“那我就离开了。”

    ...

    提皇后这边听说盛贵妃将叶骊珠带走之后,心中已经恼怒盛贵妃截她的胡。哪怕赵轶真的看上了叶骊珠,叶骊珠最后也只能是提骁的女人。

    提骁素来只用实力说话,提皇后身为提骁的姐姐,骨子里也不是多么软弱的一个女人。在后宫里,盛贵妃是表面上跋扈张扬,做事事情来马马虎虎,提皇后表面上温柔可亲,做事却和提骁一样狠辣绝情。

    盛贵妃让她不痛快,她自然也让盛贵妃不痛快。

    赵轶下去没多久,上面的人就齐了,叶骊珠也跟着盛贵妃的人去了高台最宽敞处,皇后和一些世家小姐,高位妃嫔都在这里。

    这些世家小姐都未出阁,表面上平静无澜,实际上都认真去看下面的人。有未婚夫的偷看未婚夫,没有未婚夫的看太子或者二皇子、四皇子。

    赵轶有心在叶骊珠面前露一手,他骑了高头大马出来,马儿通体火红,绕着场上飞快跑了两圈后,他从背后拿了弓箭,弯弓搭箭,百步之外正中红心。

    盛贵妃脸上笑开了花:“好!真好!”

    她斜扫了叶骊珠一眼:“叶小姐,你觉得如何?”

    不等叶骊珠开口,提皇后道:“叶姑娘,你脸色不佳,是这里天气太热了?”

    毕竟热天,哪怕有冰块消暑,且在高处,叶骊珠还是有些耐不住。

    昨天晚上她又受了惊吓,梦魇缠身,这次出来就是强行拖着病体出来的。

    叶骊珠揉了揉眉心:“头有点晕,但不碍事。”

    这时,场上传来喧闹声,叶骊珠往下看了一眼。二皇子赵轶的马儿不知为何,突然发疯,将赵轶甩了下来,两只前蹄就要踏到赵轶的身上,幸好赵轶反应迅速,拔剑斩了马儿的两只前蹄。

    盛贵妃再也笑不出来,猛然站了起来:“轶儿!”

    提皇后霎时冷了脸:“贵妃,注意仪态,下面有太医和侍卫,轶儿出不了什么事情。”

    本来,提皇后想要的是马儿踏伤赵轶的胸口,如今让赵轶侥幸给逃了,提皇后心底很不高兴。

    盛贵妃不好当着这么多妃嫔和世家小姐的面跑下去,就算她下去了,那边那么多宗室,肯定会阻止。

    盛贵妃只好咬咬牙道:“是。”

    盛贵妃知晓赵轶的魅力,她的好儿子赵轶,容貌出众,气质才华也高于常人,叶骊珠寺庙里长大,也没有个什么见识。既然赵轶看上了叶骊珠这张脸,盛贵妃就想让赵轶和叶骊珠好上一段时间。

    反正叶骊珠身子差,赵轶是男人,也不担心名节,他拖着不娶,一边唬得叶骊珠掏心掏肺让父亲为赵轶铺路,一边又能享受这个小美人。改天叶骊珠病死,恰好也是死在叶府,叶辅安也怪不到他们头上,反而会因为爱屋及乌,将感情投射到赵轶身上。

    谁知道赵轶的马儿居然出了问题,让他在叶骊珠面前丢这个脸!

    也不知道摔伤了没有。

    这时,一人身着墨色骑装,骑着一匹气势磅礴,高大威武的玉骢马,隔得太远,叶骊珠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隐约认得,这是昨天的那个男人。

    提骁有一副过分好看的脸,过分摄人的威严气度,当他出现时,场鸦雀无声,不敢多说什么。

    提骁的马儿到了赵轶面前,赵轶还未来得及被人扶起来。

    猝不及防,提骁马鞭一扬,卷了赵轶的腰。

    细细马鞭居然将赵轶这个身高八尺的少年给卷了起来,凌于半空。

    提骁手腕用力,猛地一甩,赵轶被扔到了太子那边,赵昀飞身而上接住了赵轶。

    提骁皱眉:“废物!”

    赵轶脸色阴晴不定,一时有些惨白。

    赵轶坐骑的尸体和血迹很快就被人清扫了。

    提骁漫不经心的看了高台一眼。因为距离太远了,他能看清叶骊珠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坐在谁的身旁,却看不清她的神色。

    提骁平时懒得在这样的场合显露身手,但眼下,等手下重新布置场地后,他弯弓搭箭,轻轻使力,弓上三支箭飞了过去,凌空破开百米外的靶心,到了第二层靶心处。

    叶骊珠:“唔……”

    同时射三支箭,都穿透百米外的靶心,又飞了百米到了第二处靶心,这样的神力,和力拔山兮的项羽有得一比吧?

    她以后还是不要和这个男人再遇见,本来就招这个男人厌烦,哪天惹怒了他,他一生气就能捏碎叶骊珠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