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叶绿的耐心分析,一直搞机械制造,做传统生意,并不太了解网络新经济的李玉琴和叶子华两口子终于明白了和王坚这个“网红第一人”合作开店并占股10是一件多么幸运,幸福,多么有“钱途”的事。

    她母亲李玉琴当即眼睛一亮,拉着叶绿的手,笑眯眯的道:

    “小绿呀,王坚这孩子有本事,会赚钱,人也长得帅,除了矮点,其他没有任何的缺点。我和你爸呢,也比较喜欢,满意这孩子,感觉和你般配。

    “而且最重要也最关键的是,小绿你也喜欢王坚。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赶紧把关系定下来了,最好是能够扯证、订婚,再过两年就把婚事给办了。

    “这样的话,开店的钱,哪怕就是由我们出,也无所谓,大不了卖一套房子好了。

    “而你俩之间的股份分配我和你爸也不管了。反正肥水不落外人田,肉烂锅里还是自家的。你说呢?”

    叶绿听自己的母亲说什么要自己和王坚把关系定了,还要“订婚“、”扯证”什么的,先是大哑,然后大羞,直接将李玉琴抓着自己的手扔掉,满面羞红的说:

    “妈……你……你在说什么呀?我……我和坚哥只是同事和朋友关系,才……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呢!”

    “嘿嘿,子华,你看,咱们小绿还害羞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和王坚,一个23,一个24,也算是适婚年龄了,谈婚论嫁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如果不好意思跟王坚讲,我哪天抽空去拜访一下王坚的母亲,我私下跟他母亲提就是了。

    “我感觉你曾阿姨也挺喜欢你的。你住院期间,人家一日三餐,不嫌麻烦的给咱们一家人送菜送饭,如果只是普通的同事、朋友,你觉得可能嘛?肯定在王坚母亲的心头,是把你当未来儿媳妇儿看了,呵呵……”

    李玉琴又是“嘿嘿”于是“呵呵”,见了女儿脸红筋涨的样子,只感觉女儿害羞,脸皮薄!

    但女儿的脸皮薄,她的脸皮可不薄!既然今天提到了这茬,便干脆把话敞开说了出来。

    叶绿见自己的母亲越说越歪,越聊越离题万里,而且对她和王坚误会深重,乱点鸳鸯谱,一跺脚,羞既交加的道:

    “妈,你在想什么啊?人家坚哥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好不好?”

    “什么,王坚他有……有女朋友了?谁?”李玉琴听叶绿说王坚已经有女朋友了,大惊,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旁的叶子华也是嘴巴微张,面带疑惑。

    “就是……就是林晓雅!今天中午,坐在……坐在坚哥旁边那个。”叶绿低着头,小声的说。

    “林晓雅?林晓雅不是你曾阿姨的干女儿,王坚的干妹妹吗?两人啥时候成男女朋友了?而且,林晓雅和王坚感觉不像是在耍朋友啊?两人在一起,感觉还没你跟王坚亲近呢!”李玉琴道,一脸的哑然。

    “坚哥是名人嘛,婚恋问题很敏感的,不宜在外面和自己的女友表现得太过亲密。”

    “还有这种事?”李玉琴老眼一大。

    “怎么没有?你们看外面的那些明星不都这样的嘛?就像那刘德化,都结婚了,还一直装钻石王老五,隐婚20年后才被八卦媒体爆了出来。”叶绿说。

    说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她便感觉自己的胸口隐隐的发疼,情绪也一下子变得低落起来,也没心情跟自己的父母继续掰扯下去了,便站了起来,以要冲凉洗澡为由直接上楼去了。

    ——————

    叶绿离开后,留在客厅,坐在沙发上的李玉琴和叶子华面面相觑,显然一时半会儿还没来得及消化叶绿告诉他们的王坚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实——既然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为啥还对自己女儿这么好?还来医院陪伴自己的女儿?而且一陪就是一周?

    而且,王坚的女朋友,那什么林晓雅的,竟然也不管管,她就那么心甘情愿的任自己的男友去照顾他的“前女友”?她就那么放心?是没心没肺还是心机深沉?

