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指海为河

作者:面目全黑 |字数:4439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赢了,想多了。

    鬼哭收刀,可不意味着他放过了这个怪物。收刀,是为了砍出更狠的一刀。

    “不要!”忽然吴老大尖叫,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把白鸟甩飞了出去,然后跳下了船,飞快的朝鬼哭这边跑来。

    “别碍事!”看着从身侧飞不出去的吴老大,南宫眉头一竖,身体微微前倾,直追吴老大的背影。寒霜绽放,“呛”的一声,凄冷的剑光从剑鞘吐出。

    长剑划过吴老大的小腿,吴老大摔倒在地,一条腿被冻成了一个冰坨。

    “不要伤害大岛主!”吴老大大叫:“老爹会伤心的。”

    吴青青眼中的火焰收缩成了针眼大小,她看到鬼哭手中长刀高举,下一刻,以雷霆万钧之势落下。

    脸上因为惊恐而扭曲,下一刻,惊恐的扭曲消失,凤凰逃到了吴青青体内深处,吴青青得以重新掌控身体,她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这一天,终于来了。

    刀锋,停在了她的额头前,锐利的劲风,切断了几根青丝,滚烫的炙热从刀锋中透出,让发丝卷曲,甚至几根被切断的青丝燃烧了起来。

    半空中的飞雪被切断,“嗤”的一声化作了白色的气,消融于天地。

    “嗤嗤”的声音,连成一片,仿佛一声哀叹。

    如针扎般的刺痛,在大脑中炸开,一点明光,驱散了心中的火焰,在充斥天地的哀嚎中,占据了她的心灵。

    “终于要死了吗?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见到这样美丽的光!”伴随着这个念头,吴青青倒在了地上。

    铃声戛然而止,鬼哭缓缓收刀。他浑身缠绕的白布,已经彻底红透。不断有鲜血渗出,一滴一滴,接连滴落。洁白的雪地上,一朵朵鲜艳的红玫瑰就此绽放。

    鬼哭脸颊抽动,摸出一粒花生,扔向半空,张开嘴,接住了花生。

    他浮了一下斗笠,汗水落下,想必是有些痛的。看他的咬肌蠕动,是如此的用力,也不知道是因为吃花生,还是因为痛的。

    终于,鬼哭前行了一步。吃力的弯下了腰,将吴青青拦腰抱起。

    吴青青的头向后仰,宝石般的血珠从眉心划过额头,滋润了发根。

    用力的将脚拔出,一步一顿,往回走去。看着鬼哭回来,南宫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笑容。白鸟张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吴老大停下了叫喊,失魂落魄,现在,老爹想必很伤心吧!

    抓住南宫的手,鬼哭跳上了船,拍了拍凑过大脑袋表示关心的大黑,转身钻进了船舱,将吴青青放在了简陋的船上。

    然后摘下斗笠,递给了南宫。头顶青烟升腾,鬼哭吐出一口浊气:“事情,总算解决了。”

    南宫脸上有浮现笑容:“是啊,真不容易。”

    ……

    轻松,从所未有的轻松。

    十几年来,那是如影随形的炙热终于消散。

    感受着周围,身下摇晃,犹如摇篮。外面风声很大,“哗哗”的水声告诉着她,这里,是在大海。

    摇晃变得剧烈,起伏的波动极大,像是要把她甩飞出去一般。

    她睁开了眼睛,眼前黑漆漆的一片。

    “地狱,也有大海吗?也有风暴吗?”吴青青的脑袋有些懵,她捂着头,没有那种压抑感,空灵的大脑让她很不适应。

    周身都是轻飘飘的,就连浑身的伤也没那么痛。

    “你醒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吴青青扭过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里实在太暗了,所以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不过通过这个声音,吴青青认出了他。

    他们之间的见面不多,对话也只有寥寥几句,但是他,对吴青青来说可谓是记忆深刻。

    “你也死了吗?”吴青青脸色黯然:“真是抱歉啊,连累了你,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最后不治而亡。这里是地狱吗?现在咱们所在的,应该是奈河吧,没想到奈河这么大。对了,现在咱们在船舱吧,可没人会给我烧船,毕竟,爷爷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

    说到这里,吴青青的语气变得低沉:“是你的家人给你烧的船吗?他们一定很爱你吧,你死了他们应该会很伤心,说起来,还要谢谢您呢,谢谢您愿意让我搭你的船……”

    吴青青小嘴巴拉巴拉,一刻不停。

    鬼哭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听着这位少女诉说着自己的心事,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从怀里取出蜀山出品的火折子。

    吴青青正说着,便看到了一点火星,然后,一团幽幽的火焰燃起。火光照亮的鬼哭的面容,他面容不善,披头散发,犹如地狱恶鬼。

    鬼哭将火折子叼在了嘴上,双手枕着后脑勺,虚着眼睛,袅袅的青烟中,他的面容有些虚幻。

    吴青青停下了说话,她艰难的坐起来,靠着身后的木板,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向了四周,四周很简陋,角落中还堆放着渔网贝壳龙虾之类的东西。

    吴青青又说了一段时间,鬼哭抽出双手拔出了短刀俯下身来,吴青青缩了缩脖子:“你想捅我泄愤吗?那就来吧,不过一定要轻点,我怕痛。”

    说着,吴青青闭上了眼睛,带着一副怕怕的神情做出了英勇就义的模样。

    然后,听到鬼哭低沉的声音:“张嘴。”

    吴青青张开了小嘴,一片冰凉的东西被鬼哭的手塞进了她的嘴里。吴青青本能地嚼了嚼,是鱼片,上好的飞鸟鱼。

    地狱也有飞鸟鱼吗?想了想,却也觉得合情合理。它们死后,也下了地狱,自然就有了飞鸟鱼。

    不过,活着的时候被人吃,死了又被鬼吃,还真是可怜呢。

    带着怜悯的心情,吴青青将鲜嫩的鱼肉嚼碎,咽下了肚,这时她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饿了。

    “你真是一个好人。”吴青青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容不善的鬼哭:“哦不对,现在是好鬼,您真是一个好鬼,居然对我一个仇人这么多好。您叫鬼哭对吧,那我可以叫您鬼哭大叔吗……”

    说着,吴青青流下了眼泪,她用力抹掉了脸上的泪,看到鬼哭又递过来了一片鱼肉,张嘴吃掉,一边吃还一边巴拉巴拉的说:“鬼哭大叔,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爷爷,找不到我,他应该会很着急吧,还有娘,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她……”

    一条鱼吃完,鬼哭终于开口:“饱了吗?”

    吴青青想了想,觉得要淑女,于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吃饱了!”

    鬼哭看了她一眼,道:“那就是没吃饱,放心,这飞鸟鱼现在我们船上多着呢,在你晕倒过后,我们出海没多久,就遇到了飞鸟鱼群,运气还真是好呢。”

    “嗯嗯,出海能遇到飞鸟鱼情,的确是个好兆头。”吴青青为鬼哭开心,然后猛然发觉似乎有些不对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