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警察说路被泥石流封了起来,要等到明天早上才可以过来。”女仆小姐慌慌张张冲了进来,满脸担忧的说道。

    “啊?”

    苏月璃不适的用小指掏了掏耳朵,被他们这么的大喊大叫,刺激她耳膜都有些发痒了。

    呵呵!又是这样,又是三年前又是明天才能到。这样的理由她都听到了许多遍,如果警察能够及时赶到的话那才叫稀奇啊。

    难道他们其他的说辞吗?苏月璃不由微微的为日本市民担忧。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自己调查吧,至于大家就先回房休息吧,记得门窗要关好了。”服部平次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吩咐身边的众人。

    毛利小五郎一脸懵逼,他有种被小孩子支配的错觉。到底谁才是大人啊,谁才是主导人啊。

    只可惜武田家的人都害怕的很,一听说可以先回去。一下子一盘散沙般四处逃散了,根本不给他发话的机会。

    夜晚,雨越下越大了。

    毛利小五郎带着他们去了仓库二楼。苏月璃对案件才不感兴趣,她还想去山里跑一圈呢。

    趁着小兰和和叶闲聊的时候,她留下一个幻像就跳出窗外。

    轻盈的身姿落地,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窗户的后面刚好就在房间的正后方,这里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外面虽然细雨朦胧,苏月璃只得撑起灵气罩把身体全部笼罩在内,她可不想回来之后还有对大家解释为什么衣服湿透了。

    循着感官,苏月璃很快就找到了远在后山中那个奇异能量的地方。

    这时天空乌云密布,幽黑的山谷显得更为阴森恐怖。明明是夏日,空气中却带着寒气彻骨的冷意,说实话没有真正来到这里她还有些不相信。

    原来如此啊!她还真以为是蜘蛛仙作祟呢,没想到是这些啊!

    苏月璃嘴角微抽,颇为无奈的靠近过去。仔细打量几眼后,才缓步靠了过去。

    只是一个石头雕刻而出的大蜘蛛媒模样的东西,上面还有依稀可以看见烟熏火燎的痕迹。很显然,这个石雕原本是祠堂供奉的神像,没曾想最后沦落到这里了。

    “蜘蛛仙吗?没想到经过祭祀后,邪气居然如此之多。看来有机会得去这类的景点看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苏月璃看着石雕喃喃自语,身上神识放出,轻轻的把石雕包裹在内。

    邪气,是因为祭祀信仰产生出来的邪神气息。因为不能疏导,才会形成诡异的磁场。

    她需要炼化上面的能量,这次的收获可不比在泥山寺少。她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吸收完毕。

    时间飞逝,转眼间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石雕上的能量消失后,就怦然倒塌碎成无数块。

    苏月璃感受着体内突然暴涨的力量,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果然消耗异种力量提升最快了,这样爆满的能量感觉真的很不错。

    身体也跟着节节攀升,很快就有了十一二岁的身高了。她心喜在雨幕中凝出水镜,高兴的看着已经变大的身体。

    “太好了,没想到竟然可以一下子长大五岁,想必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真正长大了。”苏月璃自娱自乐一番,最后变化成之前的样子,又向着山脚下的五田宅飞去。

    ……

    “和叶!”苏月璃刚进宅地,就被大家的呼叫声吸引住了。

    “怎么了?”她佯装刚刚起床的样子,推开房门疑惑的问道。

    “小璃,和叶不见了!”毛利兰眼角泪花涌现,急切的回道。

    “什么?”苏月璃神色大变,随即神识放开,把视线最终落在仓库那边。

    “那里!”

    另一边。

    “咦?我明明记得我把仓库的大门关上了。怎么会?”服部在看着露出光亮的门缝,小声说出他的疑惑。

    “不好!”柯南率先跑了过去,刚好和同样赶过去的毛利兰撞在了一起,两人双双的跌倒在地。

    服部不做停留,从两人旁边绕过。直接打开半掩的房门,冲冲进去。

    苏月璃看的无语,却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了,就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开,眼角的余晖瞥到一抹迅速消失的身影,也就停了下来。

    毛利兰扶着一旁的柯南,急匆匆的跑到仓库门口。

    仓库里的景象让毛利兰双腿发软,几乎就要跌倒在地。

    只见层层的细线包裹着和叶,把她悬浮在半空中。她双眼禁闭,丝毫看不出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和叶被服部平次轻轻放下,也被他叫醒了过来。只是和叶身体还很虚弱,而且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印象。

    “有没有看到凶手的长相?”毛利小五郎看着虚弱的和叶问道。

    和叶轻轻摇头,颈部刺痛感让她没有办法做出过大的动作。

    “没有,我刚才只是在仓库门口等待小兰到来,没想到有人从后面袭击了我,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和叶虚弱回话,这样的她让一直习惯活力四射的服部有些心疼。

    “那么,服部会不会心疼很和叶姐姐呢?”苏月璃以手支腮,眼神中含着散漫的笑意。“服部你是不是很恼火啊,恼火那人向着和叶姐姐下手呢?”

