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18、第 18 章
    ()    “叶骊珠。”

    面前高大俊朗的男人身穿墨色衣袍,衣袍质地看起来极为贵重,暗纹隐隐约约,水波一般。

    叶骊珠看到男人眉目仍旧那么冷淡,似乎然没有放在心上,只轻轻吐出她的名字,一转身,仿佛就能给遗忘掉。

    叶骊珠真怕这男人一回头就给忘了。她仰脸,一双醉人的眸子注视着他,声音很轻:“荷心有露似骊珠的骊珠。”

    提骁道:“记住了。”

    叶骊珠浅浅一笑。

    提骁转身离开了。

    随着他远去,叶骊珠感觉自己身上那种沉沉无力的感觉又回来了。

    确实是提骁在影响她。

    叶骊珠靠在了软枕上,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她有些困,意识越来越昏沉,最终沉沉睡着了。

    醒来之后,叶骊珠摇了摇铃,玉沙从隔壁房间进来伺候叶骊珠整理了仪容。

    叶骊珠懒懒的看着镜子:“什么时辰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玉沙道:“午间还有一场宴,就在昭阳宫中,等您和娘娘们吃了饭,就可以回去了。方才兰馨姑姑有事离开,她告诉了我如何去昭阳宫,小姐,我们可以乘车到御花园,从那边绕过去。”

    叶骊珠点了点头。

    等到了御花园,叶骊珠下了辇车,玉沙扶着她的手臂,道:“公子还和盛贵妃在一起,盛贵妃看起来很喜欢公子。”

    叶嘉佑聪明乖巧,大人们都喜欢这样的小孩子。

    但是,叶骊珠却不认为盛贵妃真心喜爱叶嘉佑。

    她怕是把叶嘉佑当成了一枚棋子。

    正在路上走着,叶骊珠听到了一道说陌生也陌生,说熟悉也熟悉的声音:“叶姑娘。”

    她缓缓回身,是二皇子赵轶。

    今天从马上狠狠摔下来,幸得他身手不错,没有受太大伤,只擦了几处血痕,眼下可以正常走动。

    叶骊珠行了一礼:“二皇子殿下。”

    赵轶唇边浮现一丝苦笑:“今天的事情,让叶姑娘见笑了。”

    叶骊珠道:“是马儿烈性难驯,殿下莫要放在心上才是。”

    她的话语看起来很温软,赵轶却看得出,叶骊珠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她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

    赵轶低声道:“我是怕你放在心上。”

    少年刻意压低了声音,本来清朗的声音莫名多了几分涩意:“叶姑娘,从练武场上下来后,我心里就一直难受。”

    说实话,皇室中人一个比一个生得俊。赵轶身形修长,挺拔如松,因为身份高贵,自带着气场,他和太子不同,太子温雅且风趣,赵轶眉眼间有邪气。

    叶骊珠自然知晓赵轶为什么在她面前卖这个惨。真把她当成一勾搭就会上头的小姑娘了。

    叶骊珠虽然没有见过太多人,没有遇过太多事,但她能认得清局面。

    她心底觉得讽刺,但表面上仍旧淡淡的:“可能伤到了心口,心底难受让太医看看。二皇子,皇后那边还等着,臣女就失陪了。”

    赵轶见自己言语间流露的意思都如此明显了,叶骊珠还是不冷不热的,他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

    赵轶上前一步:“叶姑娘,改日……”

    叶骊珠后退两步:“二皇子,请自重。”

    她眉眼间的柔和少了几分。

    明明是年龄很小的小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柔软得能被人一手捏坏,此时却冷冷清清的看向赵轶。

    叶骊珠信佛,虽然做不到六根清净,七情六欲都在,但她看起来却像是不沾染情和爱的人:“男女授受不亲,您逾线了。”

    赵轶心头的不甘和恼怒也淡了。

    他再度看了叶骊珠。

    先前只觉得美人倾城,佳人难得,但再美的女人,也要倾倒于权势,依附他这样的男人而活,更何况,叶骊珠乡野寺庙里长大,定然没见识且眼皮子浅。

    但当下,她气质冷淡,如神女一般洁净,眼中没有**,没有机心。

    赵轶拱了拱手:“是我失礼了。”

    既然叶骊珠自重,他也必须给她尊重。

    叶骊珠轻轻摇了摇头,离开了。

    等叶骊珠离开后,赵轶的脸色才冷了,道:“出来吧。”

    近处枝繁叶茂的枝藤中居然出来了一位身着云锦华服的少女。

    少女是宣威将军府的大小姐郑茵儿。

    宣威将军出身低,得了皇帝的提拔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因此,他对皇帝忠心耿耿。皇帝偏爱二皇子,宣威将军便成了二皇子的人,但赵轶担心宣威将军哪天不再忠心,一直想着用什么去笼络他,所以对宣威将军身边的人都很温和。

    只是郑茵儿误会了赵轶,一直以为赵轶态度好是喜欢她。赵轶知道郑茵儿不是善茬,贸然解释只会让她恼羞成怒,就一直让她误会着。

    在叶骊珠回来之前,郑茵儿一直以为自己是特殊的,如今见赵轶居然凑到了叶骊珠的面前,而且比在她面前还要关切,郑茵儿脸色顿时铁青。

    哪怕她吊着赵轶,并没有给赵轶一个明确答复,也不要赵轶对别的女人示好。

    方才练武场上,郑茵儿首次见到提骁,提骁尊贵非凡,和一般男子不同,郑茵儿一见倾心,打听到提骁来了这边,就赶紧过来了,没想到撞见叶骊珠和赵轶说话。

    赵轶道:“郑小姐,你在偷听?”

    郑茵儿道:“只是无意中碰上了,并没有偷听,刚刚那个是叶府千金?”

    赵轶知晓郑茵儿的性子。郑茵儿虚荣又冷血,嫉妒心强盛。不管是谁,她都要打压一番,平时赵轶对郑茵儿好,不过是给宣威将军一个面子。

    赵轶心生一计。

    他倒是想要利用郑茵儿。

    郑茵儿最是受不了听说别的人比她好,她城府深,和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贵女都被她打压过。

    倘若利用郑茵儿去打压叶骊珠,他来个英雄救美……

    赵轶道:“确实是叶府小姐,唤作叶骊珠,为人倒是庄重,比京城中多数贵女都要规矩。贵妃和皇后都很喜爱她。”

    郑茵儿顿时不悦,因为赵轶从来没有这般夸过她。

    她冷笑一声,道:“怪不得殿下那么温和的和她讲话,平时谁有脸面能得二皇子的好脸色呢。”

    郑茵儿阴阳怪调惯了,赵轶就讨厌她这一点。不过眼下,赵轶也没有什么表示。

    这时,郑茵儿眼风一扫,神色再度变了。

    隔着几丛草木,郑茵儿看到了提骁带着手下走了过去。

    她蓦然红了脸,却要在赵轶面前遮掩一下:“二皇子殿下,时候不早了,臣女先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