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21、第 21 章
    ()    提骁再度来到叶府时,叶辅安吃了一惊。

    叶骊珠已经入宫两次,她身体如何,太医肯定详细告诉了皇后和提骁。

    这般娇弱的女子,有叶辅安这样蛮横的爹,一般人真的不敢娶。

    叶辅安之前在金銮殿上也表达了他的意思,娶了他的女儿,不能三妻四妾,不能随意欺负。

    对一般人来说,真的是娶一个祖宗回去。

    哪怕太子一派仗着提骁的势力欺负人,可叶辅安并非吃素的,总能给太子一个不痛快。

    叶辅安心中不安,难道是自家女儿长得太貌美,太子一见倾心,竟然不顾其他的事情?

    叶骊珠的样貌有多好,叶辅安自然是知道的。

    提骁这次来,还带了礼物。

    是一对白绶带。这种鸟尾羽华丽,极难养活,不过寓意很好。

    绶带是官场常见的,用来绑官印,送一对绶带鸟,代表着祝福高升。

    叶辅安见了这对白绶带,挑了挑眉,他自然而然的认为提骁此举是祝他官运亨通。

    提骁坐了下来,抿了一口茶,这才淡淡的道:“听闻贵府大小姐身体不好,送一对鸟儿给小姐祈福。”

    绶带鸟又称寿带鸟,它的叫声像极了“求福——求福”,加上名字里有“寿”,寓意长寿。提骁送叶骊珠一对绶带鸟,也是希望她能够好好活下去。

    叶辅安的笑容瞬间淡了:“小女哪里受得了秦王殿下的赠礼。”

    “本王听闻小姑娘都喜欢这些漂亮的小活物,特意废了心思得来。”

    提骁其实并不喜欢这样过于华丽的鸟儿,绶带鸟托着长长的尾巴,漂亮是漂亮,华而不实,他更偏爱鹰隼之类的猛禽,可绶带鸟寓意好,若他送一只生吃活物金雕送给叶骊珠,怕是能把她吓晕过去。

    叶辅安一听提骁说他废了心思,笑容更加绷不住了。

    太子难道真的看上了叶骊珠?

    叶辅安道:“既然是秦王殿下特意送的,我就代替小女收下了。小女本该出来拜谢殿下,可惜她身子弱,暂时出不来。”

    提骁道:“无妨,本王等下亲自送去。”

    提骁三句话不离叶骊珠,叶辅安看出了,提骁这边对叶骊珠是有几分重视的。

    倘若叶骊珠身子稍微好一点,经得住深宫,对太子也有意思,叶辅安也不会拦着自己的女儿和太子谈感情。可现在这情形,叶骊珠真的经不起宫里那规矩。

    若是叶骊珠和太子在一起,今后叶骊珠也要喊提骁一声舅舅,谁都知道,秦王虽然极其护短,但该严苛时也很严苛,太子十分敬重秦王,一点规矩都不能犯,改日叶骊珠成了秦王的外甥媳妇儿,秦王训起她这个小辈,肯定毫不留情。

    叶辅安忧心忡忡,摸着自己的胡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叶辅安才道:“殿下是小女的长辈,怎么好让殿下带了重礼去看她。殿下的好心,我会代为转达。”

    长辈?

    提骁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手中的白瓷茶盏,他一个男人贸然去叶骊珠的住处见她,对叶辅安这个老顽固来说,好像确实不妥。

    中午的时候,叶辅安设了酒宴招待提骁,两个人都很能喝酒。叶辅安虽是文臣,却没有酸腐气,为人爽快,提骁更是千杯不倒。

    半个时辰后,叶辅安喝得醉醺醺,让人扶着去休息,也嘱咐了手下打扫厢房,扶着秦王殿下去休息。

    提骁被扶到了房中,他虽然一身的酒气,并没有醉。

    喝酒的时候试探了叶辅安几句,这个老狐狸很圆滑,言语间的意思都是不要叶骊珠远嫁,要叶骊珠方便回娘家,不要叶骊珠嫁给朝三暮四的坏男人,要找个知根知底的。

    叶辅安没有看出来提骁对叶骊珠有意,他若是知道提骁心底存的心思,肯定再会加一句不能比叶骊珠年长五岁以上的。

    提骁暂时不想打草惊蛇,若让叶辅安明白了,这个老狐狸肯定会提前想好对策棒打鸳鸯。

    ...

    叶骊珠起来之后,坐在窗边绣了一会儿帕子,中午的时候,叶辅安那边派了人过来,送了两只白绶带鸟过来。

    叶骊珠第一次见这么大这么漂亮的鸟儿,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鸟儿漂亮的羽毛和长长的尾巴:“这是什么鸟?是孔雀吗?”