    服部虎躯一震,转头过去脸上尽是羞恼的红色。“不不不!我只是担心凶手会再次下手罢了。”

    “呵呵!”柯南同样不相信的笑起来,让服部更加恼怒了。冲着和叶怒呵道:“还不快点回去休息,总是出来惹事。”

    和叶原本苍白的双架,增添了份红晕,那是气愤造成的。

    “服部你个笨蛋!”和叶大声喊出,一改刚才的无力样子。

    服部听到她这句话,倒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这样才对嘛,这样的和叶才是他习惯的人啊。

    即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毛利小五郎立即把大家召集了起来。凶手能够无声无息将和叶制服带走,很有可能凶手就在这个家里面。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还是要知会一下比较好一点。

    会客厅里。

    武田一家子打着哈欠,睡意朦胧的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毛利小五郎。武田阳子怀里更是抱着已经睡着的双胞胎姐妹,同样疲倦的看着来人。

    “你说,有人袭击了那个大阪来的女孩儿。她现在怎么样啦,凶手有没有抓到?”龙二先生显然对于这件事很着急,毕竟他们一家四口都在这里,而且还有一对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女儿。

    “和叶现在还有些虚弱,不过已经醒过来了。说不定就知道你们中谁是凶手,所以呢,最好还是现在站出去……”

    服部状似威胁,又似是诱骗,诱导凶手自己站出来。

    毛利小五郎一个跃步,捂住服部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可不认为说出这样的话,凶手就乖乖的站出来。那只会惹恼凶手,让他犯下更加不可挽回的事情。

    于是,毛利小五郎笑脸盈盈,对着大家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么晚把大家找过来。也是害怕凶手,还会做出伤害其他人,当然也是为了确认一下各位的不在场证明。”

    武田阳子已经被困意袭击,再加上他们不友好的态度,让这个美妇人难得的发了火。

    “什么不在场证明啊?我这一晚上都和丈夫还有两个孩子待在屋子里睡觉。”

    阳子的力喝声,让怀里浅眠的纱绘醒了过来。对于自己突然转变了地方,感到非常惊讶,还有一丝不安。

    武田阳子看着向她怀里更加蜷缩的女儿,所有的怒气如同被针刺破一般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个,我当时在房间里睡觉。”罗伯特压低声音,小声的回答道。

    “我也是这样,只不过当时没有睡着吧。”老太太苍老的声音响起,看来她对家里突然多出几人仍然很不习惯。

    “对了,勇三先生呢?”服部环视四周,疑惑的问了一句。

    “哦,三弟的话,我想应该在工作室那边吧。”龙二回道。

    工作室内,遍布着各种各样的木偶玩具。木偶大小不一,大的和成年人身高差不多,小的也只不过一尺来高。不过从手工上来看,的确是不错的作品。

    ……

    “什么?这个木偶就要100万,光维修费用也要70万。”服部一脸不敢置信,什么木偶会这么贵啊?

    “当然有啦!而且还很多,其中就有顾客就拜托我大哥修了十几次呢。还有用吊线控制的木偶,收的钱还要更多。所以啊,我大哥就用赚来的钱和根岸先生在国外玩了好几趟。大哥之所以把木偶交给根岸先生销售,也是因为他总是能够卖个好价钱。”

    勇三先生脸上尽是自豪,又带着些许羡慕。他对于大哥的佩服,从他的话语中都可以听得出来。

    服部和柯南迅速交换眼神,也许真正值钱的并不是木偶本身吧?

    “现在大家都在一个地方,所以我们也快点去吧。现在一个人待在这里,也实在太危险了。”毛利小五郎满足了一切好奇心后,邀请勇三先生一起前往会客厅。

    服部,柯南则是留在了这里,他们倒要想看看究竟怎样的玩偶被卖的这么贵。

    随手打开一个礼盒,里面露出精致的玩偶。柯南拿出后,飞快的开始脱衣服,不多时玩偶只剩下肥胖的身体和精致的头部。

    玩偶腹部被打开,露出了里面塑胶包装白色粉末。

    “这是麻药!”服部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看来,他们是在进行毒品买卖。难怪根岸莫名其妙的死去,信一只是通知毛利大叔过来检查,根本没有报案处理呢。”

    “至于那个不用调线控制的木偶,之所以会便宜,那是因为她只有头部有空间装有毒品。”服部再次打开一个玩偶,把头部扣开露出同样一包麻药,只不过这个分量小了许多。

    “呵呵!我觉得与其说木偶的傀儡是蜘蛛仙的话,不如说武田信一被蜘蛛仙附体了,不断向外输送的毒液,害人无数吧。”柯南略有些感慨,对于他的被杀并没有过多的悲哀。

    只是,任何一个人生命不应该由旁人来决定生死。即便是他犯下了罪恶,也应当有政府机关处理他,不是由他人来决定。

    有的事情即将浮出水面,只是凶手的办案手法他们现在依然没有办法破解。

    解决了心中的疑惑,两人慢慢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柯南看着一脸焦急的武田阳子问道。

    “纱绘和绘未不见了,现在……”柯南同样很着急,毕竟家里还有一个没有被找出来的凶手存在,如果两个孩子落在坏人手里那该怎么办呢?

    “妈妈,妈妈。”

    武田阳子原本焦急的心稍稍安定下来,轻轻把两人拢进怀里仔细的安慰着。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知道妈妈会担心吗?”武田阳子刚才焦急的都要哭出来啦,现在也只能小声的抱怨起她们。

    “可是我们闻到了很臭的味道,所以才走开的。”

    “对呀对呀!好难闻的。一定是蜘蛛的小孩被烧死在炉灶里面,奶奶都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难闻的味道?炉灶?

    柯南和服部看着已经化成一坨的东西,黑黑的,还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这是?这是电击棒。”柯南低眉查看,虽然表面有些融化,但从形状上依稀可以分辨出它本来的面目。

    “那么就是说,这是凶手丢在这里的。”

    服部点了点头,“难怪和叶看起来浑身无力,原来是被电击棒电晕的缘故。”

    “嗯!我们去找和叶,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吧。”服部搔了搔头,只能先去她那边寻找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