    两口子感觉有些看不太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相互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李玉琴长叹了一口气,冲自己的丈夫说:

    “唉,王坚那孩子其实挺好的,他妈,他姐,他们一家人其实都挺好,心善,肯帮忙,念旧情,两个孩子也般配,这段时间,我还一直转着私下撮合小绿和王坚的念头,却不成想,那小鬼竟然已经有了新欢了……”

    李玉琴不停的叹着气,遗憾,可惜,不甘……各种表情轮番在她的脸上变换着。

    突然,李玉琴的一双老眼猛地一亮,抬头看向对面的丈夫,道:

    “子华,你看,王坚那小子虽然有了女朋友,但两人现在毕竟没有结婚。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就像过家家,很多时候都是在搞耍,玩一玩,今天好得穿连裆裤,明天说不定就闹掰分了。

    “我看王坚和林晓雅,估计就长不了。

    “而且,那林晓雅还是个孤女,没父没母的,除了有两分姿色,要钱没钱,学历也一般,连个落脚的窝都没有,不论从那方面看,都配不上王坚这种青年才俊,我觉得,我们完可以——”

    “玉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你可别乱来哈?如果王坚单身,我不反对自己的女儿去追求她的幸福;但是,我不能容忍她去找一个‘有妇之夫’!我女儿,温柔贤淑,知书达理,乖巧漂亮,又不是没人要,没必要上赶着往别人的怀里凑!我叶子华丢不起这个人!”

    都是二十几年的老夫妻了,一方的屁股还没翘,另一方就知道对方是要拉屎还是要拉尿。

    李玉琴双眼放光的刚说两句,叶子华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妻子想干什么,估计是见猎心喜,想去撬林晓雅的墙脚去了,于是赶紧出声阻止。

    如果他的家庭条件一般,攀龙附凤是人的天性,他并不介意让自己的女儿去走点人生捷径,进而改变命运。

    但问题是他叶子华也是有皮有脸的人,房子、车子、别墅都有,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人生赢家了,即使不去攀龙附凤,他也可以让自己的女儿过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

    他叶子华一生谈不上多么光明磊落,最初打拼的时候,坑蒙拐骗,以次充好的事也不是没干过;但有一点,他可以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那就是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欺负过孤儿寡母!

    林晓雅这没父没母的孤女今天他观察过很久,对方3岁死爹,1岁死娘,很是引动了他的一些同情心。如果不是对方已经拜了曾玉当干妈,他都有点想收对方当干女了!

    现在,自己的老婆却是想搞点“歪门邪道”,把女儿的前女友从林晓雅这一无依无靠的孤女手里夺回来,不论是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还是一个父亲的责任,以及社会道义,人生观,世界观啥的,叶子华都感觉自己老婆的行为,和他的人生观念,行为准则背道而驰,冲突严重!

    被自己丈夫疾言厉色的说了一句,李玉琴有些不乐意了,颇为不满的辩解:

    “我又不是要在曾玉面前去戳林晓雅的烂事,直接棒打鸳鸯,我只不过是想给我家叶绿说说好话罢了,让两个年轻人多接触,多了解,多给彼此一些选择的机会。”

    “那也不行!除非王坚和林晓雅真的分了手,否则,我是不准你在其中搞事的!小绿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大难不死,要想有后福,我们就要多给她积阴德,别干那些被人戳脊梁骨的,人神共愤的事情。”叶子华冷脸道,毫不妥协。

    而李玉琴见丈夫提到“鬼门关”和“大难不死”,原本还有些跃跃越试的激动便很快没了踪影。

    她不是一个十分相信鬼神的人,但是女儿的这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却让她改变了很多,其中“积德行善”,“不整人害人”就是两条她这辈子准备践行下去的为人准则。

    “唉,好吧,子华,这次我听你的。跟小绿的健康相比,什么婚姻,财富,倒是并不太重要了。”李玉琴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放弃了亲自出马,帮女儿撮合的打算。

    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让这些年轻人自己去处好了,顺其自然,他们大人还是少掺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