    送白绶带过来的两名小厮道:“不是孔雀,小姐想见孔雀,咱们家里某个京城外的园子有养。这是绶带鸟,能飞的。”

    叶辅安特意嘱咐了小厮,不要告诉叶骊珠这是秦王送来的。他不想让叶骊珠对太子这边的人有好感。

    叶骊珠笑着道:”爹怎么会想着送一对鸟儿给我?“

    小厮犹豫了一下,道:“怕小姐在房间里闷着无聊,绶带鸟是长寿的寓意,院子里养这么漂亮一对鸟儿,小姐肯定能求福得福,身体康健,平安顺遂。”

    “倒是借你们吉言了。”叶骊珠道,“玉沙,拿些银钱,犒劳一下这两位小哥。”

    两名小厮得了银钱,道谢出去了。

    院门被关上了,玉沙道:“好大的笼子,好大的鸟儿,小姐,咱们怎么来养这只鸟儿?”

    叶骊珠也不知怎么养,她道:“等会儿问一下有经验的嬷嬷,爹平常并喜欢养鸟儿,这对鸟儿看起来珍贵难养,可能是别人送的。”

    至于是谁送的,叶骊珠倒没有细想。

    叶辅安是丞相,人情往来少不了,赠送物品给他的人也少不了。

    玉沙想了想道:“或许是庄子里的人送来的,前段时间他们还捉了这么大一只鹿送来,说是公子喜欢鹿肉,杀了给公子吃。现在听说小姐回来,捉两只鸟儿给小姐也不稀罕。”

    “白绶带应该不是寻常好捕捉的鸟儿。”叶骊珠道,“庄子里的人也不能拿这么精巧的笼子去装它。”

    玉沙这才注意到,笼子是金笼子,笼顶镶嵌着宝石,华贵至极。

    叶骊珠看着这对被囚困在笼子里的鸟儿,蓦然想起那个男人看他的目光。

    假如叶骊珠是美丽的绶带鸟,男人可能会折断她的羽翼,将她关在华丽的金色牢笼中。

    隔着笼子喂她水,隔着笼子逗弄她。

    虽然知晓男人并不是善茬,但是,叶骊珠这幅病恹恹的身子,也只能多多接近他,努力维持一下生命了。

    叶骊珠把手伸进了笼子里,想要摸一摸鸟儿的羽毛,其中一只白绶带偏了偏头,张口啄了叶骊珠一下。

    一阵疼痛,叶骊珠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玉沙捧住了叶骊珠的手:“这只坏鸟,居然还啄小姐!把你们拔毛烤了!”

    叶骊珠笑道:“又不是猫儿狗儿通人性,头次见面,我不该贸然把手伸进去,养一段时间,熟了就好了。”

    她的手指柔嫩,被啄出了一点血,玉沙给她包扎了一下。

    包扎好了,叶骊珠看了看这两只漂亮的鸟儿,道:“下次不许啄人了。”

    鸟儿听不懂叶骊珠的话,在笼子里扑腾了两下。

    叶骊珠中午吃过饭,逗了一会儿鸟,出去散散步消食。

    今天并不算很热,阴沉的天,也没有太阳笼罩,叶骊珠向来不喜欢一群人跟在自己的后面,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走走。

    静水轩旁的园子里安静清凉,因为靠着水,也比较湿润。

    叶骊珠在亭子旁坐着,捏了亭子中摆放的鱼食来喂鱼。

    金色的鲤鱼很快就聚集在了一起吃鱼食。

    喂了一会儿,叶骊珠觉出了不对劲。靠近提骁的那种感觉,好像又回来了。

    她不觉得累了,放下鱼食站了起来,从亭子里下来,凭着感觉往前面走去。

    穿过一片蔷薇花丛,叶骊珠看到了一角墨色衣袍。

    她攀着花枝,偷偷去打量那个男人。

    提骁来到这里,也是凭着直觉。上次他在高处眺望,看了叶府布局,大致猜想到叶骊珠会住在这一片,就往这边走了走,进了这一处的小园子。

    叶骊珠躲在花丛里偷看他,他自然觉察了出来。

    偏偏小姑娘还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头上顶着碧绿的叶子,花瓣卡在发簪上了都不知道,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眸若有所思的看着提骁。

    提骁转身走过去时,叶骊珠身子虚软,没来得及逃走,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到了眼前。

    看着男人深邃狭长的双眸,叶骊珠蓦然想起她晚上做梦,梦见自己穿成那样在他的面前,还被他捏着下巴。她明明不是妖女,男人却要喊她小妖女。

    叶骊珠双眸雾蒙蒙的,天生就笼罩着一层水光,眉心那点朱砂红得耀眼,越发衬得她肌肤胜雪。

    提骁伸出了一只手:“出来。”

    她半边身子躲在了花丛里,蔷薇缭乱,枝繁叶茂,花朵灼灼艳丽,她在其中,美得不似真人。

    叶骊珠看着提骁修长的手指,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放在他的手心中。

    提骁拉了她一把,将她拉了出来。

    他就要松手,可是,小姑娘细细白白的手指紧紧握住了他修长有力的手指。

    她的手特别特别柔嫩,触感真的太美好了,比梦中的感觉还要美妙一千倍。

    她也太娇嫩了。比蔷薇花瓣还要娇嫩。

    叶骊珠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提骁的手,浑身酥酥麻麻,整个人飘飘然,一时之间,本就天然含带情意的双眸更显迷蒙,居然忘了放开提骁。

    她就像是干枯要死的幼苗,突然被滴了清凉的水,抽枝长叶,开出了一朵漂亮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