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掌上骊珠 > 31、第 31 章
    ()    叶骊珠愣愣的站在原地, 仰头看向了提骁,说实话, 她看起来有点呆呆的。

    很可爱。

    提骁道:“有什么话对我说?”

    叶骊珠本来想说“想抱抱你”,可是, 当她看到男人冷峻的面容,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她垂眸, 眼睫毛弯弯的,惹人垂怜。

    叶骊珠只好道:“我的生辰, 是谁告诉殿下的?”

    “皇后说的。”提骁淡淡的道, “走之前你也喜欢缠着我,所以过来看看你。”

    叶骊珠抓了抓头发尖尖儿。

    她哪里喜欢缠着提骁了?

    不过——从提骁的角度来看,她的确像是在缠着他。总是和他碰面,还总想和他来一点接触。

    叶骊珠道:“这个日子不吉利, 一般会推迟到下个月再庆祝。不过您能来, 我还是很开心。”

    叶骊珠看向提骁时, 眼睛亮晶晶的, 就像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提骁。

    提骁本来是冷硬无情的, 可是,被小姑娘这般柔软的目光注视着, 他的声音也温柔了几分:“这个, 是送你的。”

    他从袖中拿出一物, 叶骊珠接了过来,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是一个玉雕。

    上次提骁送了叶骊珠一个玉雕的小狐狸,这一次, 提骁雕刻的是叶骊珠。

    眉眼唇鼻惟妙惟肖,就连衣服上的褶皱都雕刻德很清晰。

    叶骊珠握在了手中,眼睛亮晶晶的:“太好看了。”

    她在夸赞提骁的手艺,实在太精湛了,雕刻出来的东西也好看。

    提骁“嗯”了一声。

    叶骊珠本来就好看。

    她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玉雕,外面起了风,她身上的薄纱被风吹起,绯红纱衣飘了一层,另一层则紧紧裹着身子,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形。

    平常的时候,叶骊珠的穿着过于保守了。

    如今是盛世,宫妃衣着艳丽华贵,从不忌惮露出双手和脖颈,有的会将领子开得很低。宫里的人这么做,民间的姑娘妇人自然跟着宫中的风向来,到了夏天,都会穿抹胸衣裙。

    但叶骊珠却不喜这样。

    提骁前几次见她,都是看叶骊珠穿得严严实实,交叠的领口将修长脖颈都遮掩住了,一双玉手还总是藏在袖子里。

    她在寺庙里长大,衣着素净,所以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过于招摇。

    当下在家里,又是在自己的房间,刚刚洗过澡,丫鬟给她穿什么,她看也没看就穿上了。

    七月流火,天气已经转凉了,被小风一吹,叶骊珠也觉出了冷,她抱住了自己的肩膀:“殿下,要不要去房间里坐一会儿?”

    提骁道:“我是男人,你愿意让我去你的房间?”

    叶骊珠只知道提骁和其他男人不一样,虽然具体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叶骊珠小声道:“放心,我不让其他人知道。”

    提骁看着小姑娘柔嫩的面庞,淡淡月色下,叶骊珠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越发显得朦胧,似乎在诱惑他一般。

    “不怕我是坏人?”提骁声音极为好听,性感低沉。

    叶骊珠反问道:“您是坏人吗?”

    “……”

    “不是。”提骁深吸了一口气,“站好。”

    叶骊珠被他单手举了起来,她攀住了窗户,毫不费力的被提骁送了进去。

    刚刚坐在榻上,叶骊珠就伸出了一个小脑袋:“殿下,快点进来。外面灯灭了,她们应该睡了。”

    提骁头一次翻窗进女子的闺阁。

    叶骊珠刚刚光着脚踩在草地上,草地青青,虽然不脏,但她的脚心觉得冰冰凉凉又痒丝丝的。

    她道:“您去倒杯茶喝,我刚刚没有穿鞋,先擦擦脚。”

    她刚刚拿了一块毛绒帕子,提骁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帕子拿走了:“我给你擦。”

    叶骊珠:“啊?”

    她的脚细嫩雪白,玉笋一般,小小的一点。脚趾如芙蓉石一般,泛着淡淡的粉,特别可爱。

    叶骊珠坐在榻上,双腿垂了下来。提骁虽然是半跪着,气势仍旧很足,他握住叶骊珠的一双玉足,给她轻轻擦了擦后,叶骊珠觉得更痒了。

    她缩了缩脚:“我自己来……”

    提骁见她眸中水光粼粼,手上的力气蓦然轻了许多:“我把你握疼了?”

    他没和女人接触过,虽然提骁看起来矜贵高傲,实际上却是个力拔山兮的武将,在对待叶骊珠时,难免会用错了力气。

    叶骊珠摇了摇头。

    她羞赧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并不是因为疼。

    和提骁在一起本来就愉悦。他好像会什么仙术似的,他触碰到叶骊珠哪里,叶骊珠哪里就觉得舒服。

    足部本就敏感,让他紧紧握着,叶骊珠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身子软软的发晕。

    听不到她说话,提骁故意使坏的捏了捏她的脚踝:“是不是疼?嗯?”

    叶骊珠身子一软,往前倾去,提骁怕她摔倒,赶紧去抱她,把她抱了满怀。

    叶骊珠的鼻子撞到了男人的胸膛,鼻尖都撞红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对不起。”

    提骁把她拉了起来:“无事。”

    叶骊珠穿上了鞋子,从盆里拿了香露浸泡过的湿帕子擦手,给提骁倒了一杯水。

    提骁看了看房间的布局。

    可以看得出,叶辅安的确珍爱叶骊珠这个女儿。

    她的闺房中今天熏的香是荼芜香,清淡幽远。虽然看起来不显得金碧辉煌,但桌案椅凳都是金丝楠乌木,地上铺的毯子是西域进贡,千金一尺,墙上挂的花鸟画是前朝某位书画家为数不多的真迹之一,就连茶具也是整玉雕刻。

    虽然比不上□□,但和一般的闺秀比起来,叶骊珠确实很受宠爱。

    今后需要对她更好,才能留得住她。

    叶骊珠道:“殿下,您什么时候回咸州啊?”

    提骁接过了她送来的茶水,抿了一口,是玫瑰花茶:“明早便走。”

    叶骊珠眸中闪过一丝失望。

    提骁自然捕捉到了小姑娘每一个情绪。

    他道:“还会回来,你听话,我时不时会来看你。”

    叶骊珠自然知道提骁身为王侯,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做。提骁能抽出时间来看看她,她心里已经很高兴了。

    假如今天提骁不来,到了这个时间点,叶骊珠肯定被噩梦缠身,吓得魂不附体,次日醒来身体会更憔悴几分。

    但是,人都会有贪心。

    叶骊珠想要提骁在走之前,尽可能多的陪一陪自己。

    她道:“这个时候了,京城有宵禁,不能随便走动了。”

    提骁“嗯”了一声,看着小姑娘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留下自己。

    叶骊珠又道:“你睡在这里好不好?明天早上再离开?”

    提骁道:“不在意你的名声?”

    叶骊珠:……

    命都要没了,还在意什么名声呀。

    再说,这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又传不出去。

    叶骊珠道:“这件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不说出去,没有人会知道的。我把门锁上,丫鬟进不来,明天你再跳窗子离开。”

    他的小姑娘都盛情邀请了,提骁还有什么借口离开?

    叶骊珠轻手轻脚的过去锁门,过去后发现海檀和玉沙居然没有在外边睡,可能起夜出去了。她从内锁了门。

    绕过一道屏风,提骁看到了叶骊珠的床。

    层层纱帐笼着,看不清里面会是个什么情形,也不知道晚上睡觉时,小姑娘会不会不老实。

    叶骊珠从柜子里抱出了褥子,她道:“殿下睡在地上好了,这里地势高,房子木头也特殊,地上并不潮湿,和睡床上没有什么区别,再说天气也不冷。”

    提骁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

    如果真要他和叶骊珠睡在一起,他会很艰难。

    叶骊珠把被褥铺好,自个儿就爬上了床,她从纱帐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来:“你不准晚上偷偷离开,明日醒来离开前,假如我没醒,要把我叫起来。”

    提骁点了点头:“好。”

    叶骊珠这才放心的抱着被子睡下了。

    提骁两天未睡觉,躺在自己贤惠又可爱的小姑娘亲手给铺的褥子上,很快也合上了眼睛。

    不过,提骁的警惕心很强,半夜,他听到了声音,立刻就醒了。

    叶骊珠的帐子轻轻动了动,接着,小姑娘从床上下来了,走到了提骁的身边,钻进了提骁的被子里。

    提骁:“???”

    他以为叶骊珠是故意的,轻轻喊了两声她的名字,她嘟囔着说了一句梦话,抱住了提骁的脖子,没有醒。

    提骁刮了刮叶骊珠长得令人心醉的眼睫毛,手指点过她眉心那点朱砂,把她抱了起来,掀开了床帐子。

    她的被子是霁青色,枕上和被子上都绣着大朵大朵的白牡丹,颜色很素,唯有她,灼灼艳艳,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叶骊珠被放到了床上,侧着身子继续睡觉。

    提骁也回去睡了地铺。

    两刻钟后,叶骊珠居然又梦游跑下来了。

    提骁捏了捏她软软的脸,又把她放了回去。

    他做正人君子也不容易,先前就不该骗她说自己不是坏人。

    假如她再下来一次,提骁一定要……

    提骁再也睡不着了,等着叶骊珠再次过来。

    这次时间有点长,足足等了三刻钟,叶骊珠才迷迷瞪瞪的钻进了提骁的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珠珠: 我是真的不知道,控制不了这双腿。

    秦王: 我太难了。

    二更在晚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呦呦 7个;阿发的女朋友、牛牛的、软宝的兔子、啵啵喔嚯、淮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奶娃涵 20瓶;酸奶酸奶我爱你吖我爱、稀稀、问夏 10瓶;阿发的女朋友、旧故里、阿龟、糖果味、萧亦寒 5瓶;最愛小星星 3瓶;北风其凉、吃货baby宝、七七八八、桐染、我霹雳旋风无敌小莲花、银闪闪、离笙潇、不高兴too、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